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一生何求佚名全文免费阅读

一生何求佚名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1-17 15:18:52编辑:听寒

《一生何求》男女主角为韩晓颖沈均诚,是佚名倾心巨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16岁的韩晓颖自幼父母双亡,跟在叔叔婶婶身边长大,一个偶然的机会,与活泼开朗的阳光男孩沈均诚相识。两人在接触中逐渐生出好感,并产生了一段甜蜜美好的初恋。然而,沈均诚的母亲却百般阻扰,突如其来的一场变故更使他们的情路变得愈加艰难崎岖。最终,迫于母亲的压力,他踏上了去异国求学的道...

《一生何求》 免费试读

沈均诚有钥匙,晓颖便跟着他一起从后门进去。

王阿姨刚好从厨房里走出来,看见他们两个一起进门,脸上再次现出一丝很怪异的表情,晓颖察觉了,心里顿时有点不安,昨天下午王阿姨也是这样一副捉摸不透的神色。

倒是沈均诚很自然地先唤了王阿姨一声,随即又察觉家里还有其他人在,有陌生的讲话声透过木板从楼上传下来。

"我外婆呢?"

王阿姨道:"在房间里,今天你姨妈请了个按摩师过来给老太太做推拿,她的腿这两天疼得不得了。"

沈均诚一听,立刻飞也似的往楼梯上跑,人还没上去,嘴里已经欢快地大声嚷嚷起来,"姨妈!姨妈!"

王阿姨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丝慈祥的笑意,自言自语地摇着头道:"均诚这孩子跟小芬最亲,简直比和自己亲妈还好。"

晓颖没敢接茬,但看见王阿姨的脸色明显有所缓和,心里也不免定了一定,"阿姨,那今天吴奶奶还会要听念书吗?"

"你上去问问她吧。"王阿姨脸上的笑容没有收敛,"不过看样子是不需要了。这么多人,哪有都爱听你念书的。哦,老太太如果说不用念,你就到厨房来帮忙吧,今晚上老太太的子女都会过来吃晚饭。"

王阿姨到底是见过些世面的人,喜怒不轻易摆在脸上,晓颖从她的神色中再也读不出异样了,忐忑的心情也渐渐平复,甚至有些疑心刚才是不是自己神经过敏了。

楼上的卧室里,吴奶奶躺在床上,一位中年男推拿师正在用力揉搓她的双腿,赵太太和沈均诚则笑吟吟地坐在一旁聊天。

"吴奶奶,赵阿姨。"晓颖在门口唤了一声。

赵太太仰起脸来看见是她,立刻笑逐颜开地朝她招手,"晓颖来啦,赶紧进来坐!"

吴奶奶也在床上动了动脑袋,随即眉头一皱,赵太太见了,忙探身关切地询问,"妈,疼不疼?疼的话我就让周师傅轻一点儿。"

"不疼,舒服着呢!"吴奶奶笑着回道,又瞅了眼晓颖,"今天就不读书了吧。"

吴奶奶这天看起来气色不错,神智也难得很清楚,整个房间里洋溢着温馨、欢快的气氛。

"好的。"晓颖忙道,"那我先下楼去了。"

还没等沈均诚出言阻止,赵太太先张口道:"急什么,在这坐会儿吧,楼下也没什么事做,王阿姨一个人忙得过来的。"

晓颖双手交缠着用力绞了几下,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她不是太习惯房间里这股子与她没什么关系的热闹气氛,但要下楼去陪王阿姨做事,又有几分不情愿,倒不是因为她懒惰,而是王阿姨那似乎能洞悉一切的眼神总令她心生不安。

这时,吴奶奶也开口了,"是啊,晓颖,快坐会儿吧,天天让你给我这老太婆又是读书念报纸,又是端茶递水,还要服侍我楼上楼下地跑,真是难为你了。"她的目光从晓颖脸上转到赵太太脸上,"小芬,你给我找来的这孩子真是不错,踏实、坐得住。"

赵太太眉开眼笑,"我说什么来着,我看见她的第一眼就很喜欢,文文静静的,也不别扭。"

