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仕途无疆全本小说阅读 李晓禾胡玉晶全章节目录

仕途无疆全本小说阅读 李晓禾胡玉晶全章节目录

时间:2019-12-23 16:20:20编辑:平南

火爆新书《仕途无疆》是来自作者关越今朝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李晓禾胡玉晶,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领导猝死,无端遭贬,大好仕途一片黯淡。主人公官场摸爬数年,有同僚称其为“另类”,也有领导肯定其“坚持原则”。新岗位近在咫尺,却逢变故,主人公惨被“回炉”。暗箭、明枪高悬于顶,出击频频;钱财、权色交互登场,诱惑重重。且看困境中的他如何突破篱网,驱避诱惑,一路逆袭而上。

《仕途无疆》 第十九章 撂挑子 免费试读

十一月的最后一个工作日,上午九点,双胜乡政府班子会召开,这是李晓禾到任后召开的第三次班子会。第一次是见面会,以互相认识为主,汇报工作只是走个过场。第二次班子会时,每个人都汇报了前段工作进展和下段工作计划,李晓禾主要是以听、记为主,只是询问了个别细节,但并未提出具体的指导意见。

今天会议一开始,还是由李晓禾做开场白。然后每个人依次汇报工作,汇报的顺序是按排名开始,先是乡长助理、财政所长,然后两名副乡长,最后是常务副乡长。

待众人汇报完毕,李晓禾环视全场,然后说话:"刚才大家汇报了近一阶段工作,也对今年过去十个月工作进行了梳理。从汇报形式来看,整体言之有物,汇报内容也大都客观实际,但也存在一些不足。其中,个别汇报流于形式,是为了汇报而汇报,并未讲出存在问题,更没有解决的方案,无计划、无措施、无目标;从中看不出一丝解决问题的意愿,根本就是应付差事,或不屑于应付,大有‘撞钟和尚’的风采。

我要问‘撞钟和尚’,现在已经是十一月底,马上一年就要过去,相关事项总要有所计划,总得推进一些才对吧?难道要带着问题糊里糊涂直接跨年?你可是肩扛着党委、政府赋予的职责,背负着无数农民家庭的期望,难道你不觉得汗颜,就忍心这么无视?同志啊,扪心自问的想一想吧。"说到这里,李晓禾停下来,低头喝起了茶水。

短短一段话,大大出乎众人意料。人们大都认为,李晓禾肯定还是泛泛而谈,并做一些原则要求,顶多再指出个别微小不足。之所以有这样的预判,主要是人们觉得,以李晓禾现在的处境,不应该言辞这么苛刻。他现在可是上有县领导压制,中有同僚排挤,下有部属抵触,来乡里一个多月竟未收复一名心腹,还是光杆一个。以这样的现状,他李晓禾应该低调才行,怎么竟然如此嚣张?实在让人费解。

转而,人们又想到了一个问题:谁是哪个李晓禾口中的"撞钟和尚",是自己吗?应该不是吧?带着狐疑,众男人都下意识的把头转向了屋中唯一的女人。

从李晓禾语气急转时,贾香兰就有一种不好预感,她觉得那个家伙可能要拿自己说事。这几天尽管这个家伙总是挑刺,但都是私下里,旁边并无第三人,两人言词激烈一些,也不太失面子。但她也认为那个家伙不敢,毕竟当着这么多人,一旦他言词不当,就要有失乡长身份,如果再被自己猛烈回击,他的面子又何在?可现在这个家伙竟然真就指桑骂槐了,而且可以肯定的是,一定冲的是自己。他怎么就敢这么张狂,他有了什么依仗?贾香兰不禁又气又恼,却也很是疑惑,而且还无法接话。

故意清了清嗓子,把众人目光吸引过来,李晓禾再次开腔,但这次语气却极其和缓:"同志们,刚才的话题先行揭过,下面我就具体问题进行督促。贾副乡长,现在村民钱款被骗的案子怎么样了?肯定应该进展不少了,你就具体说说,看看还需要在哪些方面适当加强一下。"

贾香兰气的钢牙咬碎,既气刚才对方大放厥词,把自己影射的一无是处;也气对方马上找到自己,显然是点明自己与前段话语的联系,强调自己就是"撞钟和尚";更气对方狡猾,明明是骂自己,却用"先行揭过"掩饰,让自己根本不能想当然,尤其对方现在语气轻缓,自己根本不能进行质问,否则就是无理取闹,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本已气炸肺,但贾香兰却只能尽量语气平静的说:"现在案子进展……"刚一张口,她便意识到,这个问题本身就是陷阱,于是便停了下来。

"贾副乡长,大家都等着你呢,就不要谦虚了,也让大家学习一下。"李晓禾面带笑容的追问着。

在内心里,贾香兰把对方长辈问候个遍,咬着牙道:"法院还没有立案,警方也没有发现嫌疑人线索,免费法律援助也没找到。"

"不能吧?"李晓禾显得很疑惑,"别开玩笑,都已经一个多月,就是从七号算起,也二十多天了,怎么还能是原地踏步呢?"

