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齐浩然程鹰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齐浩然程鹰无弹窗

齐浩然程鹰小说章节免费阅读 齐浩然程鹰无弹窗

时间:2020-06-04 18:30:56编辑:又亦

齐浩然程鹰是作者咖啡不加糖小说里面的主人公,这部小说是难得的精品之作,没有套路,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文笔没得说。那么齐浩然程鹰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地府不公,渡亡魂延寿元佛家不德,吸众生凝念力万界不义,封百妖入黑夜今我齐浩然,以万剑为冢,域界为胎,天地为引,凝聚一剑!可斩仙路!从此十万域界之人飞升,不需仙界册封!可断冥河!从此阴间魂魄,可平等渡入轮回!可碎神佛!从此世间再无香火之念力,众生若信,心中自然有佛!可破渊锁!从此深渊百妖皆可沐浴光明,共享天地!

《我一觉醒就无敌》 第一章 过河拆桥 免费试读

“稳住心神,将体内的寒气引向气海,凝聚成灵!”

齐家的铸剑庐内,一个少年低声说道,少年双手结了一个奇怪的印诀,在其周身,一股深蓝色的火焰在剧烈的燃烧,蓝色火焰一出现,整个铸剑庐的气温都下降到了极点,可少年的后背却已经被汗水侵透,额头之上,汗水不断的滴落,脸色十分苍白,但依旧咬着牙坚持着,甚至表情都有些狰狞。

在少年的身前,有一座祭坛,准确地说,是熔炉祭坛,祭坛的中心位置,坐着一个少女,少女身穿淡蓝色的薄纱长裙,雪白色的肌肤若隐若现,此刻眉头紧皱,紧闭着双眼,像是承受着某种剧烈的痛楚。

少年看见少女痛苦的表情,有些心疼,深吸一口气之后,双目闪烁一丝坚定,双手印诀骤然一变,周身的蓝色火焰瞬间蔓延八方,将少女包裹其内。

“灵元铸海,开!”

一声爆喝,少女的双眼猛地睁开,瞳孔之内,竟然呈现出两个冰晶,一股恐怖的寒气自其体内爆发而出,整座铸剑庐瞬间被冰封,少年距离最近,首当其冲,刹那之间,化作一座冰雕!

就在少女睁眼的时候,以齐家山脉为中心,原本寂静的黑夜突然乌云涌现,狂风大作,一道道惊雷炸响,响彻整个大陆。

九道光束从天际中激射而出,化作九条手指粗细的冰线,其中七条瞬间钻进少女的七窍,第八条没入眉心,最后一条冰线,在临近少女的时候,突然凝聚成一颗冰晶,在少女天灵之上停留片刻之后,骤然下落。

九条冰线进入少女体内之后,天空之中,九道惊雷齐鸣,在这一刻,整个东荒域,甚至整个中天古域之人都被惊醒,只见一道道身影虚空而立,背后圣光闪耀,气息十分恐怖,每一个无不是称霸一方的霸主,双目精芒爆射,洞穿虚空,齐齐望向齐家的铸剑庐。

就在这时,最南方的位置,突然响起一个悦耳动听的声音,回荡在整个天空之中。

“诸位不要看了,这个人,我九玄天宫要了!”

.......

齐家铸剑庐内,少女缓缓闭上双眼,再次睁开之际,瞳孔之内的冰晶已经消失不见,随之,铸剑庐内的寒冰也迅速消退,只有少年化做的冰雕,还没有消融的迹象。

少女刚要上前,体内一股寒气涌现,直冲天灵,仅仅迈出一步,就昏倒在地。

冰雕之内,齐浩然意念一动,体内升腾起一股红蓝色的火焰,将寒冰消融,冰封破除,齐浩然后退一步,单膝跪地,一大口鲜血喷出,脸色苍白无比,几乎没有血色。

但感受到少女气息逐渐趋于平稳,嘴角还是不由露出一丝微笑,虽然替少女承受了最后一次寒气险些丧命,但现在看来,一切都值了,起码少年是这般想法。

铸剑庐门口,一个中年男子看到这一幕不由叹了一口气,目光带着惋惜,他是看着少年长大的,这十六年来,为了压制少女体内的寒气,少年的气海一直处于冰封状态,无法修炼,尤其是刚才,要不是体内有名火守护,恐怕已经死了。

在男子眼中,很是不值!

就在这时,齐家的铸剑庐外传来一阵马蹄声,中年男子眉头轻皱,思索片刻之后,还是走进了铸剑庐内,恭声说道。

“少爷,城主府府主程雄带着黑沙铁骑来了!”

“知道了,文叔!”

听到城主府三个字,齐浩然轻轻点头,他知道程明月一旦觉醒,势必会被接走,但还未起身,程雄的身影就已经闯进了铸剑庐。

看着倒在地上昏迷不醒的程明月,战候的强大气息暴露无疑,将齐浩然瞬间震退,一步上前来到身前,冷声质问道。

“怎么回事?”

齐浩然再次一口鲜血喷出,挣扎站起身来,深吸一口气,目光直视程雄,他能看到对方眼中浓郁的杀机,但此刻却没有丝毫的畏惧,一步上前,沉声回道。

“月儿觉醒先天极寒体,寒气冲灵,暂时昏迷,并无大碍!”

“我凭什么信你?”

“呵呵!”

齐浩然轻蔑一笑,指了指程明月,掷地有声地说道:“就凭她是我的未婚妻!”

“未婚妻?现在不是了!”