晓颖让他们夸得不好意思,只得拣了张稍远的椅子拘手拘脚坐了下来,才一抬头,就看见沈均诚朝自己挤眉弄眼,她赶紧把目光转开,生怕给赵太太他们瞧见。

晓颖自身的遭遇让她过早感知到了人情的冷暖,她心里很清楚,赵太太夸自己不过是场面上的话,但如果让她们知道自己和沈均诚之间有点儿什么,那自然得另当别论了。她不想给自己惹麻烦,尤其是她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应对的麻烦。

然而,沈均诚并不明白晓颖的顾虑,从她一踏进门开始,他的目光就像胶在她脸上似的,再也不肯挪开,在和姨妈聊了会儿天之后,他满脑子考虑的就是怎么能和晓颖单独相处一会儿。

这边赵太太正在问周师傅,"我听人讲现在还流行一种用蜜蜂蛰穴位的治疗风湿病的法子,不知道效果好不好?"

"有的有的。"周师傅连连点头,"我们那儿就有。"

"用蜜蜂蛰啊?"吴奶奶蹙紧了眉头,"那不是要疼死了?小芬,你还记不记得你小时候就被蜜蜂蛰过,回来又哭又闹,后来还是东河巷的王麻子想办法给你拔掉的……"

在大人们闲聊之际,沈均诚慢慢挨近晓颖,低声与她耳语,"去书房怎么样?"

晓颖不安地扭动了下身子,刚想反对,孰料沈均诚已经扬起了嗓门对吴奶奶嚷道:"外婆,我让晓颖去帮忙找本书,我找了三遍都没找到!"

"嗯,好,去吧。"赵太太替吴奶奶答应了,并朝他们挥了挥手。

几个人正在热烈讨论治疗风湿的最佳功效,谁也没在意沈均诚脸上那副鬼鬼祟祟的表情。

"走啊!还愣着干什么?"沈均诚压低嗓音,同时挤弄着眉眼示意晓颖。

眼看他已经走到门口了,晓颖只得也跟上去,心里莫名得紧张,仿佛是要跟着他作贼去似的。

等晓颖也进了书房,沈均诚站在门口,把脑袋探出去四下张望了两眼,很快又缩回来,把书房门阖上。

"你关门做什么?"晓颖立刻警觉起来,如果让谁发现了保不齐会生出疑心。

"你干嘛那么紧张啊?"沈均诚没理会她的质疑,光顾着笑话她了,"刚才在外婆房间我看你坐得象个木头人那样一动不动的,你不难受啊?"

晓颖错愕地望着他,她承认自己心里的确紧张,但面上应该掩藏得挺好,不至于被人瞧出来,现在被沈均诚一提点,便不再那么自信了。

"是吗?我刚才……很紧张?"

"当然!"沈均诚重重点了点头,"不然我拉你出来干什么。"

他走上前去,一直走到晓颖面前,脸上的笑意不减,眸中却涌动起温柔的神色,"你刚才在想什么?"

晓颖从羞愧中醒过神来,才发现沈均诚离自己是如此之近,她甚至能嗅到他身上那灼人的火热气息,还有他异常清晰的呼吸声。

她的脸一下子起了红晕,她最怕沈均诚这样居高临下地审视自己,好像她整个人都能被他看透一样。

"没什么。"她说着就想低下头去。

一只手却及时轻托住她的下颚,不让她把头低下去,肌肤与肌肤之间如此直接的陡然相触让两人同时感到心颤,那是一种与手掌相握截然不同的感受,一时之间,暧昧的气息在空气中肆意弥散开来。

晓颖心头慢慢漾起慌乱,"你……你刚才说,要找什么书?"

她扭动脖子,想从他的束缚中挣脱出来,但沈均诚的指间微一用力,就牢牢扣住了她的下巴,让她无法再躲闪,只能直直地迎视他火热的目光。在他的头颅朝她压下来的刹那,晓颖从他炙烈的眼神里读出了迷乱,和一丝与她同样的悸动。

沈均诚毫无经验地把自己滚烫的唇贴到了晓颖的唇上,尽管举止很笨拙,但他没有丝毫退缩之意,仿佛冥冥中有什么指引着他一路走进那个他从未感知过的领域……

其时两个人都很紧张,他的唇与她的仅仅轻贴了片刻,旋即便松开了,但他没有立刻放开她,在紧密交织的呼吸之间,他们都能从对方的眼眸中看见自己的影子,那样完整地映在彼此的眼睛里,同时也深刻地映在了彼此的心间。

