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主角名是江燕七江小菜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主角名是江燕七江小菜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时间:2020-05-29 15:01:32编辑:从寒

江燕七江小菜是著名作者佚名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情节起起落落,扣人心弦,是一部非常好看的武侠小说。咱们接着往下看桃花街一哥江燕七和徒弟江小菜闯荡江湖的爆笑故事。师徒二人赚了银票进京说开去,师徒二人打着“见世面”的名义进京却又各怀鬼胎,进京后相继结识了神秘的莫少轻,貌美的玉芊芊一干人。江燕七自打进京后性情大变,江小菜的身份也不磊落,身边的每个人都别有用心,直到江小菜随身佩戴的“玉血石”终于暴露,所有人在抢夺这块石头的过程中,纷纷暴露了自己背后的目的。而师徒关系也面临着重大的考验……

《师傅太缺爱》 chapter 3我那让人糟心的师父啊 免费试读

chapter3我那让人糟心的师父啊

我跟我师父不着急进京,一路上他牵着大花我牵着小花,勉强可以算得上是游山玩水,要是银子再多一点,想必还可以称得上“逍遥”二字。直到三天后我和我师父把银子全部败光,我们才穷困潦倒地到了京城。

我趴在小花身上,有气无力地冲我师父哀号:“师父,我饿了。”

“没出息劲儿的。”

我师父不知道什么时候从他的座驾上下来,摇着小折扇,眯着桃花眼,一边走一边偷偷地转头:“小菜小菜,快看快看,不愧是京城,美女真多啊。”

我说:“师父啊,你给我找点吃的吧,我真的要晕了。”

我跟师父不一样,我师父看到美色就饱了,我是看到食物就饿了,于是我从小花身上跳下来,牵着小花哒哒哒地跑到我师父跟前,问他:“我们连一文钱都没有了吗?那儿的包子一文钱一个!”

自打进了京城,我跟我师父明显就不在同一频道上了,我喊饿,他喊美女,我饿得丧心病狂恨不得偷两个包子吃的时候,我师父一把扯过我的胳膊,得意洋洋。

“小菜,跟为师说说,有没有进城的感觉啊?”

“……你先给我买个包子吃!”

“哼,”我师父鄙视地哼了哼,这才把手里冒着热气的纸袋扔给我,“接着!”

“这什么啊……包子!”我发现我以前瞎了眼,我师父明明是那么好的人,还给我买热包子吃,等等,“师父,你什么时候买的啊?”

“我没买啊,刚刚卖包子那姑娘塞到我怀里的。”

“那师父,你再顺便给我要点水喝呗。”

“……怎么样小菜,为师又为你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我低头啃包子,时不时地还得抬头附和他一句:“桃花街也挺繁华的啊。”

我师父挑眉,不乐意了。

“说什么呢,桃花街虽说不算贫穷,吃个牛肉面啊辣椒炒肉什么的也能吃的上,集市上吆喝糖葫芦、糖瓜、杏仁糖之类的也比比皆是,可跟这京城一比明显逊色多了,京城多繁华啊,街道多宽啊,店面多大气啊,老百姓说话多敞亮啊。”

“可是师父,”我舔了舔手指,又往身上抹了抹油,“我们来京城干吗啊?”

这个问题其实我一早就想问了,可我跟我师父四海为家惯了,他去哪儿我就跟着去哪儿,反正师父吃肉我喝汤,师父喝汤我就讨饭,以前我觉着在哪儿都一样,可现在突然一下子来到了京城,皇城根底下,我觉得特紧张。

“还能干吗,”我师父挑眉,不忘朝刚刚经过的翠香阁的姑娘们抛媚眼,“带你见见世面呗。”

猪才信我师父说的话,我要是信我师父的话我就是猪。

把纸袋里面的包子啃光,我又牵着小花冲我师父嚷嚷:“师父,我渴了!”

我师父微笑着冲我咬牙切齿。

“江小菜,你一个包子都没给我留!”

我只得安慰他,长得好看的人都不吃包子,包子吃多了会变成包子的。

我师父觉得我说得也有道理,就没继续责备我,拿起手里的驴肉火烧又愉快地吃了起来。就在我盯着我师父的驴肉火烧流口水的时候,我师父突然快马加鞭,骑着自己的座驾往前冲过去了。这人来人往的,我忙低头警告小花,遇到急事不要慌,要一步一步慢慢走,踢着路人可就不好了,小花特听我的话,哒哒哒地走得可放松了,可走了几步我突然发现,原本我四周优哉游哉地老百姓也都着了魔一样朝前跑,我就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问小花:“他们跑什么?”

