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江燕七江小菜最后结局 江燕七江小菜完结版免费阅读

江燕七江小菜最后结局 江燕七江小菜完结版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9 14:58:49编辑:雅蕊

江燕七江小菜是作者佚名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文中江燕七江小菜这个人物写的够好,成功之处在于对这个角色感悟及提升,级别控制很严谨。桃花街一哥江燕七和徒弟江小菜闯荡江湖的爆笑故事。师徒二人赚了银票进京说开去,师徒二人打着“见世面”的名义进京却又各怀鬼胎,进京后相继结识了神秘的莫少轻,貌美的玉芊芊一干人。江燕七自打进京后性情大变,江小菜的身份也不磊落,身边的每个人都别有用心,直到江小菜随身佩戴的“玉血石”终于暴露,所有人在抢夺这块石头的过程中,纷纷暴露了自己背后的目的。而师徒关系也面临着重大的考验……

《师傅太缺爱》 chapter 2师父太缺爱 免费试读

chapter2师父太缺爱

开玩笑,我师父当然舍不得打我。

于是当天晚上,我前前后后给我师父烧了好几桶热水供他泡澡,期间还去外面的一片野菜园子里摘了一大捧小野花给他助兴。

我说:“师父,怎么样,这水温成吗?”

我师父伸手试水,而后朝我竖大拇指:“果然是小菜,去,再给我加桶热水。”

我:“……好吧。”

我把特意给我师父择的小野花扔到浴桶里,问我师父,说:“师父,好看吗?”

我师父就笑,贱兮兮地说:“小菜呀,去把里面漂着的那层小野花给为师拈出去,为师要沐浴了,这些野花太低俗了,不符合为师的气质。”

我踮着脚扒着浴桶往外拈小黄花的时候,我师父就拿着自己的折扇坐在藤椅上挥啊挥,时不时地还附庸个风雅,装模作样地念一首诗。当然,我师父写的诗永远都只停留在“啊——洗澡水!”这种庸俗的层面上,所以从很久之前,我就特别不能理解,像我师父这样的斯文败类,满肚子坏水,怎么还是会有扎堆的姑娘投怀送抱。我师父也不挑,对谁都是那一套,赏个花吃个饭再喝个小酒拉一下小手就把人送走。后来,我渐渐地长高了,同时伴随着智商也噌噌噌地往上涨,我才终于想通透。

我师父……大概是太缺爱了。

拈完了小黄花,我师父的诗也差不多念到瓶颈了,他盯着洗澡水笑眯眯地搭着我的肩膀,挑着眼神凶我:“江小菜!你还在这儿杵着干吗?想偷看为师洗澡吗?你是不是找死呢!”

我于是不情不愿地从房间里出来,站在二楼的走廊上举头望忧伤,房间里,我师父的洗澡水声哗啦啦地响,偶尔还能听见他在喊我的名字,细听,不过是我的脑残师父一直都在重复:“江小菜,你要是敢偷看为师洗澡你就死定了!”

我有时候特别不能理解,我师父是打哪里批发来的自信,好像全天下人都在觊觎他的美色似的。

摊手,无奈。

背着手在走廊上晃悠了一圈,也没有能引起我兴趣的东西。我师父洗澡洗嗨了,唱起歌来,销魂得那叫一个山路十八嗨,我堵着耳朵忽然就想起了我和我师父的座驾来,也不知道我的小花最近有没有钓到高冷的大花。

下楼的时候碰到了天真的小二哥,我于是欢快地冲过去问他:“小天真,哦不,小二哥,你们马厩在哪儿呢,我想去看看我家小花。”

小二哥伸手胳膊,遥遥一指:“在后院呢,我把他们喂得可好了,小哥你甭担心……”

除了天真之外,小二哥还有点啰唆,跟我师父一样。

小花,我来了!

一溜烟跑到后院马厩,刚想敞开怀抱喊我的座驾一声“亲爱的”,谁知道我家小花不知道在吃什么东西,嚼得可欢快了,看都不看我一眼。马厩前面有个人在喂马,小花朝他噘嘴转眼睛,一条尾巴甩啊甩的,典型的有奶就是娘。

反观小花身边的大花,简直就是座驾界良心,食槽里的东西吃都不吃一口。我感动得热泪盈眶,想着,小花你得跟大花学习啊,又一想,大花不吃东西也不行啊,要不明天驮着我那让人糟心的师父该跑不动了,于是自告奋勇地上去喂食。

“这位大哥让我来让我来……”我冲到那人旁边,夺过他手里的干草和粮食,“这俩座驾归我管,来来,大花,你多吃点,吃饱了明天赶路的时候等等我们家的小花……小花说你呢!吃那么多还吃!胖死你算了!”

