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客不归免费阅读-吴世鸠柳晨生全文章节目录

客不归免费阅读-吴世鸠柳晨生全文章节目录

时间:2020-03-30 09:53:21编辑:初丹。听兰

客不归

推荐指数:10分

《客不归》在线阅读全文

客不归中主要人物有吴世鸠柳晨生,是作者意空流编写的武侠小说,正在落初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江湖恩怨,江湖了。踏遍武林,何处觅知音。且看柳晨生如何提剑杀人红尘中,脱身白刃里。

《客不归》 第十六章、手有长缨 免费试读

偶有风来,将青烟吹得七摇八晃,渐渐消散。楼内传来动静,一切恢复平静,似无事发生一般。柳晨生俯首揭开瓦片,透缝隙望去。此时酒桌上一众女子大惊失色,随后环顾四周,方才趋于平静。

只是少了适才那名东首座女子,掌柜缓缓走出门来,步伐沉重。琨程郡最近有采花蜂出没,已经糟蹋不少闺中女子。采花蜂标志的出没方式,就是以青烟作遮掩。想来以他飞檐走壁,蜻蜓点水的轻功手段,用不着这般青烟退场。虽能掩藏自身容貌,亦能引人注目,有利有弊。或是故意为之,自负无人轻功及他?

柳晨生自然不知采花蜂一事,直觉此事与飞窗而出的人有干系。柳晨生盘膝而坐,闭目养神,再不去管这等烦心事。

却见远处有铁甲骑兵驰来,两侧顺民避让不及。目光所至,只见浓缩的黑影愈发清晰。一队骑兵,百人之众,着清一色黄铜甲,持青钢剑,马匹衔尾间距一致,直道是训练有素。为首的将军斜拖长缨枪,甲胄前有虎头兽首。他猛夹马腹,抛开众兵士,一骑绝尘而去。

风止住,似乎被铁甲唬怕,藏起来了。鸟飞走,犹如明白这是非之地,要撇清干系。持长缨枪的将军入楼来,大步流星,有杀伐气。虽未见盔甲下的容貌,想必也是位杀伐果断的汉子。

茶客们呆若木鸡,屏息凝气,一时间忘了出声。清冽楼内寂静,也不知是碍于将军的背景,或是碍于他的手段。掌柜颤颤巍巍出来,低头躲避,不敢与将军的目光相交。

这位将军在整个随安王朝都享有威名,作为当代名将李夫莫的学生,济安王座下第一悍将。前在边疆斩杀夷族兵马六万,后便以铁腕手段整顿军纪。尤以千里奔袭,出奇不意成名,屡建战功。

在这个铁血杀神面前,任谁都要怯弱三分。何况是一个文弱掌柜,打点清冽楼尚可,见血可就胆怯喽。他支支吾吾请安道,“付…将军好,可有吩咐?”

付将军嗓音低沉,问道,“刚刚采花蜂出没,可看清去处?这名女子是否被掳走?”付之洲缓缓展开一幅画卷,卷中女子赫然便是东首座佳人。

掌柜的一看,大骇。这位出彩的女子适才入门时,自己多看了几眼,记得清楚,她点要一壶开堂春。掌柜环顾四周,东首座已然空空。他结巴道,“适才…那…位小姐尚在品茶赏景。”

付之洲顺眼望去,东首座空无一人。这位女子是何人,竟出动了柳州第一甲虎卫军的领头付之洲。此时虎卫军已赶至,却不见进门,排开两侧,持剑而立,军纪严明。

适才还觉得女子面生的紧,不似关顾过清冽楼的金主。若论当今天下有谁能调动付之洲,除开远在京州的天子,就是身在柳州琨程郡的济安王秦淮闵。

若说谁能在琨程郡让秦淮闵出动付之洲,唯有未在世人面前现芳容的长郡主秦淑窈。敢情那位东首座女子是秦淑窈。长郡主在清冽楼让采花蜂劫去,只怕济安王怪罪下来。莫说小小掌柜,便是这柳州第一名楼也放火烧喽。

掌柜还在想如何说辞,却见一名斥候加急入门来,附耳禀报。付之洲听罢,转身去。出门前,却听他说道,“小小蟊贼,在瓦顶做甚苟且之事。”

柳晨生闻言,也不出声,静静躺于瓦片上。付之洲的嗓音低沉且威武,犹如闷雷。也不知是他刻意为之,或是天生如此。

众人一惊,莫非是那采花蜂?虽心中有万丈波澜,却也不敢出声议论。适才的七七八八被柳晨生听去,事情来龙去脉大致已知。只是不明白为何如此大张旗鼓,也不知付之洲与女子的身份。

付之洲见柳晨生未搭理,脸色全无变化,他喜欢手中见真章,乃是一代实干派。他将手中长缨枪弯成一个惊人的弧度,借回弹力度跃起,冲破楼顶,落至瓦上。

柳晨生见来人身形魁梧,头盔下是瘦弱脸颊,刀削般,棱角分明,有刮尽复发的胡渣,似钢针般挺立。好一个铁血汉子。

柳晨生抱拳道,“庶民柳晨生见过将军”付之洲却是冷哼一声,欲听柳晨生下文。柳晨生复抱拳道,“庶民本是渝河镇人士,受家中长辈之托,前去登州投奔远房亲戚,谋条出路。”

付之洲满脸猜疑,问道,“你若是去登州,大可朝琨程郡南行去,何得在此逗留?”柳晨生低声道,“庶民与朋友在此处诀别,夜深时贪图酒气,复上得瓦顶,一醉方休,醒后不愿搅扰黎民,方等夜深再离去。”这可是如实禀报,绝无欺瞒。

“哦,朋友,什么朋友,怎看不见?”付之洲饶有兴致问道。柳晨生站定,许久才说道,“一个爱喝酒的朋友。”

付之洲,“不方便透露姓名?”

柳晨生,“不方便。”

付之洲,“你觉得能从我手中逃脱?”

柳晨生,“不能。”

付之洲,“那你还不如实招来?”

柳晨生,“已是实话,不知再如何说。”

付之洲脸色一沉,斜拖的长缨枪已然抖手持平。将军说道,“任你先出剑。”

柳晨生拔剑,却不客气,在剑出鞘尚有寒芒时刺出,这剑身比之其他剑要长上几许,开阖间所到处阔极。

付之洲枪出如龙,径直挑开长剑,复而一枪扫出。柳晨生收剑身退,一记铲腿将瓦片扫至空中,铺天盖天。付之洲忙于应付,却也只是三枪刺尽。诸多瓦片串在枪杆上,如糖葫芦般。他一抖枪身,瓦片四面横飞,化作齑粉。

柳晨生早已抛剑,又是那出“有剑西来”,驭剑飞下,剑招快极。付之周眯眼,不做应付,在剑近喉时,蓦然气概大涨,一枪斜挑上,枪尖有寒芒。剑飞出,如断线纸鸢。

付之洲大可趁势追击,使柳晨生疲于应付,败下阵来。却见他摆手,“你走吧?”柳晨生一惊,这将军适才要拼打,这回却放任柳晨生离去。

柳晨生问道,“将军如何放我?”,却听这位将军说道,“一话,不说二遍。”他掠下楼去,英姿飒爽,不愧是当代常胜将军。手中长缨枪定叫人胆寒。

柳晨生目送离去的虎卫军,仰天说道,“手有长缨,敌胆寒。”

客不归

客不归

作者:意空流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江湖恩怨,江湖了。踏遍武林,何处觅知音。且看柳晨生如何提剑杀人红尘中,脱身白刃里。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