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极品打鱼系统魏所楠乐湘湘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极品打鱼系统魏所楠乐湘湘无弹窗全文免费阅读

时间:2019-01-05 07:34:43编辑:靖雁

爆款好书《极品打鱼系统》是来自作者 血天机所编写的都市异能风格的小说,小说的主角是魏所楠乐湘湘,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某宝网上的一张神秘升级卡,让魏所楠拥有了神奇护美系统,从此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逆袭之路。可爱的班花?面对系统,来不及抵抗,芳心已被俘获;冰美人,嗯哼,要想要把你找来当助理,难度不小啊。女明星,我要泡你,怎么不行?你的保镖胆敢阻拦?打得他爹妈不认识!

《极品打鱼系统》 第8章 免费试读

美妇人惊恐地看着魏所楠,没想到这个男的这么厉害,自己之前那么得罪他,现在不是死定了,美妇人看到魏所楠正坏笑着看着自己,顿觉不妙,刚想喊救命,却反应了过来,既然那么些个土匪都被打得落花流水了,她怎么可能会有机会逃出魏所楠的手掌心。

“别这么害怕,我要真想动你,你也没机会反抗。记着,以后对人好点,否则吃亏的还是你自己。”魏所楠说完转身就走,走了几步,还回头朝美妇人露出一个冷酷的笑脸。

美妇人呆立在那很久,脑子里一直回荡着魏所楠的话,久久不能散去。

美妇人回到客车上的时候,看到车上的恶人都被乘客用皮带给绑着,还有人打电话报了警。过了一会,警车到了,把这些恶人全都带走了。

当警察问道是谁这么有本事把这些恶人都制服了,众人们都只是描述说是一个年轻人,长得很酷很忧郁。身形不算魁梧,打人却十分有力而且精准。

众人们都非常想谢谢这个青年,只是无奈当时值钱的都交给了恶人,也包括手机,相机,所以根本拍不了照,也就无从找到那个青年了,不过在当时那种情况,谁还有心思拍照,能保命就不错了。

但是,大家心里都会永远感谢这个帮了他们的青年。

只是此时的魏所楠,却走在一条羊肠小道上,他看着周围的景色,一切都是那么的熟悉,与记忆中的家乡都是一摸一样,这么多年过去了,村庄几乎没什么变化。

只是很多东西设施似乎变得更老旧了

刚才在长途客车上的事,魏所楠不禁感叹算那几个小子运气好,他现在放弃以往的一切,什么都不想,只想回来与父母呆在一起,尽孝养老,做个好儿子。

所以,魏所楠虽然招招狠毒,却都不致命,只是不想惹上麻烦而已。要是按他以前的风格来办事,那几个小子绝对看不到明早的太阳。

“魏家沟”是个挺老的村落了,周围群山围绕,路有些难走,而魏所楠的家就在村子的最里边。

魏所楠看到周围山上各种挖掘机,工程车什么的,不禁为村里感到骄傲。

这种山村被开发商相中,那么以后父母和乡亲们应该都能过上好日子,而且不是像之前那样靠着种点土特产,交通还堵塞,土特产运输困难,整个村子过的十分艰苦。

魏所楠已经离开家十多年了,当年离开的时候他才八岁。父母都很年轻,爸爸憨厚老实,妈妈温柔美丽,两个人对魏所楠都非常的好,不管魏所楠犯了多少错,他们都只是嘴上说说,而从不会随便毒打。

而自己却被一个老家伙只用一个棒棒糖就骗出了村庄,从此自己命运也就这么的改变了

这么多年过去了,直到今天,他才真的回来了,也不知道父母怎么样了。

“爸,妈,你们现在还好么。还记得我这个不孝子么,今天我终于回来了。”魏所楠心中想着父母,急于知道父母的近况,情不自禁地迈开了大步。

魏所楠走完难走的山路,很快就看到有炊烟升起,魏所楠一看,自己已经到了村头,只是却看到有好多人都往村里头去,魏所楠不禁感到奇怪,现在不是做午饭的时间么。怎么大家都往东头跑?

