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苏回林稚修小说名字-未闻她名小说免费阅读

苏回林稚修小说名字-未闻她名小说免费阅读

时间:2020-05-29 18:41:42编辑:又亦

独家新书《未闻她名》由著名作者毕夏 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苏回林稚修,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多年后苏回躺在林稚修怀里,听见他说。“这辈子我就被骗过一次。”“哪一次?”“骗我爱上你的那次。”我知道你是故意勾引我的,而我心甘情愿中招的。

《未闻她名》 第五章身份暴露 免费试读

你讨厌过自己吗?

曾经有一段日子,林稚修特别讨厌自己。那是4年前刚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林稚修被迫接管LS。他完全告别在美国的一切,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他穿着别扭的西装出入各种应酬场合,他坐在会议室最前面最中央的位置处理各类棘手的问题,他每天还要时刻记挂着家里那个孤苦伶仃的小孩……这不是他想要的生活,这本不是他的生活,他戴着面具过着别人的生活,怎能不讨厌这样的自己。

可是后来,慢慢就麻木了、习惯了。况且,如潮水般涌来的繁杂事务由不得他使着性子做自己,所以他就这样半睡半醒地走到了现在。

他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讨厌自己的滋味了。而现在,林稚修忽然有一点讨厌这阵子的自己,不,确切地来说,应该是非常讨厌在遇到苏回之后的自己。

他很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把苏回落在公司门口的六爻三钱带回家放在睡衣的口袋里,并且睡觉前摸一摸看一看。

他很不明白,自己无聊或心情不好的时候为什么会情不自禁地掏出手机看一看苏回躺在地上面色绯红的丑照,而且看了之后心情还立马就会好。

他很不明白,自己会把苏回的那套不知道穿了几年的睡衣从垃圾桶里捡起来再带回家。

他更不明白的是,自己刚才给苏回打电话,在第一个电话就得知对方关机的情况下还连续打了十几个。

最后,林稚修给自己下了两个诊断:一、自己最近太忙了,忙得需要通过调侃苏回来给自己解压;二、如果第一点不成立的话,那么就是自己疯了。

柏阑在约定的时间敲响了林稚修办公室的门,

最近林稚修所掌管的LS超跑俱乐部打算聘请柏阑为俱乐部的代言人,从而吸引更多的明星以及上流人士入驻俱乐部,完成俱乐部从传统运作到新型模式的转变。这一次,柏阑是和林稚修来洽谈合同的细节的。

因为之前做过很多的前期工作,林稚修和柏阑用了1个小时不到就完成了合同的商讨和确定,最后嫌麻烦的柏阑还当场签了合同。签完合同后,林稚修又带着柏阑和他的经纪人一起去“隔岸”吃饭。

林稚修和柏阑因为年龄相近的关系很聊得来,聊着聊着林稚修又突然想起了苏回。

“柏阑,你之前不是有个朋友叫苏回,好像是做化妆师的。我最近有个活动想找她来化妆,可是怎么也联系不到她。你最近有和她联系吗?”

“有啊,我上礼拜刚和她联系过。”林稚修没有看到柏阑眼里一闪而过的紧张。自从那天和苏回表白后,柏阑很想再联系苏回却一直不敢联系,因为他害怕听到苏回给出的答案不是自己想要的。

“那你要不要帮我联系看看?”

林稚修的请求刚好给了柏阑一个联系苏回的绝佳理由,柏阑二话不说就拨通了电话,可电话那头提示关机。柏阑不放弃,又打了几个,依旧一样。

“是不是关机了?”

柏阑点点头。

“我这几天也给她打了很多电话,一直都是关机。那么如果你联系到苏回,请第一时间告诉我,麻烦你了。”

和柏阑吃完饭回到家已经晚上10点多,林稚修走进家门发现瓜瓜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书。

“瓜瓜,你怎么还不睡,我和陈隼说了让他9点多陪你去睡觉,可现在都几点了?”

明显有点犯困的瓜瓜揉了揉眼睛:“陈隼去洗澡了,说洗完澡就带我去睡觉,可一直没来。”

“多久了?”

瓜瓜抬起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表:“好像9点05分去的。”

这么久?一个大男人洗澡可以洗这么久?不祥的预感浮上林稚修的心头,放下手中的包,林稚修飞快地跑到了二楼的卫生间门口。

“小陈,小陈,你在洗澡吗?”

