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顾先生过期不爱免费阅读全集-顾秦烟木语安完整未删减版阅读

顾先生过期不爱免费阅读全集-顾秦烟木语安完整未删减版阅读

时间:2020-02-15 12:08:34编辑:妙竹

主角是顾秦烟木语安的书名叫《顾先生过期不爱》,这本书是作者佚名所编写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了被丈夫陷害,我被迫净身出户。母亲重病,父亲却在母亲病危时将母亲赶出家门。高昂的医疗费用,让我心生绝望。却顾不得面子,跑去了父亲婚礼上,望父亲念及一些情分,却被当众羞辱。我深处刀山火海,万念俱灰,是那个权势滔天的男人,带我决然离开。结婚后,他眉目深情,言语没有半分感情:“你要的我都可以给你,除了感情。”我了然一笑:“好,我明白,顾先生!

《顾先生过期不爱》 第22章 你也真是不知好歹 免费试读

我自觉这样的要求为实有些过分。

男人脸部的表情略微的紧绷,目光闪烁几分懒散几分锐利,他就这样,细细的打探着我。

我有些拿捏不准这男人心里所想。

接着,他缓缓开口,“我是商人,商人所投出去的每一笔钱,都需要精确到小数点,纵观A市每家星级酒店,百分之九十凌江都参股,百分之三十的房产都是凌江的产业,我手握安氏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凌江总部我个人名义占百分之二十一,我不缺钱但也架不住这种无偿投资。”

我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

“不是投资,是借,顾先生,我只需要五千万,三年的时间,我肯定会还!”

尽管底气不足但我也拿出了十足的诚意:“实不相瞒,是我父亲需要钱,顾先生,我是摄影师,而且我还会刺绣也会唱歌,从今天开始我就去上班做兼职,不需要三年我就可以把钱还你!”

男人薄唇勾勒,露出微微的笑意,透出些许的凉薄气息。

“木国栋结婚那天,他们是怎么对你的,都忘了?”顾秦烟手掌落在我右脸颊,眼底晦涩不明,“木语安,我不会让你受半分委屈,也决不允许我的人有半点窝囊,还是那句话,钱我可以无条件给你,但你需要给我一个充分的理由。”

那种窒息感,再一次纷涌而至。

那日所受的侮辱与刁难,我记忆犹新。

“顾先生,我……”我深吸了一口气,“我没忘,木氏是我母亲跟木国栋一手创办的,我只是想……”只是想了了母亲的心结,让她醒来后也开心一些。

“想拿回木氏?”他忽然接过我的话,眼底折射出淡淡的光芒,如是反问我。

我默不作声地咬着下唇,低头不语。

“我可以答应你。”

“真的吗?”我一惊,连忙开心地道:“谢谢您!”

他站起身,拇指在我唇角摩挲,微微低了头。

男人的气息,在空气里萦绕。

我胆战心惊,红了脸,大气不敢出。

“好好想想,自己错在哪里了。”他附在我耳侧,低语:“下午五点,你弟弟的颁奖典礼,由陈特助跟你一起前去参加。”

“好,我知道了,谢谢。”我握紧拳头。

顾秦烟走后,我本来想给我闺蜜季悄打电话。

刚拿出手机,视频电话还没播出去,由远至近,就听见了一道熟悉的声音。

“木语安,你也真是不知好歹!”

来人是唐丽蓉,与唐丽蓉一起的是沈清雅。

“蓉姨?”我现在的身份,本不该这样称呼,只是我一时口快,基于本能。

她们来干什么?

唐丽蓉面露不悦,说话冷傲里透着说不尽的讽刺:“我担不起你这一声蓉姨!木语安,你要是但凡有点良心,顾及希晟当初对你的情谊,就不应该这样对他!”

我还正疑惑,沈清雅就冲我到我前面,红着眼眶,双眸紧紧盯着我:“木语安,我知道你恨我,你害我孩子,我忍了,你当初推我下海我也不计较,但你竟然让小叔把阿晟派遣到非洲去!你这是报复!”

非洲?安希晟被派遣到非洲?

我不知道是气还是笑。

噗嗤一声,忍俊不禁。

沈清雅气不过,开始推搡我:“木语安,你竟敢笑!你有什么事情冲我来,你不能这样对希晟……”

我是真不知道沈清雅这样的人,是怎么做上人气偶像的,十有八九是安希晟用钱捧出来的!

我刚要推开她。

“放手!”说话的是管家。

管家带着几个保镖走进大厅,将我护在身后。

几个保镖站在我身前,管家恭恭敬敬地低头弯腰,“夫人,是我的失职,让您受惊了。”

我忙摆手,“没,不受惊不受惊……”

“木语安,你——”沈清雅走到唐丽蓉身边,一副受到极度惊吓委屈的楚楚可怜模样,语气柔软:“妈,你看她这幅小人得志的样子,肯定就是她搞的鬼!”

我都什么没说,就又小人得志了?

沈清雅什么脑回路?

唐丽蓉看了眼沈清雅,随即把视线投到我身上,冷声道:“木语安,过去安家待你不薄,你现在非要把事情做绝,那日后也别怪我们安家翻脸不认人!”

“安夫人!”管家发话了,语气是少有的严苛冷静:“你私闯别墅,我们总裁念你是安家人,不去计较,今后凡是凌江产业,你与这位沈清雅小姐都将录入黑名单,望安夫人自重!”