魏所楠连忙拦住一个人询问情况。

被拦的是个大姐,大姐发挥着女人天生八卦的特性,就眉飞色舞地说道:“你怎么不知道啊,是黑虎跟人干架了。”

“黑虎?这小子跟谁干架啊?”魏所楠急切地问道。

“哎,那些开发商的破事,不说了,我们现在都赶去给黑虎撑场子呢。”大姐说完,就立马又跑了起来,很快就没了踪影。

魏所楠冷冷地看着前方,暗自加快了脚步,很快就到了村里头。

到了那里,才发现都被人挤满了,不过挤挤也勉强可以看到里面的情景。

只见一个雄壮结实,皮肤很黑的男子站在一件破房子的屋顶上,一副倔强的表情。

魏所楠看了下也能认出来,那个就是黑虎,是小时候自己一直的小伙伴,一直都是黑不溜秋的样子,加上打架很猛,村里都喊他黑虎。

但是更让魏所楠惊讶的是,他是站在自己家的屋上面。

魏所楠不禁好奇甚至担心,为什么都站在他家这,他父母又哪里去了呢?

“黑虎,你别不识好歹,要是真把老子惹急了,老子就让挖机过来,到时候连房带人,全都活埋了!草!”一个不远处的声音狠狠地喊道。

“不行,你们必须得给六万,少一个子都不行!”黑虎强烈地坚持道,脸上的表情就是一副誓不罢休的样子。

对方也立即叫嚣起来。

“放屁!”

“你丫活腻歪了!”

大家循着声音看到十几个人,都是一副地痞流氓的模样。

领头的就是那个扬言要用挖机的人,身后还跟着十几个小混混。

领头的不屑地说道:“切,你让我出六万,我有病啊,就这就随便几天就能建好的土房子,它值六万么。”

“不行,反正我就是不让你们动这房子,见不到六万,谁也别想动!”黑虎继续坚持。

“黑虎哥,你别这样了,快下来。我们不要了。”一个稚嫩轻柔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魏所楠循声看去,看到一个很瘦小的女孩,长的倒是挺眉清目秀的。

黑虎看到她脸上的表情明显缓和了,但随之被更愤怒的表情替代了,黑虎大声朝着那个女孩子喊道:“梅梅,你快给去我上学,谁让你回来的!你这说的什么瞎话,钱不要了那你以后住哪,上学怎么办,你爸临终前让我好好照顾你,我不能还没照顾你多少就让你学都上不了!”

“黑虎哥,你下来吧,我不上学了!”那个叫梅梅的女孩子眼中泛着泪花,紧咬着嘴唇,好不容易才喊出这句话。

“梅梅,你这么说你对得起我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父母么!快给我回去上学!”黑虎站在屋顶上本就是靠着一份信念支撑着,现在梅梅居然这么说,黑虎着实被打击了一番,差点没从屋顶上掉下来。

村民们也看出这两兄妹的难处,都在互相给对方劝着,村民们心疼这对不是兄妹的兄妹,都帮着劝,怎么着也不能起内讧啊。

魏所楠心里翻江倒海,父母居然都已经死了。而这个瘦弱的女孩子是自己的亲生妹妹啊。

周围人渐渐把兄妹两劝好了,不吵闹了。

领头的那个小流氓不耐烦地骂道:“黑虎,老子没工夫看你们演苦情戏,你到底下不下来!”

“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没有六万块,谁也别想动这里!”黑虎身子站的笔直,丝毫不动,说话也是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领头的大混混朝后面的小混混使了个眼色,小混混立刻带着十几个人包围了房子。

领头的大混混抬头朝黑虎就喊道:“你知道我动不了房子,所以你不怕,你耍横,没关系,老子先来动你!”

“房和人你们谁都不许动,谁要敢动,我饶不了他!”这时候人群里传来了一个低沉冰冷却有力的声音。

奇怪地是,那个声音虽然不大却既有力量感,仿佛能一把扼住人的喉咙般,让在场的人都为之一震。

大混混有些僵硬地转头去看,他在江湖混迹这么多年还从未遇到过一个光靠说话就可以制住对手的人,此刻他的内心,冒出一股莫名的畏惧来。

可是从人堆里走出来的是一个很是普通的青年,略带凌乱的发遮住了他的脖子和大半张脸,整个人白到几乎看不到血色,他步履缓慢,看似平凡却又让旁人觉得不敢靠近。

魏所楠低垂着头,没有人看得清此刻他的脸上是何种表情。

大混混看到这个人的瞬间,突然有些松懈,这和他之前面对过得敌人相比,简直就像是竹竿稻草搭建的假人,示意他气焰更加地嚣张起来。

“我呸!”大混混恶狠狠地吐了口唾沫星子,挑衅地望着那个病怏怏的魏所楠说:“就凭你?爷还没动手,只怕你自己就先喘死了吧。跪下给我认个错,也就饶你再多活几天。”

