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商战风云免费阅读-侯沧海熊小梅全文章节目录

商战风云免费阅读-侯沧海熊小梅全文章节目录

时间:2020-01-27 19:36:43编辑:香波

火爆新书《商战风云》是来自小桥倾心创作的一本职场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侯沧海熊小梅,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山南省首富侯沧海传奇创业故事。主人公侯沧海出身于国营企业工人家庭,1999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政府工作。从政府辞职后投身商海,每一次挫折都成为他前进的动力。经过十年创业,最终成为山南省首富,并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了心心相印的真心爱人。......

《商战风云》 第十八章 此一时彼一时 免费试读

詹军和鲍大有关系密切,知道鲍大有早对杨定和深为不满,不满原因和两年前的一起工程有关系。

黑河镇与江阳新区距离非常接近,是未来新区主要扩展地。正因为此,黑河镇基础设施建设力度非常大,有大量工程在黑河镇开工。

杨定和作为党委书记握有相当大的决策权,也成为商家追逐的对象。其中一项乡镇管网建设工程引来激烈竞争,众多商家各显神通,找到关键人物为自己站台。鲍大有是区委常委、区委办公室主任,是江阳区权力的核心人物之一。为了帮朋友拿到管网建设工程,鲍大有专门请杨定和吃过一次饭,原本以为凭自己的面子和两人关系,拿下管网工程不在话下。谁知最后此项工程被来自江州市的一家公司夺走。

公司老总陈跃武是江州有名企业家,颇有背景,与鲍大有也有几面之交。

此事之后,尽管杨定和特意做过解释,鲍大有表面上对此事持无所谓的态度,暗自记下一笔账。以前杨定和是区委书记张强的绝对亲信,他发作不得。如今各方形势发生了明显变化,此一时彼一时,鲍大有慢慢开始算以前的旧账。

詹军一直担任鲍大有副手,对其心思深为了解,因此迅速改变了对杨定和的友好态度。

杨定和是基层经验十分丰富的党委书记,窥一叶而知秋,从这件小事已经嗅到了不太好的风向。若是在一年前,不用自己找上门来,詹军只要发现有黑河镇的负面消息,第一,肯定是打电话联系,告之遇到什么问题;第二就是尽量压住,绝不会让负面消息传递到区委书记张强面前;第三若是压不住,也会尽可能做解释工作。

这一次环境整治,黑河镇工作已经非常主动,仍然被督查通报,这里面必定有问题。而问题的根源还是在鲍大有身上,十有八九是管网工程引起的后遗症。

"我都要满五十岁了,仕途就这么回事,干到五十二岁也就退居二线,不管这些吊事。"小车回到黑河镇时,杨定和把那口气咽了下去,开始自我安慰。自我安慰只是自我安慰,他还未满五十岁,还想趁着黄金年龄在黑河镇描绘属于自己的蓝图。

侯沧海年轻,想法更加积极主动一些。只不过他位置低,根本无法参加神仙们的斗法,站在一旁白白着急。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停地叮嘱新上任的环卫站长,这一段时间要把工作抓紧点,绝对不能再被明察暗访到问题。环卫站是新成立单位,可谓一穷二白,为了解决环卫站的困难,侯沧海亲自出马帮助环卫站协调镇财政资金。

城乡环境卫生综合整治是新任区委书记李永强砍出的第一板斧,各部门相当重视。分管副区长管志牵头,成立了城乡环境卫生综合整治片区评分组。城郊组由城关镇、黑河镇等靠近城郊的七个乡镇组成,由区委督查室、区政府督查室、人大和政协两个工委、环保、市政、规划、建设等部门组织专家进行现场打分,每一组前三名重奖,后面名次不奖不罚,但是成绩排名要报给区委区政府领导。

拿到这个通知,侯沧海脑门就开始摇头。虽然工作时间不长,但是他对各类现场评比颇有为头痛了,特别是年底时,各类评比、考核纷至沓来,光是接待就会花费不少,也要消耗掉很多精力。

正在办公室与杜灵蕴讨论即将到来的环卫评比,办公桌上电话响了起来。拿起电话,传来杨定和的声音:"到办公室来。"

侯沧海赶紧来了杨定和办公室。他见杨定和办公室房门虚掩,轻轻敲了两下,这才推门而入。

镇长刘奋斗坐在杨定和办公桌对面,桌上放了一张纸。他留着一个小平头,脸上肌肉紧绷着,仍然保留着几分军人模样。见侯沧海进来,微微点头,吐了一个烟圈。

侯沧海知道自己的位置和作用,进门后坐在旁边沙发上,拿出记录本。

刘奋斗道:"这是通过内线拿到的考评组名单,听说有的镇街已经开始活动,分别给考评组参加人打招呼做工作,还请客吃饭送红包。新书记上任,大家都希望留下好印象,自然不希望排名垫底。"

