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柳爱冯余斌小说在哪里看 柳爱冯余斌在线阅读第三章

柳爱冯余斌小说在哪里看 柳爱冯余斌在线阅读第三章

时间:2020-05-29 18:52:54编辑:乐瑶

柳爱冯余斌是著名作者佚名最新写的小说里面的男女主角。书中柳爱冯余斌的情节表达的淋淋尽致,现代言情类的小说还写的如此之好,超棒!柳爱这辈子做梦都没想到,在学校贴吧竟然看到了自己的泳装***?!一时间,全校流言四起,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因为她有一个十八线的性感艳星双胞胎姐姐! 正值多事之秋,突然有个自称经纪人的男人找上门来,说:“你姐姐出了车祸,拜托你代替姐姐工作一段时间。”What?她一个挖土的理工妹?步入娱乐圈?和一线影帝拍戏?还有个帅气多金的贵公子做男票?!

《微微星动》 第三章看着我,就像看着一生的挚爱 免费试读

当天夜里,魏元就把在外地忙疯的制片人给叫了过来。

鉴于“柳雯”的演技着实揪心,魏元准备和制片商量换女主的事。毕竟一部电影的成功,是多方努力的结果。古语云,一颗老鼠屎,坏了一锅汤,“柳雯”的存在已经严重拖了整个剧组的后腿,再拖下去,只怕电影都保不住了。

冯余斌过去和魏元进行谈判,凌晨时分,三方会晤召开紧急会议。

清晨,冯余斌回到房间,柳爱正在熟睡,他就静静地等了两个小时。

“结果怎么样?”柳爱睡醒后,睡眼蒙眬地问。

“魏导答应再给我们三天时间,如果魏导还是不满意你,那这个电影项目就暂时黄了。”冯余斌深呼吸,无奈地挠了挠头发。

项目暂时搁浅,这对于所有人来说都是极不乐意见到的事。

“这么严重?”柳爱完全没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地步。

“对。”冯余斌点头,“如果你退出,投资人就会撤资;如果魏导退出,江莲远之前就是看魏元的面子才留下的,到时他肯定不会留下。”

一部电影,一方是男一号和导演联盟,一方是女一号和投资人联盟,缺哪一方都相当于半壁江山塌了,一时间去哪里填补这么大的缺口?项目只能搁浅了。

“我退出,投资人就会撤资?为什么?”柳爱不解地眨眼。

“自然是……你姐姐和投资人的关系……不一般。”冯余斌给了柳爱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

个中意味,玄之又玄,柳爱似懂非懂,不过大概能猜出是哪种关系。

“那现在怎么办?”柳爱萎成一坨泥。当她是四季速生小白菜吗?就算现在给她全身打满催化剂,三天之内也催不成影后啊。

“江莲远是出了名的演技好,制片提了个折中的法子,意思是想让他教你几天。你虚心和江莲远好好学学,只要演技稍微过关,别让魏导太难做,这件事就有转机。”

嗷……江莲远教……岂不是要对她挥舞小皮鞭的节奏!

“我学。”

为了姐姐,她就算拼了这条命,也得坚持下去。

诚恳的心,谦虚的脸,还望前辈多指点。满怀大无畏的勇气,半天后,柳爱跟着冯余斌去江莲远的房间拜访他。

“莲远,你在吗?”

几秒钟后,江莲远打开房门,见到是柳爱和冯余斌,瞬间便明白了两人的来意。

“进吧。”

江莲远貌似刚洗完澡,头发还有点湿。模特般高挑的身材,乌黑简短的碎发贴在额前,他一双清澈如水的眸子扫过柳爱,又扫过冯余斌,缓缓坐在床边。

“你们昨天风风火火地开会,商量的结果就是把我推出去?”

哈哈——你真聪明,说得一点也没有错,谁让你看起来比较好说话。

“莲远,你就帮帮忙吧。”冯余斌请求说。

“你早就知道魏元不满意柳雯的演技,这个责任该我负吗?”

