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叶琼苏澈目录-萌宝坑爹记完整版阅读

叶琼苏澈目录-萌宝坑爹记完整版阅读

时间:2020-02-28 15:21:08编辑:以波

热门好书《萌宝坑爹记》是来自言若蹉跎著作的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叶琼苏澈,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叶琼本是年少有为的第七军女少将,死后重生,落在中东战乱国,竟成个半大的孩子,只有手中枪能给她安全感。所有人都当她是孩子,想控制她,可惜不好意思,究竟谁是棋子谁是棋手,就连每日睡在一起的老板大大都不知道。他说我们是平等的合作关系,所以你要睡在我身边。叶琼带着目的接近他,睡了他,而他给她最深沉的爱,毫无保留的感情,以及全部的包容。若干年后,某男抱着怀里的某小宝,担忧的皱眉,“这个真儿子不会再坑爹了吧!”

《萌宝坑爹记》 第三章 坑爹的认爹 免费试读

罗安眉头高皱,不解的看着她手上的枪,“你…是被抓的?”

不是被抓的还是自己跑来的?

叶琼脸上笑嘻嘻的点头,心中mmp。

罗安看了一眼她的伤势,将人拉起来,“没事吧,能起来吗?”

叶琼利落的爬起来。

两个人同时扭头望向被子弹打碎的玻璃,心中哀叹,就算是装了消音,现在也不好出去了。

楼道里密集的脚步声响起,骚乱越来越大,罗安凝眉向身后招手,三三两两的人头探出,一个手势后,两名军人护着她向走廊的另一边撤离。

罗安边走边跟她说道:“我们是中华人民救援部队的,小妹妹你是最后一名人质了吧?”

叶琼无奈点头,“是的,叔叔。”感情是一直在找她!

罗安低头对着无线说了句,重机枪扫射的声音立刻自西边传来,啪啪啪连续不断的声音听在耳边甚安心。

叶琼偷眼瞄过楼下的情况,在一片震耳欲聋的枪声中扯着嗓子喊道:“叔叔,我知道一条道儿,能安全撤离。”

罗安再次眼神复杂的盯着她,并未有下一步的动作,根本上就不相信她。

叶琼恼火,她是不想管罗安死活的,但她真真不想再次面对自己的战友死去,尤其是身边这一个个年轻的面庞。

她使力拉了一把罗安,让他踉跄一步,险些跌倒,这才详细解释说:“这条走廊的对面是个二层小楼,算是这一片的至高点,从小楼上过去有条巷子直通南边,现在火力都在西面,狙击也不会看这边,从南边绕过去基本不会遇到人。”

罗安仍旧半信半疑,只是目前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跟着叶琼向走廊另一边跑去。

将将在另一群人爬上楼时,一队人鱼贯自三楼的阳台跃上对面的楼顶,罗安扛着叶琼一阵狂奔,在小巷子中左绕右绕,确实如她所说,并没有遇到人,这是叶琼早就盯好的逃生路线。

待他们逃出去后,西边的大部队也撤离了耶和华的地界,一场战事擦肩而过。

罗安愈加狐疑的盯着叶琼,看她一脸淡然,压根儿没把枪炮声放在眼里,开口问道:“你父母呢?”

叶琼也觉察出罗安眼中的打量,一瞬的恍惚,总是没办法适应自己已经变为一个小孩的事实,她也注意到自己的反应太过了些,没有哪一个小孩子会像她这样。

叶琼无奈,心中左右思量,却着实不知道应该怎么来应付如今的情况,应该怎么来解释自己的身份。她深吸一口气,尝试着先蒙混过关,打定主意后,嘴上撇了撇,开始放声大哭,雷声大雨点小,硬是挤不出一点儿眼泪,从小到大没哭过,她有些急眼。