杨定和道:"现在风气啊,做正事不行,搞得歪门小道一个比一个行。"

"杨书记,上一次王家院子的事,我们就挨了砖头,这次不想点办法,又得挨砖头。我建议分头行动,杨书记去协调委办和府办,我去找市政、规划和环保的关系户,建设口就由林锋去,他平时长期跟建设口接触。"刘奋斗又道:"关系户太多,吃吃喝喝麻烦,我们直接送大红包,简单,直接,算起来还便宜一些。"

杨定和想了一会,道:"黑河镇最近的整治工作有目共睹,明显比周边几家要强,我就不信会被打到最后一名,第一名我们不要去争,保持个中游水平就差不多了。"

他又对侯沧海道:"镇里面成立一个环境整治检查组,让王主席挂帅,每天到各个点上督促,绝对不能掉链子。昨天市政局被吓出一通冷汗,在赵家桥附近有一段半干涸的河道,一个环卫工人在桥下将树叶和垃圾堆在一起,点把火烧了,烟雾马上就起来了。这个环卫工人运气太背,刚把火烧起,李书记的车就开了过来。他下车,看到桥下烧垃圾,打电话把市政局老邓狠批了一顿,要求老邓好好整顿队伍,彻查此事,做出处理。最后环卫工人被解除合同,老邓写检查。"

刘奋斗拿着那张"情报"甩了甩,拉长声音道:"此一时彼一时,现在风气变了,老实做事不一定讨到好。"

杨定和当了多年黑河镇党委书记,胸中自有一股傲气和自信,道:"不去做工作,正数第一肯定拿不到。但是,凭着黑河实实在在的工作,我就不信会拿倒数第一。"

侯沧海小心翼翼地建议道:"我有一个想法,能不能到抽到的点上,准备点矿泉水,发点烟。"

杨定和否定道:"工作就是工作,我们不要搞得变了味。"

书记下了决心,定下调子,镇长刘奋斗就不再多说,离开办公室去安排具体工作。

侯沧海回到办公室,立刻草拟了人大主席王成纲挂帅环境整治检查组的文件。文件很快写好,交由杜灵蕴按程序运转。他正从杜灵蕴办公室出来,就见到背着手的王成纲,赶紧又将王主席请到了杨定和办公室。

准备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三天后,考评组来到。杨定和和刘奋斗亲自参加接待,每到一个点上,由杨定和陪着分管副区长管志说话,刘奋斗和分管副镇长林锋带着考评组现场查看。考评组每个成员都有一个文件夹,来到现场后就在文件夹上写写画画。

文件夹有一个检查表,列了很多检查项目,发现有一项未达标,就在检查项目后面划勾。侯沧海陪同考评组到点上检查时,利用身高优势,偷偷看了好几个考评组成员划勾的情况。尽管黑河镇做工作算得非常认真了,可是毕竟是农村和城郊结合部,硬件条件不足,真要严格打表来划勾,问题也很多。

比如路边沟无积水这一条,检查点的路边沟有很多地方没有硬化,难免会有积水。一般情况下只要积水不严重,长度不超过三米就算过关。可是考评组严守标准,只要有积水,那怕积水长度在一米之内,也说明有积水。

再比如"农户住宅周边卫生进行清理,彻底整治私搭乱建、粪土乱堆、畜禽散养"这一条,尺度就可以放得宽,也可以收紧,全凭考评组成员的自由心证。

侯沧海看到考评组在不停地划勾,心一下就绷得紧紧的。

在元旦头一天,考评组结果正式出笼,让杨定和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黑河镇居然真成为倒数第一名。

这些年来,黑河镇长期承包着各种先进,就算偶尔没有得到先进,也绝对不会掉入末流。多年来的成绩让杨定和产生了一种自信和错觉。今天这种倒数第一名的名次完全是破天荒。拿到这个结果,一向沉稳的杨定和终于发了火,用力拍了桌子。

侯沧海参加工作以来,基本上都跟在杨定和身边,在他的印象中,杨定和总是一幅泰山崩于前而不慌张的神情,这是他第一次看到杨定和发火。发火从某种意义是失态,失态代表着对形势把握出现偏差。

失态归失态,考评组代表的是区委区政府,出来的结果就算实质上不公平,从程序上却是公平的。杨定和明知道考评结果没有反映实际情况,也没有任何理由推翻考评组的结论。他一个人蹲在厕所里,脑子里回想起刘奋斗拉得很长的声音"此一时彼一时",想起当前自己不明朗的前景,心情灰暗起来。

侯沧海作为办公室副主任,明显感到了微妙变化,以前黑河镇在重要场合发言的次数很多,写发言稿是一件苦差,今年发言稿数量至少降了一半。作为办公室副主任,少写发言稿自然是高兴的事情,作为深深融入了黑河镇的机关干部,他对于黑河这颗璀璨之星慢慢暗淡感到心忧,似图想要为黑河镇做些什么,无奈人微言轻,心有余而力不足。

