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春秋恩仇录全文阅读-王柴油冯简子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春秋恩仇录全文阅读-王柴油冯简子免费阅读最新章节

时间:2020-03-14 10:08:30编辑:芷蕊

《春秋恩仇录》是一本很好看的武侠类小说,这本书的作者是黄药,主要角色有王柴油冯简子,书中重点讲述了金庸先生去世后,我的武侠给养就断了,为了致敬金庸先生,也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小梦想,我就尝试着写了这本书,书的背景是春秋末战国初,主角一个时而聪明时而犯傻,心中有爱也有恨的年轻人王柴油,故事是王柴油在这个动荡的年代的爱恨情仇。书中任何一个角色都有血有肉,包括配角,当然,配角就不排除有恶人,但我会尽力描写清楚一个恶人内心的挣扎丨最后,初次写书,请您多多关注,多多包涵,多多指教。

《春秋恩仇录》 第十九章——入土为安 免费试读

时间飞逝,转眼便到了正午,按照黄钱城内的习俗,此时冯老太爷便该出殡了。黄钱城内最盼着冯老太爷出殡的便是段家,柴油在段家这群伙计之中最有人缘,虽还年轻办事却十分沉稳。虽然时常犯傻可天性豁达乐观,心思又单纯,为人诚实,深受段勇信任。现在正值黄钱城最乱之际,此番柴油失踪,段勇既替柴油着急,更为静心玉之事担忧。段勇早命画手书好寻人启事,只等到冯老爷出殡后,便张贴开来。

此时冯府敲锣打鼓之声更胜,祥和大路上铺满了裹着黄白色的青竹,冯老太爷的棺材一出冯府大门,青竹即刻被点燃,发出噼噼啪啪的声响,欲要将阴冥之地的拦路恶鬼驱离,这种说法始于阴阳家,近期才流传开来,只有巨富人家才铺的起如此多的青竹。冯老爷出殡,一众郑国官员护送,又有江湖中人相随,外加冯府人权众多,声势浩大,好不气派。

冯老太爷入土为安,熬了三两天的冯家老爷们卸下疲惫,各自回房休息,叶绵裳听见青竹点燃之声便早早隐藏于祥和大路两边的人群中,暗中保护冯筹子的安危,与柴油练剑的冯雪凝在叶绵裳走后再也抑制不住自己内心深处的悲凉,跑回房屋内哇哇大哭起来。

“哭吧,哭出来就舒服多了。”柴油在屋外幽幽叹道。面对冯老太爷的死,柴油内心本是毫无波澜,可这两日与雪凝交好,见雪凝如此伤心,柴油也恍惚间觉得冯老太爷死的不该。

雪凝屋外只剩柴油一人,柴油独自坐在雪凝门前的台阶上,听着雪凝释放的哭声。过了一会儿雪凝好似哭得累了,便深深睡了过去。柴油双耳极聪,渐渐地听见了雪凝平稳的呼吸声。

柴油无奈看着天空,想着最近发生的事:手臂中箭,纵然用了叶绵裳给的圣湖愈合膏,可仍是有些疼痛。胸前中剑气,现在已经没有感觉了。碎掉的静心玉,柴油不知道再回信来客之时,怎么跟段掌柜交代,可是纵然没有交代,也绝对不能一走了之,况且柴油还要见一见小月儿。想着想着柴油又想到了“入海剑法”的招式,以及陪段学文一起读过的书。柴油胡乱想着,不知不觉便睡了过去,睡梦中柴油又见到了王小院庄惨案,全村人被屠杀殆尽,回到家后,父母也没能逃得了凶手魔抓,不过这次的梦柴油不像往常般那样伤心,因为梦中有叶绵裳在安慰他......

时光荏苒,此时太阳已经一半落下了西山,柴油再次醒来,是被小叶儿叫醒的,傍晚之时,便是小叶儿送晚饭之时。

“王柴油,果然是你!”小叶儿对着柴油惊呼。

柴油揉了揉朦胧的眼睛说道:“我怎么了?”柴油从未想过小叶儿的口中还能发出这么大的声音,通过这两日的接触,柴油还以为小叶儿从不会大声说话。

小叶儿说道:“现在黄钱城做买卖的店铺里都贴满了你的寻人启事?”

