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段黎曾小桐小说名-临死前的七个愿望真香的薯格在线阅读

段黎曾小桐小说名-临死前的七个愿望真香的薯格在线阅读

时间:2020-10-29 17:14:31编辑:平安

小说角色名是段黎曾小桐的名称为《临死前的七个愿望》,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真香的薯格创作的都市风格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在你临死之前,我可以满足你七个愿望,让你不留遗憾地离开人世。”编号204632的死灵如是说。

《临死前的七个愿望》 第四章 血浓于水 免费试读

第二天一大早,天还蒙蒙亮的时候,段黎就打开门悄悄溜走了。

来的时候是开车载吴豪他们来的,走的时候虽然把车给开走了,段黎还是特意为他们叫了一辆车,这样他们才能够更方便地回家。

时间很早,太阳才刚从海面上升起来,段黎站在停车场里向海边眺望去,颇有些心潮澎湃的感觉。

倒是很久很久,没有再看过日出了呢。

心里想起那个心心念念着想要看日出的女孩,段黎的心神忍不住一阵恍惚。

正在这时候,段黎忽然感到心脏一阵绞痛,剧烈的疼痛感让他感到有些晕眩,险些就要喘不过气。

“死……死灵!”

罩在墨黑袍子下的死灵飘荡而来,冷眼旁观,说道:“你原本就死期将至,这阵子睡眠更加不足,所以现在才会这样难受。”

段黎咬着牙,向死灵看去,说道:“可……可不可以,让我接下来的几天都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声音断断续续的,足见他此时遭遇的是怎样的痛苦。

死灵的声音依旧毫无感情,说道:“如果要这样的话,会耗去一个愿望。”

段黎迟疑了一下,但是当剧烈的疼痛感再度传来,他终于忍受不住,急忙道:“可以!”

车厢里仿佛有无形的波纹荡开,旋即一阵阵的抽痛感如潮水般褪去,段黎瘫在驾驶位上,面色发白、脸上满是虚汗,就像是捡回了一条命一样。

深呼出一口气后,段黎重新坐直了身子,踩下刹车,挂上档。

或许少了一个愿望,但今日的告别,应该用不着许下所谓的“愿望”。

引擎声响起,白色本田雅阁呼啸着向远方行驶而去。

……

段黎从来都不是独生子,除了父母之外,他的亲人也不止大哥一个。

说出来可能有点骇人听闻,但是段黎有两个哥哥、两个姐姐,一家两代,有七口人。

北方的人们更贯彻落实计划生育政策,但是在南方,潮汕人的身上几乎都打着“多子”的标签。

在段黎看来,潮汕人是很“复古”的,甚至复古到连古时候的糟粕都继承了下来。

他们贯彻着“多子多福”的理念,尤其是许多老一辈的潮汕人更是将“生儿子”当作是人生中不可缺少的一大要事。

特别是在相对落后的乡镇,你家媳妇要是生不出儿子,是会被其他人笑话的。

女儿早晚是要嫁出去的,只有儿子才是实实在在的自家人。

换句话说,就是“流水的女儿,铁打的儿子”。

对于这种“重男轻女”的歪邪思想,段黎至今都感到很是不满。

在段黎的家中,两个姐姐最大,紧接着就是两个哥哥,最小的才是他。

如今大哥早已成家立业,二哥年纪尚轻、正是奋斗的大好年华,倒是两个姐姐年近三十还没有对象,让段黎感到好不忧愁。

不过感情这回事也急不来。强扭的瓜,向来都是不甜的。

……

开着车回到龙岗,段黎去到了大姐的家。她原本是跟着爸妈一起住的,但是近来说是自己都这么大年纪了,不能继续在家里吃吃喝喝拖累父母,就搬到外边,租了一个三十来平米的蜗居,自己一个人生活。

今天恰好是周六,大姐段漪不用上班,在家休假。

劳累了一星期的段漪本来想好好地睡个懒觉,没想到一大清早就有人按响了门铃。

迷糊着爬起来,段漪来到门前,喊道:“谁啊?”