“陈隼?陈隼,你听得到我的声音吗?”

……

林稚修大喊了几声又用力敲了敲门,可里面没有任何的动静,连哗啦啦的流水声都没有。林稚修心想陈隼一定是洗太久缺氧晕倒在了卫生间里,林稚修转身下楼去储物间拿来了卫生间的钥匙。

“不许动!”在林稚修心急如焚地***钥匙正准备推开门的时候,陈隼急切的声音从里面传来,然后卫生间的门从内向外一推又被反锁住了。

“陈隼,你干吗!刚才我叫你你没听到?”

“没有,我刚睡着了!”陈隼没有骗人,他是真的睡着了。陪瓜瓜玩了一整天洗完澡的陈隼在吹头发的时候睡着了,这说出去该是一件多么“骇人听闻”的奇闻,可事实就是这样发生了。陈隼也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他是在林稚修不停敲门的时候醒过来的,等完全清醒过来的时候林稚修已经用钥匙开门准备进来了。

幸好反应灵敏的陈隼迅速关上门并反锁住,否则林稚修就会看到一个没有任何掩饰和遮挡物的苏回本人。一想到这里,陈隼在心有余悸的同时不禁在心里为自己的机敏鼓掌。

陈隼过了好一会儿才推门出来,林稚修依旧等在卫生间门口。

“你怎么了?”

“林总,你这是在担心我?”

林稚修发现最近的陈隼总是突然问出一些让他意想不到且第一时间不知该怎么回答的问题,林稚修佯装着生气上前拍了下陈隼的头,并用这几秒的时间迅速想好了回话:“废话!你是我招来的员工,是瓜瓜的朋友,重点是我可不想有人死在我家里。”

“你……我……”就知道你林稚修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没安什么好心。

“小陈,你真的还好吗?”林稚修的声音突然间软了下来,他看着陈隼认真地问。

“我没事,我真的只是在里面睡着了。”

“……”林稚修觉得面前的陈隼何止和自己相差了两岁,他这智商和做出来的事,简直比瓜瓜还不如。

“你手里是什么?”陈隼手里的东西突然吸引了林稚修的注意。

听到林稚修的这话陈隼低头一看,下一秒立马把手里的东西往身后藏。完了完了,自己洗完澡睡着了也算了,可谁知道这会却糊里糊涂地把束胸带给拿了出来。陈隼低着头心跳如雷,他那放在背后的手把束胸带紧紧地捏成一小团。

陈隼这突如其来的奇怪动作更加点燃了林稚修的好奇心:“你手里拿的是什么?”林稚修又问了一遍。

“没,没什么。”

“拿出来,给我看看!”

“不行!这是我的私人物品,你无权查看。”

林稚修的眉头在陈隼说完最后四个字后紧皱了起来:“你怎么证明你手里拿的是你的私人物品呢,现在你在我家,万一你拿的是我家里的东西呢?”

“你……我没有拿你家的东西,我……”

说时迟那时快,在陈隼支支吾吾说着的时候,人高马大的林稚修走上前一把往陈隼的背后抓过去。因为林稚修的靠近,陈隼的头埋在了林稚修的胸口,林稚修身上好闻的味道窜进了陈隼的鼻尖。陈隼一时间乱了神,更别说去抵御林稚修的进攻了。就这样,林稚修轻松地拿到了陈隼的束胸带。

“这,这是什么?这好像是女人……”看到林稚修拎着束胸带在自己的眼前晃了晃,陈隼这才回过神来伸手去抓,林稚修一个转身躲了过去。

陈隼没想到才这么几天自己就露出了马脚,看着林稚修陈隼差一点就要哭了。

“爸爸,陈隼出来没?”这时候,瓜瓜的声音传了上来。

瓜瓜,对,瓜瓜。

陈隼叹了一口气:“还不是瓜瓜说我胸大,所以我就买了这个想要让胸小一点。”害怕和林稚修对视的陈隼说完低下了头来。陈隼本以为聪明的林稚修还会问点什么,可谁知林稚修迟迟没有开口。好几秒后,林稚修哈哈哈的笑声传入了陈隼的耳朵。

陈隼抬起头,看到林稚修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样子。

“你,你笑什么?”

