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紫云山前传全文目录-展观元聂清风全文免费阅读

紫云山前传全文目录-展观元聂清风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0-02-28 15:14:00编辑:秋翠

经典美文《紫云山前传》由知名作者哄娃神器最新写的一本仙侠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展观元聂清风,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以一个完全不具灵根的凡人在修仙界的生存何等艰难。幸好有一人相护,相持。有生之年看不到你取得大道,成仙得大自在,只求不成拖累。哪知这份兄弟情谊竟有一天会向不可知的方向走去。。。。。。

《紫云山前传》 第三章 洞中所见 免费试读

他不忍心看那几百个孩童变成一堆碎肉。眼睛闭了起来。一个呼吸,枪尖便发起极尖锐的摩擦声。紧接着便是灵力震到洞壁发出的惊天碰撞声。

聂清风方才情急之下,只以为这洞中无人,不想竟藏有如此之多的孩童,心下大痛,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他眼泪方下,排山倒海的尖叫声,哭喊声便跟着响起了。

聂清风睁开双眼,眼前哪有什么碎肉,原来那一堆孩童竟都没死,方才吓得痴傻,现在才回过神来,一个个抱头尖叫痛哭着,好不凄凉。原来他刚刚那一急撤,虽然没完全改变火枪方向,但紧急撒云的那道灵力还是成功将枪身角度往上打偏了一点点,这满洞的人才得以生存。

聂清风简直跟死过一回一样。他心里大起大落,又兼方才一番灵力使用过度,往前一半,竟缓缓单膝跪在地上。他喘了几口气,才立起身来,往洞深处走去。那些孩童早将他看成凶神恶煞,他走一步,便有一批孩子四处乱窜,倒是安静了一些,似是怕引他注意。

聂清风却直直地一路走到最深处,停了下来。长枪直直地没入洞壁不知多深,外面只留一个几不可察的洞口。感知主人到来,那一个小口便悉悉索索地落下一点儿碎屑,紧接着乌黑枪身便直直地从洞口飞了出来,聂清风一把握住,此时他青衣半破,嘴角流血,但长枪在手,气势逼人,恍若天神。

聂清风就这样直直站了一会儿,突然展颜一笑,浑身气势收得干干净净。他半蹲了下去,柔声道:“你叫什么名字?”原来他刚刚那一番样子均是做给眼前的人看的。

说是那人,其实是两个。只见方才枪口之下约两个拳头处,正稳稳坐着一个小孩。他头顶扎着冲天的辫子,其余的头发却自散在身上。身上一件暗红袍子脏得几乎全黑。赤着的双脚伤口无数,左手垂在左腿边,右手却横着,护着身后一个孩子。见他态度亲切,手却没放下。“我叫小云。仙长又来此处做什么呢?”他脸上笑得欢愉,态度恳切,竟似与家中长辈说话一般恭敬又有礼。

聂清风笑道:“我来此处杀一个贼人,他踩着一把大扇子飞过来了,你见到没有?”“你杀得了他?”却是那背后的孩子开的口。

聂清风只看了他一眼,惊讶之色浮于面上。此间人具有灵根本不是什么稀罕的事。从最杂的五灵根,再到单灵根,虽少见,但细细挑选,总还能十万中得一二。再说往上更为稀少的纯属性,以最难得的木属性为例,他也曾见过一个。

但如果说灵根纯粹到眼中自带星境者,除了宗中的藏书,这还是头一个!只是不知道为何这孩子竟沦落至此。那孩子眼睛一眨,果然隐隐有点点星光闪过。

他人虽瘦弱不堪,一身紫衣仅仅只能遮住身体,***处瘦可见骨,更兼伤痕无数。眼神却平淡无波。他按下前面孩子的手臂,往前挪了一步,与前面孩子并坐。

“若你真是来杀他的,我可以引你到他藏身之处。只是你先得把我哥哥放在安全之处才行。”聂清风饶有兴趣地看着他二人紧握的双手。心下赞赏。这二人在此受折磨时日不短,却仍能保存赤诚之心,实在难得。

“紫宴,你闭嘴。”被哥哥一喝,那叫做紫宴的小孩虽神色担忧,却果然不再说话,只是将手抓得死紧。小云加深了脸上笑容,半倾朝前,“仙长,你看,我弟弟资质如何?”