在办公室翻阅文件时,侯沧海看到了市委下发的简报,猛地拍了脑袋,自语道:"我太傻了,明明有现成渠道不知道使用。既然区委办觉得黑河环卫做得不好,我就让市委办出简报来表扬。"

所谓士为知己者死,侯沧海来到了黑河镇以后,受到杨定和书记颇多照顾,如今杨定和书记遇上这种倒霉事情,侯沧海感觉有一种义不容辞职的责任。

他想到办法以后,先给陈华打去电话。

陈华所在办公室有两个人。陈华对面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干部,平时负责编校内的一份内刊。她听到电话铃声,道:"又是冷小兵吧,这个冷小兵硬是殷勤,一天至少要打个十七八个电话。"

陈华对冷小兵的电话早就烦得透顶,又不便在外人面前把真实心情表露出来,道:"不是,是一个陌生电话,不知找谁。"她放开捂着的话筒,道:"您好,江州学院宣传部,请问您找谁?"

侯沧海笑道:"我是侯沧海,大学确实不一样,接电话用语十分规范。在我们乡镇,接到电话都是大声武气地说你找哪个,根本没有礼貌用语。"

闲聊了两三句,侯沧海道:"上次和陈文军见面,谈到使用稿子的事情,我现在还真想在市委简报中上一篇稿子,具体内容见面谈,请你和陈文军出出主意。"

陈华豪爽地道:"没有问题,关键是看陈文军需要什么稿件。"

侯沧海道:"你今天有空没有,如果你有空,我再去约陈文军。"

陈华用眼角余光瞧了一眼对面办公桌,用简略的词语道:"关键是看他,我没有问题。"

侯沧海道:"那我马上跟陈文军联系,如果他有空,我们抽时间见一面,位置定在市政府旁边的一家火锅馆,我去订一个雅间。"

和陈文军联系的时候,陈文军正忙得焦头烂额,最初还有些不想出来吃饭,听说陈华也要来,这才爽快答应,道:"晚上不能喝酒,吃完饭,我还得加班,今天又得睡在办公室了。"

下班以后,三人在小火锅馆见面。陈华这次穿了一件淡黄色小西服套装,腰肢纤细,前突后翘,将傲人身材显示无疑。侯沧海再次在心中忏悔:"为什么每次见到陈华我都会想入非非,总是禁不住看她的身材突出部,我是有老婆的男人,老婆和陈华还是闺蜜,一定要管住眼睛,不能看不该看的地方。若是被陈华发现我在偷窥,那才真是无地自容。"

在火锅的香味和淡淡白雾中,三个初出校门的年轻人品味美食,互诉工作以来的喜怒哀乐。

侯沧海讲了发生在黑河的事情,直接提出想法,道:"我想在市委这边发一篇简报,从另一个角度给黑河镇正名,陈文军有什么建议?"

陈文军道:"要上市委简报很难,必须是典型事例,有推广和参考价值,你们搞个卫生要想上简报,难度太大。"

侯沧海道:"我来之前考虑过这一点,就从创卫角度来讲,江州市今年创卫,江阳区是重点区,所以才抓得这样紧,这应该是一个点。"

陈文军道:"创卫角度倒也行,但是由江州学院转过来,似乎又靠不上边。"

侯沧海道:"这一点我也想过,黑河这次大扫除范围很宽,把江州师范学院后墙的陈年老垃圾全部运走了,这一带是卫生死角,地盘是属于黑河镇,但是直接影响的是江州师范学院,我们搞整治的时候,江州师范的校报采访过。"

陈华道:"我有印象,上周发过这篇文章。"

陈文军想了想,道:"点子不错,但是我还得申明,最后能不能用还得主任说了算,我只是具体做事的。"

侯沧海举起酒杯,道:"谋事在人,成事在天,我只要尽力了,实在发不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不能搬起石头打天。"

喝了几本,陈文军道:"你为什么和詹军关系搞得这样僵,我和他接触挺多,这人很谦虚,能力也强。"

侯沧海道:"一言难尽,我是想搞好关系,可是总是走不到一条道上。"

陈华接口道:"你是在市委办,位置不一样。媚上而傲下,这是人的劣根性。"

陈文军眼睛有意地意总是落在陈华脸上,听到此语,举杯道:"陈华看问题很深刻,为了这个深刻干一杯。"喝了酒,他又对侯沧海道:"李永强的秘书叫郑强,以前我很关照他,抽时间我叫他出来吃个饭,沧海也来参加。"

商战风云

商战风云

作者:小桥类型:职场状态:已完结

山南省首富侯沧海传奇创业故事。主人公侯沧海出身于国营企业工人家庭,1999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政府工作。从政府辞职后投身商海,每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