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勿扰倾城绝世妃小说盛渊祈杜茗全文免费阅读

勿扰倾城绝世妃小说盛渊祈杜茗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21-09-19 13:56:17编辑:紫安

勿扰倾城绝世妃主人公叫盛渊祈杜茗,是作者风沙飘飘最新为大家著作,已上架掌中云。全文讲述了前世错信良人,落得满门抄斩、命丧后宅的凄惨下场。那日对雪长恨,换来一世重生。再睁眼,她是尚书府二公子杜茗。也曾赴过琼林宴;也曾打马御街前。扳外戚,平党争,御匈奴。挽狂澜于大厦将倾,救朝廷于黑云压境。“陛下,纵横权谋之术,杜某炉火纯青。”“……”盛渊祁荣登大宝,被琼林宴上一抹亮色闪瞎龙眼。君臣相得数年,犹如隔靴搔痒。

《勿扰倾城绝世妃》 10.破局 免费试读

“本官不才,破不开这棋局,不过竟然京城中的棋艺大家也未曾破局,我这无名之人解不开,也不足为奇吧!”这番话说得其实也算有理有据,只是那话就像是从牙缝里蹦出来的,听起来有些瘆得慌,反倒给人一种气急败坏的感觉。

杜茗冷笑一声,他终归是没有多大出息的男人。

“我看这棋局也没什么特别之处啊?”杜茗撇了一眼棋盘,依旧是那带直愣子的呆傻模样。

她这不以为然的态度把本来就处在爆发边缘的杜文宇直接给点着了,他再顾不上什么形象,一脚踢翻了桌子,指着那棋盘骂道,“你这蠢货,你说简单,倒是去解开看看!”

在一片躁动之中,杜茗似乎有一瞬间不再是那呆傻模样,她的目光清冷似月,把玩猎物一般盯住了杜文宇。

杜文宇被那目光惊出一声冷汗,心里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然而那一瞬之后,那学子看起来和之前并没有什么不同,看来方才那一下只是他的错觉。

杜文宇这一声呵斥,茶馆里的客人又都把目光汇聚在了杜茗身上,都等着看他哭爹喊娘地求饶,这傻子竟然得罪了朝中大员,现在一定吓得腿都软了吧!

可是那人却并不像方才那样着急腆着脸去赔罪,反而沉稳地敬了一礼,“小生不才,愿意替杜大人去试一试这棋局有多难。”

这……他是疯了吗?

楼上包厢里那道特别的目光此刻也紧紧追随着杜茗的身影,一道犹如刀刻的笑容呈现在俊美无双的脸上,这个人,倒是天生的好戏子。

不过,他真有那个能耐,破开这个死局?

杜茗深吸口气,缓缓走至棋盘之前,用尽量响亮地声音说道,“两方交战,行至酣处,厮杀甚是快意,却猝然无子,只好借步一行。”

说完,杜茗挪动了棋盘上一粒白子,瞬间,云开见月。

随着杜茗的讲解,茶楼渐渐安静了下来,在杜茗挪动棋子,破开棋局之后,整个茶楼更是寂然无声。

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局,竟然就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学子这样轻松地解开了。

包厢里,男人喝茶的动作凝滞了片刻,所有人在解这个棋局的时候都只想着下一子该怎么落,不想,这根本就是无子之时的局。

从一开始他们就错了,又怎能去赢这一盘棋,呵,见棋如见人,他倒是天生犀利。

“杜大人,我都说了这局不难啊!”杜茗歪头看向杜文宇,这一下子所有人都看见了他眼中的讥诮。

原来闹了这么久,这小子本就是打定了注意要给杜文宇难堪的。

这一下子,杜文宇怎么可能受得住?他气得指着杜茗的手都在抖,“来!来人给我把这浑子抓起来送往京兆府!”

茶馆里的人起先有些犹豫,最后还是畏惧杜文宇的权势,往杜茗这边走过来,没办法,谁让你个书生还敢去戏弄朝中大员。

杜茗看这真要来抓自己了,连忙把她便宜爹爹的虎皮给扯出来,“杜大人,小生原意是真心过来问候的,看在家父与您一同在朝为官,肚里撑船,莫与学生计较可好?”

杜茗虽然未说明她父亲的官职,但是既然敢开这个口,杜文宇自然就要顾忌,谁让他无能无德,在朝中没有实权?

没有实权,他谁都不能得罪。

果然,杜文宇的动作顿了下来,对杜茗看了又看,最后才忍住气询问,“家父乃是?”

“家父姓杜!”既然重生的目的就是复仇,杜茗也不怕自报家门,就让他找上门,她还方便关门打狗!

官场中姓杜的官员不少,比他官职要高的却只有一个,礼部尚书杜书敬,都说他家的嫡子是个傻胖子,如今看来,胖到还好,却是一点不傻!

今日虽然受了气,但倘若真把礼部尚书之子送去了京兆府,却又拿不出可信的罪名,定然会被杜书敬狠狠参上一本。

他又总不能上奏皇上,说自己被一小儿当众取笑,求皇上定夺,若他真这样做了,只是闹更大的笑话!

思前想后,他今天竟然吃了个哑巴亏?!

“杜大人宏量,小生请您去包厢吃酒如何?”这杜茗也是个没脸皮的,此时却像无事人一般,竟又鞠躬请杜文宇去吃酒。

“你自己去吧!”杜文宇长袖一挥,怒气冲冲地奔出了酒楼,这个地方他要再待下去,恐怕会郁结而亡!

杜茗!这梁子,本官算是与你结定了!

看杜文宇被自己气走了,杜茗脸上闪过得意一笑,转身对一旁的小厮道,“既然本公子破了这棋局,是否现在就可以上楼去享用厢房了?”

“杜公子,实在不好意思,”那小厮脚步一拐,上前一步,不动声色地拦在楼道上,不住地向杜茗赔着笑脸,“按理说您既然已经成了我茶楼的贵宾,今日又是解开棋局的大好日子,咱理应给您安排好厢房。”

“但是呢?”杜茗手腕一抖,折扇便在手中流畅铺开,恰好遮住她下半张脸,只余下一双凉如秋水的眸子,带有几分嘲弄,看向那小厮。

那小厮眼珠子滑了一下,随即嘿嘿笑道,“但是今日客满,公子还是改日再来。”

若这小厮是那老实本分之辈,包厢满了也是常有之事,她也便罢了。

但是眼前这位油腔滑调的,一看就是惯来欺软怕硬的主,他说的话杜茗在心中顿时便打了个八折。

到底是包厢满了,还是压根就不想让她上去?

不排除其实是茶楼现在的东家舍不得白花这包厢的银子,虽然还在大堂内摆着棋盘,但是压根就没打算过事后认账。

她如果今天就这样走了,那么下次再来,他们要不认账也就简单了,毕竟今日这些看客全都散了,谁还替她去做店家出尔反尔的见证?

“唰”地一声,杜茗复又收了手中折扇,要真是这样,今天她还偏要上去看看不可,心疼银子是一方面,更多的,是她就是看不惯这些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

勿扰倾城绝世妃

勿扰倾城绝世妃

作者:风沙飘飘类型:古言状态:连载中

前世错信良人,落得满门抄斩、命丧后宅的凄惨下场。那日对雪长恨,换来一世重生。再睁眼,她是尚书府二公子杜茗。也曾赴过琼林宴;也曾打...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