“我知道,这件事从一开始就是我们这边做得不好,可事已至此,最重要的还是顾全大局,顺利完成拍摄,毕竟班子搭起来很不容易。这次真的麻烦你了。”

“真是……”江莲远深呼吸,冯余斌和柳雯这对搭档脸真是够大的。他最不愿意和这种万事不靠自己,只想着靠别人上位的人打交道了。但冷静地考虑一番,最终他还是不忍心这么好的项目就此黄掉。

“我试试吧,但不一定能行。”

“好好好,只要你肯教。雯雯,你跟着莲远学表演,我就在隔壁,有什么事千万记得叫我。”

之后,冯余斌把空间腾出来给两人,合上门撤了。

空气静谧,落针可闻。这一对一高端教学模式,氛围莫名有些尴尬啊。

柳爱盯着有些疲惫的江莲远:“前辈你很累吗?”

江莲远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无语的眼神:你说呢?昨天大晚上陪你NG了三十多遍,今天早晨起来,前辈我整个人都虚脱了。

“那……前辈我们事不宜迟,赶紧开始吧。”柳爱直奔主题,多年理科生养成的习惯让她拥有高度的执行力,绝不拖泥带水。

“在这之前,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江莲远对这个其实很在意。

柳爱眨眼,什么问题?

“为什么想要拍戏?当初是什么原因让你想入这一行的?”

原因……被冯余斌逼上梁山……柳爱当然不能实话实说,不然江莲远肯定会怒。

“因为梦想。”不管三七二十一,柳爱张口就先挥了一面梦之大旗。

“梦想?”江莲远唏嘘,太天真了吧,倒不如说直接点,你就是想红,就是虚荣,就是享受那种被万人追捧的感觉,“你的梦想是什么?”

“就……”柳爱一时词穷,很快脑中灵光闪过,“像圈里最红的明星那样。”

娱乐圈是个更新换代很快的地方,红也只是一时的。她说这话未免幼稚,毕竟在这个圈子里,大浪淘沙,新人辈出,谁也不敢说自己最红,最多能称个当红而已。

“你觉得,谁是圈里最红的咖?”江莲远刁难,这是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章亮。”柳爱没有丝毫犹豫就脱口而出。

啊?江莲远整个人都蒙了,不是吧!回答得这么干脆?!为什么会是章亮?章亮不是主持人吗?他跨行进入电影圈也就是近几年的事,而且他人气并不是很高,最近也都没什么新动作。算一算圈里有地位、有名气的一线明星,从哪方面看也轮不到章亮吧。

“为什么?给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他家麻辣烫超好吃,我家小区门口就有三家,我几乎每天都去,还有临街区的杨国福。”

噗……江莲远一口老血涌上心头,电影和餐饮根本不是一个圈好吗!你到底活在哪个圈儿里,能事先说明白吗?就算章亮在你家门口开了三家麻辣烫,那也不代表亮章亮就是娱乐圈最红的咖!这压根儿只是章亮麻辣烫包围你家小区所造成的局部错觉!

强压下心头翻涌的气血,江莲远逐渐控制了情绪,恢复平静状态。

换上一副认真的表情,江莲远准备先从最基础的开始给柳雯练练手。

“你觉得表演是什么?”

柳爱眼珠子微微一转:“浮于表面的演戏。”

江莲远感觉自己的心脏已经有点儿承受不住了。她这理念从本源上就直接铸成大错,一错再错,她居然在圈里待了***,简直有鬼了。

“表演是借助身体,再现作品细节与人物特性。严格意义上的表演是用肢体去传达,而不是台词。舞蹈和哑剧都是表演的一种形式,表演不局限于影视剧。”

柳爱恍然大悟,点头道:“我懂了!就像憨豆先生的喜剧。”

“对。”见柳爱理解了他的话,江莲远准备进行下一步。

“首先是对于物的模仿,一棵树、一粒种子、猴子、猫、大象、狮子、兔子等。”江莲远缓缓道来,“抓住某种动物的特点,模仿一种你最擅长的动物,什么动物都可以。”

柳爱微微皱眉,手抵着下巴,低头沉思片刻,模仿一种动物……

思考完毕,准备就绪,柳爱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径直躺到地板上,就再也没有了下文。

江莲远蒙了:“这是什么?”