小花扯着嗓子嗷嗷地叫,没听懂。

拦了个五六岁的小伙子,问他:“前面怎么了?”

小伙子倒挺爽朗,被我拦住表现出格外不爽:“拽我衣服干吗?王府又比武招亲了,我还要去比赛呢!”

我目瞪口呆地松开小哥的袖子,捏了捏耳朵,觉得自己没有听错。

是比武招亲,还“又”?可问题是,那个五六岁的小伙计牙还没换齐,跟着瞎凑什么热闹!

这厢我还沉浸在在一系列高难度问题的思索中,我亲爱的小花座驾不乐意了,鼻孔喘着粗气,一个劲儿地叫唤,我懂了,它看到这么多人的速度都超过它了,心理不平衡。怪我,我的小花座驾随我,自尊心强,我于是翻身上马。

进击吧,小花!

人多的地方就是江湖,小花带着我冲过去的时候,我才发现了一个离奇的现象,擂台搭是搭了,可大家伙都站得离擂台一米远,更别说谁在台上比武了。京城规矩就是多啊,比武得排队还是怎么着。我踮着脚三百六十度旋转着跳了几圈,也没有找到我师父,这地方这么热闹,我师父没理由不朝着这冲过来,兴许他在哪个犄角旮旯伺机而动也说不定,毕竟我师父是个见钱眼开又见色起意的一个人。

擂台上的锣鼓已经击了半晌,而后有男子从后台缓缓走出。

不多时,人群中已经传出呼声。

“丁管家!”

“丁管家!”

“丁管家!”

站在我旁边的小哥约莫十五六岁,瘦得皮包骨头,脸上颧骨很高,笑的时候露出一口黄龅牙,却喊得尤为起劲儿。我想,成大器者必然不拘小节,这小哥这么视面貌身材为粪土,扯着嗓子强出头,必然称得上是江湖豪杰,忍不住朝他抱了抱拳,道:“兄台一表人才,为何不上去打擂呢?”

旁边的小哥一愣,又四下看了看,反复确认了一下我说的“一表人才”确实是指他的时候,才一脸憨厚地龇着一口黄龅牙笑说:“让阁下见笑了,我顶多算得上貌若潘安,实在是担不起‘一表人才’四个字。”

“哪里哪里,兄台见笑了,敢问上面这位丁管家是?”

“王府的‘管家’,每个月的比武招亲都是由丁管家主持的,上个月的姑娘是王府的小绿姑娘,上上个月是翠华姑娘……”

“那这个月呢?”

“这位小哥有所不知,”旁边有人插嘴,“我们都是奔着芊芊姑娘来的。谁知道已经三个月了,芊芊姑娘还是没有出现,有小道消息说,这个月的姑娘是玉芊芊,所以我们特意早早过来守候。”

我拍了拍身边不老实的小花,问道:“这玉芊芊想必是绝色美女了?”

“那肯定的,听说玉芊芊乃当今天子亲封的天下第一美女,圣上原本想纳玉芊芊为妃,谁知玉芊芊生性淡薄,不喜宫廷生活,圣上仁慈,不喜强人所难,便安排莫王爷收留。王府都会安排府里的适婚丫鬟比武招亲,有人放出消息,说玉芊芊也拜托王爷安排,就是不知安排到几月,所以我们才月月守候在此。”

龅牙小哥叙述能力一级棒,从头到尾条理清晰,好比说书中的战斗机,我忍不住为小哥点赞,可又忍不住劝他:“即是如此,想必王府的其他女子也是貌美如花,兄台何不退一步择其他,何苦与旁人争夺个你死我活……”

小哥叹气,再叹气,三叹气。

大抵男人叹气都是一个样,也不分帅的丑的,我师父是这样,龅牙小哥也是如此,我想他们大约也是不愿将就的。

丁管家已经站在擂台中央,咳嗽了几声,想来是年纪大了,声音有些嘶哑。

“各位,我们的比武招亲正式开始!首先有请我们的如烟姑娘!!!”