聂清风说道:“举世罕见!”

小云听闻,脸上的神采飞扬,镇静的样子全飞,竟伸手抓住聂清风之手,殷切道:“哪里是举世罕见,我跟您说,错过他,您这一辈子再也不会遇到第二个了。宗。。。那贼人也说我弟弟‘仙山亲佑,灵源秘宝’呢!您先将他带出去,我已经在这里呆了四年了,那贼人的藏身地我暗地里记得清楚,他那藏身之地极隐秘,最外围有一处阵法极为了得,如果少了我,您决进不去!”他脸上露出骄傲的神情来,这番话听起来让人十分信服。

聂清风赞许地点了点头,“你说的不错!我确实爱你弟弟之才。只是。。。现在我们都出不去了。”

小云脸色一变,“怎么出不去?你刚刚是怎么进来的?你那枪那么厉害,你难道是怕了那贼人不成?”他心里气急,只以为这人是在借口推脱,脸上疾厉之色顿起。

聂清风叹了口气,长枪身形顿缩,化作一根绿簪,回到冠上。聂清风席地而坐,说道:“我刚刚是用了极特殊的方法进来的。本以为能一举杀掉贼人,没想到他已经遁去了。现在,这座山中,绝无他的身影。”他摸了摸安静躺在一边的“怀霜”,若展观元还在附近,怀霜又怎会不追。只是不好跟孩子解释。

小云缓了缓神色,急道:“那更好,我本还怕你打他不过,现在他既不在,你快带我们出去,去寻些高手再来找他可好?这里是他十分重要的地方,他虽然眼下不在,但只要那灯还沉在渺水河底,他必再回来!”

聂清风暗道,如果这孩子说的灯是存放魂魄之灯,那展观元确会返回。只因人死后,魂魄十分不稳。展观元不知用了何种方法,才将魂魄碎片聚齐,又花了大力气才使魂魄聚在一起,必不会轻易移动。如此,大仇必将得报,心下也宽松了些。

聂清风柔声道:“非是我不愿意带你们出去。只是外面有十分厉害的煞气怨气,我的灵力破不开。方才是拼着运气才侥幸进来的。你们这里是不是到了傍晚就一丝光亮也透不进来了?那正是煞气浓到一定程度的结果。非大阳之灵力,很难破灭。我虽修的枪道,但灵力却是木属性,因此拿它无可奈何。”

小云听了,观他神色光明,知他所言不假,大失所望,只是他沮丧的神色只存在一瞬,脸色便又恢复如常。他转身抓住紫宴瘦弱的手,安慰道:“没事,紫宴,至少那恶魔不在这儿了。”

紫宴眼波闪动,脸上也浮起淡淡的笑意。他的模样十分周正,虽然还未长大,却可看出以后必是相貌极佳之人。他神色淡漠,只现在一笑,才有了一点儿孩子模样。他反手覆在小云掌背之上,道:“哥哥,没事,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他却是意有所指。他见聂清风行为气质均非一般散修,光是那柄长枪便是不俗的宝物。这样的东西极少出现在散修手上。又听他说只身破开那煞气而来,不论是何情况,必是有渊远师承之人,定不会一人行动。

小云只道他在安慰自己,勉力一笑。聂清风却听懂他言下之意,不禁又对紫宴高看一眼。紫宴也望了他一眼,眼神古板无波。聂清风叹道:也不知是怎样的经历,养成如此心机深沉的孩子。

他早暗暗探查了这个洞里,虽然洞中孩子众多,大多数却是普通的孩子,虽偶有有灵根的小孩,也没什么奇特。最奇特的便是眼前这两个孩子,一个是纯粹的凡人,另一个却是几千年难出一次的星境携带者。

他从袖中乾坤袋翻出两颗圆滚滚的丹药来,递到两人面前,“这是疗伤圣药‘慈心丹’,你二人身上皆有暗伤,服下后便可痊愈。”

丹药散发着盈盈的光芒,一阵淡淡的清香四散扩出,洞里便响起此起彼伏的口水吞咽声。小云嘻嘻一笑,一把抢在手中,左手一颗丢进嘴里囫囵吞下,待丹药化开,觉周身暖意阵阵,伤痛之处竟大为减少,忙捧了紫宴的脸,把另一颗喂了进去。

