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极品打鱼系统15章在线阅读 魏所楠乐湘湘全文目录

极品打鱼系统15章在线阅读 魏所楠乐湘湘全文目录

时间:2019-01-04 12:00:20编辑:曼文

独家新书《极品打鱼系统》是来自作者 血天机最新创作的都市异能类小说,男女主角是魏所楠乐湘湘,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某宝网上的一张神秘升级卡,让魏所楠拥有了神奇护美系统,从此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逆袭之路。可爱的班花?面对系统,来不及抵抗,芳心已被俘获;冰美人,嗯哼,要想要把你找来当助理,难度不小啊。女明星,我要泡你,怎么不行?你的保镖胆敢阻拦?打得他爹妈不认识!

《极品打鱼系统》 第7章 免费试读

说罢,将手机递给对方看

欧阳非凡接过来一看,是风兴国发来的。

欧阳非凡叹了口气,疑信参半的问道:“你肯定自己没弄错对象吗?怎么可能是一个高三学生?这事情怎么会这么蹊跷?”

刘美然嘴角轻扬,脸上一抹得色一闪而过:“我的本事你还不放心么?要知道,我可从来没在这种事上出过差错。风兴国现在才知道自己闹出这么大的事情,而且给你造成这么大损失,呵呵,想必他也慌了,不过,那个学生非常的不简单,而且胆子也忒大”

欧阳非凡心中莫名的闷了起来,眉头紧皱道:“不说他了你是我的女人,我实在不愿知道你又利用自己的身体去换取需要的信息!”

刘美然黯然了眼神:“你当我愿意吗?我这辈子最大的心愿就是愿得一心人,白首不分离,可是这个一心人至少得让我过上安定的生活,不再需要我去抛头露面为他筹谋,甚至牺牲色相的去帮助他!”

“对不起”欧阳非凡除了这句歉意十足的话,真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些什么。

欧阳非凡相当明白自己的能力,刘美然所说的那种生活就算是自己目前来说都无能为力啊

而此时刘美然的脑海中却浮现出魏所楠的身影

照片上,这个斯文秀气的小男生绝对不像他表面上看起来那么无害,不仅仅有着普通人无法匹敌的身手,还有层出不穷的武器,想来有着强大的后盾给他做帮手。

可是,刘美然根本不知道,其实魏所楠一直都是一个人在战斗。

实话说,这样的男人,虽然年纪小一点,才能配得起她刘美然!

可是

刘美然不由得暗自惋惜不已。

他们现在处于对立面,他们之间不拼个你死我活是没有办法结束的!

第二天上午,时钟已经指向了九点整,蒋晴晴娉娉袅袅的来到魏所楠的门口,敲了敲魏所楠的房门。

“进来吧!”

房间里的魏所楠一边开口一边打着哈欠。

蒋晴晴推门进去,顿时傻眼了:“魏所楠你今天怎么这么晚?”

原来魏所楠此时还仰面倒在床上正睡眼朦胧。

听见蒋晴晴的问话,魏所楠慵懒的伸了个懒腰:“什么事啊?”

昨儿晚上,魏所楠先是在电影院的演出大厅那里陪着蒋晴晴看电影,主角穿越到古代,演绎了唐朝皇宫里的爱恨情仇,看的魏所楠昏昏欲睡。

不过,魏所楠也没办法,毕竟现在高考结束了,而且蒋晴晴一直以来对自己还不错,所以,她提出这么一个要求,魏所楠没理由拒绝蒋晴晴啊。

完事之后,就趁没人注意的时候溜上了乐湘云停在电影院门口的车,跟着乐湘云一起到欧阳非凡的地盘将他那些手下干掉了几个。

本来是想连欧阳非凡一块儿收拾掉的,结果等了很久没看见缩头乌龟欧阳非凡出现!

