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玄天武帝叶牧苏小熙未删节在线阅读全文

玄天武帝叶牧苏小熙未删节在线阅读全文

时间:2019-01-03 19:56:22编辑:天桃

爆款好书《玄天武帝》由知名作者别碰我的鱼写的一本玄幻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叶牧苏小熙,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玄天大陆,盖世强者以肉身成圣,挥手间山河破碎,傲啸九霄。绝代天骄凭神念镇压十方,一念起,驱日月,摘星辰。少年叶牧,携一尊破败古朽的小鼎降临异世,开启武道之路。碾压同代天才,追寻上古遗迹,镇压神兽凶禽……纵横千万里间

《玄天武帝》 第二章 大梦 免费试读

苏府百余年来成长无比迅速,这一任的家主苏振南更是雷厉风行,将家族势力拓展的让人感到吃惊。

不仅如此,苏府这一代更是出了一个天之娇女,也就是现任家主苏振南的千金,苏小熙。

她两年前横扫落风城中无数才俊,以试炼总榜第一的资格,被顶级学府天辰学院所录取,风头一时无两。

当年,苏小熙初露峥嵘,意气风发,再加上她长得绝美,从小就是美人胚子,可以想见日后必定是倾国倾城。落风城中提亲者可以说踏破了苏府的门槛,其中不乏许多大势力的青年才俊。

当然,这些势力不包括叶牧。说起叶牧的来历,也是相当离奇。

三年前,一个老人带着叶牧来到落风城,机缘巧合,在一次兽潮发动下救了苏府嫡系子弟一命。然后就在这里寄居了数日,但数日后,那老人竟神秘失踪了,临走时,连声招呼都没打。

叶牧本该去寻找老人,但三年前的一场大病,让他彻底失忆。当然,失忆一说只是外界认为,真实的情况却是因为叶牧已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全新灵魂的入主。

不要说寻找老人,就连以往的经历记忆都已经忘的干干净净。简单的说,就是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寄生虫。

一个落魄少年,一个天之骄女,这两人本该没有任何交集,却因苏振南一个决定而莫名绑到一起。

只因苏小熙太过耀眼,上门求亲者络绎不绝,其中更有许多势力苏府不好明言拒绝,于是就有了两人的婚约一说。

苏振南为了不妨碍苏小熙的发展,毅然决定宣布两人的婚约,一是让这些人碍于此事,不再多言,再就是为苏小熙争取时间修炼,意图中兴家族。

当然,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叶牧天生阳体,禁绝女色,即使有婚约也于苏小熙的名誉无碍。而至阳体质被称为绝症,天生阳体的人,最多也活不过二十岁。

最多还有四年,这件事也就迎刃而解,所谓阳谋,不过如此。

叶牧想起这些事,摇了摇头。三年前苏小熙前往顶级学府天辰学院修习,至今未归。叶牧也就见过她一面而已。

那时正是叶牧灵魂穿越到此,心神震动的时间段,即使有印象,随着这三年的时光流逝,也已经有些淡薄了。

况且,叶牧从不认为天上会掉馅饼,这只是一个简单的契约关系而已,苏府利用他做挡箭牌,而他利用苏府活下去,毕竟现在的叶牧一无是处,出去也是流落街头,活活饿死都有可能。

……

“我吃饱了。”叶牧擦了擦嘴,看着衫儿笑了笑。

“怪不得那么瘦,吃饭都不好好吃。真是跟小姐以前一样。”衫儿微微皱眉,有些埋怨,不过看起来却更加可爱一些。

衫儿是苏小熙的贴身侍女。苏小熙去天辰学院,当然不能带着她,所以她现在也是照顾着叶牧这个名义上姑爷的饮食起居。

苏小熙是她眼中最崇拜的人,所以叶牧也早已经习惯她口中的小姐说。

“对了,有一个好消息,牧公子要不要听。”衫儿眨着眼睛,模样很是俏皮。

“好消息当然要听,说来听听。”

“听说小姐要回家省亲,过不了多久就要从天辰学院回来了。三年都没见到她了,好想念小姐啊……”衫儿异常开心的说到。

“哦”。叶牧轻应了一声,对于苏小熙,叶牧此刻并没有什么想法。虽然她是自己的未婚妻,虽然她号称落风城百年不遇的天才,容貌倾城,但那些,离他太过遥远。

……

时间过的飞快,转眼间夜幕降临。每当夜晚,叶牧都会失眠,这是因为每当他一闭上眼睛,前世的那些不舍的,遗憾的种种画面都会涌上心头,每每想起,都会让他感到对这个陌生的世界更加无力。

夜色如水,漆黑的天际一轮弯月挂在当空,繁星点点,如水银般的光辉透过纱窗撒在床前。

叶牧平躺在大床上辗转反侧,想的事情多了却更加难以入眠。

许久,叶牧只能无奈的再次睁开眼睛,左手在桌前一摸,中午见到的那枚古朽的小鼎再次出现在眼前。

叶牧借着月光,仔细观察着铜鼎上的纹理,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隐隐可以感觉到铜鼎微微发出莹绿色的光芒。

这光芒很弱,被铜锈覆盖,不仔细看还真的很难发觉。

“你为什么偏偏砸中我?”