"韩晓颖……"沈均诚凝眸注视着她,喃喃发出低唤。

晓颖漆黑的眼眸缓缓上扬,眼波流转在他英俊如斯的面庞上,带着羞涩与慌乱,沈均诚几乎整个人都压在她身上了,她的背后就是冰凉的墙,而他的手臂圈住了自己,令她根本无处藏身。

她扭了下身子,想让他醒悟到他给自己造成的困扰,可是她仅仅动了一下,沈均诚的脸色忽然就变了,刚才还充满怜惜的眸中,有一种幽深的物质在急遽堆积,那样陌生,又是那样令人惧怕,晓颖的心一下子揪到了一起。

"你……"她的话才开了个头而已,就被沈均诚吞咽掉了所有的下文!

他突如其来地重新俯下头颅,用一股蛮横的力量毫不迟疑地攥住了她的唇,贪婪地吸吮,宛如一个打猎的新手,初尝猎物的鲜美之后,便再也舍不得放开。

粗重的呼吸声中,晓颖承受着沈均诚在自己唇际没有章法的辗转,她能感觉到他似乎还想用舌顶开她的牙关,攻入更深的城池,她的心跳得仿佛快要脱离开自己的身体,而她体内此时却一丝支撑的力量都没有,随时有可能瘫软下去……

2

"咳咳,咳咳!"有人突然在门外重重发出咳嗽,紧接着传来敲门声。

晓颖心一惊,顿时清醒了不少,也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猛地一把将沈均诚从自己身上推开,抬起手背来胡乱抹了一下微肿的嘴唇,有点埋怨又有点后怕地瞪着沈均诚,可是她艳若桃花的双颊却无法掩盖刚才那一瞬的动情。

沈均诚似笑非笑地回望着她,胸口还因为激动有所起伏,他摆了摆手,示意晓颖不要作声,然后自己走过去开门。

晓颖没有勇气跟上前去,一返身,正对着书架,借着假装用心找书的举止来缓和自己的情绪。

沈均诚只把门拉开了一道窄缝,然后把脑袋探出去,"阿姨有事吗?"

门外传来王阿姨的声音,"哦,是均诚在里面啊,我找晓颖,老太太说她在书房呢--她在吗?"

沈均诚听她这样说,也没有把门拉开让她进来的意思,"你找她干嘛?"

"啊?哦,没什么大事,想让她帮我摘豆角呢!"

"她在给我找一本书,迟点儿再下去帮你,可以吗?"

"可以,当然可以。"王阿姨的声音里透露出悻悻的味道。

沈均诚得意地把门关上,却意外发现晓颖已经站在了他身后。

"沈均诚,你刚才撒谎。"晓颖此时的脸色已经平静了许多,红晕早已褪却,取而代之的是一丝苍白。

"我哪有撒谎。"沈均诚笑嘻嘻地辩驳,"我就是让你来帮忙找书的,那本书叫什么来着,我想想……"

他一边嘴上讲着,一边悄没声地向晓颖挪了过去,乘其不备又将她搂进怀里!

晓颖面红耳赤地挣扎,"你放开我!"

"不放!"适才那一吻,点醒了沈均诚沉埋于体内从未燃烧过的火热,他的嘴唇再度擦向晓颖的面庞,想要重拾刚才那令他血脉喷张的迷醉。

晓颖却是又惊又怕,唯恐被王阿姨突然进门来察觉,又不敢高声叫嚷,只能咬着牙低斥,"你再不放我真生气啦!"

沈均诚见她涨红的脸上果然浮起一层愠怒,不象和自己开玩笑,眼珠子转了几转,问道:"那你告诉我,你现在到底是生气还是不生气?"

晓颖简直哭笑不得,"生气怎么样,不生气又怎么样?"

沈均诚一脸无赖,"如果你生气,我就索性不放,反正你已经生气了!除非你说你不生气,我才放你!"

晓颖差点没被他绕晕,仔细一琢磨,才发现他的狡黠,可是身子被他紧紧搂着,他的目光还时不时贪恋地流连于她鲜润的唇边,她只得无奈妥协,"好吧,我不生气--快放开我!"