魏所楠无奈之下只好又跟着乐湘云回到他那里,跟乐湘云商讨了大半夜,敲定了之后的几个方案之后,一夜就已经过去了。

早上五点钟左右,魏所楠才悄无声息的潜回自己房间,一进门就趴在床上不愿起来了。

蒋晴晴关上房门之后,朝床边走去,细细的看了看魏所楠的脸色,好奇的问道:“怎么感觉你昨晚上干了一夜体力活似的,你干嘛去了?”

魏所楠怎么可能会跟蒋晴晴说自己出去杀人了,靠,说出来,谁会相信啊。

哪怕蒋晴晴相信魏所楠彩票中了五百万的大奖,也不会相信魏所楠会杀人

只嘴角轻扬,魏所楠一脸暧昧的说道:“蒋晴晴啊,你还真没说错,我昨天晚上在梦里陪你一夜,你说我累不累?”

蒋晴晴俏脸上顿时一红,娇嗔的白魏所楠一眼:“做梦怎么可能会累?啊!魏所楠你这小屁孩现在不得了了,我发现你最近变化极大,从一个渣男学生,进化为坏蛋份子了,你这个大坏蛋,一天到晚消遣人家!”

魏所楠本来也是逗逗这个绝色美女玩玩的,却难得看到蒋晴晴如此娇嗔的一面,不由得心中一荡:“蒋晴晴啊你这个样子还真是好看!”

蒋晴晴脸色更是像着了火一般:“越说越没个正经了!行了,别瞎扯了,我问你,你昨儿不是跟我打包票说能够帮我把事情全弄妥当的吗?怎么今天一大早,那许小剑还会来电话,言明要你接?”

魏所楠抬头颇感纳闷的说道:“不会吧?”

昨儿魏所楠陪蒋晴晴去看电影,当时就觉得很奇怪,蒋晴晴的品味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啊,而且她这么小气的人,怎么会请自己看电影,还有汽水喝,薯片吃。

魏所楠问了好多为什么,蒋晴晴就是不回答,或者找借口,说什么心血来潮什么的。

打死魏所楠也不相信。

最后快走进电影院时,一个男生,就是那许小剑,过来了拦住了去路。

最终,魏所楠才明白,原来,许小剑在追蒋晴晴,请她看电影,蒋晴晴不同意,但是架不住对方的死缠烂打,蒋晴晴把自己给推了出来,说她已经有男朋友了。

许小剑不同意,让蒋晴晴证明给他看,结果

许小剑看到魏所楠,真以为蒋晴晴有男友了,当时觉得很是扫兴,但有蒋晴晴在场,即使颇有微词,也不敢明目张胆的反对。

许小剑,一脸的戾气,好像别人抢了他心爱的物什一般。

但尽管如此,他当时也没有敢开口质疑,只是为什么今天却又将电话拨了过来?

难道许小剑还没有放弃吗?

蒋晴晴也是听见她同事跟自己说起这件事,这才晓得许小剑还打电话找魏所楠的事情的,不由得眉头轻蹙:“为什么不会?这可是许小剑那个娇滴滴的妹妹打来的,难不成她不是经过许小剑的授意?”

魏所楠眉头一挑:“你说的是许小蕾?许小剑的妹妹?难不成许小剑想对我施展美人计,让我选择了他妹子许小蕾,然后放弃你就算我没选择,但是只要和许小蕾产生了关系,那么,以你的脾气就会自行离去哈哈,许小剑看来对你一往情深啊,而且还闹出这么大的一个误会,我跟你一点关系没有,就这么充当一回男友,然后就白捡了一个妹子,哈哈,真是笑死我了。你能肯定她说的是许小剑要约我见面?”

蒋晴晴一愣,摇了摇头说道:“那倒没有,不是我接的电话,传话的人是我一个同事。虽说不知道对方到底是怎么说的,但是意思应该是一样的啊,难道许小蕾来找你还会不是许小剑的意思?”

魏所楠撇撇嘴,没有回答。意思怎么可能会一样呢?

许小剑找他跟许小蕾找他,这可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啊!

蒋晴晴见魏所楠不置可否,倒也不在意,相信魏所楠会处理好的,然后一脸欣喜的说道:“我今天很开心,因为我收到一份特制的礼物,你想不想知道是什么好东西?”

