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仕途无疆(李晓禾胡玉晶)最完整全文阅读

仕途无疆(李晓禾胡玉晶)最完整全文阅读

时间:2019-12-23 16:18:03编辑:向波

《仕途无疆》主人公叫李晓禾胡玉晶,由关越今朝倾心写作的一本十分不错的官场小说,目前已完结。全文讲述了领导猝死,无端遭贬,大好仕途一片黯淡。主人公官场摸爬数年,有同僚称其为“另类”,也有领导肯定其“坚持原则”。新岗位近在咫尺,却逢变故,主人公惨被“回炉”。暗箭、明枪高悬于顶,出击频频;钱财、权色交互登场,诱惑重重。且看困境中的他如何突破篱网,驱避诱惑,一路逆袭而上。

《仕途无疆》 第十六章 真够滑头的 免费试读

在下午五点时分,带着对李乡长的愧意,众村民离开了双胜乡政府,揣着对李乡长的谢忱,返回了各自家园。自此,这个"半月为限"的***行动,有了一个比较圆满的结局。当然,这也仅代表***告一段落,只有为村民追回被骗钱款,此事才算真正解决。

村民们带着忐忑与希望走了,把那份应有的宁静留给了小会议室;但屋子里刚刚发生的事情,却成了好多人当晚最热络的话题。

从小会议室一出来,乡党政办主任周良就直接到了最后一排屋子,钻进书记赵强办公室,详细讲说了今天的整个过程。

其实赵强已经随时接收到了现场的信息片段,有的片段还是好几个版本,其中就有周良反馈的内容。只是这次信息大多来自第一现场见证人,更系统、更全面,也更真实一些。

沉吟少许,赵强发出了感叹:"挺复杂的一个事,老李空嘴说白话就打发走了众村民,还真有两把刷子,真够滑头的。其基层工作经验果然深厚,政府办主任的阅历也足见丰富。"

"书记,我觉得也就是那么回事,这事要是让书记处理,最多也就是一上午,还用磨磨唧唧到这会?"周良适时拍了马屁。

赵强摆了摆手:"老周,别来这虚的,我可没有你说的自信。"

"那是书记您谦虚,我说的确实是心中所想。"说到这里,周良话题一转,"今天看似把人打发走了,好像也很风光,其实麻烦还在后头。他今天是当着大伙逞了能,还说什么一管到底,但这事却牢牢的套在了他身上,他想甩也甩不掉。可追回欠款谈何容易?要是最后竹篮打水一场空,看他怎么收场?"

"老周,听你这语气,好像不盼追回钱款似的,你这思想和觉悟可有问题呀。"说话时,赵强似笑非笑。

周良面现尴尬:"书记,我也不希望村民的钱打水漂,但情形却很不乐观。现在一山公司空壳一个,钱物皆无,马一山也躲的无影无踪,身份证件还是伪造的,上哪去找?再说各方配合,也是说的容易做时难。他现在是破落户一个,法院、公安局能买他的帐?都是唯恐避他不及呢。他说找有名律师,让哪去找?一分价钱一分货,不出到钱谁能给他来?

再说周边的人,又有谁能配合他?现在已经到了半个多月,还是光杆一个,别说是发展同伙了,就连一个传话的人都没有。临近年底,单位事就够他忙的,还哪有那么多精力去干其它的?做为此事的主管副乡长,贾香兰别说是配合他了,就是少拆台,他已经是烧了高香。"

"何况还有个阳奉阴违的周主任。"赵强适时戏谑了一句。

"我只认赵书记是领导,到什么时候都不变。"周良讲的一本正经。

赵强缓缓的说:"老周啊,做为一名党员干部,首先要有格局,格局如果不够的话,站位也就不高,难免做人做事小气。"

什么意思?难道拍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还是他在考验我?周良心中狐疑,便没敢随便表态,只得含糊的应对:"书记说的对,说的对。"

赵强继续说:"今天老李处理此事的方式,应该说符合常理,但也有些出乎意料。现在骗子跑的不见踪影,可村民却抓着乡里不放,乡里也只能想法设法把人安抚走,推一段是一段。要是能帮村民追回钱款更好,实在最后钱打了水漂,政府也算尽了义务。当然,他说的什么一管到底,也就是一句话而已,当不得真,不过也就是他,大部分人都不会没事留话柄的。

还有一点让人不好理解,就是他采取的有些方式,不太符合自身现在的处境。据我所知,他并没有什么过错,但却从县长身边的大红人,一下子被贬为贫困乡乡长,而且现在县里又没有一点助力,按说应该低调,甚至颓废才对,可他却有着另一种高调。不但当众做了那样的保证,还把贾香兰狠狠敲打一番,这不太正常。"

"是呀,是有点不正常,我看他就是个楞头青。"周良发表着自己的看法。

赵强摇了摇头:"不不不,绝对不是,可到底是为什么呢?"