沈均诚凑近她,恶作剧似的又来回浏览了几遍她的面庞,确定自己再招惹下去真的可能会把她惹怒,才恋恋不舍地松开了她,"行了,帮我来找书吧!"

晓颖一脱离他的禁锢,立刻象泥鳅一样倏地朝门边滑了过去,她的手一搭上门把手就立刻把门打开了。

沈均诚一惊,想回过身去拉她,晓颖早有防备,灵巧地躲开,倏忽之间,她的人已经到了门外。

"你别走啊!"沈均诚压低了嗓门央求她。

晓颖的眼里闪过娇羞和一丝逃脱后的庆幸,"那本书,你还是留着自己慢慢找吧。"

说完,她转过身去,一阵风似的下楼了。

沈均诚懊恼地空攥着一只手,心痒难熬,可是忽然又觉得他的心里并非全是恼意,还有很多很多的快乐,象柔软的棉絮那样,把一颗心塞得满满的,满得令他承受不住,真想放声大笑,但好歹理智尚在掌控,他只是咧了咧嘴,无声地笑了起来。

唇齿间有未散的芬芳飘荡徘徊,那是属于晓颖独有的味道,他相信自己一辈子都会记得。

在厨房里,晓颖再一次体察到王阿姨带给她的忐忑与不安,她的脸阴沉着,仿佛有什么事情惹得她极为不高兴,这样的面色让晓颖心生荒凉,她们在一起的日子虽然不长,可晓颖已经习惯了她慈祥琐碎的唠叨,而不是眼前这样一副一本正经的面容。

王阿姨给了她一大包豆角,让她坐在过堂的凉风里慢慢地剥,两人默默做着各自的事。起先,晓颖还提防着王阿姨万一问起来刚才在书房的事,她该怎么应答,凭她的第六感,她几乎可以肯定王阿姨知道她和沈均诚在书房里干什么,一念及此,她的心虚软得连跳动的劲儿都没有了,整个人都恨不能缩成一团,就此消失。

然而,由始至终,王阿姨都没有说过或者问过哪怕一句那方面的话,而晓颖的心,并未因此轻松起来,反而越来越沉重,现在不问不代表将来也不问,直如一颗定时炸弹,你却不知道它引爆的时间,只能时刻紧绷着神经。

四点半,厨房的准备工作已经差不多,晓颖也该回家了。她上楼去向吴奶奶和赵太太告别。

赵太太正拉着沈均诚在聊出国读书的事,"你妈就是太性急,什么事情都要跟人争,依我说,还是你爸爸的意见对,在国内的学校里磨练两年再出去也不迟。"

沈均诚此刻则表现得完全象个乖巧的大男孩,一脸纯真无辜的表情,耸一耸肩道:"姨妈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家,最后总归是我妈作主。"

赵太太和吴奶奶听得都笑了起来。

"吴奶奶,赵阿姨,我要走了。"晓颖没进房间,站在门口和她们打了声招呼。

没等两位长辈有什么反应,沈均诚先跳了起来,"我送你!"

晓颖吃了一惊,提防地扫一眼已经坐在沙发上的吴奶奶和赵太太,所幸她们都没有流露出异样的神色。

赵太太笑着道:"小诚这孩子什么时候也懂礼貌起来了,呵呵!将来去大学里谈了女朋友也要这么积极才好啊!姨妈还等着给你未来的媳妇发红包呢!"

沈均诚朝她扮了个鬼脸,"姨妈你别调侃我了,等我娶媳妇,不知道得到什么时候呢!"

他说着就朝门口走去,也不理会晓颖的抗拒,不由分说推着她往外走,"罗嗦什么,快走啦!否则会错过班车的,你这人,老是磨磨蹭蹭!"

一席话说得房间里的人又开心地笑起来。

吴奶奶感慨道:"小诚真的长大了,象个哥哥了,会照顾别人了。想想他刚来的时候,才多大呀,放到地上就哭,不肯自己走……"

眼看沈均诚就要消失在门口,赵太太出其不意地冲他后背又嚷了一声,"小诚,去去就回来啊!一会儿你爸妈都会过来!"