好在周围的兵士没有罗安那么多的心眼子,两把抱过她,搂在怀里安慰,硬生生逼出叶琼一身鸡皮疙瘩。

她也不知道怎么回答才好,这种地方,怎么会有一个半大的华人小女孩?虽说如今华人哪哪都是,可也不是这种地方能随便冒出来的,何况她长的似乎…不大像黄种人。

耶和华这一基地的南边是一大片山地,灰土的沟壑,巨大的裂缝,更像是这个千疮百孔的国家。

罗安马不停蹄的在山地间急行军,叶琼拼命的挤眼泪,挤的眼睛酸涩难言。

好不容易与部队会合,撤退到边界地带,罗安一时忙的顾不上她,旁的军人也不晓得为何对她退避三舍,叶琼第一次在军营里被人当空气。

她左右斟酌,努力接受着自己重生这一怪事,并且不住的反复提醒自己,她是个半大的孩子,孩子!

中华救助站会收留她是没错,可是只登记这一件事情,问题便甚大,如今她没了少将的身份,她自己也清楚自己神经上的问题,根本不可能重回军队,自己曾经也是教官,很清楚如今自身的状况,即便重生也还是个有缺陷的人,那么回去后,活在第七军死去的亡灵之下,她又要如何自处。

叶琼想的出神,发现自己再度跌进怪圈中,脚下石子踢的‘哒哒’作响,防止自己陷入安静中,不觉间踱步绕到了刚刚搭建的野战营的后方,一股子淡幽幽的烟味儿飘荡在空气里,两名士兵围坐在黄土之上抽烟,不时有粗旷的笑声传出,叶琼习惯性的呵斥道:“军队不允许吸烟,谁给你们的胆子竟然敢在军营重地吸!”

那二人完全没反应,情绪尚且无法自控的叶琼,急躁之下瞬间怒火上涌,刹那将刚才不住提醒自己的话抛在珠穆朗玛峰上。

她快走两步,一巴掌打上背对着她的一名士兵后脑勺上,‘啪’的一声,她猛然反应过来,暗骂自己怎么会这么容易被情绪影响,呆望着自己通红的小手,再看那人转身瞪着她,一道晴天霹雳。

外国人?

那人四十岁左右大叔的模样,鹰钩鼻似乎要戳到叶琼脸上,他对面的小白脸戴着一副斯文的眼镜,先是讪笑,须臾,爆发出惊天动地的狂笑声。

大叔的脸更黑了,盯着她的眼神像是要吃人,手中烟丢到一旁,摸上了腰间的军刀。

叶琼这才发现,两人虽然都穿着野战服,但明显不是救援部队的人,她后怕的陪笑两下,脚步向后撤,转身就跑,那大叔猿臂一伸,揪着她的后衣领将她腾空提起,转了个面儿。

小白脸还在捂着嘴笑,两人用英语交流起来,大叔阴沉的脸瞧了她片刻,脸色缓和下来,才回头说道:“好可怕的小孩,捂着脸,是阿萨德人?还背着枪!吓人。”说罢,将她提溜着甩了甩,叶琼无力的垂着手,怪不得被人躲着,背上的95式忘记上交了。

小白脸嬉笑两声,掐灭烟,用阿语问她一句,叽里咕噜的,叶琼听不懂,冲着天翻白眼。

小白脸疑惑的扯下她的面纱,复又用葡萄牙语问她,这下她听明白了,问她叫什么名字,这大概是她会的唯一一句葡萄牙语。

叶琼小脸煞白煞白的,憋了半晌,才回道:“丽丽安。”

这也是她唯一知道的词,不晓得能不能当名字来用,似乎是百合花的意思。

大块头大叔翻身站起,也不打算松手,佯怒的提着她进了营帐。叶琼哀呼点儿背,呲牙咧嘴拳打脚踢的挣扎,可惜小胳膊小腿压根够不到人,显得甚是滑稽。

临时搭建的营帐十分简单,连基本器材都没有,只有两个通讯兵坐在桌前忙碌,罗安正在同几个人站在一旁讲话,其中一人手插在裤兜里,站姿懒散,吊儿郎当的,黝黑的西装衬着他修长的身材有些孱弱。

叶琼见到这个人,脸险些要拉在地上,真的缘分不浅!一天撞见两次,还都是被人提着,她都要怀疑是不是撞见鬼了!

