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我的体质很怪异全文免费阅读-况廖何少卿最新章节更新

我的体质很怪异全文免费阅读-况廖何少卿最新章节更新

时间:2020-02-13 19:52:33编辑:妙竹

我的体质很怪异小说主角名为况廖何少卿,由咸带鱼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况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招鬼的体质,为什么那些魍魉鬼魅总是找上自己?还非得跟自己车上关系?难道我就这么受欢迎?

《我的体质很怪异》 20.失踪? 免费试读

蓦然,他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入耳中:“符往地上扔,快!”

是白茹!

况廖将手中符咒往面前地上一扔,同时念道:“神龙赦令,南方火神祝融借法,内燃其身,诛邪!!!”

顿时,一道半人多高的火焰在地面上升起,眨眼间便以况廖身体为中心形成一个火圈,并沿着地面迅速向四面八方蹿出道道火蛇。

与此同时,借着火焰的光亮,一根通体黑色却散发着银色光芒的棍子穿过右面厕所格间门出现在他的面前。

“握住!”白茹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况廖想都没想,一伸手抓住了棍身,仿佛魔术一般,白茹就这么凭空出现在他的身边。

没有时间解释,况廖和白茹背靠背站在火圈当中,白茹右手握着那根棍子横在身前,左手掏出一道符扔向空中。

她扔出符的同时,火焰形成的圆圈熄灭了,半空中那符放射出一团光芒,并不炫目,却将他俩四周再度照亮。

火焰熄灭时,况廖便发现周围的幻境已经消失了,现在他和白茹就身处那间厕所里,而他站着的位置居然是厕所最里面的一扇玻璃窗前,窗户大开,他只要再往前走两步,很可能会从打开的窗户一头栽出去。

不过,此时背靠着白茹的况廖,心境却异常平静,能再次见到白茹,他已经觉得没什么可害怕的了。

这时候并没有什么异样发生,况廖不禁压低声音问了一句:“刚才出了什么事?我怎么找不到你了?”

“我们应该是被不同幻境困住了,看来这教学楼里的鬼一开始就打算把咱俩分开对付,你的那个诱饵计划没成功。”白茹的语气听上去很轻松。

“好像有不少个鬼。”况廖有些疑惑地将刚才遇到那群形状各异的鬼大略讲了一遍。

“那些应该都是幻象,不过看来这里面肯定有能力比较强的鬼,只是奇怪的是,暂时无法想像到底出了什么事,会出现怨力这么强的鬼?”白茹也觉得有些奇怪。

“现在我们怎么办?你找到那个失踪的学生了吗?”况廖问道。

“没有……”白茹正要说下去,却突然停住了,一股冷风不知从何处吹了过来,夹杂着迎面扑来的潮湿空气,带着略微的腥臭味,耳中传来阵阵唰唰的声音,如同数不清的小虫子爬过枯叶似的,厕所门口慢慢显现出几个黑影。

他们呆的是男厕所,地方并不大,一边是小便池,一边是格间,所以转身的余地很小,这时,不仅是门口,房顶、墙壁影影绰绰的都冒出不少人形黑影。

况廖转过身,站到白茹后面,面对着大门。

“又是这么多?小心!”况廖下意识提醒了一句,随即想到白茹可比自己厉害得多。

白茹倒是很认真地点了点头,说道:“我知道,你也小心,贴紧我。”

说着,她一挥手中那根黑色棍子,那上面散发出的银色光芒骤然暴涨,不断靠近他们的黑影顿了一下,往后缩了缩,被逼退了一大段距离,往门口处靠了靠。

“你手里的东西好像很厉害啊……”况廖问了一句。

白茹“嗯”了一声:“这叫降魔棒。”

她并没有多做解释,手中这件专门降鬼驱魔的法器,出自于一位驱魔界专门制作法器的高人手中,虽然白茹并不真正的天师传人,但借助这件法器,她也可以对付一切邪魔妖道与恶鬼怨灵。

与桃木剑、符咒之类传统驱魔法器不同,降魔棒可以说是桃木剑与法杖这两种传统法器的集合体,能够伸缩的功能如同伸缩警棍,适合随身携带,还可以在里面放置驱魔的符咒,提升其威力,而棍身上雕刻的符文不但加强了使用者体内的灵力,甚至可以让没有灵力的普通人遇鬼时,单凭此棒重击一下就能让鬼魂飞魄散。

当然,眼下情形可不是白茹为这降魔棒做广告的好时段,但看着她手中降魔棒挥舞下,银芒暴涨,鬼影退缩,况廖觉得等下自己得找白茹也要件称手的家伙。

人影在门口汇聚成两个穿着同样款式校服飘在空中的鬼影,其中一个正是况廖不久之前在走廊尽头见到的那个五官扭曲的小鬼,而另一个飘在半空中的小鬼瞪着血红的两只眼睛,面容狰狞地盯着况廖和白茹这边,只是因为白茹手中的降魔棒令它们不敢靠前。