出了吴家的门,沈均诚迫不及待地牵住晓颖的手,她挣了几下没挣脱,也就放弃了挣扎,由他握着,却是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你怎么了?"还沉浸在喜悦之中的沈均很快就察觉了她的不对劲。

晓颖低着头自顾自走路,没理他。

"你……不会是因为我姨妈刚才说的那句话不高兴吧?"沈均诚察言观色地揣摩。

"什么?"晓颖不解地抬起头来看向他,她不记得赵太太说过什么了。

沈均诚嘿嘿一笑,"你放心好了,我不会在大学里找女朋友的。"

晓颖这才回过神来,脸猝然一红,啐了他一口,"神经!"

沈均诚停下脚步,用双手扳住她的肩,一贯嬉皮笑脸的面庞上此时却显得无比端凝,"韩晓颖,你听着,我会等你的。等你上完高中,然后我们可以在大学里重逢,到那时候,"他深深吸了口气,"我要你做我名正言顺的女朋友。"

晓颖被他的誓言震撼住了,过了半晌,才喃喃地问:"敢问大哥,你考上的是哪所学校?"

沈均诚盯着她瞧了会儿,咧嘴一笑,报出个外省某家著名高校的名字。

晓颖一听就气馁地摇摇头,"难度太高,我肯定考不上。"

"那就考H市别的学校也行啊!"沈均诚神采飞扬地继续憧憬,"只要我们能够在同一座城市里,就可以每天见面,你说是不是?"

但是晓颖却觉得那个未来太虚无缥缈,有太多的不确定性,她想摇头否定,又不忍破坏这一刻温馨的时光,只得笑了笑,"我努力吧。"

沈均诚笑得越发阳光灿烂,"我相信你一定能行的。

走了一段,晓颖忽然想起了什么,从口袋里掏出一叠钱来递给沈均诚,"这些是昨天你帮忙打车和给晓宇看病的费用,刚才忘记给你了。"

沈均诚哪里肯收,一味推托拒绝,无奈晓颖非常坚持,最后说道:"我们哪能随便花别人的钱,你要再不拿着,以后我可不跟你见面了!"

沈均诚自然不会相信她这样的威胁,但端详她的神色,又是无比认真的,他最终拗不过她,只得接了过来,心里犹有不满,兀自嘀咕了一句,"干嘛非得跟我算这么清啊!我对你来说,也不算'别人'吧。"

晓颖瞟他一眼,"这钱也不是你的,是你父母的。"

"那如果是我的,你是不是就肯花了?"沈均诚立刻揪住一个破绽,不依不饶缠着她追问,"要是这样,我明天就打工去。"

晓颖嗤地笑了出来,又有点无奈,"你不要说一出是一出好不好。"顿了一下,她正色道:"就算是你挣的,我也不能要,你还是安心读你的书吧。"

即使当时的沈均诚还不太懂得人情世故,但他能从晓颖身上体会到一股坚定的气息,那是她平素不愿表露出来的另一面,让沈均诚觉得既陌生又有几分带着怜惜的敬意。

他抿着唇端详了她一会儿,视线逐渐眺向远处,忽然脸色一变,指着前面惶惑地问:"咦?那是什么?"

晓颖诧异地转过头去观望,蓝天白云,一派和谐安详的景致,什么也没有嘛!刚想纳闷地返首询问沈均诚,面颊上忽然传来温热的触感,飞快的一瞬!当她的眼眸再次投射到沈均诚脸上时,发现他正诡谲而得意地笑着。

晓颖脸一红,知道自己被他偷吻了,握拳作势要捶他,沈均诚大笑着逃开。

两人欢快的笑声,象一片片洒向碧空的闪亮薄片,在空中折射出璀璨的光芒,又清脆地掷地有声,散落了一地,仿佛俯腰可拾。

3

晓宇脑门上的伤让他因祸得福--刘娟禁不住他死缠烂打的央求,答应放他几天假,不必每天下午都去疗养院报到,但是格外嘱咐晓颖,一定要严格监督晓宇在上午就把该做的功课做完。

"你快点做吧,拖到晚上做不完,婶婶回来又要骂人了!"晓颖对一做正经事就喜欢拖拖拉拉的弟弟很是不满。

"这题我不会。"晓宇拿笔敲了敲本子。

晓颖凑过去仔细看题目,根本不难,她很快就读懂了,可晓宇一副不肯动脑筋的表情,她只得给他大致讲了下解题思路,末了又埋怨他,"你再这样下去,早晚得把功课都当掉,小心你妈到时候揭你的皮!"