魏所楠见她那么兴奋的样子,故意不配合的说道:“我最讨厌猜谜语了,你还是直接告诉我得了。”

蒋晴晴嗔道:“你这人真没劲!算了,不跟你一般见识!我还是告诉你好了,是跟我们人一样高的一组画,你可知画的是什么场景吗?呵呵,是我们昨天看的电影里面的场景,一共四幅,第一幅是男主角帅的跟都教授一样,然后初遇女主的场景,然后是定情、大婚、最后女主角死在都教授怀里。真是太棒了!画工也是一流啊!”

魏所楠不敢置信的看向她:“不是吧,这也能画的出来?”

要画一幅人物画像并不难,难的是要将电影里人物当时的面部表情抓住,一丝不漏的画到画纸上,而且还是每一个场景一幅,可见这人当时看的时候观察的很仔细,而且一天时间将四幅画通通画出来,那还真是需要一定的功底和时间的,这倒的确是份难得的大礼。

“这完全表达了送画人对我的崇拜”蒋晴晴显得特别的兴奋。

“怎么这算好消息么?尼玛的,你看不出这是人家想泡你啊!”魏所楠冷笑一声道。

“这你就不懂了,我喜欢这样的画,我收下了,难不成我就一定要让对方泡吗?我至少得到了我喜欢的东西,而且,这些画,如果我不想要,还可以去卖掉,还不算是好消息吗?”蒋晴晴的脸上露出神采奕奕的光芒来。

“听你这么一说,倒还真是个好消息。”魏所楠从床上坐起来,眉头一挑,觉得蒋晴晴真是个奇葩,她的本质从来就没有变过,从魏所楠进她家,租房子起,就是这样。

“这么算来,我可以拿到全部收入的几成啊?”魏所楠觉得眼前已经看见了不少红红绿绿的票票在眼前飞舞了。

“你妹的!跟你有半毛钱关系!人家送我的,你怎么想分成?脸皮也真够厚的!”蒋晴晴条理分明的不屑的说道。

“好吧,那下次再有这样的事情,别说是不限量喝汽水看电影,就算是开工资给我,我也不去充当你男友了。”魏所楠撇了撇嘴道。

“你魏所楠你不过你难道很在意这笔收入么?”蒋晴晴不由讶异道,在她看来,魏所楠完全是被赶鸭子上架的,对报酬应该不是很计较啊。

“切,谁不爱钱啊?难道你不喜欢啊?”魏所楠撇撇嘴道。

“呃”这话说的蒋晴晴倒是没办法反驳了。

这个世界上还真没有人能够拒绝金钱的诱惑,包括她自己,否则在网上查了查,买家愿意出的价格这么高的时候,她也就不会兴奋不已了。

不过,蒋晴晴在意的却是自己能挣多少,而不是那种不明不白的收入,否则她大可以直接就答应了许小剑的追求,又何必要拒绝这个高富帅呢?

“好吧,你要说的我都知道了,现在我好累啊,让我再休息一会儿,如果你没有那个意愿在我身边躺一会儿的话,还是该干嘛干嘛去吧。”魏所楠又往枕头上倒下去,打了个哈欠:“你别忘了,多去看看行情,如果价格合适就卖掉,我也可以分一点,哈哈,许小剑真是人傻钱多,偷偷送这样贵重的东西给你,想都别想,肯定他是花高价,让大师级画家画的。而且还傻乎乎的以为你真的有什么艺术品位”

蒋晴晴低下头看着魏所楠,突然嫣然一笑,迅速的朝魏所楠的眉心蜻蜓点水的亲了下。

魏所楠双眼豁然一睁,瞪大双眼看着眼前巧笑倩兮的绝色美人。

蒋晴晴脸上迅速的布满潮红:“就当是我为了感谢你充当我男朋友的利息。”

说完也不管魏所楠是什么反应,一脸娇羞的快步出了房门

魏所楠不由自主的伸手朝刚才被亲的地方摸去,忍不住笑容满面。

还别说,蒋晴晴的红唇还挺热的!