鼓掌,鼓掌,再鼓掌,名字这么好听,想必是个秀外慧中的姑娘。我四下瞅了一下,群众无论男女大小都瞪着眼睛盯着后台,恨不得将要走出来那人盯出个窟窿来,东北方向三十五度有个人影鬼鬼祟祟地朝我这里跑过来,我看着那人骚包的白色印花绸缎长衫,忍不住撇了撇嘴,待那人走近,我才朝他发泄不满。

“师父,你跑到哪里去了?你到底有没有责任心啊,京城那么大我要是走丢了你可怎么办啊!”

我师父嫌弃地挥了挥手,又继续张着嘴瞪着眼看台上。

如烟姑娘缓缓走出,惊煞了众人,她一步一摇摆,一摆一摩擦,走到擂台中央,小心行礼,而后微笑,朱唇轻启。

“大家好,我就是传说中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姑娘如烟。”

我就说我师父的好色程度普天之下绝无二人,如烟姑娘一出来,他就忍不住扯着我的胳膊干呕起来。

见着个姑娘就这么紧张,至于吗?

不多时,人群已经走了大半。怎么说呢,倭瓜姑娘,哦不,如烟姑娘虽然长了一张倭瓜脸,倭瓜脸上虽然长着一些芝麻粒,身材也虽然类似倭瓜,可我绝对相信如烟姑娘是个善良可爱的姑娘。

人们不是常说嘛,长得不好看的人,心灵一定不会太差。

“现在比武正式开始!”丁管家倒是不心虚,开场说得抑扬顿挫,“哪位仁兄愿意上台,同老朽比试一下?!”

我问旁边的龅牙小哥:“丁管家功夫高吗?”

小哥大概是有些失落,道:“高什么啊,连袋大米都扛不起来,也不会功夫……”

“那为何不上去打擂?”

龅牙小哥很生气,看着我怒气冲冲:“想上你自己上啊,老子就算打光棍也不会娶这么丑的人!”

“啪——”

我师父一巴掌打在龅牙小哥脸上,后又拿手往我衣服上擦了擦,看着捂着脸分外委屈的小哥道:“打你都脏了我的手了,我们家小菜是你骂的吗?我从生下我们小菜来都没舍得骂过他……”

我不禁下意识地提醒我师父:“我不是你生的……”

我师父瞪我一眼:“没出息的东西,别人骂你了,你嘴笨不会骂回去也就算了,还不会打人吗?!为师教你的功夫都白瞎了!”

龅牙小哥看着我张狂的师父,捂着脸哭着跑掉了,我师父看着小哥的背影啧啧叹息:“长得丑还不会武功,差评。”

依然没人上去打擂,一半的人群又散了大半,我暗地问师父:“师父,要不你上去?”

我其实真的是说说而已,却没想到到我那让人糟心的师父竟真的挑了挑眉,道一句“那好吧,既然你这么说了……小菜,为师去了”,就真的飞上擂台了。

“丁管家,在下江燕七前来打擂!”

台下一阵交头接耳,台上忽然有人号了一嗓子,说时迟那时快,我师父刚一抱拳,还没站定,如烟姑娘就晕过去了。

我师父的擂台赛到底也没有打成功,不是我师父武功低,也不是丁管家深藏不露,而是如烟姑娘突然昏厥,比武招亲暂停,择日重新开始比赛,我师父作为特邀嘉宾,被正式请进了莫府,而我作为师父的家属,也得到了特殊照料。

我跟师父牵着大小花走进莫府的时候,我还有些不敢相信,毕竟我见识短,是从乡下过来的。

“怎么样小菜,为师够聪明吧,”我师父很得意,一路上都在炫耀,“要不是为师聪明,你往后就是吃包子的命了。”

吃包子就吃包子,我觉得包子也挺好吃的。

“师父,我们能不能不去王府了?”

我师父挑眉:“干吗?”

我没什么话说,只是一想到我师父要娶如烟,心里就有些不是滋味,毕竟我师父就笨得像头猪一样,再娶个倭瓜师娘回家,我会不会被虐待啊。

“……师父?”

“啊?”

“你真的要娶那个如烟姑娘吗?”

我师父看了我一眼,又摸了摸我额头,确定我没有发烧胡言乱语之后,被激怒了:“江小菜!你是猪吗?就算你是猪家里都有你这头猪了,难道我还要再养一头猪吗?”

