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侯沧海熊小梅结局在线看-商战风云全文免费阅读

侯沧海熊小梅结局在线看-商战风云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05 13:13:35编辑:晓霜

精品好书《商战风云》是来自作者小桥所编写的职场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侯沧海熊小梅,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山南省首富侯沧海传奇创业故事。主人公侯沧海出身于国营企业工人家庭,1999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政府工作。从政府辞职后投身商海,每一次挫折都成为他前进的动力。经过十年创业,最终成为山南省首富,并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心心相印的真心爱人。......

《商战风云》 第五章 周永利的先见之明 免费试读

保安所哼小曲弄得侯沧海特别尴尬,恨不得上前踢他几脚。只是有要紧事情办,必须得忍下这口气,无法和自以为是的保安计较。

保安走后不久,下起雨来。江州六月天,雨水充沛,每一场雨后就能带走酷热,深受江州人喜爱。今天侯沧海格外反感这场雨,他们三人原本可以在中庭花园等待,现在为了避雨只能站在楼门洞。楼门洞不断有来往的人,看着三人表情总带着轻视。

时间如低档电影里故意卖弄的慢镜头,每一刻都是尿点,让人无法忍耐。

侯沧海觉得每分钟都在受折磨,悄悄拉了拉母亲手臂,朝门洞外走了几步。周永利跟了出来,道:"沧海,什么事?"

侯沧海道:"我肯定不能和熊小梅分到一起,与其求人还不如自己出去闯。看着你们为了我遭这罪,我受不了。"

周永利道:"以后进了社会,大风大浪多得很,这算什么事!"

听到母亲犀利语言,侯沧海有点想笑,又笑不出来。他伸手抓了一把从天而坠的雨丝,道:"当年外祖父曾经一无所有闯江湖,赚得盆满钵满,我为什么就不行。外面世界这么精彩,肯定有我一席之地,凭我的能力一定能和外祖父一样赚大钱。"

周永利道:"那是什么年代,没有可比性。最终,你外祖父在长江的商船还不是给鬼子炸弹炸沉了。他的儿子你的外公倒是享了些福,文革又跟着遭了罪,早早就走了,丢下我们三个,吃的苦头多了去。现在这事,比起当年的事完全不是事,所以我说你是小心脏。我若不是遇到你爸,也进不了世安厂。你爸若不是遇上我,肯定会比现在混得好,他当年的技术可是顶呱呱的,又红又专。"

若是平时听到母亲啰嗦地讲家史,侯沧海准会不耐烦,今天这种情况下听母亲唠叨,倒能让时间好过一些。

周永利把手放在儿子肩头,道:"你就算想学外祖父,也得在毕业前先有一个稳定工作,再慢慢想办法。当年你外祖父当了三年学徒又为师傅效劳五年,这才出师。你读四年大学等于外祖父三年学徒,在单位干几年增长经验,积累点资金,等于为师傅效劳。有了这七八年的经历出来才有点戏,否则就是一只绿头苍蝇,嗡嗡乱飞。"

侯沧海笑了起来,道:"妈,你是乱形容,绿头苍蝇是围着屎在飞,用它来形容儿子有点过份啊。"

周永利一本正经地道:"从大学出来不经过实践就想发财,等着吃屎吧,所以我形容你是绿头苍蝇没错。我其实支持你出去闯,呆在单位里实在没有意思,我和你爸年龄太大了,闯不动了,你有的是时间和机会。但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必须要有计划有步骤,所以今天得低头,把这个工作先拿到手再说。"

侯沧海道:"妈,你绕了半天,还是想让我先有一个正式工作!"

"我家儿子真聪明,终于听明白了。老娘刚才说的也是真心话,几十年人生总结。"周永利仰头让雨丝飘在脸上,道:"不聊了,回去陪着你爸,他是最要面子的人,挺了一辈子的腰。"

侯沧海自嘲道:"为了我才弯了腰。"

晚十点半,周安全终于出现,道:"师傅,师母,刚才有外人,不方便。现在我们三人上去,沧海在下面等。"

不用到楼上面对市领导,这让侯沧海一阵轻松,随即又心生忐忑,不知事情到底办得如何。事情办得成,进机关,事情办不成,就分配到市教委,然后到乡镇中学教书。从这个角度来说,今晚送礼决定侯沧海命运。