魏所楠这一睡就睡到了吃午饭的时间,起来去餐厅吃完饭之后,慢慢的踱回了房里。

大约十分钟过后,门外走廊传来脚步声,紧接着房门被人叩响。

魏所楠其实早在人还在走廊里的时候已然知道对方的身份了,还真是让他给猜着了,于是大声应道:“进来吧!”

一双芊芊玉手推开了房门,身穿白色套装的许小蕾扭腰摆臀的走进房间:“你好,请问你就是魏所楠吧很高兴和你见面”

魏所楠笑道:“嘿嘿,我就是魏所楠,还是直说吧,你找我有什么事?”

许小蕾面上一红,低头小声的说道:“这是这样的,我想请帮帮我的忙。”

魏所楠紧紧的盯着她看了一会儿:“是你哥哥许小剑叫你来的?”

许小蕾一愣,莫名道:“我哥哥?他叫我来干嘛?不是不是,你误会了,是我私人有些事情想要找你帮忙的”

魏所楠这才了然,看来是自己彻底误会了,当时,肯定是蒋晴晴的同事瞎想了,然后又跟蒋晴晴传错了话,这不到他这里,就变成是许小剑要找自己了。

魏所楠觉得自己的想法忒大胆,许小剑不会这么冲动吧?为了追求蒋晴晴,不但大把的砸钱,而且连自己妹子都说服了,前来帮他?

不过,魏所楠也不知道许小蕾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魏所楠想了想,盯着许小蕾看了一会,倒没有察觉许小蕾有什么不对劲,于是眉头一挑问道:“你想让我帮你做什么?”

许小蕾顿时觉得更加难为情:“我哥哥对蒋晴晴一往情深,如今真的茶饭不思你能不能帮我劝劝蒋晴晴?好歹你是她的房客,关系不错。”

魏所楠心念一转,点点头应道:“行,我可以帮你解决这个问题,这对我来说小菜一碟,到床铺上去吧。”

许小蕾惊道:“到床铺上去?”

魏所楠坏笑着回道:“你不知道吗?蒋晴晴是我女友,如果要帮你哥哥,我就得和蒋晴晴先分手,现在,只有这样”

许小蕾脸上一红,脑海中不由得浮现出自己受哥哥许小剑的授意,过来勾引魏所楠的情景,本来还想拐弯抹角的,结果,人家魏所楠虽然年纪小,可三言两语就给拆穿了。

魏所楠见她这个样子,已经猜到她在想些什么了,嘴角一扬:“别担心,我发誓我就和你假装的来一下,逢场作戏,不会做其他事的,只要让蒋晴晴看到,她生气了,事情就完成了,并且我不收取你任何费用。”

见魏所楠一下子就猜到了自己心里的想法,而且还如此直率的应下来,许小蕾一下子倒是愣住了。

在她的世界里,基本上每个人为别人做事都是需要回报的,像魏所楠这样不要任何报酬的人,倒还是第一次看见。

许小蕾有点慌了,感觉自己好像遇到了一个好心肠,如果不是,那么就是遇到了一个非常狡猾的男生,于是道:“这个魏所楠,我能问问你,我跟你并不是很熟,你干嘛要如此帮忙?”

魏所楠一脸坦率的说道:“哈哈,美女啊,你别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地方,我不过是为自己留一条后路而已,若是有一天,我想要寻求你的帮助的时候,但愿你也能不计报酬的帮我。”

许小蕾闻言,顿时将疑虑扔到脑后,开口问道:“那我需不需要将衣服都脱掉啊?”

魏所楠精神一震,嗅了嗅鼻子,的将自己的眼镜往上推了推:“呃如果能够直接接触到体表那当然好了,但是”

许小蕾嫣然一笑,葱葱玉指轻轻的将外套的扣子解开,没有了外衣的束缚,一时间浪涛涌起。

魏所楠眼中光彩大放,直勾勾的看着人家美女胸前,嘴上说道:“还真是的,你大哥竟然舍得让这么身材好的妹妹,牺牲掉”

许小蕾长叹一口气道:“可不是吗,我大哥对蒋晴晴就跟失了魂似的对了,这样可以了吧,蒋晴晴什么时候到啊?”