身边忽而传出笑声,我看了看旁边那人一眼,突然就清醒了。

就说怎么那么熟悉呢,这不是刚刚楼下吃饭我错认成我师父那位吗?

我有点不好意思,讪讪地将手里的东西一股脑都扔到食槽里,冲对面那人拱了拱手:“不好意思啊这位大哥,我刚刚又把你当成客栈的喂马伙计了。”

对面那人仍是笑,声音低沉:“无妨,姑娘快人快语,是个爽快人。”

不是外人不便雌雄的统称“小哥”,也不是我师父嘴里张牙舞爪的“江小菜”,我好像活这么大,头一次被人认成姑娘。

虽然……我确实也是个姑娘。

“嘿嘿。”

不要嘲笑我,其实我也觉得我挺傻的。

面前的人剑眉星目,却偏偏微笑的时候生出温柔,本该是肃杀之人却偏偏展现的是侠骨柔情,我沉溺在他温柔的声音里,忽而觉得自己一下子就长大了。

初来癸水的时候,我记得我见到小床褥子全是血,当时就哭爹喊娘地去找我师父,师父一面脸红一面给我烧洗澡水,说,小菜啊,以后你就是大人了。我不解,但多少也有些懵懂,便没有继续深问,再后来我才发现,我真正意义上的长大,是喜欢上一个人的时候。

“我叫江小菜,你呢?”

“莫少轻。”

连名字都好听,想必会是个极好的人。

“你要去哪里呢?我跟我师父去京城,说不定还能顺路呢。”

那人又笑,点头,说:“可巧了,我也是要去京城的。”

瞧,有时候缘分就是这么不期而遇。

虽然在马厩前聊天不是很浪漫,可我还是凭借着我强大的人格魅力同莫少轻聊了半个时辰,直到那人轻轻地打了哈欠,我才觉得有些抱歉。

“不好意思啊,跟你聊那么晚。”

“不碍事,”那人抬起手在我头上摸了摸,又道,“小菜真是个有意思的姑娘呢。”

我的思维还停留在莫少轻的手停留在我头上的触感,那是种跟我师父不一样的微妙感觉。

忽而就有些懊恼,早知道我能洗完澡出来就好了。

我和莫少轻一同回的客栈,我师父站在二楼楼梯口,打老远就看到我俩,等到我进来,黑着脸撂下一句话就回了房间。

“江小菜,你给我进来!”

当着莫少轻的面这么不给人家留面子,我冲莫少轻撇了撇嘴:“我师父今天心情有点不好,他平常都可温柔了。”

莫少轻点头,表示理解:“快上去吧,一会儿你师父该等急了。”

“嗯。”

我点点头,刚走了两步,想了想,把桌子上小二哥上菜用的餐盘拿在手里,上楼,敲门,咚咚咚。

我师父装死,不说话。

再敲,咚咚咚。

“谁啊?”

“师父,我是小菜,我进来了啊!”

小心地打开房间门,果然有不明物体朝我飞来,我挡!再挡!又挡!如来神挡!

没过一会儿,桌子上的什么桂花糕杏仁酥全被我师父扔没了,我举着餐盘,从里面拿出一块不幸落网的桂花糕放在嘴里,走到我师父对面坐下,端起桌子上的茶壶准备倒水,我师父却一把按住我的手,脸色阴沉得吓人。

“知道自己错哪儿了吗?”

嘴里的桂花糕还没咽完,被我师父这么一吓,一不小心就噎住了,一时间气血上涌,一只手指着自己的喉咙呜呜呜地乱叫。我师父虽然有点脑残,可毕竟也见过大场面,一看我被噎住了,吓得抱着我就哇哇大哭起来。

“小菜,你可不能死啊,你死了我怎么办啊……”

我一面翻白眼,一面凭着自己顽强的意志力把我师父的水杯端过来,喝了一大口水又咳了半天才终于弄顺了气。我师父还坐在我旁边眼泪涟涟,说:“小菜,你怎么这么不让为师省心呢!”