“陈隼啊陈隼,男人瘦胸不能靠这个,要靠运动靠健身懂吗?”林稚修在此刻特别佩服陈隼的想法,他居然可以想到用束胸带来瘦胸。说着,林稚修把束胸带交还给陈隼,“你整理一下,我去找瓜瓜了。”

看着强忍着笑的林稚修下楼的身影,陈隼不知道该生气还是该松气。

“姐,急事相求!”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林稚修识破你了还是你被他打了?”

“没有,你说的都没有!那个,我亲戚好像快来了,我发现那个东西忘带了,明天等林稚修上班后你可以过来给我送个东西吗?”

“哈哈哈,哈哈哈!”

“喂,你有没有听到我说话!”苏美持续不断的狂笑声透过电波如海浪般袭进陈隼的耳朵,陈隼气得牙痒痒,“苏美,我在为你卖命你却这样笑,你这样真的好吗?!我和你说,我如果明天没有见到你,我不会把我调查到的东西告诉你的……”

“小陈……”

房间的门突然打开,林稚修提着一个袋子走了进来。

“林总,你怎么进来了!”瘫在床上的陈隼坐起来,惊恐地看着向自己走来的林稚修。

“怎么了?还怕我把你吃了?你放心,我性取向很正常,对你没有任何的兴趣。如果我不正常的话我也看不上你,你这小胳膊小腿的……”

“你……你进来为什么不敲门?”

“我没敲门?”方才还觉得自己说过头的林稚修听到这里哭笑不得,“我敲了好几下,你没回应。我听到里面有声音,就进来了!”

“额……那你有听到什么吗?”陈隼望着林稚修眼神锐利,像一只刺猬竖起了他尖锐的硬刺。

林稚修无奈地摇了摇头,想起了他来找陈隼的目的:“喏,这是朋友从国外带来的保健品,我看你身体素质不行,平时吃点补补吧。”

林稚修走上前,把手中的手提袋放到陈隼的床上,然后走了出去。

“我……林总……林……”陈隼结结巴巴的还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那边的林稚修已经出门并轻轻地给陈隼带上了门。

陈隼拿起那个袋子,看到里面有七八瓶保健品。林稚修,你这是把我当药罐子啊!陈隼的心里这样想着的同时,有一层层的暖流漫上心头。是的,林稚修的这个行为让陈隼意外,但更多的是感动。这样的林稚修,根本不是在苏回面前的那个林稚修啊!

但是,对于他没有经过自己同意就闯进自己房间的行为,陈隼还是非常恼火。

陈隼再一次点了点头,但马上他又摇了摇头:“除了进入房间的事情,还有你开卫生间的门以及你没穿衣服出现在我面前这两件事。”

听到这里,林稚修笑了,他觉得面前的陈隼再一次刷新了他对他的认识,陈隼的智商陈隼的情商陈隼的一切一切都让他无言以对。

笑够了,林稚修清了清嗓子站起来:“陈隼,对于你说的这几点我想谈谈我的看法。我开门进入卫生间是我担心你的安全,我进入你的房间是要给你送保健品,而且在做这两件事情之前我都有敲门并且叫喊,是你没有给我应有的回应。所以,你非但没有从自身找原因,而且还农夫与蛇反咬一口,说你是白眼狼你还别不承认……”

“我……林……”

“听我说完,你不觉得打断别人说话是一件很不礼貌的事情吗!第三件事情,什么叫我没穿衣服出现在你面前,明明那天是你自己深更半夜跑到我的房间来好不好,我在我自己的房间不穿衣服怎么了?我还没说你没有遵守你要求我做到的第一条呢!自己做不到的事情就没有资格要求别人做到,你懂吗?还有第二点,你本来就长那样,我并没有进行人身攻击,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而已。如果你要玻璃心,我也没有办法。最后我要和你确认的是,现在我和你是雇佣关系,我雇佣了你,所以应该是我对你的行为进行约束,而不是你反客为主来约束我。所以,你的约法三章无效。”

直到林稚修吃完早饭离开家去上班,陈隼还愣在那里反复回想着林稚修说的那一长串的话。陈隼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是不是又做了一件愚蠢至极且无可救药的事情。

而开着车在上班路上的林稚修,一想到早上发生的精彩事件,觉得又好笑又好气。现在刚毕业的孩子脑回路都这么短么?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敢于做自己和上司抬杠吗?还有,人家不是说浓缩是精华么,可这小个子的陈隼,全身上下哪里写着“聪明”二字呢!