语气有些不满——任谁大清早被人吵醒,多半都是会不满的。

段黎也知道自己来得太早了些,自知有错,就打着哈哈说道:“开门啊大姐。”

段漪很疼段黎的,以至于本来一肚子起床气,在听到段黎的声音之后坏脾气就已经烟消云散。

“你怎么跑过来啦?”看着自己的这个小弟弟,段漪很是欣喜。

段黎正不知道怎么解释,段漪又自顾自把他拉进房中继续说道:“要过来也不早说,不然我昨晚就泡好黄豆,给你弄豆浆油条吃。”

段黎喜欢吃没有杂质的豆浆,但是现在外面的早餐档卖的都是什么“现磨豆浆”,喝起来沙沙的感觉让他觉得很不舒服,所以段漪就特意买了个老式豆浆机,给段黎榨豆浆喝。

“不用啦,油条太热气了,老是吃也不太好。”坐在椅子上,段黎说道。

“那要不一起出去吃个早餐?这么大清早的,不吃会把肚子饿坏的,等等你又胃疼了。”拿起桌上的钥匙,段漪作势要出门。

“也不用那么麻烦啦,你随便弄点东西一起吃就好了。”段黎说道。

“那我可就煮白粥喝了啊,我这儿除了榨菜也没别的配菜了。”段漪迟疑地看着段黎,在她的印象中,段黎吃东西向来挺挑的。

“那你就煮呗,我又不挑食的。”段黎闭目养神,回答道。

笑着摇了摇头,段漪在一旁小的难以置信的厨房里面洗米煮粥,一边说道:“你要是不挑食,这世上就没有挑食的人啦。”

段黎反驳道:“你这话我就不爱听啦。肉我吃,菜我也吃,只是有些肉难吃、有些菜也难吃,我就不吃它们,吃别的肉别的菜,这顶多叫有选择地吃,怎么能叫作挑食呢?”

段漪点好火走出来,苦笑着说道:“就你歪理多。”

“嘿嘿嘿。”段黎狡黠地笑了起来。

坐到床上后,段漪看着段黎说道:“你之前不是说找到实习了吗?今天也不用上班?”

段黎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辞职了。”

段漪这下急了,说道:“你怎么就辞职了呀?这好不容易找到个实习,脚跟都还没站稳呢你就辞职,等等老爸他们又要说你不肯吃苦,一心想着玩了。”

段黎说道:“这事说来话长……”

言下之意就是不想说。

段漪却不买账,刨根问底地说道:“话长就慢慢说,粥也没熟,我就在这儿等你慢慢说完。”

段黎面露苦色,说道:“说那么多话很累的,我现在口渴很呢……”

走去倒了杯水,段漪递给段黎,说道:“把水喝了,然后给我好好地说!”

接过水杯,段黎无奈地抬起头看着站在面前的段漪,说道:“你就不能给我个台阶下吗?”

看着段黎这副苦苦哀求的模样,段漪叹了口气,又坐了下来说道:“小黎,你也不小了,过多一个月差不多也要真正毕业出来工作了。这社会上可不像家里,我们能照顾你一时,但是却照顾不了你一世呀。要是不好好努力,不好好工作,以后自己都生活不下去,更何况是和小桐结婚生子呀……”

段黎伸出手制止她继续把话说下去,苦笑道:“哎呀,你自己都还没结婚生子,这么跟我唠唠叨叨的,不觉得很没有说服力嘛?”

其实段漪的人生一点都不轻松。

以前可以谈恋爱的时候她不谈,等到上年纪了,妈妈又怕她嫁不出去,不停地找人相亲,想要把她嫁出去。

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看起来顺眼一些的男人,段漪还没和他相处多久,妈妈就私底下找到男方订了婚。

这个举动非常荒诞,以至于段漪后来遭遇了一段近乎噩梦般的婚姻,最终还是孑然一身。

段漪眼神飘忽道:“这事我自己心里有数,就算我还没结婚,道理还是懂的嘛。”

“好了好了。”段黎看她又要继续唠叨的样子,赶紧打住,“你可别再唠叨了啊,别整得我多不懂事似的,该干嘛、不该干嘛我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么久过来见你一回,结果要在这儿听你唠叨半天,那我可不干了啊。”

翻了个白眼,段漪说道:“行行行,那我不说你了行了吧?”