刚在村头被拦下文化的大姐也惊惑不定,大姐仔细打了那个年轻人,心中的疑团越滚越大。

这个人,原本看着平平凡凡没半点本事,说话却不光是有力度,居然让人胆寒。究竟发生了什么?让上一刻还温和如春风的人立刻变为发怒的猛兽。

长久以来,魏所楠都是冷漠的,就算天塌下来也没见过他有动摇,谁都以为这样一个什么都不在乎的人,早就没了人间的悲喜欢愁。

可是,对于此刻的魏所楠来说,放在心底期盼了多年的梦,一下子被彻底打碎,仿佛失去了信仰,没有了心底对去父母的念想。

魏所楠现在只有妹妹梅梅了,她是魏所楠内心最后的一点光亮,所以,他要守护好妹妹,把自己未能对父母做到的,全部用来爱护妹妹,不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大混混见魏所楠毫不理会自己的话语,脸上更多了一丝被人忽视的尴尬和愤怒。

魏所楠望着黑虎和梅梅慢慢柔和起来,他慢慢走向他们,伸出手说:“放心,有我在。快下来吧,不会有人赶来动你们一分一毫。”

这话像是在宽慰黑虎和梅梅,但在众人耳朵里,这更是一种威胁。谁敢动他们,就是和魏所楠作对,就要等着被他

黑虎看着这个还没自己强壮的青年,心里满满的感动。但是他深知围在这里的人,是多么的凶恶,自己已经是拼死一搏了,何必在带上一个心善的无辜人呢。能在自己面临为难的时候,出言相助,就已经知足了。

黑虎赶紧劝他:“我知道你是想救我,谢谢你。你还是走吧,没用的。别把自己也搭进来,你是个好人,我会记得你的。快走吧,别惹祸上身。我”

“走吧,这群畜生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大哥你赶紧离开吧,有我们自己就够了,别连累了你。”后面来说话这个人是梅梅。

她和黑虎一样善良质朴,不希望给魏所楠带来麻烦,都想方法劝他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你”魏所楠吃惊地看着面前的女孩,表情是那么得饱含深情。

“你叫我叫我大哥?”魏所楠激动地克制不住,哪怕知道这只是一个美妙的误会,可是妹妹此刻就站在面前,对着自己喊“大哥”,尽管二者的意思天差地别。

梅梅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又说道:“嗯?大哥?唉你还是听我一句劝,快走吧。”

梅梅只知道,这个人原意帮她们,是个好人。自己年纪小,喊声大哥是应当的。可能是冥冥之中上天有缘叫他们遇见。

谁会想到梅梅喊的这个出手相助的“大哥”,并不是一个素昧平生的陌生人,而是和她血脉相通的嫡亲哥哥。

魏所楠内心的激动,被他掩饰地精妙。多年雇佣兵征战的训练下,谁也看不出这个表面平静的男子内心澎湃如江海在翻涌。

魏所楠社么都不理会,只是看着妹妹稍稍弯了嘴角,平淡地笑道:“别怕,大哥来保护你!”

简单的几个字,却叫梅梅感动莫名。

魏所楠转过头看着黑虎,声音也是一样的温柔,道:“我是大哥嘛,当然不能丢下你们的。”

众人都被他的行为弄得一愣一愣的,这么个陌生人怎么会?

他们自己本想帮把手,可是被那大混混镇住,毕竟谁都是自私的,在不能自保的情况下,又怎么会有心思去帮助其他人呢?

可是这个青年,大家都未见过。他为什么会为了两个陌生人这么勇敢,一看那大混混就是个厉害惹不得的角色。

他是没眼力?还是自己自以为本事非凡?有什么好处,会让他来帮这么个和自己没关系的人?

不过就是人家喊声“哥”就被迷晕了?不过是感念你出言相助客气客气罢了。

大家伙儿都在心里嘀咕,这个奇怪的男人是怎么了。担心他这么替人强出头,要怎么办?是不是会有个好下场?