同时,侯沧海又深深地替父母感到难过。父亲是极为要强的人,总是把"人不求人一般高"挂在嘴上,如今为给儿子找到一个好工作,抹下脸皮,拿起存款,弯腰,软膝盖,跟徒弟去求一个陌生人。

十来分钟以后,父母和周安全出现在中庭,父亲提在手上的烟酒都没有了。

周安全挺高兴,拍着侯沧海的肩膀,道:"事情应该办成了,等到明年工作的时候,你就能成为国家干部了。有了我表弟罩着,前途一片光明。"

侯沧海脸上笑容很是僵硬,道:"谢谢舅舅。"

帮师傅办成一件重大事情,周安全挺高兴,拉着侯援朝啰嗦地谈起了往事,到了十一点这才走到小区门口。周永利拦了一辆出租车,然后硬塞了二十块钱给出租车司机。出租车远去以后,侯沧海把母亲拉到一边,道:"那个大领导收钱没有?"

周永利摇了摇头,道:"大领导眼界高,哪里看得起这些小钱。原本他连烟酒都不肯收,要让我们提出来。我和你爸赶紧就先离开,由你舅断后。好歹把烟酒留在家里。如果他连烟酒都不收,我估计事情就悬了。可惜,他没有收钱,如果收钱就有可能留在城里,收了钱,城里估计留不住。"

侯沧海用力揉着脸上僵硬的肌肉,道:"不能留在城里是什么意思?"

"大领导谈了很多大学生到基层的事情,说是到了基层能得到锻炼,成长得更好。"周永利直白地道:"这是哄鬼,如果基层真这样好,为什么市里区里大老爷们的子女不进基层,都挤在机关里。我这些年看得明白,大老爷们路子比我们平头老百姓要宽得多,以前国企红火的时候,他们的子女都进国企,现在国企要垮了,他们的子女全部调到机关工作。然后,他们开始号召我们这些人的子女下基层锻炼。"

侯援朝低声道:"你硬是没完没了,给儿子灌输一肚子负面东西。"

又有一辆出租车过来,将三人脸色照得十分苍白。

解决工作有望,且是政府机关,但是侯沧海没有太多欣喜,一来如此安排注定要与女友分居两地,二来一家三口站在小区中庭带给他很强耻辱感。

周永利对于儿子情绪掌握得十分准确,为此深有担忧。她不等儿子在睡了一觉后提出反对意见,第二天早上天不亮就坐了厂车进城,然后直奔江州师范学院。

男朋友离开学校回家找工作,虽然时间很短,熊小梅还是有了度日如年之感。一方面是考虑到两地分居带来的麻烦,现在无法想象长时间不与男友见面将如何渡过漫漫长夜;另一方面也焦心自己工作,爸爸熊恒武是非常棒的钳工,缺点是不会交际,唯一几个朋友都在厂里工作,根本没有关系网为自己找一份好工作。自己的命运其实已经注定,十有八九就是回子弟校。子弟校奄奄一息,是秦阳最不好的学校之一,也正因为如此,江州师范院校毕业以后才能够回到子弟校。换一句话来说,如果不是子弟校境遇太差,自己也不可能轻易地回到子弟校。

如果放弃到子弟校,自己的分配就会变成布郎运动,会被随机分配到乡镇学校。想到这里,熊小梅有深深的无助感。

吃过早饭,她刚准备去上课,忽然上来了一个中年妇女,站在门口。

熊小梅看清楚来人,吃了一惊,道:"周阿姨。"周永利笑了笑,道:"小梅,你有时间吗,我想和你谈一谈。"

听到这一句话,熊小梅脸色顿时变得煞白,一颗心孤立无援地被吊在了半空中。在电影里有很多这样的情节,男主角妈妈总是扮演棒打鸳鸯的角色,会单独约见女主角,提出让两人分手的郑重建议,建议背后往往有威胁和利诱,更关键的说服理由往往很强大,往往与男主角的前途命运有关系。

熊小梅喜欢看电影,脑子里自然而然就想起了被无数人演绎了很多遍的情节。她默默地低着头跟在周永利身后,不知不觉进入电影情境之中。

来到楼下书报亭外,两人站定。周永利直奔主题,讲了昨天去面见领导的情况,道:"小梅,我想请你帮个忙。"