玩笑你奶奶个头,贾香兰心中骂过,说出的话也很生硬:"乡长,我已经跟你汇报过好几次了,你不能不知道吧?"

"周主任,刚才内容都记下了吗?"李晓禾没有直接接话,而是转向周良问着。

周良稍一楞怔,急忙赔着笑说:"刚才……刚才你说的大段话,我……我没记多少,一会儿马上就补。"

李晓禾摆摆手:"前面没记的不要紧,也不要补了,从现在开始必须要一字不差的记下来,包括现场每个人说的话。"

"是。"周良答应时,满脸狐疑,随即便偷偷笑了。

另外几个男人,也经历了类似周良的反应过程。

再次把李晓禾祖宗十八代大骂一番,贾香兰有着打人的冲动,但她知道绝不能那样做,就是过火的话都要避免,那可是要记录在案的。

"贾副乡长,你是和我说过,不过那已经有几天了,我也督促了好几次,还帮你衔接了一些职能部门的人,你怎么也应该有所推进吧?如果别人手中的事情都这么做,我这个乡长该如何去管,全乡工作又怎么去完成?"李晓禾语气仍然缓和,但语句却有了质问的意思,"何况你还是常务副乡长,更应该是大家的表率,可……哎。"

贾香兰说话很冲:"既然你这么说,那你就撤了我的职务。"

"这……这,你现在说的事根本不是我的职权范围,你这不是让我为难吗?"李晓禾面现尴尬,"诸位说呢,是不是这么个理?"

"那就把我分管的招商和工业拿出去,谁爱管谁管,反正老……我是不管了。"贾香兰脸色通红。

李晓禾脸色也略有阴沉:"不要总拿这事拿捏我,你已经说了好几次。工作分工是很严肃的事,总拿这事当作搪塞借口,也太不恰当了。"

"谁搪塞?谁想拿捏你?我根本没那闲心。"贾香兰气更粗,"说不管就不管了。"

李晓禾也适当提高了声音:"贾副乡长,听你的意思,这次是真的了?但是以这种撂挑子方式,消极对抗领导督促,也不妥当吧?这不是儿戏。"

看了眼奋笔疾书的周良,贾香兰语气尽量平静的说:"我没有儿戏,也不是什么撂挑子,更没有对抗什么人,我是有特殊情况。"说着,贾香兰打开笔记本,从封皮套里拿出一张打印纸,递了过去。

"这是什么?"李晓禾接到手中,"辞掉分管工业、招商工作报告?现在‘两节’临近,村民钱款被骗案又亟需推进,你这时不管,又能让谁去接?"

贾香兰懒散的说:"那就不是我能管了,而是需要政府一把手考虑的事。你看看我的报告,我也是不得以,不知道什么时候身体复员,快了也许一、两周,要是慢了的话,可能得好几个月。还是先交出去的好,让有能力的人快速推进,以免耽误乡长工作安排。"

微微皱眉,李晓禾读起了报告中的部分内容:"本人在上周体检时,血糖、血脂、肝功等检查项目均超标。医生分析是工作太过辛劳所致,建议减少工作量,注意休息调养。因此……"

读到这里,李晓禾"哦"了一声:"是这样啊?那……那怎么办呢?也不能强人所难呀。这么的,谁先接过来管一管?"

闻听此言,屋内众男人都低下了头。

"现在贾副乡长情况特殊,谁出来接一接?这是既帮个人,也帮单位的事,谁能发扬一下风格?"李晓禾继续追问,"这还有好多事呢,没人管怎么行?"

那几个男人就像没听到一下,继续低头不语。

贾香兰嘴角露出了一抹冷笑。

"要不贾乡……不能,不能,医生可都说话了。"李晓禾打着吸溜,自言自语着,"要不先这样,报告我收下,要是那位同志想通了,可以私下找我。"

……

好不容易挨到会议结束,贾香兰急匆匆赶回宿舍,关好屋门,打出一个电话。

"什么事?我一会儿还要开会。"手机里传出一个声音。

"开会、开会,你比县长还忙?"斥对之后,贾香兰压低了声音,"我刚才给他撂挑子了。"

对方声音很急:"你真不管了,那怎么行?你这样,赶紧找他,就说你刚才考虑的不妥,把话收回。或者马上继续手头工作,让交也不交。"

"为什么非让我每天捧个烫手山芋,成天受他的气?"贾香兰很不认同,"再说了,有谁会去推那破活,早晚他还得让我管。"

"糊涂,马上去找他。"手机里声音很严厉。

贾香兰"哼"了一声:"找个屁?我直接写了书面报告,刚才早交他手里了。"

"啊?你……臭娘们,别上当就是好的。"对方言词很不客气。

"***敢骂老娘……"话到半截,贾香兰才发现,对方早挂掉了。

握着手机,贾香兰脸上满是不屑。过了不大一会儿,便换上了狐疑的神情。

仕途无疆

仕途无疆

作者:关越今朝类型:官场状态:已完结

领导猝死,无端遭贬,大好仕途一片黯淡。主人公官场摸爬数年,有同僚称其为“另类”,也有领导肯定其“坚持原则”。新岗位近在咫尺,却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