他自己吃药吃得随意,对紫宴却是另一番模样,轻轻地塞到嘴里,末了还不忘用自己的手心替他擦了擦嘴,浑似在给小小孩子喂糖一样。

二人虽然瘦弱,但看起来也已经有十三四岁光景,这小云做得自然,紫宴脸上也毫无尴尬之色。

“哼,有人命好,占着个劳什子星格,便被如此优待,我们这些命苦的,活该饿死,被作贱死。”一个尖细的声音在聂清风背后远远的响起。声音虽细,在安静的洞中,却够所有人听清。隐约便有几个声音附和。

聂清风转头看去,方才似见鬼一般躲得远远的小孩,早就围了过来,只是不敢造次,离聂清风稍风。他们都是一般衣衫破烂,一般大小,看起来也同样可怜。

出声的那个小孩见聂清风望来,瑟缩了下,眼神收了回去,再不敢与他对视。聂清风知人被极端折磨过后,心性或多或少会改变,因此并不在意。只是对小云与紫宴好感又多了一分。

那孩子说完话后洞里慢慢地便开始嘈杂起来。哭声说话声混在一起,甚是混乱。

聂清风叹了口气,此次他追师傅兼岳父张真人而来,出行匆忙,只带了随身乾坤袋,里面除了一些疗伤丹药,便是些腰牌等重要之物,并无其它可食用的东西。

他自己已经是准金丹修为,饮食方面几可不用辟谷丹,因此心中虽有意安抚众小孩,实在是有心无力。因此便伸手划出一道灵障来,将自己与小云、紫宴隔在其中,免去外面吵闹。

紫宴仍是不悲不喜,小云却嘻嘻一笑,对聂清风表示谢意。只是这样一来,外面的吵闹更甚,出声的孩子脸上妒忌之意更甚。只是不敢再来冲撞,便恨恨地躲到一边,靠着洞壁,不再言语。

聂清风手握怀霜,盘坐休息。他怕展观元又悄无声息而来,怀霜正是示警最好之物。

他闭眼放出元神,一瞬间便绕着整个洞观察了一番。修为者的元神本就不易炼出。一旦炼出,其神识却能增大几倍,如果元神强悍者,甚至能代替肉体,独自行动,而不失联系。

聂清风感知到这山洞外有一庞大的阵法护持,洞壁处一圈有灵力波动,只在最右侧某个点,似乎灵力波动的更强烈些。他睁开眼,朝那个点看去。

紫宴淡淡开口,“你是否另有要事?”

聂清风叹道:“此来我一为杀贼,二却是为了救人。只是不知他将人抓到哪里去了。”想到师傅这十年来凄苦,他心下黯然,若此次再不能将张如月救回,师傅不知又会伤心成什么样。

他心中着急,便站了起来,往刚刚查到灵力波动异处看去。他在洞壁上摸了一遍,入手处皆是山石泥块,有些湿润,与普通山洞并无二处分别。

“仙长,那贼人每次都是从这个方向走的!”聂清风一看,却是方才出声的小子。此时他低眉顺目地立在护罩外,倒是显得稳重端恭。聂清风道:“是吗?那你可知他是如何走的?”

那小孩笑道:“我却不知,每次他都是抓着小云与紫宴去的。怎么去的,恐怕得问他们呢。”

紫宴抬眼道:”你说的张如月,是否着粉色长裙,眼角两点红痣?”

聂清风急道:“正是,她果然被展观元抓到这儿来了?”

紫宴点了点头,又道:“我看他步伐不稳,似是受了重伤。依他的情形,定要先寻一个安全的地方疗伤。可他又将那灯看得极重要,必也不愿远离。如此,他能去的地方,便只有那里罢。”

聂清风眼睛一亮,“你知道他在哪里?”

紫云山前传

紫云山前传

作者:哄娃神器类型:仙侠状态:连载中

以一个完全不具灵根的凡人在修仙界的生存何等艰难。幸好有一人相护,相持。有生之年看不到你取得大道,成仙得大自在,只求不成拖累。哪知...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