“黑名单,什么黑名单!我们只不过是过来套讨个说法,你竟敢顶撞我妈,这些话,你敢在老爷子面前说吗,哼!”沈清雅现在仗着唐丽蓉的庇护,简直是口无遮拦。

唐丽蓉到底是顾忌面子,训斥了一声越加过分的沈清雅,然后对我说道:“不过就是个上不了台面的私生子,还妄想做一家之主,他顾秦烟做梦!”

“把她们赶出去!”管家不动声色地吩咐两个保镖。

两保镖人高马大,身穿西装,眼带墨镜,径直走到了唐丽蓉身前,二话不说将两人拖了出去。

只听沈清雅声嘶力竭喊道;“木语安,你别得意太早,迟早有你好看的!你这个不知廉耻的小***,专门勾搭男人的狐狸精……”

我自动屏蔽了那些污言秽语。

沈清雅这种女人,无非光有一副皮囊,除此之外,跟那些指手画脚背后议论人的长舌妇根本没有区别!

“夫人,您受惊了,日后家里绝不会再出现这两人!”管家弯腰,与我担保。

我摇了摇头,“没事,她们就是这样,我都已经习惯了,你去忙吧。”

管家再次道了歉,才转身离开大厅。

我回到卧室,拨通了季俏的视频电话,聊了半个小时,然后两人约下周末见面。

结束电话后,我缩在了顾秦烟常坐的沙发上。

沙发的质地很柔软,似乎留有男人身上淡淡的古龙水的气息,很好闻。

陈特助下午五点来家里,接我去灵风国际漫展颁奖典礼现场。

在路上,我不经有些好奇关于安希晟被派遣去非洲的事情。

“陈特助,安希晟真的去非洲了吗?”我坐在后座,脑袋微微前倾。

陈特助的视线在车前镜定了定,稍后才开口:“嗯。”

这个回答,十分的干脆利落。

我咳嗽了一声,缓解气氛:“你们顾总真的好忙哦,他这样日理万机的,好辛苦。”

“夫人。”陈特助的声音很平和,“总裁下午与木氏谈了合作,股权融资,直接给了木氏一个亿的资金,现在夫人持股木氏百分之五十一,拥有木氏绝对的最高决策权。”

我不可思绪的指向自己,有些口吃;“我……我……我是?”

“是,总裁为了你,投资了木氏那个豪无回报率的项目。”

我震惊的说不出话。

只是借钱而已,男人怎么就真的投资了呢?

心里堵着一口气,上不下来下不起。

“夫人,不管您跟总裁之间签订了什么合约,希望你可以多站在总裁的身边替他多考虑,总裁需要的是忠诚度,可以犯错,但千万不要欺骗,总裁他最讨厌别人骗他了,当初,楚小姐……”

陈特助的话戛然而止。

当初怎么了?

我思绪万千。

到了灵风国际大厅,参加漫展的颁奖典礼竟然需要邀请函。

这我事先真的不知道。

正准备打电话给木以凉时,眼前出现一封金色的锦帛制作***卡片,封面赫然邀请函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

陈特助把邀请函递给门口的接待。

负责接待的忙弯腰鞠躬,语气十分客气:“二位这边请。”

“夫人,这是本次的VIP席位,等会颁奖典礼之后,我会在典礼结束前上来接您,典礼之后,总裁安排了您与您弟弟还有另外他同学的庆功晚宴。”陈特助在进场前说道。

我简直受宠若惊。

那个男人,即便不在,也可以无处不在的在我脑海里晃荡,将我所有的一切安排的明明白白。

颁奖典礼比不上大型的明星颁奖典礼,但好像也邀请了好多明星大咖前来助阵。

我住在席位上,看着舞台上的各种精彩绝伦的表演与独具特族的漫画展览。

木以凉上台领奖好像是接近倒数了。

我拍了好多照片,等木以凉下台之后,陈特助神奇的出现在了身边。

半小时,陈特助带着木以凉还有他同学进了一家星级餐厅。

我借由身体不舒服,提前回了别墅。

卧室里,晕黄色的灯光,是那种让人昏昏越睡的光线。

我脱了外套,然后听到一阵低沉的声线:“怎么没跟你弟弟一起?”

沙发上,男人扯开领带,解开了衬衫上几颗纽扣,露出线条分明的锁骨。

手臂上的衬衫,卷到了小臂。

双骨骼分明的修长的右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沙发上的扶手。

我心情微微荡漾,朝着男人慢慢靠近。

“顾先生……”我望着男人清明冷淡的眼眸,忽然有些胆怯。

他抬手,只是轻轻一拽,而我毫无防备的跌在男人宽阔的怀里。

闻着红酒的气息,男人身上似有若无的雪茄味,我一时之间变得面红耳赤起来。

“顾……”我话还没说完,男人的手直接钻进了我T恤里。

我大脑一片空白!

男人那双修长的腿忽然钳制住了我整个身子,似要将我整个人融进他身体一般。

“听话。”顾秦烟在我耳边埋语。他似乎天生有一副赏心悦目的嗓音,能将人蛊惑。

男人低头,带着沉重的醉意,热气沸腾在我嘴唇。

我刚张口,他的舌尖就长驱直入,葡萄酒的香醇在口腔里肆意散开。

像是带有某种报复的快感,男人的手指按压住我的肩膀。

我呼吸漏了半拍,紧张与窒息感扑面而来。

“取悦我。”男人语气低哑,缓声说道。

顾先生过期不爱

顾先生过期不爱

作者:佚名类型:现情状态:已完结

被丈夫陷害,我被迫净身出户。母亲重病,父亲却在母亲病危时将母亲赶出家门。高昂的医疗费用,让我心生绝望。却顾不得面子,跑去了父亲婚...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