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文业叶素免费小说 文业叶素全文阅读目录

文业叶素免费小说 文业叶素全文阅读目录

时间:2020-08-04 19:40:47编辑:夏菡

文业叶素是著名作者于酒余欢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那么文业叶素的结局如何呢,我们继续往下看山中多狐媚,天下也多怪谈。废柴道士虏妖皇之女为之赚取银财名声。耍双刀的大姑娘誓要做那江湖第一人。雪夜身披枷锁负隅而行的老叟说他一生杀孽过多。还有那看起来市侩的评书老道能坐地飞升,孤战妖皇三百里。那罗刹国的王模样长得十分秀色但偏偏爱戴一副夜叉面具。这是人鬼妖共存的时代,所谓的恶事做尽!不过是身上的枷锁勒得人透不过气。这个天下啊,没那么好但也没那么遭。

《一个小道爷》 第20章 恶名远扬的世子殿下 免费试读

酒过三巡,众人的话匣子也放开了,评南论北,加之文业本就能说会道,不消片刻,一干人好的跟亲兄弟一般,就差誓血盟誓,做一群生死于共的好兄弟。这一群人虽身着道袍但丝毫没有道士的心性,一个不顺心就骂天骂地,对文业而言这叫意气相投,但若是被真正的得到高人瞧见,免不了被气歪嘴。想想文业凭一人之力搞的龙虎山的三长老绝食明志,若是这一干人同出龙虎山,怕是龙虎山就此就要没落了……

众人聊的兴起,酒舍的房门在次被打开,顿时,酒舍内鸦雀无声,因为走进来的是两位身着甲胄的士卒,这其中不乏假冒的道士,故而看到这两位甲胄,顿时吓得脸色苍白,毕竟若是被查出来免不得后半生于牢狱中度过。一个个大气也不敢喘,那甲胄瞧了一眼满屋子的道士从怀中掏出一本薄子问道:“你们都是修道的?”

这情况谁敢说一个“不是?”就算这其中有假冒的那也得乖乖的说“是”,那甲胄点点头掏出笔杆一个个将众人的名字记录在册,也没有询问师从哪家便收起了薄子说道:“青州魁字营下,吕长生。劳烦各位道爷走上一趟。”

青州铁骑?顿时诺大个酒舍连低语之声也不敢在起,求助似的看向他们心目中最高的“天”。

文业。

文业已经喝了不少酒,醉醺醺的爬在桌子上,众人这目光令吕长生才发觉这角落有一条漏网之鱼,纵然他也不清楚军令为何是网聚天下道人,但军令如山,不得不行,于是他向着文业走了过去问道:“姓名。”

方才的种种令文业心中早已心猿意马,醉醺醺的他也没有看清楚来人,笑道:“在下龙虎山大弟子文业。”

……

破晓。

天地间的寂寞被数辆马车碾碎。

马车内隐约可见潺潺升起的薄雾迎着初生的朝阳。四匹骏马已奔驰了一夜,劳累不堪,持鞭的手一下又一下打着马屁股之上。

骏马唯有前行。

文业摆弄着眼前的斟具,美酒的香甜随着沸腾伴随着盈盈而上的雾气充斥着整个马车。酒本是他心头挚爱,但此刻却苦涩的半分都饮不下去,因为他又要返回青州!他与青州遇到了小罗刹,本距离那天门不过还有半月的路程,但那甲胄的突然到来,令他辗转之下随着三个真正的道门中人,数辆马车向着青州而去,一切重头再来……文业也不曾想到,那酒舍之内竟然只有三个是真正的修道人士。那被查出来假冒的其他人,甲胄也没有为难,只是让他们褪下道袍快些离去。

但此行的意义何在,没有人清楚,只知道那青州王网聚天下道人,似乎在密谋什么大事。作为文业的“家眷”叶素和小罗刹很幸运的没有被踢出队伍,随着文业向着那青州而去。

夜行千里,终在破晓时分堪堪到达青州官道。连夜的奔波,连人都受不得颠簸,更何况是奔驰的马儿?数匹大马累的倒地不起,于是只能在官道处稍作休息!在行一百里便是青州,一夜以来文业未敢合眼,但看到青州官道时,也明白这已经是铁板钉钉上的事实,在此处隐约可见两月前出青州时的意气风发。

“文兄,文兄。”

文业的耳边传来呼喊,定睛看去,是那豫州口音的小道爷,名叫燕回,师从齐云山。齐云山算不上什么大派,撑死也不过二十多个小道,但因为这青州大小姐的缘故,这齐云山也算是在天下出了个大风头。故而燕回这一路走来高床软枕倒还算舒适。

燕回眯着眼笑的十分灿烂,似乎将文业瞧成了心上人一般,他带着些许埋怨道:“文兄你为什么不让我与你共乘一辆马车。”

文业无奈道:“你也瞧到了,我带着家眷。”

燕回哦了一声随即咧开口笑道:“不碍事不碍事,能遇到文兄你已经是我天大的幸运,咱们这几个月朝夕相处,我一定会向文兄讨教一二。”

“嗯。嗯?”文业先是随口应诺,随即惊愕“什么?”