魏所楠一而再,再而三地无视那几个家伙的存在,让大混混暴怒的气息再也无法抑制。

他狠狠朝地上吐了口痰,用脚尖一点一点在地上碾,如同在踩一个自己有着千愁万恨的人。

可是魏所楠却没半点反应,眼里只有妹妹梅梅他们。

终于那个大混混忍不了了,嘴里骂骂咧咧地嚷着:“这么拽?你是看不起老子?给你脸不要脸是吧?老子今天就叫你见识见识什么叫有来无回!看今后还有谁敢像一样在大爷我面前撒野!来啊给我打照着最弱的地方打!我倒要看看着混蛋小子的命又多硬!别留力气,照死里打。”

得了令的几个小喽喽,撸起袖子就往魏所楠那里去。他们看魏所楠也不壮实,都认为他好收拾,动手前还要放话说:“叫声爷爷,我们就给你痛快。怎么”

魏所楠眼神里突然又有了一抹血红,曾经的那个冷酷无情下手狠厉地人不应该再出现在妹妹面前了,自己要保护妹妹,不能给她闹出麻烦来。况且,他也不想在妹妹面前杀人。

为了不见血,魏所楠只是,飞速起身绕道他们身侧,一个快很准的受到下去,几个小喽喽就都歪歪斜斜躺在了地上。

魏所楠又补了几脚过去,虽然看不太清楚动作,但是光听声音就知道,那几个人怕是站不起来了。

围观的众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明明刚才那几个人话还没说完,他怎么就绕道人家背后还把人打晕了?看都没来得及看清他的动作呢

同样和底下人看呆的还有大混混那群人,没动手的在感叹自己运气好。觉得那几个同班不幸,却也幸运,这种身手只怕下手还轻了,魏所楠是打晕了人再折了腿,算是免了人家的痛苦。这样的人还真是少见。

不过剩下几个小弟始终腿颤地站不稳。一个算是有点地位的楼楼颤声问道:“老老老大,不如我们我们还是”

只些人平时靠着人多,欺压欺压老实人还可以,根本没什么战斗力,遇上真正能打的好手,自然要吓得尿裤子。

大混混还没发话,剩下的小弟就已经准备要逃。纷纷下意识用眼神去看大混混的态度。

那大混混,看手底下一个个怂包样,愈发来火,怒极大骂道:“他就一个人,你们怕屁啊。刚才是他小子运气好,你们这么多一起上,他不就应付不过来了么。给老子捉了他,往死里揍!谁***他,老子回去就赏他,今后就是我亲兄弟!”

都说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再加上都觉得魏所楠一个人也该是寡不敌众。群殴他也许效果就好,所以,在周围几个同伙的陪伴下,那些人算是又一次涨了信心。

魏所楠是谁?那可是历经过战火纷飞、生死存亡中的王牌雇佣兵!

所以,在魏所楠眼里,这些虾兵蟹将的威胁,是那么的天真可笑。

魏所楠直接接着冲过来的人墙,单手撑在一个人的肩上,灵巧翻身就越到了后面直接站在了大混混面前。

显然,这个人算是这群喽喽们的领头羊。魏所楠想,捉住他,就好办了许多,不许要在麻烦自己动手。

不过,既然是老大,自然比手下的人要厉害,不然难以服众。

他出拳带着风,那力道、速度,倒是让台下不动功夫的人看了都得叫好。他直接冲魏所楠面门打去,见魏所楠没有反应还以为被吓住,得意不已。

“小子,死来!”话才出口,众人就掩了眼睛不敢去看,生怕亲眼看见这个年轻人,被血溅当场。

这个大混混虽说练过拳脚,比起一般人来下手快也狠,但在魏所楠面前还是没有多少威胁。

魏所楠在那大混混的拳头即将碰到自己的那一刹那,弯着腰向后仰去,同时往右侧了一步,飞快的起身躲开,在大混混收不住冲击的力道同自己擦身而过时,一把揪住大混混的胳膊,反向一拧然后用膝盖猛击他的腹部。

一击即中!