“哈哈哈!你就不担心这一切都是我设下的圈套吗?我说美女啊,你哥哥傻,你也这么傻?看来真的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啊。”魏所楠大笑道。

许小蕾听到这话,不由的紧张起来,双眼瞪得大大的盯着魏所楠看。

魏所楠大笑道:“好了好了,不开玩笑了,你先躺着,这个点儿,蒋晴晴已经在下班的路上了,等一会吧,哎,我这次真的要失去女朋友了”

魏所楠心里笑翻了,暗中给蒋晴晴发了一条短信,并且要求加大酬金。

得到了蒋晴晴的回复,不同意!

魏所楠决定将内幕全部告诉给许小蕾,让她转告她哥哥,就说自己根本不是蒋晴晴的男友,让许小剑放心的追求吧,大胆的追求吧。

蒋晴晴无语,只能回复同意,魏所楠这才放下心来,并且承诺,会继续想办法充当挡箭牌。

没过多久,门外走廊却果然传来了一针脚步声,紧接着又有人叩响魏所楠的房门。

许小蕾这个时候刚刚将身上的衣物除去,虽然一切都是在演戏,为了达到拆散魏所楠和蒋晴晴的目的,但是第一次被上演,“抓鸡在床”,多少有点紧张。

魏所楠心里笑翻了,特地悄悄的告诉许小蕾,为了保证演戏的真实程度,许小蕾应该怎么做?

果然,许小蕾立即往床上一趴,伸手抓过床上的蚕丝被将自己遮住,只露出一个脑袋。

魏所楠装模作样的,大声问道:“哪位?”

而门外却传来一个冷漠而又陌生的男人声音:“我!快开门!”

魏所楠心中一惊,怎么会是男的?不但不是蒋晴晴,也不是房东。

魏所楠迟疑的同时,房门被撞开了,第一个冲进来的是一个男的,身后还有一帮人!

当晚,魏所楠也被一个神秘的组织给接走了

魏所楠都没来得及告别姑妈,还有房东一家,然后就昏昏沉沉的离开了,魏所楠醒来之后就被带到了陌生的环境。

等魏所楠想挣扎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系统已经被剥夺了,这个时候,魏所楠才恍然大悟,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神秘组织所设下的局,为的就是寻找合适的人选。

只是魏所楠搞不懂,为什么自己这样的24k纯吊,也会被选中。

接下来,魏所楠就被带到一个地方,在场有很多教官,同样也有很多和自己差不多年纪的人。

然后,魔鬼训练开始了,魏所楠一直咬牙坚持,最终生存了下来。

然后,魏所楠天南地北,国内外到处执行任务,一次一次的完成任务,收获赏金,当然一部分要上缴给组织的。

终于有一天,魏所楠在一次任务完成后,回国的飞机失事了,他万幸没有死,魏所楠看到各地的报道,所无人生还。

这个时候,魏所楠萌生了一个奇妙的想法,没错,逃离组织,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

“吱嘎,吱嘎”长途客车在高低不平的山路上缓缓前行,看着窗外风景,一脸平静的魏所楠内心却是感慨万千。

一别十几年,先是被那些杀人不眨眼的“老妖精”教官们折腾来,折磨去,然后又去了国外去接那多如牛毛的雇佣任务,多少次死里逃生,让魏所楠成为国际雇佣兵排行榜上第一号人物。

不过,时间一长,魏所楠就倦怠了,他发现自己再这么干下去,肯定会成为一个毫无感情的冷血动物,只知道接任务,完成任务,循环往复,直到生命划上句号。

这不是魏所楠想要的,于是他果断的扔掉以前的一切,开始新的人生,而新人生的第一站,便是这个都快忘记的故乡。

而且这一次,魏所楠决定回自己的老家,而不是去城里的姑妈家,因为他害怕到时候组织来调查,处理后事。毕竟当时,组织一直以为自己就是孤儿生活在姑妈家,而没有真正的家。

为了保险起见,魏所楠决定瞒着姑妈,去自己的村上。

“我这样的选择到底是对还是错?我能适应新的生活么”魏所楠心里越想越发毛。

倏地,魏所楠心里啐了一口,心道:“娘的,以前枪林弹雨都不怕,现在面对新生活,怕个球啊,逢山开道,遇水搭桥,乃乃的,老子就是这光棍性格,草!”