接着两人又闲聊了一阵,等到粥煮好后,久违地一起吃了个早饭。

大姐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手机,段黎偷偷打量着她的脸,忽然觉得有些心疼。

明明是鲜花绽放得最妖艳的年纪,段漪的脸上却仿佛布满了风霜的痕迹。

为了这个家,她实在付出了太多了。

爸妈以前是典型的农村人,觉得女孩子家读书没有什么用处,所以大姐高中还没读完,妈妈就不让她读了。

段漪哭过,也抗争过,但是最终还是不得不接受现实,她拿着初中学历,自己一个人到外面打拼。

刚开始工作的时候,工资很低,大概只有两千来块的样子。恰好那时候家里很穷,段漪除了给自己留下一点生活的钱之外,剩下的工资全部都打到家里的账户里去。

后来家里的情况好一些了,段漪的工资慢慢拔高,她却省吃俭用,用几年的时间,攒下了十万元。

原本这笔钱,段漪是打算以后自己开个小店或者以后自己买房用的,但是当家里准备买房并且还缺钱的时候,她毅然决然地把十万块拿了出来,作为家里买房的费用。

虽然从那以后,她变得更抠搜,连为家人花钱都不大舍得了,但是段黎心里清楚,大姐为了这个家,几乎倾尽所有。

“看***什么?”段漪注意到段黎的目光,摸了摸自己的脸,说道,“是不是看见皱纹了?小黎,我现在看起来是不是很老啊?”

段黎笑了,摇了摇头说道:“一点都不老,看起来可好看了。”

……

二姐段觅住在家里,和爸妈一起生活。

一方面住在家里能够省钱,她每天上班来回坐公交就好了,这样总比自己出去租房要划算得多。

另一方面,爸妈总是需要人照顾的,除了大姐之外,就数段觅是最好的人选。

当然,说是照顾,倒不如说是陪伴好了。爸***身体都很健康,就算是没有孩子在身边也一样能够过得很好,但是段觅在家的话,就可以帮忙做家务,让爸妈都能够轻松一些。

段觅不止一次和段黎吐槽,说自己在家里简直活成了一个丫鬟,要是她几天不在,家里就会变得乱糟糟的,没有人收拾。

不过她虽然嘴上这么说,实际上却还是任劳任怨,慢慢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回到家里的时候,二姐段觅已经醒了好一阵子了,正半躺在床上看韩剧。

“你怎么回来啦?”

似曾相识的话。

段黎回了一句:“干嘛,我自己的家我都不能回啦?”

段觅不由翻了个白眼,说道:“你觉得我是这个意思吗?”

笑了笑,段黎看了一下家里的几个房间,都没有看到爸***身影。

“别找啦,老爸回老家去了,估计过两天才回来。老妈倒是刚出去不久,应该是去做手工了,要等到晚上才回来的。”段觅一只手拿着手机还在看韩剧,说道。

“哦。”爸妈不在,段黎反而觉得有些庆幸。

段觅说道:“你这次回来多久啊,老妈之前老是念叨着说你好久没回来了。”

段黎愣了一下,说道:“下午就走了。”

二姐有点意想不到,问道:“你这么着急干什么?就回来一个上午,你还跑回来干啥?”

段黎说道:“太久没回家啦,就回来晃一晃,过两天可能还会回来一趟呢。”

听到这话,段觅这就有点不高兴了,一脸嫌弃地说道:“你是不是傻,那干脆过两天再回来就好啦,干嘛今天还跑回来,累不累啊?”

段黎嘿嘿笑道:“有车啊,就当作练练车嘛。”

“你什么时候又有车了?”段觅瞪大了双眼,不过尽管如此,她的两只眼睛还是小小的,跟李荣浩似的。

“跟段珲借的啦。”段黎说道。

段珲就是他的大哥,不过这一家子都很奇怪,除了会叫段漪作“大姐”之外,其他四个人互相都是直呼其名的。

好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一样,段觅一脸鄙视地看着段黎,说道:“你不会就是去跟你哥借车,准备去找你女朋友显摆的吧?”

段黎还没回答,段觅却已经认可了这种说法,继续说道:“年轻人,少显摆、多赚钱知道吗?这车又不是你的,要是你女朋友是觉得你有钱才喜欢你的,等你啥时候穷了,女朋友可不就跑了吗?”

段黎听到这话有点儿瞪眼,说道:“拜托,你以为我女朋友像你这样势利的吗?”

段觅哼了一声道:“我怎么就势利啦,天底下都找不到你姐我这么好的女人。”

转过身要去抓门把手,段黎道:“听不下去了,886。”

看段黎这么不买账,二姐顺势生起了气来,说道:“去去去,快走快走,免得等等又缠着我给你买吃买喝的。”

那段黎还能怎么办?只好赔笑着走回来,在段觅旁边说几句好话。

所以说女人难伺候啊!