我呸。

喝了一大杯水镇静情绪,我师父重新又恢复了先前的严肃凝重的状态,哦,对了,变脸也是我师父的一项特殊技能。

“你刚刚去哪儿了?”

“去马厩喂大花和小花。”

“同时呢?”

“同时……聊天……”

“跟谁?大花小花吗?”

鉴于我师父这么咄咄逼人,我决定坐下来开诚布公地跟他谈一谈,毕竟官府的衙役每天都敲锣念叨,主动承认比屈打成招罪名要轻。

我说:“师父,我有件事想跟你说,你最好先做一下心理准备。”

我师父点头:“行,你说吧。”

“我发现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我师父没反应。

原本是端端正正地坐在椅子上的,这会儿听到我说完这话,反而倚在椅背上,跷着二郎腿,好整以暇地看着我,看好戏一样。我不开心,毕竟,这不科学,我也是可以有心事,可以认认真真喜欢一个人的善良的好姑娘。

“师父,”我有些委屈,撇着嘴对我师父道,“你这是对我的不尊重。”

我师父却笑了,眼睛嘴巴都弯弯的,好看得紧。

我其实特想告诉他,师父你别勾引我,我不吃你那一套。

可终究没敢说,因为我师父始终都是个自尊心强又玻璃心的神秘男人。

“小菜,你八岁的时候我把你带到我身边,有天吃饭的时候你跟我说,你真的好喜欢我,那几天你黏我黏得紧;可三天后,你又喜欢上了隔壁王二丫家养的大黄,那几天你再也没有理过我;再大一点,我送你去学堂,你说你喜欢上了那个背书时会摇头晃脑的小同桌,那个时候你已经有超过两个月没理大黄了;后来,你又说你喜欢教书先生……就连去街上买个东西,你都能喜欢上卖糖葫芦的伯伯。哦,对了,前几天我们还在桃花街的时候,你还跟我说你喜欢卖驴肉火烧的小二哥来着……”

我低着头有些发窘,看我师父不说了,又不好意思地看我师父一眼,问他:“师父,你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坏啊。”

我师父没笑,就是叹气,还是不出声的那种,点头,说:“坏啊,江小菜,你简直太坏了!”

可是,我没跟我师父说,这次的感觉跟以往的不一样。我突然有些害怕,我害怕遇到我的真命天子,害怕自己会不顾一切地喜欢他,最怕的,是要离开师父。

半夜醒来,我躺在地上冻嘚瑟瑟发抖,起身果然发现原本盖在自己身上的被子又被师父偷去了。我觉得,自己睡地板把床让给师父已经够委屈的了,谁知道他还总是趁我睡着之后偷走我的被子,晚上盖那么厚也不怕上火!

愤愤地走到师父床前偷被子,扫了一眼,没扫到人,没人更好,迅速地抽过一条被子,再一抬头,呵,墙角缩着的那一团,可不就是我师父嘛。

我师父很少给我讲他的身世,甚至就连爱好习惯,也全都是我凭借聪明的大脑总结出来的。我总觉得我师父是个有故事的人,怎么说呢,就是江湖上那种身世坎坷却仍执意仗剑持酒的大侠,尽管……这个大侠有些微微的好色。

大侠也会有恐惧的时候,我知道我师父的软肋在哪里。人在入睡的时候会呈现出一种最放松的状态,我师父最害怕的就是这种状态。

即便是真的平躺在床上,他的怀里,也一定是要抱着自己的长剑的,我甚至不知道,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到底哪一日,他是睡得安稳的。

怔怔地看了师父良久,我才又将手里好不容易拽下来的一床被子给他盖上,我想我真是个善良的人,我师父有我这样的好徒儿,真是他最大的福气。

却没想到我师父突然就醒了,两只眼睛雾蒙蒙的,迷茫了好久终于聚焦在一点上,继而嚎了一嗓子,把我刚刚给他盖好的被子扯下来往我身上扔,一边扔一边嚎:“江小菜,你这个小色狼!你想对为师做什么?”

我淡定地重新躺回地上,把我师父扔过来的被子盖在身上,背对着我师父淡淡地挥了挥手:“师父,快睡吧。”

“江小菜,你起来给我说清楚!你要不说为师就不活了,嘤嘤嘤……”

……

一大早,我和我师父下楼的时候又碰到了莫少轻,他在楼下吃早饭,似是听见动静,抬起头来朝我们挥了挥手,又微微笑了笑。我暗地里跟在我师父身后嘟囔:“怎么样,有没有如沐春风的感觉?”