罗安见到她,脸色也是黑红交加,好不精彩,开口问道:“这怎么回事?”

大叔晃晃小鸡似得叶琼,勾着嘴角,“她袭击我!”

叶琼看向罗安黑沉沉的面容,再扫过旁边那个男人玩味的笑,眸色渐深。她睫毛颤动,一瞬间的寂静后,忽听男人问罗安,“可以将她交给我吗?”

叶琼一怔,一个想法跃然心头,这个人跟这具身体有关系。

她看看男人,再估算着自己的年龄,嘴一撇,要哭不哭的红了眼眶,极力抑制自己上涌的别扭与恶心,嘴唇颤抖的喊道:“爸爸,爸爸!”中间稍有犹豫,却奇妙的变为委屈的哽咽,将气氛渲染的愈加伤感。

男人肩膀抖了抖,笑容僵在脸上,指着自己,“我?”

大叔的手也颤抖不已,僵在空中,“亚恒先生?”

帐子里瞬间安静的一根针掉下去都能听到,就连通讯兵也不自觉的放慢手中的活儿,屏息静待,眼珠子偷偷往他们的方向转。

这个男人每一次似乎都对她异常感兴趣,总觉的他知道什么,叶琼试探着男人的态度,眼睛滴溜溜水灵灵的望过去,略带绝望的目光牢牢的粘着对方,放大胆子继续哭喊道:“爸爸,爸爸,我不去救助站,我知道你是为我好,呜呜呜,可是我不想离开你。”边说小手边伸向男人,挣扎着要扑过去,看的亚恒心肝儿颤了三颤。

亚恒僵硬的看向罗安,罗安伸手擦了擦冷汗,说:“亚恒先生,您应该知道中华救助站不接受身份资料不全的外籍人士,何况父母健在,您这样在中国是犯法的。”

“有意思!可是罗先生,她是你们军营的人,能交给我吗?”亚恒挑眉,话语暧昧的再次询问道。

罗安猛然惊醒,将叶琼自大块头大叔手中抱下,蹲在她身前,佯装和蔼的问:“你父亲到底是谁?你不是中国人吗?”

叶琼见他这副惺惺作态的样子就恶心,将脸撇开些,一把将头巾整个扯下来,软软的泛黄的头发,深邃的五官,还有明显泛黑的肤色,“睁大眼睛仔细瞧瞧姑***肤色,是亚洲人吗?我爸爸就是亚恒,亚恒就是我爸爸,他不要我了!”

罗安闻言,口气不悦的说:“你不是说汉语的吗?”

叶琼翻着白眼,嗤笑一声,“会中文怎么了?现在谁还不会点中文了?你当小爷跟你一个智商?”

……

罗安脸扭曲起来,外语是他心中永远的痛。当初因为学历的事情罗安和叶琼的差距一年年显露出来,叶琼的父亲也为此没少给罗安脸色看,所以他最忌讳别人跟他谈论智商学历一类的事情。

叶琼也曾不止一次劝说他放下心中的浮躁,静心慢慢来,只是越这样说,罗安越是不耐烦。

罗安一忍再忍,眼皮子抖个不停,心中不断劝说自己,小孩子的无心之言,随口说的。

压抑半晌,这才黑着脸别扭的看向亚恒,那眼神不言而喻。

叶琼心中冷笑,他还是如以往一般的愚蠢,随便一激便上了心,中国人说的汉语和外国人说的能一样吗?连点城府都没有,想什么脸上一眼就能看出来,心眼还如此针尖,这么点破事儿还在心里憋着掖着,跟个小孩子过不去!

亚恒也‘呵’的笑出声来,仔细打量叶琼,须臾,自口袋中摸出一块手帕,用矿泉水沾湿,蹲在叶琼面前,粗鲁的擦抹,手帕很快黝黑一片。

萌宝坑爹记

萌宝坑爹记

作者:言若蹉跎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叶琼本是年少有为的第七军女少将,死后重生,落在中东战乱国,竟成个半大的孩子,只有手中枪能给她安全感。所有人都当她是孩子,想控制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