正在这时,厕所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缓慢而清晰的脚步声,一个学生出现在门口,他呆呆的在门外站了一会儿,便抬腿向他俩走来,每一步的动作僵硬、缓慢,身体摇摇晃晃的,就好像是在梦游一般,两臂垂在身侧,并没有随着他的步伐而晃动。

这个学生明显不是魂魄化成的恶鬼,况廖却立刻意识到,他是被鬼控制了,没有呼吸,脸色青白,眼睛一直盯着他们的方向,但没有聚焦,如同当初那个会动的灰夹克一般。

白茹见到那学生出现,双眉不由得紧紧皱到了一起。郝校长给他们看过手机里存的失踪学生的照片,就是眼前这个学生,但现在看来,这名失踪的学生显然已经被鬼附身,一举一动都被鬼cāo控着。

对付这种被附身的普通人,方法很多,但必须万分小心,一不留神很可能会损害到原本的魂魄,这令她必须放弃直接使用手中的降魔棒。

那学生一步一步向他们走来,离他们越来越近,况廖下意识脱口问道:“他想干什么?”

随着他话一出口,那学生居然在离他们还有一段距离的地方停住了脚步。

况廖怔了怔,就在这时,突然间,那学生面无表情的青白色脸上泛起一丝怒意,两只眼睛里原本散乱无神的瞳孔中竟然如萤火虫般迸射出两团豆大的绿光,顷刻间将他的脸庞映照得一片惨绿。

“去死……”

那学生嘴唇并没有动,可尖锐的声音却如锥子一般刺入了况廖的脑海中,令他不由自主地抬手抱住头,想要阻隔住因为这声波而产生的剧烈头痛。

白茹的身体也下意识颤了一下,脸上露出痛苦的神情。与此同时,那学生以令人不可思议的速度冲到况廖的身前,伸手用力向他的胸上拍去。

在况廖的身后就是那扇大敞着的窗户,如果这一下被那学生拍中,很可能会被直接击出窗外,可这时候,白茹又不能使用手中的降魔棒,虽然明知眼前这个学生是被鬼附了身,但要是用降魔棒打中他的身体,不只会伤到附在他身上的鬼,还会连带伤及那学生本身的魂魄。

眼看着手就要碰到况廖的胸前,那学生的脸上露出一抹狠毒的笑容,两眼中绿光大盛,似乎知道白茹不敢用手中散发着银芒的降魔棒打他似的,表情透露着极其精明、算计、恶意和嘲弄,以及必杀他而后快的狠毒,相当复杂。

这一切发生不过是电光火石之间,况廖抱着头的手甚至还没有放下,白茹另一只伸入口袋中掏符咒的手也没能及时抽出来。

况廖感觉到了那学生的手已经触及到了自己胸前的衣服。

就在那鬼气森森的学生双手眼看着打到况廖胸前的时候,况廖抱着头的双手突然落下,抓住了那学生的手腕,十指死死扣住了他的脉门,身形同时向左侧一闪,避开了因为余劲未消打过来的两只鬼爪一般的手掌。

与此同时,白茹伸在口袋里的手也抽了出来,手腕一翻,一巴掌将一张黄色符咒拍在那学生的头顶正中,况廖看到她的嘴唇念着什么似的动着,而那学生脸上的神情随着她嘴动,迅速由邪恶化为呆滞,不一会儿,两眼一翻,身体软绵绵倒在地上。

就在那学生倒地的时候,厕所门口的那两个鬼身形一闪便消失在半空中。

况廖这时才抬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呼了口气,问道:“搞定了?”

说实话,刚刚那一幕的确让他有些紧张,一切都是瞬间决定的,从那学生出现的门口,白茹就用手语暗暗与况廖做了一番交流,她看出那学生已经被附体,在不伤到学生的身体与魂魄的束缚下,她知道不能强行驱逐,所以只能等他靠近两人身前时及时封印住,然后再设法将附在他身上的鬼驱出体外。

但事情却没有他们想的那般简单,虽然引诱他过来并成功封印住,但白茹发现,手上现在竟然没有可以将附在学生身上的恶鬼剥离捉住的工具。

他俩仔细检查了一下头上站着符纸一动不动的那个学生,看模样可以肯定就是昨晚失踪的那名学生李进,同时他们还发现他的双手沾满了已经干涸的血迹,白茹分析,很可能昨晚他同林睿进入这间厕所的时候,他已经被鬼附身,并下手杀了林睿。