晓宇一点都不怕,笑嘻嘻地说:"姐,我妈平时说你反应慢,读书不开窍,我觉得压根不是那么回事。"

"说你呢!怎么扯我身上来了!"晓颖把一块橡皮扔给他。

"你成绩不好其实是缺乏动力嘛,现在好啦,有沈哥在前面等着你,你不好好学都不行喽!"

晓颖满脸通红,抄起作业本"啪"地就给晓宇的肩膀上给了一下,"你再胡说我可不帮你想作文内容啦!"

有人敲门,声音不高不低,极有分寸,晓宇立刻怪叫着跳起来,"一定是沈哥!我去开门!"

来的果然是沈均诚,当他笑呵呵地杵立在晓颖面前时,她又是欣喜又是羞赧,"你怎么来了?"

虽然与他说着话,她的目光却不敢与他对视,只要一想起昨天在吴家书房的情景,她就忍不住脸红心跳。

"我下午可能去不了外婆家了,所以……"

"为什么?"晓颖闻讯诧异地抬头盯住他,她从沈均诚的语气里听出了无奈。

"这个么……"沈均诚抬手蹭了蹭鼻梁,有晓宇在,他想说的话便有些难以启口。

晓宇正躲在他身后向姐姐做鬼脸,沈均诚卸下肩上的背包,从里面掏出一只让所有男孩都心驰神往的新款游戏机递过去给他,"晓宇,送你的!"

"哇!X版游戏机哎!"晓宇又惊又喜,"这个型号的世面上还没得卖的,不会是进口的吧?!"游戏方面,晓宇懂得不少。

"是啊,我二舅去日本的时候带回来的。"

晓宇小心翼翼拆开包装,欣喜地抚摸了几下机身,还有些难以置信,"沈哥,你真的送给我?"

"当然!"

"哟嗬!"晓宇一声怪叫,连谢谢都忘了说,就火速往自己房间里跑去!

"哎--"晓颖拦阻不迭,"晓宇,你作业还没做完呢!"

房间里传来晓宇的嚷嚷声,"我下午一定做完!"

晓颖只得嗔怪沈均诚,"你干嘛送他这么贵重的礼物呀!婶婶知道了会不高兴的。而且,他的心思已经不在学习上了。"

沈均诚不以为然地耸肩,"你以为你们把他押在课桌前他就能好好读书了?才不是那么回事!还不如给他讲好条件,做完功课就可以玩游戏,他的积极性说不定才能高得起来!再说,"他一本正经的神色忽然变得诡谲起来,"这样一来,他不就能安静下来了?"

客厅里就剩他们俩了,沈均诚的眼眸里荡漾着星星点点灼人的热度,与此同时,他已经悄悄探手握住了晓颖的手掌,并俯首向她会心一笑。

昨晚整晚,他辗转难眠,几乎分分秒秒都在想着晓颖。

他想念她笑靥如花的容貌,想念她唇间芬芳的滋味,可是又觉得远远不够,他想得到的似乎远比他已经得到得要多得多……

晓颖的心头亦是一热,昨天的那一吻之后,两人之间的距离仿佛又近了几分,在感情上更是比之前愈加亲厚,因为现在的他们共同拥有了一个清甜的秘密,而这个秘密只属于他们两个。

"我去给你倒杯水。"晓颖脸蛋红红地挣脱开他的掌控道。

她一扭身进了厨房,沈均诚哪里甘心独处客厅,略顿一顿,也迈步跟了进去。

厨房的柜子里恰好有刘娟昨天买回来的一罐菊花精,晓颖晚上尝过一杯,只觉得清香可口,她知道沈均诚喜食甜食,便打算给他用凉开水冲一杯。

她刚把菊花精的罐子取出来,沈均诚就从身后悄然拥住了她,晓颖浑身的血液都往脑袋里涌去,脸上更是热浪滚滚,昨天下午在吴家书房里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在脑海里闪过,她的脸红得不可方物--如果沈均诚敢在厨房里亲她,那她以后大概每次进厨房都会脸红!