得知男友有机会进入政府机关,又听到这一句话,熊小梅一颗心冰凉冰凉,还以为下一句话就是让两人分手,眼泪差一点就落了下来。

周永利道:"沧海这个人很重感情,他当前最担心就是两地分居,因此有可能放弃这次千载难逢的机遇。你们两人谈恋爱,我们家里是支持的,两个真心相爱的人在一起,这就是最大的幸福。"

这是一句温暖的话,犹如阳光从重重阴霾中杀出无数个孔,空中变出千万根光柱,十分绚丽。熊小梅笑了起来,憋了半天的眼泪水终于流了出来。

周永利递了一张纸巾过去,道:"我说的是真心话,什么时候到家里去一趟,我给你们煮腊排骨,味道很不错。你们两人极有可能会暂时两地分居,两地分居很难受,我们这一代人普遍经历过。说实在话,凭着沧海机灵劲,只要下定决心,到政府机关工作肯定能够发展起来。等到他发展起业以后,解决两地分居问题就水到渠成。"

她又递了一张纸巾过去,道:"擦擦眼泪,别哭红了眼睛。我有一个要求,希望你配合阿姨,劝沧海先接受这一份工作。安稳下来后,以后再根据实际情况进行调整。如果不要工作,刚毕业到社会上能做啥。在外面漂泊,生活就会变得很动荡,到时候会发生什么事情,还真说不清楚。为了你们小家庭稳定,必须先要把工作拿下。"

对于熊小梅来说,只要不是让两人分手,其他事情都能够接受。如今周永利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熊小梅咧嘴而笑,道:"阿姨,放心,我一定让沧海接受安排。我们是师范院校,能分到政府机关,这确实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周永利达到了目的,心情着实不错,道:"沧海回校后,你不要说我来过。我们两人配合一下,让沧海接受工作安排。"

熊小梅点了点头,道:"只要我们能在一起,暂时两地分居也没有关系。"

周永利笑道:"古人说得好,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听到阿姨掉书袋,熊小梅脸上飞起一朵红云。在上午课堂时,她不停地走神,总是会想起自己的工作以及每周见面时的浪漫和酸楚。

侯沧海同样满腹心事。中午吃饭时,在第一食堂等到了熊小梅。经历过早上的情感震荡后,熊小梅恨不得扑进男友怀里亲热一番,此时人多眼杂,她控制着情绪,与侯沧海一起走到了食堂外面。

食堂外面还有些架子车,里面里热腾腾香喷喷的饭菜。这是学校教职员工没有工作的家属们搞的流动摊点,校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每次开会都规劝大家不要让家属们在校内当小贩,实则上没有任何取缔行为。侯沧海来到一家味道很对胃口的摊点前,叫了一声师母,打了一份红烧肉,然后倒了一半到熊小梅碗中。

咬着厚实的醇香红烧肉块,侯沧海不停地感慨这真是良心商贩。端着饭碗走到足球场,找了一个阴凉处,两人坐在石梯子上,边吃边聊。

"沧海,昨天回去搞定工作没有?"熊小梅恪守诺言,隐瞒了周永利上午来过这事。

侯沧海恶狠狠地大口吃饭,吃了三大口以后,道:"事情倒是有眉目,只是我充满了屈辱感。为了我的工作,从八点不到直到十点半,我们一家三口站在领导所在的小区花园里,等着领导家里客人走完。其间还下了雨,把我们都淋湿了。我爸是极要强的人,素来不喜欢求人,从来没有为了自己的事情求过人,可是为了我的工作,低声下气地去求人,想到这里,我胸口就被一股气塞住了。凭什么,有些人就位居高位,我们就得求人办事。"

他将一口饭吞进肚子,道:"我不要工作,自己创业。"

熊小梅暗叹阿姨有先见之明,问道:"如果你要创业,具体做什么,有没有规划?"

侯沧海道:"活人不能被尿憋死,车到山前必有路。"

商战风云

商战风云

作者:小桥类型:职场状态:已完结

山南省首富侯沧海传奇创业故事。主人公侯沧海出身于国营企业工人家庭,1999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政府工作。从政府辞职后投身商海,每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