“可是你明明……”

“我明明什么?!江小菜,我看你是一天不打就上房揭瓦!你以后再敢侮辱为师,为师就……就不活了!”

我低下头安慰小花:小花别怕,师父不是在发怕脾气,他只是在抽风。

跟着丁管家到达王府的时候,我跟在我师父身后,下意识地感叹:“乖乖!这王府真是气派啊!”

我师父听后冷哼却没有说话,也没有反驳我,我下意识地抬头看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我看到师父眼神闪烁,眸子里,似有泪意。当然这也只是片刻的事,随即,我师父就恢复了先前的神采,吊儿郎当地撞我的肩膀,问我:“小菜,等以后为师有钱了,也给你弄个‘小菜府’住一住过把瘾怎么样?”

哼,谁稀罕呢。

丁管家把我跟我师父带到了王府内的一所别院里,我跟师父一人一间房,一左一右挨着可近了。只是这一路没有见到王府任何高层人物,最大的官也只是一个丁管家,丁管家安排好我和我师父的食宿就离开了,一点待客礼仪都不讲。

我师父不开心,背着手在自己房间里来来回回地踱步,转得我都头晕。

我一边吃桌子上的小点心,一边安慰我师父:“师父啊你别难过了,我们又不认识人家王府里的人,我们是来蹭吃蹭喝的,见着高层说不定就把我们赶出来了呢。”

“你就这出息,”我师父朝我翻白眼,片刻又坐到我对面,暗地小声问我,“小菜,为师问你,你说你们这些女孩子如果来王府,一般都会住在哪儿?”

哟哟哟,这会儿想起我是女孩子了,骂我没出息的时候怎么不说了。

于是我朝我师父摆手:“不好意思,我是男孩子。”

“那好吧,一会儿为师要用餐了,你去你自己房间吧。”

“别别别,”我忙放下手中吃食,又舔了舔手指,朝我师父奔过去,“师父有话好好说嘛,我是女的还不成吗,干吗拿吃的要挟人家……可是师父,你问这个干吗啊?”

我师父绞手指,演羞涩:“我是在想,那个芊芊姑娘,真的有辣么漂亮吗?”

“……你是想问她住在哪儿吧。”

“知我者,小菜也!”

“……”

我依然不知道我师父要来京城做什么,也仍然不晓得我师父为什么宁愿去打倭瓜姑娘的擂,也要千方百计地进来王府。我师父虽然好色,可他绝不是那种会为了一个传说中的美人就赴汤蹈火的人,我师父好色,但是他更爱他自己。

我问我师父:“你是让我以身犯险,去帮你打探芊芊姑娘在哪儿吗?”

“当然不是!”我师父果断否定,“为师是那种人吗?你笨得跟只猪一样,你出了事不要紧,暴露了为师怎么办?”

师父说得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有丫鬟在外面敲门,叩叩叩地敲了三声,而后在外面喊:“燕七公子,午膳送来了。”

“哟。”顾不上和师父讲话,我一个箭步奔到门口,前进速度太快,打开门一不小心就和开门的姑娘撞了个满怀,只听哎哟一声,我面前的姑娘就瘫在地上了,瘫在地上并不是问题,问题是那姑娘倒地之前居然还扯了扯我的衣服,抓了我的胸!

更无语的是,我低头看了我身上一眼,汤都撒到我身上了,你哎哟个什么劲!

流氓!色狼!变态!***!

“怎么了小菜?!”

我师父应声而来,冲到门口愣了愣,见到我在抖身上的汤,跌倒的妹子在揉腿。从美观上来说,我输了,可是从受伤轻重程度上,我觉得我赢了,汤是热的,尽管我穿得厚,不至于到烫伤的地步,可这要搁一般姑娘身上,早就痛得嗷嗷叫了,再者说了,大姑娘家家的,跌一跤有什么,我讨饭的时候,被我师父一记旋风踢踢到吐血我也没跟她似的啊。

“小菜,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啊!”

就说我师父一定是向着我的,我欲语还休,已经酝酿好了全部的情绪来的诉苦,我想我师父的脸上如果是太过心疼的神情的话,我一定愤怒地指着倒在我面前的这个女人说:“师父,给我弄死这个小***!”