"沈哥,沈哥!"客厅里蓦地响起晓宇哇啦啦的叫唤声,由远及近,似是直奔厨房而来的。

晓颖听到头顶传来一声遗憾的叹息,紧接着,身上的束缚消失了,沈均诚迅速放开了她,她在心里暗松了口气。

晓宇闯进厨房时,看见姐姐正面向灶台低头冲泡一杯菊花精,她的脖颈处蜿蜒向上,直到脸颊都很红,也没象平时那样回过头来招呼他,这多少有点不寻常。

不过晓宇并未多加在意,他不是来找晓颖的,而是来找沈均诚的,此刻他全部的心思都在手中的游戏机上,只顺口对晓颖嚷了一句,"帮我也冲一杯嘛!"

"沈哥,这款游戏怎么界面是日文的啊!"晓宇不无委屈,"跟我以前玩的不太一样,我首战就输得精光!"

沈均诚接过晓宇递上来的游戏机,用力一拍他的肩,"走,我好好教你两招!"

晓宇欢天喜地拥着他走了出去。

晓颖泡好两杯菊花精,却没敢立刻走出去,用双手轻轻地抚摸着自己两边的面颊,依然觉得很烫很烫,她低下头去,唇角却缓缓上扬,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

晓宇在沈均诚的指点下,技艺大增,游戏一打就是半个小时。晓颖偶一抬眸望了眼客厅的大钟,不知不觉,已经快十半点了,她惊跳起来,"晓宇,赶紧去做功课!"

"再玩会儿嘛!"晓宇对新得的宝贝爱不释手,想用拖延战术。

"不行!我十一点半就得走,在我走之前,你必须把作业给写完!"晓颖不由分说一把夺过了游戏机,脸也绷得很紧。

"晓宇,做完作业我再教你几招更绝的,怎么样?"沈均诚也帮着晓颖诱惑他。

"好吧好吧。"晓宇寡不敌众,只得懒洋洋地起身往房间里走。

晓颖轻吁了口气,朝沈均诚投过去感激的一瞥,"你今天和我们一起吃饭吧?"

"好啊!"沈均诚求之不得,他只要能在一点后准时溜回家就可以了,他对母亲的作息还是有把握的。

"不过我们家中午只有面条。"晓颖有点不好意思,"如果你吃不惯,我们可以出去吃,哦,我请客!"

"不要不要!"沈均诚赶紧摆手,"就面条好了,我喜欢吃面!"

见时间不早了,晓颖便去厨房准备,沈均诚借着帮忙的名义在她旁边守着。

晓颖把装了清水的锅子放上炉灶,又从冰箱里找出来几个番茄和鸡蛋,先打了几个鸡蛋,然后又开了水笼头清洗番茄。

她忙着做事,沈均诚也不好再胡乱缠上去,再说他很喜欢看她有条不紊忙碌的样子,早早就有了几分能干的家庭主妇的模样。

"你下午是不是有别的事?所以就去不了你外婆家了?"晓颖问他。

沈均诚灿烂的面庞稍显黯淡,"不止今天下午,以后可能都没法经常去了。"

晓颖心头一凛,"怎么了?"

"我妈坚持要我考托福,嘱咐我利用假期这段时间好好在家温习,下午她可能会回去。"

这个消息对晓颖而言,仿佛一个无法言说的预兆,尽管有点飘渺,她却能真切感觉到它的存在。

她勉强朝他笑了笑,"那你怎么还跑出来?"

沈均诚瞟了她一眼,声音不高却干脆利落,"我想见你。"

晓颖的目光慌不迭地往旁边调转过去,脸旋即又红了起来,可是心里却象吞了一罐蜜似的,很甜,甜得几乎就要冲淡刚才那缓缓蔓延上心头的阴云。

"即使不能去外婆家,我也经常会来这儿看你的。"沈均诚笑着低语。

他最爱看她被自己逗得满脸通红的模样,让他想起徐志摩的那句诗,"最是那一低头的温柔,象一朵水莲花不胜凉风的娇羞……"

能够瞧见她如此含羞带怯的神色,哪怕拼着被母亲发现后大骂一顿的风险,他也要偷偷溜出来见她。

才把番茄切开,就听晓宇又在大声叫唤,"姐,有道题目不会做啊!"