家长里短,唠了好一阵,眼看就要到中午了,段觅一挥手,说道:“走吧,姐姐请你吃炸鸡去。”

段黎谨慎地看着她,说道:“你又没说要吃炸鸡,你干嘛突然要请我吃?我看你不会是故意要花钱,然后以后才可以说什么‘我对你多好多好’之类的话吧?”

段觅张大嘴,一脸震惊和气愤,说道:“你心里有没有那么多戏啊?要吃就吃,不吃就算了。难得心情好想请你搓一顿,结果却是狗咬吕洞宾!”

“嘿嘿嘿,我只是随口一说嘛。”段黎走上去捏了捏二姐的肩膀,讨好地说道。

段觅故意冷笑一声,说道:“走,开车去!”

依然是段黎开车,二姐坐在副驾驶。

每一次出现这样的组合时,段黎心里总是一阵紧张。

真的很奇怪,载其他人的时候都没有这种感觉,唯独几次开车载段觅的时候,段黎总觉得很紧张,然后有时候就会出错,然后遭到段觅的斥责。

细细想来,就好像是在老师面前写考卷一样。

虽然段觅的确是个老师吧,但是段黎又不是她的学生啊!即便二姐开车更稳一些,段黎觉得自己开车也不差的嘛。

当然了,这是他自己的想法,其他人是不是这么想就不知道了。

“我跟你讲,我昨天差点给我学生笑死了……”

“之前我不是和你说过,我同事教英语的嘛,结果一道小学题她上次竟然还跑进来问我……”

段觅不断地讲着自己补习社的趣事,把段黎逗得差点车都开不稳了。

来到龙吟高级中学对面的炸鸡店,不一会儿就呈上来一盘香喷喷的鸡腿肉。

“等一下,吃之前先一起拍个照!”段觅拍掉段黎伸向炸鸡的手,掏出手机就凑了过去。

段黎万般不愿,最后还是勉强露出笑脸。

咔嚓。

“段觅,你拍照能不能睁开眼睛?”

“你是不是想死?”

……

蘸着甜辣酱吃炸鸡,喝着特制的汽水,实在是太享受了。

段黎说道:“我可跟你说啊,你得快点找男朋友了啊。”

段觅不以为意,说道:“急什么?爱情这种事是天注定的,肯定有个好男人在等着我,只是到现在都还没有和我相遇而已。”

段黎呼出一口鼻息,有点无语地说道:“等到老MB着你去相亲的时候,我看你还有没有机会等那个‘天注定的好男人’。”

擦了擦嘴,段觅揉了揉自己的小肚子,觉得很是满足,说道:“我又不是大姐,我不愿意老妈还会把我绑过去相亲吗?”

之所以说“不是大姐”,还是因为段漪更愿意听妈***话。

段黎说道:“你最好别想得这么简单啊。虽然把你绑过去不至于,但是老妈最喜欢用什么招数?一哭二闹三上吊啊。到时候老妈天天跑到你房间里和你哭,我看你心里难不难受。”

段觅耸了耸肩说道:“她哭就哭呗,我才不吃她这套呢。”

段黎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其实二姐还是吃妈妈这套的。每一次妈妈落泪,二姐也会很难受,好几次也是偷偷一起抹眼泪。

不过看起来二姐心里好像已经有数了,段黎也就没有再说什么。

看着段黎在那儿安静地吃炸鸡,连手机都没有看,段觅心中奇怪,说道:“我总觉得你今天很奇怪啊,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段黎抬起头看了她一眼,说道:“没有啊。”

他心里却想着,自己明明已经很努力地掩饰了,怎么好像还是被很多人看出来了?

段觅皱着眉思索了一下,然后眉头舒展,说道:“不管了,你这年纪轻轻的,能有啥心事。”

把所有鸡腿肉都吃完之后,段黎很没有形象地打了一个长长的饱嗝。

二姐捂住鼻子,一脸嫌弃地说道:“能不能注意一下形象?”

段黎喝了口饮料,道:“在你面前还注意什么形象啊?”

二姐觉得很难受,说道:“唉,是这样了。要是在你女朋友面前,肯定斯文斯文的,哪里会这么diǎo sī啊?”