“嘁。”

我师父不理我,倒是走路的时候动作幅度比往常大了些,一边走还一边甩着自个儿袖子和衣摆。走了一会儿,他回头看我一眼,朝我翻了个白眼,嘴里嘀嘀咕咕的,我走近了才听到他絮絮叨叨地说:“这才叫如沐春风,你懂屁啊!”。

我捂着胸口,想着还好我还没吃早饭。

我师父扮潇洒扮起劲儿了,走到楼下的时候又朝店小二打了个响指。

“二位客官,早啊。”

“嗯,”我师父点头,略一思忖,又有些挑衅似的看了莫少轻一眼,“把你们这儿最贵的早餐都给我端上来!要最贵的那种!一般人吃不起的那种!”

我跟在我师父屁股后面,探过头偷偷地朝那端的莫少轻挥了挥手,当然,是在我师父没有注意的前提下。就在我师父装土财主,要用金碗吃饭的时候,那端的莫少轻已经吃完了早饭准备出去,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忽然转头看向我们:“小菜?”

“哈?”

“我在外面等你们,吃好了就可以出发了。”

“哦……”

我是头一次觉得自个儿名字特难听,小菜小菜的,显得特没水平。

我师父声音更大:“你们这么大一客栈连个金碗都没有!看不起我是不是!”回过头来看我的时候,却是异常委屈地撇着嘴,“小菜,他们欺负我……”

“师父,你别闹了,”我有些心不在焉地把我师父摁在椅子上,“吃完了我们还要赶路呢。”

“江小菜,你够了啊!”我师父啪地把筷子往桌上一摔,“你知道那货是好人还是坏人啊,我今儿还就不走了,你要想跟他去你就走吧,快走,现在就走!”

我总觉得我师父是个特别分裂的人,所以我一般都不怎么害怕他发火。因为他发火后悔马上变脸跟你道歉是经常的,过家家一样,有时候还觉得特好玩。可是这次不一样,这次我师父没有分裂,我没有害怕,只是委屈。

多个人一起走不是挺好的嘛,再说人家不吃他的,也不花他的,一路上说说笑笑的不好吗?

“江小菜,你哭什么啊,走走走,一起走行了吧。”我师父言行粗鲁,看到我掉眼泪,大爪子呼地就上来给我擦眼泪,差点擦掉一层皮,“别哭了,本来就够难看的了。”

“你那么凶干吗啊?!不走就不走呗,”我一边哭一边哼哼,“以前你从来都没有那么凶过!”

天真小二哥又搭着毛巾进来了。

“那什么,刚刚外面那位客官让我给两位带个话,他说他先走了……”

“什么?”我师父咋咋呼呼地拍桌子,“这人怎么那么没有信誉呢!欺负我们家小菜呢!你,就是你,快去给我追回来!”

我擦了擦泪,鄙视地看了他一眼:“师父,你笑得褶子起了一脸。”

“那什么,”天真小二哥存在感略高,“那位客官还有一句话……”

“他怎么这么多话啊,有完没完啊,不听不听不听……”

挥筷子,皱眉头,我师父这么专制独裁也是够了。小二哥秉承我师父嘱咐,转身欲走,我师父好奇心又上来了。

“回来,让你走你就走啊,没看到我们家小菜还在等吗……他说什么了?”

我用眼神示意小二哥,我师父缺心眼,你别理他。

小二哥没看懂,大概被我师父骂怕了,后退了两步,道:“那位客官说反正迟早还是要见面的……”

我猜我师父下一句一定是“谁跟他见面啊”,可等了良久,我师父只淡淡地“哦”了一声。此处颇有蹊跷啊,我盯着面前呼啦呼啦喝粥的师父,问他:“师父,你怎么了?”

“啊?”我师父抬起头来,看我,惊诧道,“小菜,你不喝这个粥吗,这个可好喝了。”

低下头,他继续呼啦呼啦地喝粥。

师傅太缺爱

师傅太缺爱

作者:佚名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桃花街一哥江燕七和徒弟江小菜闯荡江湖的爆笑故事。师徒二人赚了银票进京说开去,师徒二人打着“见世面”的名义进京却又各怀鬼胎,进京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