陈隼的亲戚正如她所料的如约来访。在林稚修去上班不久后,化身外卖员的苏美潜入林稚修的家把陈隼要的东西送了过来。

然后还沉浸在被林稚修的智商碾压和逻辑暴打中的陈隼快速地把早上发生的事情告诉给了苏美,苏美听了后站在原地石化了整整一分钟有余。回过神来后,苏美对陈隼举起大拇指,留下了十四个字——前无古人,后无来者。你牛,继续加油!

苏美的话再次让陈隼怀疑自己的智商,可是没来得及想太多,陈隼就被排江倒海而来的痛经给击倒了。

瓜瓜坐在客厅的地毯上玩玩具,陈隼给自己泡了一杯红糖水,拿了一条毯子蜷缩着身子窝在沙发上。

“陈隼,你怎么了?”一个人玩了很久的瓜瓜抬头问陈隼。

“我身体不舒服!”陈隼闭着眼睛虚弱地说道。

“因为早上被我爸骂了一顿所以身体不舒服!”

“哪门子和哪门子,和你爸没关系。”

“那你怎么突然就不舒服了呢?”瓜瓜走过来伸出手想要摸陈隼的额头,陈隼见势立马转了个身躲了过去。

“你干吗!”

“我想看看你有没有发烧。”

“我没发烧,不信你摸我手。”为了不让瓜瓜碰戴着人脸倒模的脸,陈隼主动伸出了手。

瓜瓜用小小的双手握住陈隼的手正面反面摸了好几遍,你这小孩干吗呢,吃豆腐还是怎样啊?

“陈隼啊,我好像发现了一件事情。”瓜瓜摸着陈隼的手突然若有所思地说道。

“你发现什么?”

“我发现你的手怎么那么白那么小,和女人的手一样。你的手和我爸的手比起来,差远了。”

瓜瓜话说了一半陈隼就立马把手给抽回来放到了毯子下,没想到这小孩瓜瓜人小小,观察倒还挺仔细。

“你以为男的手就一定大,女的手就一定小了么。你这小孩,没见过的事情多着呢。”

“切,你们大人老这么说。我懂的多着呢。算了,你身体不舒服那我就自己玩去了。”瓜瓜扬着头,哼了一声摇摆着走开。

这一天除了吃饭和上厕所的时间之外,瓜瓜走到哪里陈隼就窝在哪里。

“爸爸,陈隼病了!”晚上林稚修一回到家瓜瓜就把陈隼的情况给汇报了。

“怎么了?”林稚修望过去,蜷缩在沙发上的陈隼脸色和平时没有一丁点的变化。

“没事,只是身体有点儿不舒服。”

“发烧?”

陈隼摇了摇头。

“拉肚子?”

这个理由好,陈隼正想说是,谁知道瓜瓜抢占了先机:“没有,不可能是拉肚子。我拉肚子的时候一直往厕所跑,可今天一天都没看他上什么厕所呢。”

“我……”你个瓜瓜,要你多嘴,陈隼偷偷地白了瓜瓜一眼,“那个林总,我也不知道怎么了。”

“要不要去医院看看?”

“不用不用,我没事,睡一觉就好了。”

既说不出身体哪里不舒服,又不肯去医院。所以,这是因为早上的事情而在故意旷工。

“小陈,你这样是因为早上的事情……”林稚修没有说出全部的猜测,“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为我早上的语气向你道歉。但是对于那件事,我并没有错。然后我想说的是,我不希望你耽误你的本职工作。”

这父子俩还真想到一块去了。陈隼皱着眉头,毯子下的手紧紧捂着小腹,这会他真的快要痛死了!

“林总,你放心,我会照顾好瓜瓜的,不会影响工作。”

看着陈隼一边说一边举起手作出发誓的样子,林稚修也不好再说些什么。准备上楼换衣服的林稚修刚迈出脚步,突然想到了公司里那些在生理期痛经到不行的女生,陈隼现在的这个样子,还真和那些女生有点像。

林稚修停下脚步转过身:“小陈,你知道你现在这个样子和生理期痛经的女生很像吗?”

陈隼没想到林稚修会突然转过身,更没想到林稚修会说出这样的话,正拿着保温杯喝水的陈隼手一抖被呛到了。

陈隼咳嗽了好几下才缓过来:“林总,我是男的,你怎么能把我和女的相比呢?”