就在这时,一股浓浓的臭味直冲魏所楠的鼻子,打断了魏所楠的思绪,魏所楠眉头猛的一皱。

这时,安静的车厢也炸开锅了,乘客们发出各种不满的噪声。

有个脾气不好的乘客直接就开骂了:“有点素质行不行?这么臭的脚,还脱鞋子!”

“就是!不知道车窗是锁死的么?大家都遭罪!”

“简直就像掉进了臭咸菜缸了!熏死人了!”

伴随着讽刺之声,一道道寻找气味的目光,往魏所楠这边看来。

魏所楠旁边是一位挺有风韵的大美妇,听到其他人的抱怨声,大美妇立即的往外侧过身去,眉毛一挑,鄙视的目光望向魏所楠。

美妇人没说话,但是她的动作和表情,已经是在场众人明确了那个毫无公德之人,就是她旁边这个青年。

魏所楠穿了一件很多褶皱的汗衫,洗的已经泛黄,牛仔裤上已经起了很多毛边,脚下等着一双高帮的黑色皮靴子。又油又灰的头发遮住耳朵,五官虽然端正,但表情很是颓废。

“你小子长得倒是不赖!大热天的穿一双高帮靴子,不是你发出的臭味,还有谁呢?”美妇人心中一阵厌恶,嘴角微微一斜,一副嘲讽的嘴脸,随即捋了捋头发,美妇人的风韵顿时荡涤开来

“没有证据,请别血口喷人,积点口德吧。”魏所楠目光望向窗外,轻笑一声道。

美妇人顿时心中一揪,脸色瞬间由白转红,这个土鳖竟然敢回击自己,言语并不恶毒,但是,这轻飘飘的话,更加令人光火。

美妇人一咬牙,直接开骂道:“瞧你那瘪三样打扮,大热天的穿个高帮鞋子,这味道不是你发出来的,还有谁?”

这颇有风韵的美妇人,本就是透着诱惑的水蜜桃,再加上一身打扮,愈发衬托出她的身份,而她正是抓住这一点,要把这臭味往魏所楠身上推。

没办法,魏所楠的装扮看上去的确就像是个农民工,对这种爱泼脏水的女人,魏所楠根本不屑去搭理,教训这种人,实在让魏所楠觉得掉价。

美妇人心想,哼,你没有说话那不就是代表我是对的了。

于是,心里暗暗地高兴,嘴上继续不饶人的说着,时不时就冒出很多恶毒犀利的话语,魏所楠虽然平素脾气温和,但是听到这些,面子上真的挂不住了,直接笑道:“要不你来闻闻?正好可以验一验真假!”

车上顿时发出一片哄笑!

美妇人满脸涨红,准备发作!

突然!身子向前猛地一倾,这才发现车子突然停了下来。

只见六七个虎背熊腰的猛男突然闯了进来,他们个个头带着小丑面具,看不清楚长相,每个人手上还有一把消防斧,全车人都吓得惊慌失措,纷纷逃窜,为首的猛男猛地威胁道:“草!你们全都给我坐下!给我安静点,谁要是敢动,老子的斧头不答应!”

说完后还故意把消防斧晃了一下,斧锋上闪过冷冽的光芒,乘客望上一眼,就觉得毛骨悚然,一时间,全车人心惶惶,那长途客车司机,干脆趴在方向盘上,瑟瑟发抖。

“坐下!”为首之人爆喝一声!

“都坐下!”

“别动!让你动!老子剁了你了!”