……

犯嘀咕的绝不止赵、周二人,百里之外的常务副县长办公室,也有人对李晓禾的作法很是疑惑。

杜英才已经讲说完很长时间,但乔成却没说一句话,这让杜英才心里很不踏实,可又不敢随便动问,便只得惴惴的盯着对方嘴巴。

"你说李晓禾骄横跋扈,处处难为下属?"乔成忽然说了话。

杜英才含糊的"啊"了一声,才又说:"就是。本来***的事是他揽下的,是他当众承诺半个月给回复,就应该他积极面对和解决。可是在村民去的时候,他却对主管副乡长横加指责,甚至不惜恫吓威胁。这哪是党的干部?分明就是乡霸,就是土匪。"

乔成"哦"了一声:"他除了对老贾这样,对其他副职也这样吗?"

"其他的……好像也没人搭理他,都躲的大老远。"停了一下,杜英才又引出了事例,"他这人的霸道也不是一回两回了,上上周挑了我许多不是,还把胡主任直接骂哭,可见他不讲理到了什么程度。今天这事,他也是一拖再拖,我给他打电话根本不顶用,还得劳烦县长您亲自催促,他简直猖狂的没边了。"

"其它的先不说,但就今天贾香兰挨骂来说,也是咎由自取,还不是你自己拉屎没擦干净?贾香兰也是替你受过。"说到这里,乔成"嗤笑"一声,"一个巴掌拍不响,那娘们也不是省油的灯,孰是孰非还不一定呢。"

杜英才忙道:"县长,小贾其实……其实挺老实的,主要是那家伙欺人大甚。他自己做的不好,领导已经给出改正机会,本来就应该夹着尾巴做人,可他竟然不知悔改,反而变本加厉,真是人品恶劣到极点。"

乔成没有接对方话题,而是说出另外的内容:"以前我就不知道还有这么一档子事,要是早知道的话,还不如让你先在那,把这事处理了再说。"

听到这段话,杜英才暗吸一口凉气,紧张不已,没敢再接茬。

停了一会儿,乔成抬起头:"老杜,我问你一件事,你要如实回答。"

杜英才忙道:"县长,我到这儿已经两周,工作早都熟悉,完全能够胜任。现在要是再……"

"我是说,在一山公司诈骗借款一案中,你究竟有没有牵涉,牵涉多少?"乔成眼睛死死的盯着,仿佛要直接看穿对方内心似的。

以为县长还要说对调的事,没想到却是这个更尖锐的问题。杜英才稍一迟疑,便坚决的说:"县长,我是您一直看着成长起来的,我的为人您肯定了解。我不敢自比海瑞、于成龙那样的廉吏楷模,但绝对无愧人民公仆这个身份。"

乔成"哦"了一声:"那就好,那就好,希望您不要办糊涂事。"说完,挥了挥手。

看到手势,明白了县长的意思,杜英才说了声"我先走了",躬身退出屋子,关上屋门。然后长长嘘了口气,右手提起衣领抖了抖,才迈步走去。

从门口收回目光,乔成眉头微皱起来,眼中满是狐疑,他的思维已经从杜英才身上,跳到了李晓禾那里。

其实在刚才杜英才讲说的过程中,乔成的关注点一直就放在李晓禾身上,只不过是被杜英才引到了一边。

从内心来讲,对于李晓禾今天的处理方式,乔成还是很赞赏的,但他绝对不会赏识李晓禾本人。他现在已经看出来了,李晓禾逼着周香兰去面对村民,再以等村主任为由进行拖延,其实是让这两拨人进行缓冲,也趁机收拾那个嚣张的娘们。经过碰撞缓冲,李晓禾再出面的时候,人们的情绪就和缓了一些,也有助于问题的解决。李晓禾今天的"一管到底"表态,虽然只是一句空话,但也足以抓住民心,为其脸上抹粉。

想到这些,乔成食、中二指轻轻扣击桌面,自语着:"这家伙真够滑头的。"

……

好多人自以为读懂了李晓禾的作法,其实只是看到一些表皮而已。

李晓禾利用贾香兰和村主任做缓冲的确是真,收拾他们也是真,尤其贾香兰带头挑衅,必须要杀贾香兰这只鸡,以赅周良和其他猴子。但绝不仅是为了收拾而收拾,他是要把相关人尽量套在此事中。这些人不但包括他们仨,也包括今天打电话的杜英才,甚至包括乔成。

经过这一段的变故以及所见识的世态炎凉,李晓禾更加深刻意识到,自己处境非常凶险,让自己做乡长绝不是某些人的最终目的。而自己现在无依无靠,还倍受打压,一切只有靠自己,只有适时寻找机遇。村民***就是一个契机,他要以此事套上相关人员,也要套上杜英才,从而让乔成投鼠忌器,这样自己才可能相对安全。这也才促使他做出了"一管到底"的保证,当然从他本心来说,他也要为村民的事竭尽全力。

"叮呤呤",手机铃声响起,打断了李晓禾的思绪。看了眼来电显示,他按下了接听键。

手机里立刻传来一阵笑声:"老李,你可真够滑头的。"

李晓禾也"哈哈"一笑:"你也知道啦?我正有事找你,就是村民钱款被骗的事。"

仕途无疆

仕途无疆

作者:关越今朝类型:官场状态:已完结

领导猝死,无端遭贬,大好仕途一片黯淡。主人公官场摸爬数年,有同僚称其为“另类”,也有领导肯定其“坚持原则”。新岗位近在咫尺,却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