可还没等我开口,原本径直朝我走过来的师父,却意外地绕过我,转而蹲在我面前倒地的姑娘身边,慢慢蹲下,继而伸出手,将那人小心翼翼地扶起来,表情暧昧,声音甜得发腻。

“姑娘没事吧,我徒儿真是太不小心了。”

我:……

***!两个矫情的***凑一块了!

“姑娘面色潮红,身体发烫,想来是感染了风寒……”

对于我师父搭讪妹子的方式我真是要给跪了,每次都来这一套,不是夸人漂亮,就是请人吃饭,要么就说人家病了,平时也就算了,可现在是调戏姑娘的时候吗,就不能等大家都填饱肚子之后再胡作非为吗?!

“是我太不小心了,把汤都撒在那位姑娘身上了……”

态度倒是挺好的,就是说话喘气声也太大了,还有那额头的汗,哎哟,我的天哪……

我下意识地走近看了看,又低头看着她的手一直放在小腿的部位,皱了皱眉,又看我不知深浅轻重的师父。

“她小腿受伤了,刚刚估计被撞到了,还是赶紧叫大夫吧,不然感染了……”

“什么?!”我师父立刻顺着我手指的方向看过去,而后做作地吸了一口冷气,惊呼,“姑娘你受伤了!”

这不废话嘛,眼力见儿这么差居然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带着我来闯荡江湖,也是够了!

“我没关系,不要找大夫……”

姑娘越说越虚弱,我师父又可怜兮兮地看了我一眼:“小菜,怎么办,她不让找大夫……”

有这么让人糟心的师父我也认了,可问题是那姑娘已经在他跟我说话的时候晕过去了。

“小菜!她晕了!!”

我朝天翻白眼,无奈:“师父,你帮她看一下啊,你不是懂点医术嘛,我小时候腿断了还是你给我接好的呢。”

我师父脸红,低头看一眼晕倒的姑娘,又看着我转起了手指:“多不好意思啊……”

我:……

我常常想如果我能打得过我师父就好了,或者我比师父大,比师父辈分高,这样我就有足够的理由来教训他,不用看他的脸色,不用求着他给我找点东西吃,必然的,也可以在他扮演幼稚或者无厘头的时候教训他。

江燕七!都告诉你了,以后不能这么做!

江燕七,你是不是作死呢!

江燕七!你以后再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就一刀咔嚓了你!

当然,这只是我的想象,我改变不了自己没有师父武功高的事实,更不能以下犯上地喊他的名字,最关键的是,我师父虽然偶尔智商会下降那么一点点,平日里会任性一点点,也爱玩闹一点点,可关键时刻,他还是能果断镇定地挑起大梁的。

“小菜!别愣着了!快把人扶到你房间床上去!”

“好……”等等,“师父,我一个人弄不动啊……还有,为什么不直接把人姑娘扶到你床上啊?”

我师父瞪了我一眼,没说话,走过来和我一起把姑娘往屋外面抬,我突然想起来了,我那让人糟心的师父还有洁癖来着,可有洁癖还要出去寻花问柳、拈花惹草的,这不是自相矛盾吗?

“小菜,给我打点热水来。”

“……哦。”

治病救人是个技术活儿,我只能跟在我师父身边打打下手,谁叫我技不如人呢。

我师父给那不知名姑娘处理伤口的时候,我就站在一旁看。姑娘挺白,皮肤也好,小家碧玉的模样,光是看小腿就能让人浮想联翩,我暗地里看了师父一眼,突然发现我师父这会儿变得格外正人君子,包扎伤口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凝重又虔诚,多新鲜啊。

我忍不住凑到师父身边,瞥了一眼姑娘的伤口,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师父这什么伤口啊,这么深,难怪这姑娘会痛晕过去!”

我师父包扎得认真,又不知道从哪里找来自己平日用的特效金疮药给那姑娘撒在伤口处,听到我的问话,淡淡地重复:“被暗夜教的金齿轮割伤,没个两三月好不了。”

我点了点头,看着我师父的后脑勺没说话。

师傅太缺爱

师傅太缺爱

作者:佚名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桃花街一哥江燕七和徒弟江小菜闯荡江湖的爆笑故事。师徒二人赚了银票进京说开去,师徒二人打着“见世面”的名义进京却又各怀鬼胎,进京后...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