“咸鱼。”

江莲远心累成狗,一手扶额:“换一种。”

柳爱在原本的基础上努力地上下动了动腰肢,费力地向前移动了一寸。

“这又是什么?”江莲远整个人都迷茫了。

“毛毛虫……在蠕动。”

行了,洗洗睡吧,在这种毫无表演天赋的人身上浪费时间,是对时间的巨大侮辱。

“你还是回去吧,我教不了你。”江莲远语气决绝。

“我不回去,在没有学到真谛和精髓之前,我绝不放弃。”

江莲远面无表情:没等你学到真谛和精髓,我已经气得半身不遂了。

“你不走,那我走。”江莲远起身就往门口冲,大有奔流到海不复回的气势。

说时迟,那时快,电光石火间,柳爱飞身跃起,泪眼迷离地抓住了江莲远的胳膊:大佬!大佬别走!我觉得我还可以再抢救一下。

江莲远被柳爱一步一步硬生生地拖回床边:“别这样,江前辈,我们好好继续,我只是状态不怎么好,拜托你了,千万不要走。”

“我真不明白,你以前到底是怎么演过来的?居然能撑到现在!”

“就……前段时间……”柳爱终是在江莲远的无情逼问下,硬生生编了一个自认为足以瞒天过海的理由,“我被人震断了全身经脉,演技……被废了。”

噗……江莲远嗓子一甜,感觉自己的血小板又被吐出来不少。

“但是我一定会好好学的,你放心吧,我学习能力很强的。”柳爱信心十足地冲着江莲远微笑了一下。要知道,她可是本科毕业的高才生。

江莲远深感再这么教下去不会有任何结果,估计得尝试从其他方面入手。基础的不行,那他就从更直接的方面切入吧。

“电影表现人物,最重要的就是进入角色,你也可以称之为代入感。”

柳爱认真地点点头,拿出随身携带的小笔记本记上一笔。

“把自己想象成你要演的角色,你就是她,她就是你。你的行为和思想都要符合角色的心理、行为特点。”江莲远缓缓道来。

“我懂。”柳爱忍不住给自己竖了一个华丽丽的大拇指。

“那我们试一下。”江莲远信手拈来,现场编题,“假如你是一个富家千金,你喜欢的男人却喜欢另一个各方面都不如你的女人,无论你怎样为他付出,他都不会多看你一眼。这种情况下,你会怎么想?”

柳爱爽朗一笑:“果然这世上还是瞎了眼的男人多啊。”

谁能送她离开千里之外?让她不要再回来!

“你平常都不看影视剧的吗?按照你刚才所设想的那样,剧情还能发展吗?矛盾冲突还能升级吗?开机不就基本等于杀青了?”

柳爱仔细思考了一下:“不太清楚耶,我看影视剧一般不看剧情,所以没什么概念。”

“不看剧情看什么?”江莲远表示完全无法理解。

“脸啊,比如嘉雪。”柳爱忍不住侧面表白任嘉雪。任嘉雪是她人生中不可侵犯的神圣,是精神支柱,幻想男神担当。

江莲远心酸地点头,她说得没错!他已经很努力在提升演技了,但他的演技还是无可避免地被颜值耽误。虽然他有粉丝数千万,可绝大部分看的还是他的脸,完全不看他怎么演。无论他如何努力,都会被理所当然地贴上偶像派的标签,这是不争的事实。

于是两人在这一点上莫名其妙地达成了共识。

教了半天,柳爱有些累,江莲远也有些累,于是,两人慢慢聊起了其他的。

“江前辈,你没有助理吗?”柳爱见到江莲远这几次,他身边都没有人跟着。反观其他一些十八线开外的小明星,却端着架子,对身边的助理颐指气使。

“助理?我有啊。”江莲远无奈,“宋江最近交了一个新女朋友,他特别宝贝那个新女友,正忙着陪她逛街,能抽出时间的话,他就会过来的。”

柳爱惊得花容都扭曲了,宋江?!这孩子父母对《水浒传》爱得是有多深沉,才能起出这么牛气冲天的名字!话说江莲远,你能不能别这么心大?助理就是负责时刻照顾你的,他这么经常性、习惯性离岗真的合适吗?