段黎说道:“我人前人后都一个样的好吗?别说的好像我是伪君子似的。”

段觅嗤笑一声,说道:“要是你人前也这个样,说不定你女朋友早就不要你了!”

过了一会儿,段觅看了看手机的时间,说道:“我差不多要去上课了啊,补习社就在这附近,我自己走过去就好了。”

段黎一直看着她,说道:“好。”

在一处路口,两人就要分道扬镳,段觅回过头嘱咐道:“待会儿自己开车小心一点啊,不管你去哪里,到了都和我说一声。”

段黎仿佛惜字如金,说道:“行。”

看着二姐的背影逐渐消失,段黎心中涌上一丝暖意。

虽然自己和她时不时有争吵,而且每一次吵架都非要自己去哄她才行,但是这么多年下来,她对自己确实是好得不行。

可惜啊,你对我的好,我却已经没机会报答了。

……

开着车直奔宝安区而去,在小区的公寓里,段黎见到了二哥段瑞。

进他的公寓的时候,段黎还有些迟疑,不敢进去。

“别等啦,里面没人。”段瑞说道。

“哦……”段黎松了口气,说道,“你不是一直都在金屋藏娇吗,我还以为你女朋友还在呢。”

段瑞坐回到沙发上,拿起手柄说道:“那都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她现在都出来工作了,哪有时间整天待在我这里。”

看着二哥手中的手柄和不远处的PS4主机以及55英寸电视,段黎打趣道:“你这日子过得很舒服啊?”

段瑞笑了笑,说道:“就PS4是我的,电视是房东的。想想都知道啦,我怎么可能在临时租的房子里买这么大的电视?”

段黎揶揄道:“那谁知道啊,你赚那么多钱,从来也不知道你钱花到哪里去了。”

拍了拍沙发,段瑞指了一下电视,说道:“别说了,来打两把2K?”

电视屏幕上是主机游戏——《NBA 2K19》的画面。

段黎仿佛磨刀霍霍,说道:“来就来,等等别被我虐哭了喔。”

段黎是很喜欢玩2K系列游戏的。事实上,之所以会喜欢玩2K,还是因为段黎高中没有电脑玩的时候,二哥段瑞的电脑上有《NBA 2K13》这款游戏。

等到后来上了大学,几乎每一年发布的2K系列游戏段黎都会买来玩,倒是二哥渐渐玩得少了,他后来更喜欢玩FIFA系列游戏。

FIFA系列游戏段黎就玩不来了,按他自己的话说,他的手比起国足的脚要臭上好多倍,玩足球根本就玩不赢别人。

“你选什么队伍啊?”段黎刚适应了一下手柄,才抬头看电视,才发现段瑞已经选定了公牛名宿队。

什么叫“公牛名宿队”?就是NBA史上,芝加哥公牛队最厉害的十五个人在都在这个队伍里。

“你这过分了啊,怎么这么多天过去,还是只会玩乔丹啊?”段黎抱怨道。

段瑞嘿嘿笑了笑,说道:“那你自己天天玩2K,水平肯定比我厉害,我不选个强一点的队伍,怎么打得过你?”

段黎操控手柄在选队伍,结果二哥一直在旁边念叨。

“诶勇士队不能选啊,你玩库里简直无敌,那我还打个屁啊?”

“哇你天天玩,还用全明星队来打我,好意思吗?”

“火箭队也不行,哈登那么猛,根本打不了。”

“诶太阳队好,太阳队这个德文布克很厉害的,等等我肯定打不过你。就这样了就这样了,快点确定啊,别浪费时间。”

无奈之下,段黎只好选择了菲尼克斯太阳队。

这个在二哥口中很厉害的太阳队,实际上是今年NBA实力最差的队伍之一。

不过既然段瑞耍赖非要他玩这个,段黎也就只好玩了。

结果玩起来,段黎总算是体会到什么叫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要是用同水平的阵容玩,段黎自负二哥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现在选的队伍实力差那么多,段黎拼死拼活疯狂秀操作才进一球,结果对面段瑞随便传一传球就进球了,那心态肯定就崩了啊。

“不玩了不玩了。”段黎丢下手柄,有点无语地说道。

段瑞嘻嘻哈哈地说道:“你玩游戏像CXK!”