晓颖眉头一蹙,匆忙把手往毛巾上抹了抹就要赶出去,被沈均诚一把拦住,"你忙你的,我看看去。"

沈均诚的成绩比自己好太多,而且还高两级,晓颖自然没什么不放心的,笑一笑道:"麻烦你了。"

沈均诚朝她咧咧嘴,大踏步出去了。

等晓颖把三碗热气腾腾的番茄鸡蛋面端到客厅餐桌上,跑去晓宇房间叫他们出来吃饭时,讶然发现那两个又和游戏机卯上了。

"作业做完啦?"

"当然!"晓宇理直气壮,"沈哥教的方法比你教的简单多了!"

晓颖有点赧然,嘟哝了一句,"我数学本来就不好嘛!"

沈均诚一见她进来,立刻站起来,"面条做好了?"

"是啊,赶紧去吃吧。"一看时间,晓颖又有点火烧火燎起来。

三人围坐在桌子前,欢快地吃着香喷喷的面条,沈均诚觉得这是他有史以来吃过的最好吃的面了。

因为刚才的辅导,晓宇对沈均诚的崇拜又多了几分,"沈哥,你成绩那么好,怎么还有时间玩游戏啊?"

沈均诚笑道:"该读书的时候集中精神好好听,好好思考不就行了,哪里用得着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对着书本?"

"有道理啊!"晓宇摇头晃脑,得意洋洋地乜斜晓颖,"听见没有,不是非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埋在书堆才能考出好成绩来的--你们这叫'强按牛头吃草'!"

"有本事对你妈说去。"晓颖也瞪他一眼。

晓宇不理她,和沈均诚笑嘻嘻地谈论起来,"沈哥,考上大学的感觉是什么样的?"

沈均诚挑了下眉,"没什么感觉。"这对他来说几乎是天经地义的事。

他转过脸去瞅了晓颖一眼,笑笑道:"也许,得等你姐姐也上了大学我才能说得出具体的感受来。"

晓宇眼睛飞快地眨,眼见姐姐的脸上蔓延起两朵红云,他立刻明白了这弦外之音,对晓颖挤眉弄眼起来。

晓颖低着头,半晌才嘟哝了一句,"我成绩很差的,不一定能考得上。"

沈均诚一笑,"我又没让你一定要考上H大,你能考上H大旁边那所专科学院也行!"

"沈哥,我姐一定行的。"晓宇插嘴道:"别人的话她也许听不进去,不过你的话,我打保票,她肯定会听!"

他把平板一样的胸脯拍得绷绷作响,紧接着脑后勺就吃了晓颖一个毛栗子!

"沈哥,大学毕业后你想做什么?"晓宇又问沈均诚。

"我希望能搞建筑设计。"沈均诚的眼里有某种光芒在闪动,"即使做不成中国的高迪,至少也要完成一件自己比较满意的作品!"

然而,他眸中那憧憬的光芒没有持续多久就黯淡下去不少,"不过我父母肯定不会同意的,大概我以后还是会走上经商的道路吧,子承父业嘛!"

他笑得多少有点勉强,晓颖脸上的笑容也逐渐消遁下去,未来尽管遥远到还用不着他们现在就考虑,可是它毕竟存在,终有一天会到来。

"你呢?韩晓颖,你以后想做什么?"沈均诚转首望着她问。

"我?"晓颖愣了一下,她可没有沈均诚那样的高远志向。

她正愣神之际,晓宇抢着道:"我知道她以后想干什么--当一个贤妻良母呗!"

晓颖面红耳赤地又想伸手过去揍他,却被晓宇灵巧躲开。

"这个理想很好啊!"沈均诚脸上的忧郁一扫而光,他盯着晓颖的眼眸里充满温柔,"我相信,你一定能实现!"

一生何求

一生何求

作者:佚名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16岁的韩晓颖自幼父母双亡,跟在叔叔婶婶身边长大,一个偶然的机会,与活泼开朗的阳光男孩沈均诚相识。两人在接触中逐渐生出好感,并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