“每次在片场,我都叫他小江,毕竟本名太过招摇。”江莲远汗颜。

嗯!是招摇了点!明天我就跟斌哥哥提要求,我招助理的一个重要附加条件,就是必须姓爱新觉罗。

“我以前没有接触过魏导,感觉他好严厉。”柳爱有些发愁。

“魏元?”江莲远摇头,“那是你不了解他,他其实是个很不错的导演,在国际上拿过好几项电影节大奖。他只是性子有点直,你不要太介意。以前他一门心思只想拍艺术片,觉得拍商业片是埋没了他的才华。”

“《世界树》不就是商业片吗?”

“没办法,魏导有一部特别想拍的艺术电影,可不赚钱的片子没人肯投。《世界树》给了他相当高的薪水,拍完这部电影,他就有资金拍自己想拍的东西了。”

“哇,感觉拍艺术片的导演都好厉害。”

……

两人一个教一个学,再时不时侃个大山,日子就这么匆匆而过。

这三天,冯余斌几乎是把江莲远当祖宗一样供着,每天亲自去饭店取营养餐,带回宾馆给两人吃。江莲远则认真地教授柳爱演戏方面的知识。

其实,演技这种东西是要日积月累才能够掌握的,一两天并不能速成。但演戏真正的灵魂并不在技巧和套路,而在于内心的感动。江莲远知道,魏元喜欢有灵气的演员,更甚至是有演技的演员。如果能够让柳爱释放自己的天性,未必不能力挽狂澜,让魏元改变主意。

百闻不如一见,江莲远对柳爱的印象也发生了一些微不可察的转变。

传闻柳雯是个磨人的小妖精,可几番接触下来,这哪里是小妖精……这是磨人的小神经!

规定的三天时间已到,魏元特意给柳爱排了一场戏,检验一下这三天以来的修炼成果。假如柳爱演得还是那么差,那这次就没得商量,他拼了这条老命都得把她换掉。

检验要拍的这场戏是神王大典,就是希虹晋升神王的仪式。

第九层天空是七位神王的居住之地,同时也是世界树生长的地方,柳爱需要踏着时空天梯,从第八层走到第九层。

天阶之上,长空作为第一神王,在其他神王的见证下,亲自授予希虹神王之光,表示诸神王对她强大实力和高贵灵魂的认可。

柳爱提前四个小时到达片场,化妆师整整折腾了三个小时才上妆完毕。这一场希虹晋升神王后,妆容出现了细微的变化,加重了王者之气。

开拍前,江莲远特意赶过来,嘱咐柳爱一些值得注意的事项。

“这场戏你不要太拘束,神情要放松,完全忘记镜头,不要刻意去看它,你只要把希虹演成自己就可以了,不用太在意人物设定。”江莲远坐在柳爱身边,“我们先对一遍台词。”

演成自己?柳爱认真地想了想,这个貌似不难耶,应该可以做到。

“莲远……”任嘉雪看到江莲远和柳爱坐在一起,立即凑过来,“你们两个准备好了吗?”

“你来得正好,和她对一遍词。”江莲远平静地扫过任嘉雪。

任嘉雪找了个大马扎,三人扎堆,把台词顺了两遍。

“各位老师,安静一下,走戏了。”

很快各部门准备就绪,场记打板,拍摄正式开始。

“Action!”

神王晋升,天地异象,整个神界的天空都出现了绚丽的七彩虹光,无数神祇从其他层面赶到第八层,想看看究竟是谁晋升成功。希虹平静地站在通往第九层的阶梯前,抬头仰望天之阶梯。

第一神王长空、第二神王初光、第四神王罗轨、第六神王神音、第七神王华斐,逐渐现身于王座之上。

希虹身披虹衣,缓缓踏上阶梯。

她一步一步走在阶梯之上,神色非常从容。要知道,如果是普通神祇,在走上阶梯的瞬间,就会被强大的力量碾碎,瞬间灰飞烟灭。

江莲远看着柳爱脚步踏上第九层阶梯,一时间目光失神。

“长空,还愣着干什么?”任嘉雪饰演华斐,嘴角轻轻勾起冷笑,静待江莲远的表现。

江莲远努力压制着内心的震惊,目光灼灼地看向希虹:“请告诉我你的名字。”

柳爱缓缓摘下遮挡额头与眼睛的面具:“不认识我了?”