“哦,不好意思,我只是突然想到就说了出来。”

“不过,其实你说得挺对的。我读大学的时候有时候也会这样,我室友还嘲笑说我这是大姨夫驾到呢。林总,你每个月……”

“我不会!”林稚修干脆利落地打断了陈隼还未说出的话。他发现,自己和面前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小个子男生之间,好像真的有很深的代沟,他的行为他无法理解,他的世界他也不懂。无所谓,只要他能好好照顾瓜瓜就行了。

接下来的几天,每每看到镜子里男生模样的自己,被痛经折磨到不行的陈隼内心就有特别强烈的欲望想要变成真正的男人。但是,这也仅限于想想而已。

好不容易熬到了周五,那天苏美给他送卫生棉和红糖的时候说礼拜五晚上会在家做好吃的等他回来。所以在林稚修回家后,陈隼麻利地回了家。

可当男人打扮的苏回打开家门的时候,发现坐在沙发上等待自己的除了苏美,还有柏阑。

苏回拔钥匙的手僵在那里,她看着一脸震惊的柏阑,不知道该前进还是后退。边上,一脸绝望的苏美拿着手机点了点。

苏回从包里掏出手机,发现苏美在半小时前发给自己的消息——不要回家,柏阑在家里等你,他走了你再回来。

可是,归心似箭的她没有看到这条消息。

“苏回?”柏阑迟疑地问。

苏回知道柏阑不是林稚修,毕竟自己的人脸倒模还是通过柏阑定制的。知道在柏阑面前无法掩饰的苏回拔出钥匙咬咬牙,视死如归地迈进了屋子。

苏回没有和柏阑说话,进屋后她从房间拿了换洗的衣服走进卫生间,半小时后才走出来。

“苏回,这是什么情况,我有点搞不懂。”

“我去做侦探了。”苏回接过苏美递过来的温水仰头喝了一大口。

“侦探?”

苏回点了点头:“我姐最近接了一个大的案子,委托方和被侦查方都是有地位的人,我姐下面好多人去侦探都没有成功,所以我就被姐拉过来了。然后,我去找你定制人脸倒模也是因为这个事情。”

原来,原来苏回当时来影视城探自己的班是为了定制人脸倒模,突如其来的失望和落寞骤然潜入柏阑的心里。

“那为什么我联系不到你?”

“我接近对方获得对方的信任成为了对方家里照顾小孩的保姆,周一到周五都住在他们家里。我戴上人脸倒模变成男生,身份资料、电话号码都换了。所以周一到周五除了我姐,你们谁都联系不到我。”苏回老实交代了自己戴着人脸倒模消失的来龙去脉。在这个充满猜疑的不信任世界,我们谁都无法对他人保持百分百的坦诚,除了他自己。所以,她没有把林稚修是自己雇主的事情告诉给柏阑。

“疯了,你们是疯了吧!你去做侦探也算了,你居然还假扮男生住到对方的家里,万一你被人发现了怎么办。苏回,你真的不要命了是不是?”柏阑说到一半激动地站起来望向苏美,“苏美,是不是你强迫苏回去做这个事情的?”

“不是不是。”苏美一边往后缩一边用力摆了摆手。面前的柏阑眉头紧皱,眼神里满是愤怒和杀气。

“柏阑,不是我姐强迫我的,是我自愿的。柏阑,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激动!”

“我能不激动吗!你没看到电视里很多做卧底的被发现后被杀人灭口的故事吗?你万一出了事情,那我怎么办?”

提高分贝激动不已的柏阑说到这里,突然停了下来,整个房间的空气也在这一瞬间骤然凝结。

你万一出了事情,那我怎么办!

柏阑的话让苏美惊讶而震慑,而听到这句话的苏回又想到了上周柏阑留给自己的那个问题。整个房间一时间寂静无比,近距离站立的三个人面面相觑,只听得墙壁上的钟表运转的嘀嗒声和彼此轻轻的喘息声。

苏美忍受不了这焦灼的气氛不尴不尬地开了口:“那个,我有点事情,你们两个聊哈。”说完苏美拽起沙发上的包,抖动着身上的赘肉跑出了门。

看着一溜烟消失不见的苏美,苏回陷入了更加窘迫的境地。她双手拽着裤边低着头,不敢抬头去看柏阑。

“苏回,我想你。”

在苏回正思忖着该和柏阑说些什么的时候,柏阑的这句话传入了耳蜗。苏回猛地抬头,撞上柏阑那一双澄澈明亮的双眸。这时候,柏阑的脸一下子滚烫无比,他抿着嘴唇嘴角微微颤抖,他挠着头的样子全然没有舞台上光彩四射潇洒无比的模样。