柴油问道:“谁跟你说的?”

小叶儿道:“我同账房的李管家去买布匹,彩伊坊的门前贴着告示,我不识字只是看告示上的人长得与你很像,便问李管家写的什么内容,李管家才告知我这是信来客贴出来的寻人启事,要寻找之人就叫王柴油。”小叶儿说罢,掏出一张告示。

柴油结过告示一看,这分明就是寻得自己。柴油暗暗自责:“几日不见,叫东家担忧,属实不该,这两日练剑,竟将自己该在何处抛在了脑后。”

小叶儿兀自说着:“当初我还问你你来自哪里,你还不告诉我,原来你来自信来客,啊,对了,你曾说你是送货的,我就该想到你是信来客的伙计.......”

柴油对小叶儿之言不加理会,砰砰砰的敲击冯雪凝的房门。屋内的雪凝被柴油的敲门声警醒。

“进来吧!”雪凝说道。

王柴油道:“我还是不进去了,在外面说吧。”

冯雪凝问道:“什么事?”雪凝的声音还带着倦意。

王柴油道:“我要走了。”

“为什么要走?”雪凝人随声出,来到柴油面前。

柴油道:“信来客的段掌柜在找我。”言罢,将手中的告示交给雪凝看。

冯雪凝接过告示看罢,刷刷刷的将告示撕成碎片,严声说道:“你不用回去了,以后你归冯家了。”

柴油道:“我不可与人谋而不忠,亦不可与朋友交而不信。段掌柜命我向你家送礼,我非但没送到,反而将礼摔毁了。再者言,即便是没有摔坏礼,我若要离开信来客,也不能不辞而别,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柴油在信来客之时做活甚是辛苦,在冯府只消陪冯雪凝这绝色女子练功即可,柴油自然也是喜欢在冯府的时光。更何况现在静心玉摔碎,即便是柴油做一辈子工也难以偿还。可有辱使命而逃避,在柴油看来,此懦弱之举甚是不忠。若离冯家而不向段掌柜、段学文、小月儿交代一声又是不义。不忠不义之事,柴油不为。

冯雪凝道:“你摔坏了什么礼?我代你赔给段家。”雪凝自知家境丰厚,为朋友仅是出些钱财,内心自然是毫无波澜。

柴油道:“那我岂不是拆了东墙去补西墙。”

冯雪凝道:“我又不叫你偿还。”

柴油道:“可以偿还的帐只需一时,不让还的帐要背负一生。”柴油说完此言,内心兀然失落,恐怕欠段府的静心玉也要了柴油半生的时光。

雪凝见柴油不听自己的,便耍起大小姐脾气,言道:“你不要告诉我,我就不叫你走。”冯雪凝话虽如此,可雪凝知道,柴油思维与众不同,而且他自会坚持他自己认定的道理,可为了留下柴油,自己便只好一口咬定不让他走,量这眼前男子也无可奈克。

雪凝与柴油僵持之中,叶绵裳越过南院西墙回来到两人身边。从前日起绵裳为了教二人武艺每天这个时辰会同二人在一起吃早晚餐。这两日绵裳和小叶儿都是脚前脚后来到雪凝屋前。绵裳归来见二人又在僵持便开口问道:“你二人又起了什么争执?”

冯雪凝负气道:“柴油非要离开冯府!”

叶绵裳听闻雪凝之言内心也有些许不舍,便向柴油问道:“因何要走啊?”