当她摘下面具的那一刻,灿烂的微笑宛如白虹贯日,彩云遮阳令光明失色,使天空绚烂。

“希虹……”巨大的惊喜淹没了长空。

“Cut。”魏元叫停。

魏元看着希虹微笑的画面,没有说话,彻底陷入沉思。

打一开始他就不赞同柳雯来演希虹,因为希虹是希望与美好的象征,干净而明澈。投资方把柳雯塞进来的时候,他就主动翻阅了冯余斌送来的视频资料,毫不客气地说,柳雯以前演的所有角色,给人的印象都是满眼欲望。

凭他多年的导戏经验,仗着脸蛋漂亮,演技普通却欲望深重的人,根本不可能驾驭希虹这种内心纯净的角色。

可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镜头里,希虹的微笑简直能让整个世界都感到温暖。这种打动人心的笑容就是希虹的本质,更是他翻遍各大演员的cating(选角照片)都没能找到的心中最佳微笑。

这简直不可思议……

“怎么样导演?行吗?要不重来一遍吧。”

柳爱几步跑到魏元身后,发现魏元正在回放她微笑的那一幕,于是着急地推了魏元的胳膊一下:“导演?过了吗?”

“别烦,你让我再考虑一下。”魏元深呼吸。

然后情况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当天下午,魏元通知冯余斌,他决定留下柳爱,继续让她出演电影女一号,并且还说如果遇到不理解剧情的状况,他可以亲自指导她。

冯余斌激动地抱着柳爱,几乎喜极而泣。

为了庆祝这场伟大的胜利,冯余斌大发慈悲,破例给柳爱买了一份牛肉胡萝卜馅儿的水饺。柳爱激动地抱着冯余斌,几乎喜极而泣。

换角风波有惊无险地度过后,拍摄总算步入正轨。柳爱每天跟着剧组各个场地跑,每次开拍前,她都会事先找江莲远对台词。

柳爱的NG次数一如既往居高不下,发挥要么极差,要么极好。但就算她NG再多遍,总有那么一次能够戳中魏元敏锐的心,达到让他十分满意的效果。

十天之后,柳爱坐在剧组的大巴车上,利用转场时间准备背下一场的台词。

她记得下一场戏是坠入永夜,便翻开剧本瞧了瞧。

永夜河是神界与魔界的边界线,神如果坠入永夜河,全身就会被黑暗之力浸染,无法再次踏入神界,只能游走在魔界边缘,称之为“神堕”。

剧组大巴开进山区,周围丛林环绕,悬崖峭壁林立。

这地方取景自然是极好的,然后……车在柳爱迷茫的目光中,逐渐驶离了森林。

强忍着晕车的痛苦,柳爱晃晃悠悠地从车上走下来,目光迷离地放眼一望。

我去!不是说要坠入永夜吗?在这一片黄土高坡,你们就打算坠入永夜了?另外,说好的荫魂草呢?这旁边种的不都是大葱吗?

柳爱站在黄土高坡上,整个人风中凌乱。

旁边剧组工作人员正在铺轨,看样子他们是来真的,就打算在这高坡上拍了。虽然景色并不如想象中优美,但总归还是有其他值得期待的事情。

据说,她的神兽今天就到了,哈哈哈——

希虹的神兽名为“彩虹吞云兽”,是生长于极光之巅的强大兽类,高大威猛,熠熠生辉,性格高傲,体态优雅,张口便可吞噬半边天,位列神界十大神兽之一。

柳爱化好妆,照例去找江莲远对词。剧情里有一段她不是很理解,正打算问问他该怎么演。

“江前辈,我这个地方不太懂,想问一下。”柳爱倒是一点也不客气。

江莲远疲惫地揉了揉眉心:“哪里?”