“闭嘴!别吵!”其他帮凶也纷纷帮腔呵斥。

乘客们看着这么让人胆战心惊的恶人,都吓得面如土色。

刚刚那个各种讽刺甚至破口大骂的美妇人此刻也是哑火了,随即慢慢地把自己的手伸到座位下面,想努力的把自己的手上的钻石手链拿下来,只是又非常害怕被恶人发现

“你们不用那么害怕,破财消灾,老子只是要钱,只要你们乖乖拿钱,老子绝对不会对你们怎么样,但是哼哼,谁要是敢给老子耍滑头,就别怪老子心狠手辣,要钱还是要命,你们自己想清楚就行了!”还是那个站在最前面的猛男在恶狠狠的发话。

接下来后面的那几个恶人就都掏出一个黑色的塑料袋,然后分工分别向两边的乘客展开袋子口,示意放钱。

乘客们早就被吓的胆都破了,哪敢怠慢,连忙都把自己身上皮夹,首饰,手机等都掏出来了。

“你,快给我掏出来!”恶人挨个收钱,收到魏所楠那里,塑料袋口都伸到他面前了,可是魏所楠却丝毫未动,恶人急了。

“拜托,大哥们,你觉得我像个有钱人么?你们打劫也该找个能满足你们胃口的对吧,打劫我根本连牙缝都塞不了。”魏所楠倒是丝毫没有畏惧的脸色,神态自若,很轻松的笑着。

“她看着怎么样?你们还不懂么?”魏所楠朝之前大骂的那个美妇人那努了努嘴。

“你们别听他乱说,他是为了让自己不交钱!”那个美妇人急了,一把就站了起来。手上的包也因为美妇人的速度过快而掉落在座位上,拉链是开的,洒出了一些东西。

“哎呦,你就别不承认了。你看,这光闪的”魏所楠指着美妇人包里露出的钻石手链,还装模作样的捂了捂眼睛。

“滚蛋,这婆娘居然这么有钱,这钻石这么闪还这么大,亮瞎老子了,发财了发财了啊”恶人也看到了钻石手链,一个箭步冲到美妇人面前,一把抓起钻石手链,眼睛放光地盯着,都快流口水了。

其他恶人也都跟着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这次出来收获这么大,够他们哥几个挥霍一阵子了。

恶人把钻石手链递给为首的那个猛男。

“啊这什么牌子的?看上去很不错啊!多少钱啊?”为首之人,将钻石手链拿在手里仔细的观察,喃喃自语道。

“喂,别一直盯着这一个啊,这就满足了啊,难道她手上的另一个钻石手链你们都不要了啊?”魏所楠抱着手臂,得意的笑着,哼,他就是让这个美妇人尝尝被人欺负的滋味,也好好收收她的气焰,省的总是生事端,更何况以她这种剽悍性格,会这么有钱,多数也也来路不正,他何必帮她省钱。

美妇人在心里狠狠地骂魏所楠,只是无奈现在不时发作的时候。

恶人一把抓起美妇人的手腕,拽起那个钻石手链,只是扯了几下还是没能弄下来。

为首的那个恶人发出邪恶的笑声:“什么破玩意儿,走开,我来!”

说完就推开了站在美妇人旁边的那个恶人。

“啊”美妇人发出非常惨绝人寰的叫喊声,乘客们都惊得抬起了头,只见美妇人脖子上都是被刮的血痕。

耳朵已经是滴着血了,似乎肉也被撕下了,看着都让人觉得疼。而且很明显,脖子上的项链和耳朵上的耳环都不见了。

“说吧,这个手链是我来取还是你自己来取呢?”为首的那个恶人也是扯了手链没扯下来,手腕毕竟不像耳朵那么脆弱。

“不用你我我自己来,自己来”美妇人已经变得唯唯诺诺了。经历了恶人这么残忍的对待,她也不敢凶狠了。

若是对方嫌她墨迹,顿时一来火,消防斧斩断手腕,妈呀!