“这周我一直想联系你,但又不敢联系你。我每一天都在想你,我多希望每天在我身边给我化妆的是你。前几天我找了一个契机鼓起勇气打电话给你,却怎么都联系不到你,我真的很担心你。”

“我没事,我很好。”

“可是我不放心,苏回,你可以不要去做那个工作吗?我可以给你介绍工作,如果你不想工作的话,我可以养你。”

柏阑的声音清浅而温柔,像一片柔软的羽毛刷在苏回的心上。苏回曾在网上看到一篇文章说,如果你遇到一个男人对你说“我养你”,那就赶紧嫁了吧。苏回在柏阑的眼里,看到他对自己的深厚的关切和强烈的保护欲。可是汹涌澎湃地在苏回心里流动的除了感动之外,更多的是对于柏阑这番话语的无措。

“柏阑,这个任务对于苏美的公司来说很重要,而我也有这个义务帮助她。你放心吧,我在那边真的很安全。”

柏阑知道苏回的倔强和固执,知道再劝说下去只会将苏回推入更加尴尬的境地:“那你可以把你的新号码给我吗?这样有空的时候我可以联系你,可以知道你安全不安全。”

柏阑的这番话说得小心翼翼,但他的眼睛里却闪动着坚定、真挚的光芒。苏回觉得心疼,平日里高高在上的他,现在居然这样卑微地有求于自己。同时,苏回又有种想哭的感觉。因为这些年以来,柏阑是除了苏美以外第二个这样真心实意在乎自己关心自己的人。

“嗯。”苏回接过柏阑递过来的手机,把自己的新号码输了进去。

在拿到苏回的新号码后没多久,柏阑接到经纪人的电话,需要立马赶回去准备明天的工作。苏回把戴上帽子和口罩的柏阑送到了楼下,在走上保姆车的时候柏阑突然回过身跑到苏回面前张开手臂用力抱住了她。

柏阑身上传来淡淡的清香,他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苏回像冰封了般僵在柏阑的怀里。几秒过后回过神来后,耳朵发烫的苏回低着头,轻轻地推开了他。

苏美回家后,对苏回进行了“严刑拷打”,苏回无力招架,招供了柏阑向自己表白的事情。

听到苏回亲口证实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苏美高兴得不得了:“苏回,你真的赚到了哎!柏阑可是现在娱乐圈最火的明星,你要是跟着他,可是要什么有什么,根本就不用再跟组化妆了。苏回,看到你能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姐姐真的很高兴。可是你走了,我怎么办啊!”苏美越说越离奇,说到最后居然红着鼻子眼泪汪汪,大有一副今天就要把苏回送上轿的样子。

“姐你偶像剧看多了吧,什么和什么啊,搞得我好像今天要出嫁了一样。”苏回走上前擦去苏美眼角的泪水,“再说,谁和你说我喜欢柏阑了啊!”

“什么,你不喜欢柏阑?”苏美瞪大眼睛张大嘴,那惊讶的样子就像哥伦布遇见新大陆一样。

“我也不知道。说实在,我和柏阑真的不了解,所以再观察看看吧。最重要的是,我还没和你呆够呢。”苏回说着挽住苏美的手将头靠在她的肩上,“姐,谢谢你把我从福利院带出来并给予我这么好的生活。没有你,就没有我现在拥有的一切。姐,如果你单身一辈子,那我就一辈子和你在一起。”

听到苏回最后一句话,上一秒还眼眶湿润的苏美伸手捏了下苏回的胳膊:“呸呸呸,苏回,你这是在诅咒我一个人孤独终老吗?!”

“哎呀,我只是做了一个最坏的打算嘛。我们这么可爱美丽善良的苏总,当然会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姐,说真的,如果我要结婚的时候你还单身,那我就带上你一起走。等你遇到那个人了再让你走。”

“你,这是把我当嫁妆,还是拖油瓶,还是电灯泡?”

“哈哈哈!喂,姐,我煽情的时候你能不能别说这些让我一秒破功!真是的,没劲!”