段黎看着他这副嘚瑟的模样,心里更是不爽,说道:“你再这样我要律师函警告了啊。”

段瑞嘿嘿笑着,说道:“怎么说,要不要再玩一把?这把我放放水,让你赢。”

段黎翻了个白眼,说道:“你知道有个词叫‘胜之不武’吗?”

段瑞说道:“知道啊,就是你很菜,我赢了你,就叫做胜之不武。”

“……”

段黎顿时觉得这天根本聊不下去了。

走到阳台往外面看了看,高楼林立、车水马龙,段黎说道:“你租的这个房子位置不错啊。”

段瑞依旧坐在沙发上,默默地打开FIFA19,说道:“那肯定不错啊,不然租金那么贵我还搬进来,当我傻的吗?”

段黎怔了一下,说道:“那你就不能租个便宜一点的房子吗?”

段瑞已经开始在游戏里踢球了,嘴巴微微张开很紧张的样子,过了好一会儿才回答道:“干嘛要让自己遭罪啊,我自己赚的钱,能让自己过得开心一点干嘛不过。”

段黎苦笑道:“可以攒下来嘛。买车、买房、结婚什么的,哪件事用不到钱啊?”

段瑞却不以为意,说道:“车和房这种东西,有则有、无则无。”

段黎道:“说人话。”

段瑞说道:“我工资也没有很高啊,如果真的要买房买车,攒钱不知道要攒多少年,到时候黄花菜都凉了,还白遭罪,不值当的。”

段黎有心反驳,又说不出口。

的确,在深圳这个地界想要买套房实在是太难了。就算是买车,若是摇不到车牌号的话,买个车牌也要好几万,生活的压力实在太大了。

像二哥这样活得快乐一点,哪怕是做个“月光族”,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好的。

……

光明新区,大哥段珲的家里。

段珲住的公寓并不大,甚至还不如二哥段瑞的公寓好看。不过小两口当然就要更务实一些,住得太好太挥霍,反而不是好事。

看着满桌子的菜,段黎由衷的发出一声感叹。

“嫂子,你真的不用做这么多菜,我吃得不多的……”段黎苦笑着说道。

刘敏又端上来一盆花菜炒肉,乐呵着说道:“没事没事,你就当我在练厨艺,平时除了你哥也没有什么其他人有机会吃到我做的菜的。”

段黎看着对面的段珲说道:“大哥,你很有福啊。”

段珲哈哈大笑,说道:“那当然啦,你也不看看你哥是谁?”

段黎不由嘴角抽搐,说道:“我不是夸你,我是在夸嫂子好吧?”

段珲这时候搂了一下刘敏的腰,说道:“你嫂子好,不就是我好吗?”

“哎呀。”刘敏拍了一下段珲的手,说道,“你这臭不要脸的。”

说完就又往厨房里走去了。

被老婆这么骂了一句,段珲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说道:“你不会是专门送车回来的吧?”

段黎挠了挠头,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我可能还得用个两三天。”

段珲说道:“没事没事,你要用车就用呗,没关系的,就是蹭到也没事。”

听到大哥这么一说,段黎反而感到有些窘迫。

当初段珲刚提新车的时候,段黎就兴致冲冲地借他的车开,结果在路边停车的时候就不小心蹭到旁边的石墩,在轮胎高度的位置划了长长的一道刮痕,惨不忍睹。

本来那时候段黎都已经做好被痛骂一顿的打算了,结果大哥却一点儿都不苛责于他,反而一直说“没事,再修过就好了”。

但是段珲越是这么说,段黎的心里就越是内疚,以至于有一段时间,段黎敢开爸爸的车,却不敢再开段珲的车了。

“上最后一道菜喽!”刘敏戴着手套,端上来一盆烤虾。

段黎疑惑,说道:“咦?大哥不是不能吃海鲜吗?”

段珲的身体也不是很好,之前去医院检查过,医生就让他不要吃太多高胆固醇的食物,要慢慢调养身体。

段珲说道:“偶尔吃一点还是没事的。”

看见刘敏还要去厨房,段黎这下急了,说道:“嫂子你别忙活啦,快坐过来一起吃吧,再上菜真的吃不完了!”