铜鼎如婴儿拳头大小,被叶牧握在手心。

似乎有灵识一般,在叶牧自言自语时,铜鼎本来羸弱的光辉竟然亮了一些。

“你能听懂我的话!”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叶牧也不敢肯定自己刚刚是不是有些眼花了。

“嗡~”

一声微弱无比的轻响,仿佛自铜鼎深处传来。

这一下,叶牧瞬间就精神了,那声轻响虽然一闪而没,不过在这寂静的夜晚却显得格外清晰。

“你真的能听懂我说的话?”

叶牧汗毛都竖起来了,从未如此紧张过,忍不住再次发问。

这一次,铜鼎却没了任何反应,平静的躺在叶牧掌心,仿佛刚才的一切,都不过是镜花水月。

“你别再沉寂了,给点反应啊,带我离开这里,带我回去!”叶牧更加着急了起来,这是这三年铜鼎第一次有异动,也是他想要回去唯一的途径,所以不由得他不紧张。

就在此时,一丝丝热意却从叶牧小腹处升腾起来。

“不好。”叶牧一惊,这正是至阳体质发作的前兆,刚刚太过激动,完全忘了控制情绪。

至阳之体有可能被外界刺激而发作,其中也包括自身的情绪牵引。无论兴奋、激动、气愤……都有可能让体质发作。

“坏了!”叶牧小腹处热力窜行,隐隐的绞痛感开始袭来,这股热力起初还能承受,不过片刻就有一种灼烧的感觉蔓延开来。

“啊!”

灼烧感不知何时遍布全身,那种让人发疯的疼痛,叶牧深有体会,忍不住发出一声低吼。

嗤嗤!

仿佛开水烧到沸腾,叶牧的身体开始痉挛起来,豆粒大的汗珠滚滚而下,浸透了叶牧的衣衫,一遍一遍冲刷着叶牧的意志力,使得他眼前所有事物都模糊了起来,整个面孔都有些扭曲。

至阳之体,又被玄天大陆称之为火体、炎体,每次不定时的发作都是一种非人的折磨,就像被一把火在身体里煅烧一样。

以往有的人不甘折磨,甚至选择自己了结生命。

叶牧全身通红,双手不自觉的紧握,疼痛难忍之下,指甲刺透了掌心都未发觉。

鲜血一滴滴落下,当然也浸透了叶牧手掌中的铜鼎。

这种痛入骨髓的折磨持续了足足半个时辰。

“呼。”

等到捱过去的时候,叶牧如同生了一场大病,全身酸痛。

当清晨第一缕曙光照耀时,他终于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疲惫之意,沉沉地睡去。

叶牧睡的很香,不过他却做了一个奇怪的梦。这个梦很突兀,因为他从来没有梦到过,光怪陆离。

梦境中,天地充满了混沌的气息。而在广阔天地的中心,有一尊铜鼎上下沉浮。

铜鼎古朴大气,没有什么特别,不过却显得威势无双,莫名的韵律缭绕在鼎身周围,让人不敢直视。

过了没多久,铜鼎的鼎口倒转,大量澎湃的天地精气被它所吞噬,仿佛没有休止一般。

就这样,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似乎只是一眨眼,又好像过了亘古万年。

铜鼎终于动了。

铜鼎速度无与伦比,好像在空间裂缝中穿行,一片一片大世界被它不断地穿越。

来到了一处不知道多大的广袤沼泽地。这里有一个巨人,巨人仿佛与天地齐高,眼如日月,肌肉如山脉,毛发如森林。

巨人眼中射出的光芒,照耀八荒。在看到铜鼎穿行而过时,他擎天的手掌压落了过去。

遮天蔽日,巨人的手掌似乎可以开天辟地,睥睨天下。

铜鼎却静静地悬浮在那里,轻轻一震,一种难言的韵律流露出来,轻轻松松就将巨人的手掌拨回。再一震,直接将巨人的脊梁压塌了。

铜鼎古朴无华,再次穿越时空而去。

这一次,来到了一群上古玄兽的领地。这些玄兽并未开化,其年代,不知道有多么久远。

铜鼎再次显威,将它们简简单单就镇压了。就这样,铜鼎一直在穿越,一直在镇压。

这个梦做了好久好久……

玄天武帝

玄天武帝

作者:别碰我的鱼类型:玄幻状态:已完结

玄天大陆,盖世强者以肉身成圣,挥手间山河破碎,傲啸九霄。绝代天骄凭神念镇压十方,一念起,驱日月,摘星辰。少年叶牧,携一尊破败古朽...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