燕回疑惑道:“文兄你还不知道?咱们要在青州留三个月,直至那世子生辰过后才能够离开!”

看燕回言之凿凿,确有其事的样子文业不免心乱如麻,如今他最缺的便是时间,更何况是三个月?而按照燕回的说法,青州王网聚天下道人聚集青州,他们几人不过是先行者,三个月之中还会有更多的道人前来青州。

虽不知青州王打什么算盘,但就冲他林辰业的名声,被请来的道人哪一个敢拒绝?文业心思活顺,瞧那护送铁骑神经兮兮的模样便也明白!逃是肯定逃不了的。

对于燕回口中的青州世子,文业并无多大印象,但这世子的恶名倒是如雷贯耳。

那洛阳城的小霸王生父是中尚书,二品文官,群臣中除太尉杨浦之外最高的官职,这等家室也当真能够令他在洛阳城做个小霸王。但就是这么一位乖张至极的公子哥,在青州世子面前那还不是得夹着尾巴做人?当初被扇掉两个门牙的小霸王,将这位世子告上朝廷,最后还不是被中书大人连踢带踹的跑来青州负荆请罪?想来也是,连蜀王派来追捕折三花的人马都被这位世子打了回去,更何况一个中书公子?

因青州王的缘故,被这位世子欺负过得达官贵人一个巴掌也数不过来,要说当今天下怕是也只有青州王能罩得住这一位乖张至极的小王爷。

燕回哪里明白文业的欲言又止,只觉得是他在害怕声名在外的青州王,于是安慰道:“文兄你也不要害怕,这青州王虽然号称人屠,但也不会滥杀无辜,这三个月说白了就是被官银好吃好喝的供着,在青州游玩一番罢了。”

文业苦笑,但这其中缘由也无法对燕回明说,三个月对文业而言是地府大门敞开之时,纵然在青州衣食无忧,但这小命可比衣食重要许多。瞧着这铁骑严加看管的样子,文业明白绝无可能从他们眼皮子底下脱身,莫不是当真要耽搁三个月,让那千目娘娘来取命?

文业的手指敲着木剑,似乎在掩盖心中的翻江倒海,那燕回不明文业心中所想,一个劲的请教他道经之上那晦涩难懂的***含义,瞧文业对他爱理不理,燕回也不气馁,毕竟高人都会有高人的风骨,依着卓一的名气,这“桀骜”倒也担的起。

良久,文业忽然问道:“青州王网聚天下道人齐聚青州是真是假?”

燕回笑道:“这事假不了,与我同行的百夫长也不明所以,但唯一可知的是,下令的是青州王无疑。”

文业点头,心下暗自思索。虽言要在青州留三月,但天下道人齐聚青州对他来说也不是件坏事,若是那千目娘娘当真杀到,有这一群道人帮忙,又能掀起什么风浪?暂且说此刻逃是万万逃不掉,能做的只有配合青州王,他日不管结识道友也好,还是伺机逃脱也罢,都是能够活命的方法。眼前这齐云山的小道不是送上门来的“炮灰?”

文业的手轻拍燕回肩头两三,本来喋喋不休的燕回瞬间住了嘴怔怔的瞧着文业,只看他璀璨一笑说道:“等到了青州,我请你喝酒。”

燕回满是错愕,微微愣声的功夫文业也已经与他错开了身子向着马车走去,燕回在她身后叫嚷道:“文兄,道门禁令,不可饮酒。”

文业头也不回说道:“心中有道,处处皆道。别学那佛门的秃驴给自己找罪受。我得道!就是随心而行!”

文业已经登上了马车,而燕回却呆滞原地许久,咀嚼着文业的话,虽然有几分道理,但饮酒可是大忌!燕回想起下山时师傅的千叮咛万嘱咐,不免踌躇不决。但甲胄却也没给燕回踌躇的时间,一扬马鞭,数辆马车由这青州官道,缓缓向青州城内而去。

一个小道爷

一个小道爷

作者:于酒余欢类型:玄幻状态:连载中

山中多狐媚,天下也多怪谈。废柴道士虏妖皇之女为之赚取银财名声。耍双刀的大姑娘誓要做那江湖第一人。雪夜身披枷锁负隅而行的老叟说他一...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