“好啦好啦,苏回最乖,姐姐爱你。”苏美转过身嘟起嘴,在苏回的脸颊上狠狠啄了一下。

第二天一大早,苏回主动拨通了林稚修的电话。

接到苏回电话的时候,林稚修正吃完早饭准备陪瓜瓜去进口超市买东西。对于自己一直联系不到这会却主动打电话给自己的苏回,林稚修扬着嘴角满心好奇地按下了接听键。

“你好。”

“您好,林先生。”

“别那么客气,叫我林稚修就好。”

“哦,林稚修。”

——“我要见你。”——“我要见你。”

握着手机的两人不约而同地说了同一句话,一字不差。

在陷入几秒的沉默后,林稚修率先开了口:“那在和义大道负一楼的进口超市见吧。”

挂完电话,本来准备出门的林稚修折回房间带上了苏回的那套睡衣。

半小时后,林稚修和瓜瓜抵达了和义大道负一楼的进口超市,而苏回早就等在了那里。

“你好,林稚修。”看到林稚修领着瓜瓜走到自己面前,苏回咧开嘴角微笑着打招呼。

林稚修有一点惊讶。这应该是他和苏回见面这么多次以来见到的穿着最正常的苏回。齐耳短发的苏回穿着一条黑色的7分长的收腰连衣裙,黑色的高跟鞋显得她的腿又长又直

“你好,苏回。”

“爸爸,这是你女朋友吗?”林稚修的话音刚落下,瓜瓜就从旁边的店铺里冲了出来指着苏回问道。

“你怎么来了,不是让你好好呆着等我出来吗?”因为陈隼不在没人照顾瓜瓜,和苏回约了见面的林稚修就带上瓜瓜一起过来,然后让他呆在助理达文的女朋友开的店铺里说等会儿去找他。可谁知道瓜瓜看到林稚修和别的女人见面就跑了出来。

因为不想让别人知道瓜瓜的存在,所以这几年林稚修鲜少和瓜瓜两人在大白天出门。看到苏回盯着瓜瓜,林稚修神色紧张地把瓜瓜护到了身后。

“这是……”苏回假装不认识瓜瓜,指着瓜瓜问林稚修。

“哦,我哥哥的儿子,我哥哥不在就让我帮忙带一下。”

“你哥哥的儿子?可是刚才我好像听到他叫你爸爸。”

“额……”

“爸爸,她是谁?这个女人是谁啊?”林稚修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的时候,瓜瓜又开了口。这下,林稚修再也编不下去了。

看着林稚修一脸的憋屈,苏回心里暗暗发笑:“林先生福气真好,那么年轻就有这么大的儿子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苏回牢牢盯着林稚修,看到他的眉头突然一蹙,但很快林稚修就扬起嘴角和瓜瓜说:“瓜瓜,叫阿姨!”

“我没那么老吧,叫姐姐。”苏回蹲下身,伸出手想要去捏瓜瓜的脸。

瓜瓜见势连忙往右一步躲开了苏回的魔爪,不开心的瓜瓜顺势反攻伸出手去,谁知道抓到了苏回的头发,然后把苏回掩盖寸头而戴上的假发给扯了下来。

三个人愣在了那里。

苏回的心里有一万匹神兽狂奔而过,她站起来故作镇定地把假发重新戴回到头上,然后尴尬地对林稚修说:“不好意思,见笑了。”

“噗!”瓜瓜终于忍不住大笑了起来,“爸爸,她很像光头哎。”

林稚修连忙捂住瓜瓜的嘴。林稚修一时间没有说话,他想到之前在理发店偶遇苏回的事情,想到之前一直联系不到苏回的事情,立马将苏回和电视里那些生了重病因为化疗***头发或剃了短发的人联想到了一起。

“苏回,你生病了么!”

林稚修一开口,苏回就知道林稚修在想什么。老子好着呢,你才生病,你全家都生病。但是有素质的苏回还是保持着笑容:“林先生,谢谢你的关心,我没有生病,身体还很健康。我这样,只是因为想改变一下发型。”

林稚修听到苏回的这话,松了一口气。想到刚才瓜瓜把苏回的假发扯掉的画面,林稚修强忍着想要大笑的欲望。这时候,林稚修的手机叮的一声收到了一条推送。

打开手机,林稚修愣住了。

是一条新闻,新闻的标题是——当红人气明星柏阑深夜拥抱短发女生!

而那个短发女生,就是现在正站在面前戴着假发的苏回。

未闻她名

未闻她名

作者:毕夏 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多年后苏回躺在林稚修怀里,听见他说。“这辈子我就被骗过一次。”“哪一次?”“骗我爱上你的那次。”我知道你是故意勾引我的,而我心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