一想到两个学生在这间厕所中经历的一切,况廖心下沉重无比,白茹的脸色也并不好看,她叹了口气,虽然现在还不知道这教学楼内闹鬼的原因,但总算把失踪的学生找到,并封印住附身作祟的鬼,也算今天这一晚上没白来。

“可是,跑了两个。”况廖皱着眉,不无担忧的说道。

“现在这件事越来越让我感到好奇了,很多情况还没理出来个头绪,我总觉得这后面还有一个躲在幕后cāo纵这一切的家伙。”白茹蹲在李进身旁,低头沉思着,嘴里喃喃说道,像是分析情况又像是自言自语,就是没回答况廖的问题。

“呃……茹,你没事?”况廖把对鬼的担忧瞬间转化为对白茹的关心。

“嗯……”白茹抬起头,有些失神地望着况廖,好一会儿,神情才恢复正常,她勉强笑了一下,摇摇头:“没事,我现在想不出好的解决办法。”

况廖看着白茹眉宇间那抹化不开的忧虑,不禁心中一紧,蹲到她旁边,有些心疼地劝道:“现在想不出,暂时先放一边,眼下咱俩应该拿他怎么办?送医院?”

说着,他指了指躺在地上的李进。

白茹咬着嘴唇,沉吟片刻,才道:“医院是没用,但还是要找个地方,必须用最安全的方法将附在他身上的恶鬼赶出来,抓住。”

况廖一头雾水:“怎么弄?”

白茹站起身,看着况廖:“你抱着他,咱们先出去,看来我要打电话找高手来了。”

“啊?”况廖觉得自己从天师助手一下子变成了苦力。

因为白茹手中的降魔棒,他俩离开这第二教学楼竟然出奇地顺利,一点阻挡都没有遇到。

一直走到学校大门口,白茹紧紧盯着那半身铜像看了一会儿,这才同况廖上了自己的车,出校门时,况廖看了一眼那值班室,依然是亮着灯,却无人。

在车上,白茹见怪不怪地对他道:“放心,值班的应该没事,这鬼看中的,恐怕只是学生。”

况廖愣了一下:“什么意思?”

白茹若有所思地摇了摇头:“原因我说不出来,这只是一种感觉。”

说完,她下意识将头转向学校大门方向,隔着车窗盯着那隐隐只能看到轮廓的半身铜像,她总觉得这铜像似乎大有问题。

况廖看了一眼已经安置在车后座上的李进,担心地问了一句:“现在麻烦的还是怎么救这个学生,其他的我看都可以缓一步再说。”

白茹“嗯”了一声,看了一眼手表,现在不过晚上十一点半,感觉上折腾了那么长时间,其实才过了三个小时。

她掏出手机,想了一下,从电话簿里调出一个号码拨了过去。

没等白茹拨过去的电话接通,她忽然愣了一下,把手机从耳边拿开看了一眼,脸色不禁一变,神情古怪地看了一眼况廖,把况廖吓了一跳,忙问了一句:“怎么了?”

“有电话***来,是医院……”

“呃……”况廖不禁为之头疼,不用问,医院知道他跑了。

事实上,当白茹接听完这通电话后,她同况廖是结结实实吃了一惊,电话是重案五组的那个队长许辉打来的,他第一句话就是:“况廖与何少卿都失踪了。”

听到这个情况,白茹的脸色立刻凝重了起来,她感到事情可能不妙,况廖现在就在身边,并不是失踪,但何少卿呢?他可是中了尸毒,虽然中午已经服了药,体内的毒素应该逐步消除,但绝不可能一下午就能恢复过来,这还不算他一直处在昏迷不醒的状态当中,就算清醒了过来,也没办法马上下床走动。

问题就是,他怎么可能会失踪?

况廖同样疑惑不解,甚至他第一个念头就是有些后悔跟白茹来学校这里捉鬼,他应该守在何少卿的身边。

不过这个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再说现在想这些已经没什么用处,不过何少卿失踪这事并不简单,白茹先是通知许辉,况廖其实并没有失踪,而是跟她在一起,接受一些户外恢复记忆的治疗,当然少不得被许辉埋怨了几句,估计因为白茹是美女的缘故,许辉的抱怨只是点到为止。

当白茹在电话里想详细向许辉打听一下何少卿失踪的情况时,却被告之何少卿失踪时的情形没人知道,许辉初步怀疑是在晚上八点至八点十分左右,这还是刚才调看医院监控录像时得出的结论,因为就在八点至八点十分,何少卿所在病房的那层楼所有监控录像中,图像全部变成雪花,在这之前,还能看到何少卿躺在病房内,而这之后,病床上便空空如野。

我的体质很怪异

我的体质很怪异

作者:咸带鱼类型:灵异状态:连载中

况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有招鬼的体质,为什么那些魍魉鬼魅总是找上自己?还非得跟自己车上关系?难道我就这么受欢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