美妇人不敢想象后果。

美妇人由于害怕,身体颤抖着,幅度比较大,胸前也加速浮动起来

为首的那个猛然,盯着美妇人那饱满胸部,眼里满是欲望,咽了一口唾沫,急急地吩咐着下面说:“把这娘们带下去,不着急,我马上过来享用。”

说完还抓了一把美妇人的胸,果然是一级正品货,爽的他心猿意马。

“是,小弟知道了。”站在后面的两个猛男走出来,愣是把美妇人拖了出去,顺便还揩了几把油,惹得美妇人大喊大叫。

“现在该你了。”恶人头子冷冷地看着魏所楠。

恶人头子之所以能当头子,在财色双收面前,还能压制一下生理欲望,先把财给收完。

“我可什么都没有,不相信你们可以搜身啊。”魏所楠说完还做了个大摊开手的样子

“你脖子上有个玉观音,给老子扯下来,快点,别浪费老子的时间,收拾完你们,老子还要去好好疼惜那个小娘们呢。”恶人头子一眼就看到了魏所楠脖子上有个玉观音,看其他地方也就普普通通,什么都没有。

魏所楠眼睛猛地一抬,冷冽地说道:“它对我很重要,我不会给你们的!”

玉观音其实是个成色一般,价格也一般的玉做的,只因为这个玉观音是魏所楠的父母留给魏所楠唯一的东西,只要想父母了,魏所楠都会小心地抚摸着这块玉,时间久了,玉观音也变得精巧起来,从外观上看,玉观音很是剔透。

于是恶人头子就认为这个肯定值钱。现在魏所楠更护着这块玉观音,这更让匪头觉得这个非常的值钱。

“快给我抢下来,快点!”匪头冷冷地哼道,说完示意手下,手下人会意,连忙拿起消防斧就往魏所楠脖子上砍去,想把玉观音绳子砍断。

“你们活腻了!”魏所楠看着逼向自己的消防斧,终于忍耐不了了!

动手!

一招敏捷利落的回击,那恶人连反应的机会也没有,直接嗝屁。

站在一旁的恶人头子刚想逃,也被魏所楠一脚踢到座椅上。瘫痪在座椅上,起都起不来。只是在那一直痛苦的扶着肚子。

“你们还不快上,还愣着干嘛!”匪头用最后的力气使劲喊了出来。

魏所楠看着这些恶狠的对手,越来越控制不了自己的手脚,出手招招打中关键位置,恶人们全都是一招打残!

其他剩下的恶人听到老大的命令,刚想冲过去,却立刻感觉腿下悬空了一般,还未低头看,就跌落了下来了,狠狠地砸在了地上,身体传来剧痛。

一干恶人都被打落的人仰马翻,整个车厢只听到惨叫声

魏所楠解除掉危险后,就下了车。

“大哥,你好快啊,这小婆娘磨磨蹭蹭地还没拿下来呢,先给大哥尝尝鲜吧要不。”长途客车上之前是关着门的,里面的隔音不错,隔得远一些,也听不清楚车里面的动静。

看到有人下车,两个恶人随便瞄一眼,还以为是老大回来了,还没回头,就先对着老大献着殷勤。

“不用了,拿下来我也不要了。”魏所楠站在他们后面,淡淡地说道。

“哎哟,大哥您今天怎么这么不对啊,大哥,你的声音”这两个恶人刚说半句话突然意识到这不是自己大哥的声音,急忙回头。

却只看到那个指证美妇人有钱的年轻人,恶人们有些疑惑,抓住他就喊:“怎么回事,我们大哥呢?”

魏所楠看了看恶人抓住自己的那只手,轻蔑道:“把你的脏手拿开。”

“你算什么东西?敢跟老子这种态度!”两个恶人彻底被激怒了,拿起手上的消防斧就往魏所楠身上砍。

极品打鱼系统

极品打鱼系统

作者: 血天机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某宝网上的一张神秘升级卡,让魏所楠拥有了神奇护美系统,从此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逆袭之路。可爱的班花?面对系统,来不及抵抗,芳心已...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