程雄的嘴角扬起一抹嘲讽,一指点出,落在齐浩然的眉心,另一指同时点在程明月的眉心,嘴念咒语,只见两页虚幻的书页在二人头顶显化。

每张书页之上,有着两滴鲜血,程雄一声冷哼,五指成掌,虚空一握,一股强大的力量迸发而出,直接将两张书页震碎,鲜血滴落而下,分别回到二人的眉心。

“这魂血婚约当初出自我手,我自然会留下后手,从今天起,月儿和你再也没有任何关系,看在你这十六年为月儿压制寒气的份儿上,今天就留你一条贱命!”

说完,程雄抱起程明月,迈步走出铸剑庐,齐浩然看着程雄远去的背影,咬着牙,右手紧紧握拳,指间扎入血肉之中,让自己保持清醒,沉声说道。

“终有一天,我会接她回来,这段时间,就麻烦你来照顾了!”

“呵呵,我倒要看看你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如何入我的府门,我等你!”

程雄满不在乎的说道,在他的眼中,齐浩然不过是一个牺牲品,从此再也没有任何价值。

出了铸剑庐,程雄将程明月放在早就准备好的马车,自己亲自当上了马夫,刚要离开,似乎又想到了什么,回身对程鹰嘱咐道。

“将齐家给我围死了,没有我的手谕,一个苍蝇都别给我放走!还有,月儿还没有醒来,暂时不要动齐浩然!”

“是!”

铸剑庐内,程雄离开之后,齐浩然***着上身,盘膝坐在熔炉祭坛的中心,意念一动,一把锈迹斑斑的断剑虚空悬浮在眼前,双手结印,一股红蓝色的火焰自体内显化,将断剑包裹,仿佛在熔炼煅烧。

足足煅烧了四个时辰,断剑依旧没有什么变化,一直到第二天的清晨,齐浩然突然脸色大变,一股寒气自体内爆发,红蓝色的火焰瞬间变成幽蓝之色,祭坛之上的熔炉地火也随之熄灭,断剑化作一道光束,没入齐浩然的眉心之内,消失不见。

噗!

一口鲜血喷出,齐浩然的身体逐渐渡上一层薄冰,血液的流速,包括心脏的跳动都变得缓慢起来,目光带着浓浓地不解,喃喃自语道。

“名火温养了十六年,如今加上先天寒气都无法激活断剑之内的剑灵,这断剑到底什么来历?祖地之内,当初断剑为什么会选择我?”

调整气息,收回心神,齐浩然起身走出铸剑庐,刚到门口,就将文叔迎面而来,面色凝重地说道:“少爷,程鹰带着黑沙铁骑已经将剑庐包围!”

“我知道了,文叔,您还是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

齐浩然心头一紧,隐约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但是脸上还是露出了一丝笑容,给了文叔一个放心的眼神,文叔虽然是齐家的仆人,可在他心中,早就当作了亲人。

“少爷,这程家太过分了,要不是你这十六年来一直帮助明月小姐压制寒气,她如何觉醒先天极寒体?想当年,程家死皮赖脸地找上门来,还不是求着齐家?要不是老爷带着齐名他们不知所踪,程家的黑沙铁骑哪敢如此放肆!”

“好了,文叔,过去的事就不要提了,你留在这里,我去一趟书楼!”

文叔还要说什么,齐浩然轻笑着摇头,迈步走出剑庐,一出剑庐,就见程鹰跨马而来,俯视着齐浩然,戏虐道:“哎呦,你这废物竟然还没死?”

齐浩然一声冷哼,视线眺望而去,发现不仅仅是铸剑庐,整个齐家的主要出口位置,都有一队黑沙铁骑在镇守,不由冷声质问道。

“程家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城主嘱咐我,让我好好看住你!”

“放肆!这是齐家,不是城主府!”

“呵呵,一个不能修炼的废物,还想动手?我再说一遍,没有府主的手谕,你就好好在这呆着,敢跨出这大门一步,就地诛杀!”

“我倒要看看,在这齐家,你这黑沙铁骑有多威风!”

齐浩然不进反退,他必须去一趟书楼,找到关于祖地断剑的记载,被困在这里,和等死没有什么区别,更何况这是齐家,他不信程鹰敢真的动手。

“找死!”

程鹰一声冷哼,手中长枪一枪刺出,刺向齐浩然的左肩,程雄有令,不能杀人,但可没有说不能伤人!

就在长枪降临的一瞬间,一个中年男子突然挡在齐浩然身前,用肉身挡住了一枪,枪尖直接贯穿男子的左肩,将其钉在地面之上。

“文叔!”

齐浩然一声怒吼,还未等上前,就觉得一阵巨力袭来,只见程鹰的五指牢牢地锁住齐浩然的咽喉,一把将其撞入身后的石墙之内。

“不要以为一个老不死替你挡枪,本统领就会放过你,捏死你这个废物,比捏死一直蚂蚁都容易!”

“统领,有府主手谕!”

就在这时,一个黑沙铁骑奔袭而来,大声喊道,程鹰一声冷哼,将齐浩然随后一丢,上前接过手谕,脸色一变,冷声说道。

“算你小子命大,小姐醒了要见你,带走!”

我一觉醒就无敌

我一觉醒就无敌

作者:咖啡不加糖类型:玄幻状态:连载中

天道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地府不公,渡亡魂延寿元佛家不德,吸众生凝念力万界不义,封百妖入黑夜今我齐浩然,以万剑为冢,域界为胎,天地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