刘敏嘻嘻一笑,说道:“没有啦,我只是去洗个手。”

三人坐在饭桌前一起吃饭,刘敏显得很是热情,让段黎感到有些不适应。

“我自己夹,我自己夹就好了……”

“诶不用帮我盛,我等会自己去盛饭就好啦。哎呀,谢谢大嫂。”

盛情难却,段黎真的从来没有吃得这么饱,整个肚子都鼓起来,想动就有点儿费劲了。

段黎费了好大力气才到沙发上坐了下来,段珲却像是个没事人一样。

“大哥,你说你们是不是想要谋害我啊?自己吃那么少,然后又死命夹菜到我碗里。”段黎撑得要哭了。

段珲噗嗤一笑,说道:“你这说的哪里话,我是你亲哥哥,怎么可能会谋害你呢?”

紧接着,他就拿起一杯茶,送到段黎手里,说道:“三郎,该喝茶了。”

霎时间,段黎感觉到毛骨悚然。

大哥,你特么是潘金莲吗?

喝了一会儿茶,两人摊在沙发上,各自玩着手机。

刘敏已经回房间去看书了,客厅里只剩下兄弟两人。

在自己的哥哥姐姐四人里面,最让段黎担心的其实是已经成家了的大哥。

听起来可能有些奇怪,毕竟一个一般来说更不成熟的弟弟去担心哥哥,是一件很怪异的事情。

但事实确实就是如此:段黎,担心自己的大哥。

想了好一会儿,段黎还是决定开口。

“大哥,你和嫂子最近过得怎么样啦?”

正玩着手机的段珲愣了一下,下意识回答道:“还好啊,怎么了?”

段黎道:“你们不会吵架吗?”

段珲扭过头看他,说道:“偶尔吧,干嘛?”

“偶尔?”段黎表示怀疑。

段珲无奈道:“你到底想说啥,怎么还遮遮掩掩的?”

段黎抿了抿嘴,说道:“其实我一直觉得你说话很没有分寸。”

愣了一下,段珲道:“没有分寸?”

段黎点了点头,说道:“嗯。我觉得你有时候真的就是会口无遮拦。当然你大多数时候都挺好的啊,这点毋庸置疑,只是有些时候,你说的话真的会伤到别人的心的。”

段珲沉默了。

段黎还以为自己的话伤到他的心了,焦急地说道:“你别生气啊。我给你举个例子。就比如有时候我们大家伙一块儿调侃老***时候,其实本来就只是想要开开玩笑、逗逗老妈,但是这种时候你偶尔就会开出一些不合时宜的玩笑。”

“就比如之前我们谴责老妈偷偷打麻将,你突然来一句‘别人长大了孝敬爸妈,我们长大了给爸妈还债’。老妈打麻将本来也只是小打小闹,家里的很多债务都是以前穷的时候为了养活我们才欠下的,也从来都没有让我们帮忙还过。其实我是知道你说那句话是觉得好玩、想要开玩笑,但是你说这话之前压根没有想过别人听到这话是什么感受,所以那天老妈才会发那么大火,然后跑到自己房间里偷偷抹眼泪。”

看着段珲依旧沉默的样子,段黎心里不由有些慌乱。

“其实就是……希望你能够多换位思考一下,说话之前再掂量掂量,这样才不会伤到别人,不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段珲微笑了起来,点了点头说道:“好了,我知道了。”

“你确定?”段黎还是有点担心。

“我确定。”段珲又恢复了以往有点痞痞的表情,打量着段黎说道,“你小子,什么时候还有胆子教训到我头上来了?”

虽然被这么质问,但是段黎悬着的心反而放了下来。

既然他恢复成原来的样子了,就说明这件事可以翻篇了。

故作不屑地抱胸卧躺,段黎道:“开玩笑,按你爸的话说,连他都管不了我,这世上哪里还有人能管得了我?”

“哦?”段珲眼神直直地盯着段黎,直让后者有点头皮发麻的感觉。

“我……我走了啊。”段黎猛然起身,就要向门外走去。

段珲的速度更快,一把将段黎摁趴在沙发上,抄起手掌就往他的屁股招呼,嘴上说道:“老爸管不了你,看看我管不管得了你?”

凄惨的喊叫声从公寓里持续传出来,把周围的鸟儿都吓得扑腾着翅膀飞远了。

临死前的七个愿望

临死前的七个愿望

作者:真香的薯格类型:都市状态:连载中

“在你临死之前,我可以满足你七个愿望,让你不留遗憾地离开人世。”编号204632的死灵如是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