柴油一指地上被死得粉碎的告示,说道:“那告示是寻人启事,寻得是我。”柴油又将自己不可不忠不义之言对绵裳说了一遍。

叶绵裳听柴油之言深觉有理,纵使心有不舍也不好加以阻拦,便向雪凝劝道:“柴油既学了圣湖派的武功,也算初入江湖,江湖中人自然不可不忠不义。柴油要走就让他走罢。”

冯雪凝听绵裳都出言相劝,也不再胡搅蛮缠,便对绵裳言道:“我也不是非要留着家伙,而是这家伙说毁掉了段家送来我家的礼,我爹爹对我说过,段家向冯家送礼向来阔绰,柴油回道段家就是在信来客看店的一个小伙计,他那赔得那坏掉的礼品。叶姐姐,我也是江湖中人,为朋友仗义疏财,不应该吗?”转脸又对柴油说道:“王柴油,难道你不拿我当朋友吗?”雪凝想起自家怡舒楼内的名妓,若是差人买些东西或是送些东西,一旦跑腿的伙计不慎将物件毁坏,免不了就是一顿毒打,严重了还要饿上三天。雪凝是个热心肠,她深怕柴油回道段家受人欺负,毕竟柴油时常让雪凝觉得像个傻子。

柴油听冯雪凝是拿自己当朋友,心中也是五味杂陈。柴油平日里在段府面对众人,一边是段学武一帮,从没拿柴油当过朋友。一边是段学文一帮,一直引柴油为知己,可柴油从不在乎,柴油只是觉得人不负我我不负人便好。至于段小姐,平日里不言不语,柴油几乎没同段小姐说过话。但是今日,冯府的大小姐何等尊贵之躯,又是貌若天仙,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她的朋友,怎能叫柴油不感动,柴油几乎要流出热泪,开口说道:“我又何尝不是把你当朋友,愿意一生都能常相见。”可柴油自己内心有坎未平,怎能说出这样的话来。

柴油平静了一下内心说道:“冯小姐,不用管我的琐事了,只要让我走便好。”

冯雪凝道:“只是说出所坏的礼是何物,有这般难吗?”

柴油深怕欠雪凝一个人情,便僵持着不说。叶绵裳见柴油执意不说,雪凝又执意要问便说道:“是静心玉吧?”

柴油瞪大了双眼看着叶绵裳,惊呼道:“叶...叶姑娘,你怎知道?”

叶绵裳道:“当初师兄带你来的时候,顺便把带了一个礼盒过来,我一看是礼盒内是静心玉,不过已经碎掉了。现在看来,那就是段家送来的礼吧。”

“是,是。”柴油说道。

冯雪凝道:“不过是一块静心玉罢了,用得着你这样遮遮掩掩吗?”雪凝心道:“也不怪柴油遮掩,静心玉确实名贵,即便是自己,若不跟父母要钱,凭这些年攒下的银两也是买不起静心玉。”雪凝转瞬便又想到:“柴油越是不愿给我添麻烦越说明他还是那我当朋友,我怎可对朋友遮遮掩掩。王柴油,你这个忙我帮定了,你对朋友义气,我要比你还将义气,绝不叫你王柴油胜过我冯雪凝。”

冯雪凝摘下脖子上的红绳儿,往上一提,从怀中掏出一块镇心玉,对柴油说道:“你回段府便说你已成功将礼送到,段府见礼颇为贵重便留你在了冯府,又差人买了块镇心玉,镇心玉适才刚刚送到,所以今日才叫你带着还礼回去。

“这...这...这怎可”柴油说道。

没等柴油说完,绵裳便开口说道:“柴油,你就别推辞了,我这妹妹的脾气我懂,你若再拒绝她,她便真的不叫你回去了。况且妹妹一番好意,你又怎狠心驳回?”绵裳见二人如此有情有义,心中亦是感动,感动之余绵裳竟夹杂着些许惆怅。绵裳想到:“若此时,帮了眼前这位男子的是我该多好。”绵裳吃醋,这还是生平第一次。

柴油与冯雪凝都甚是敬重叶绵裳,柴油听绵裳言罢,也不敢再拒绝。刨除绵裳的劝阻,若雪凝被驳了好意,真的不让柴油走,柴油也确实无可奈何。

春秋恩仇录

春秋恩仇录

作者:黄药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金庸先生去世后,我的武侠给养就断了,为了致敬金庸先生,也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小梦想,我就尝试着写了这本书,书的背景是春秋末战国初,...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