“由于误会,希虹被初光所伤,坠入永夜河。神堕前一秒,长空赶到黑暗崖,眼睁睁看着希虹跌入永夜河汹涌的河水中。”柳爱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这种时候,希虹应该用怎样的眼神看着长空呢?”

悲伤?深情?柳爱无所谓地一耸肩,要么直接认命吧,反正有主角光环撑着,一时半刻也死不了,只是神堕而已,又不会真的死掉。

“看我的眼神,就像看着你一生的挚爱。”江莲远提点道,“渴望而无法得到。”

柳爱赞同地点头,内心忍不住给江莲远点了二百五十个赞。

“我懂了,thankyou!”

得到江莲远的友情提点,柳爱兴高采烈地回到马扎上,信心十足,准备上阵。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轻微的骚动,冯余斌面带微笑地走过来:“雯雯,你不是一直想见神兽吗?刚运过来,过去瞧瞧?以后它就跟着剧组一起行动了。”

哇!真的吗?

柳爱立马甩了手里的剧本,屁颠屁颠跑去看她的神兽。

见到神兽的瞬间,柳爱就崩溃了:我去,这不是羊驼吗?说好的高大威猛、熠熠生辉呢?你们摸着良心说,这真的不是在搞我吗?你们这样……容易失去本女主的信任!

“希虹,和它好好亲近亲近,以后一起拍摄的机会很多。”道具组小哥开心地把羊驼宝宝牵到柳爱面前。

不!不要过来!她对羊驼这种生物根本没有抵抗力!

***嫩的小羊驼围着柳爱转了一圈,水汪汪的大眼睛盯着她。

“你……你好。”柳爱羞涩地伸手,与神兽驼打了个招呼,“嘿,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了。”

羊驼宝宝伸出蹄子,猛地踢了柳爱一脚,之后撒丫子逃跑了。

柳爱怒,小羊蹄子,要不现在就烤了吧,她已经等不及了。

铺轨完成,威亚上身,各部门准备就绪,拍摄很快开始了。

魏元盯着监视器,喊道:“Action。”

柳爱的虹衣被血浸染,她身上多处受伤,被初光逼到了黑暗崖边。如果从这里跳入永夜河,她将会迎来神堕,变为充满黑暗力量的暗神。

“初光,你迟早会为今天的行为付出代价的!”

“是吗?我只知道,你与长空,永远没有可能。”初光冷漠地剑指永夜河水,“神堕吧,永远不要再靠近他,否则下一次,我会让你灰飞烟灭。”

“如果我说不呢?”

“死路一条。”

说罢,两者便在黑暗崖边打了起来。希虹的力量没有恢复,自然打不过实力原本就比她强的初光,很快她便落了下风。一道强大的光刃穿透希虹的身体,她身受重伤,从黑暗崖掉了下去。

此刻,长空赶到崖边,奋不顾身地跳了下去,准备将希虹拉上来。就在两人的手即将触碰的时候,希虹却用尽最后一丝神力,将长空撞回了崖上,因为她绝不能连累他一起神堕。

长空满眼泪水,心脏仿佛在这一刻被撕裂,痛不欲生地喊出了希虹的名字。

“希虹……不要……”

柳爱看着江莲远,就像看着她一生的挚爱。

“Cut。”魏元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柳雯你到底想干什么?这么悲情的时刻,你这口水横流的状态是闹哪样?”

江莲远吊着威亚缓缓落地,走到柳爱面前:“怎么回事?不是让你把我当成生命中的挚爱吗?”

“对啊,我把你想象成最爱的照烧鸡腿了,渴望而不得。”

来人啊,谁能把她给朕拖走!

微微星动

微微星动

作者:佚名类型:现情状态:连载中

柳爱这辈子做梦都没想到,在学校贴吧竟然看到了自己的泳装***?!一时间,全校流言四起,而这一切的始作俑者,都是因为她有一个十八线的...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