就在那么眨眼的功夫里,魏所楠已经将大混混击倒在地,躺在地上的大混混想捂着腰腹却惊悚地发现袭击根本使唤不动自己的了。

大混混不禁痛呼:“啊,你做了什么?我的手!我的手怎么动不了?啊”

魏所楠看到他现在用右手捧着左手哀嚎不已,轻蔑地扯着嘴角笑了,慢慢地,一点点靠近他。

那大混混抖着,虽然不是很热但他现在浑身上下都被汗浸的湿透。发觉魏所楠再次靠近,他就像受了惊的野兽,在喉咙里开始发出低低奇怪的声响。

魏所楠走到只能蜷缩在地上的大混混脑袋附近蹲下。望着他的眼睛森冷到让人胆寒。

大混混还在嘴硬,甚至企图搬出更大的头头来吓住魏所楠,他颤抖着嗓子喊:“你你知道我是谁么?我的头儿可是这片儿的霸主豹哥!我有豹哥罩着,你敢动我?就不怕豹哥么?得罪豹哥的人,是不会有好下场的。你啊啊啊啊”

魏所楠卡住他的脖子,冷笑道:“豹哥?霸主?那是什么玩意儿?”

说完直接一拳打在大混混的脸上。

登时大混混就疼的嗷嗷直叫,吐出一口血来。那血里爱着醒目的几个小块,黄黄白白的。

“窝的牙泥啊唔”大混混捂着嘴惊呼。

魏所楠这一拳下去,大混混嘴里一片血污。不光飞了几颗牙,连舌头也肿了几倍,这下连话都说不清了。

魏所楠嫌弃地松开捏着大混混脖子的手,却又看着他笑道:“现在,你小命捏在我手上,所以,什么豹哥狼哥的就不用理他了,现在开始,你乖乖听我的!”

大混混生怕受到更大的伤害,立刻就忍着剧痛点头哈腰地给魏所楠赔罪,道:“是窝窝有眼无租,豹郭额,辣个屎豹郭豹郭,涮绳么玩意儿,窝今后就听大郭您的。”

“大哥!”不待魏所楠有下一步动作,梅梅就快速奔到魏所楠面前来,疾呼:“别再打了,听我一句,别再打了,放了他吧。他死了,警察叔叔会抓人的。”

“好好听你的。”魏所楠看着妹妹,满口答应。

“听好了!是我妹子说放了你,我才先留你的命!”魏所楠手拍拍大混混的脸,在他耳边说。大混混终于收住无限的恐惧,深深吸了几口气,忍着痛跪在魏所楠面前,哭喊说:“谢大郭,谢您说下牛情,牛我一命。”

“闭嘴!谁允许你这么叫我大哥了?滚!”魏所楠暴怒,抬腿就把那个脚边的大混混踢飞出去好几米远。

刚辞啊的那帮的小弟赶紧蜂拥过去,搀扶着大混混逃命一样地离开。

“等等!就这么走了?房子”黑虎突然自己从屋顶爬下来,见那伙人要跑就赶紧出声。

大混混眼里带着恨意,碍于魏所楠那里还的身手,却还是只能讨好地说:“不敢不敢,窝们不敢动手,您想怎么住都行。”

天真单纯的黑虎,还自己为得到了口头保证,对方就真不会在来找麻烦。还挥手送他们离开:“没事了,那,你们可以走了。”

“不行!”魏所楠突然开口阻止,他说:“这房子,你还得来拆掉。”

魏所楠的这番话,彻底把在场的所有人都弄糊涂了。这帮人出头吧,架也打了,也打赢了,怎么到头来还帮着恶人拆房子?他这是

同样,大混混被这突如其来的结果也弄得一头雾水,但心里还是欢喜的,被打了一顿,本以为事情搞砸了,回去要被上面狠狠训一顿。

可居然魏所楠又让他们拆?脸上掩不住惊喜。可惜是在不能多说话,他用眼神示意小弟带他说话。

那小喽喽紧张的说:“那就还按按着我们黑虎之前说好的那个价给,六万块,我们现在就去跟上面商量。”

“好啊。六万!”魏所楠的声音十分有力,在场的人全都听的清清楚楚。

就在所有人都惊得说不出话的时候,魏所楠又缓缓地一字一句地吐:“六万一平,少一分都不行。什么时候把钱拿来,什么时候就让你们拆。”

大混混那边,都被这个能打的怪人吓傻了。六万上面还不一定肯给,这人还异想天开坐地要价,真以为自己是个谁啊!

都以为魏所楠是疯了,但碍于他那么能打,只好陪着笑:“不晓得,您是哪位?能代表这家?我们得跟上头汇报情况。”

“魏——所——楠!”魏所楠说地简洁,却是让身后人,内心起了波澜。

大混混带着一众小弟灰溜溜地逃走。

“你是魏所楠?你是我家魏所楠对不对?你是魏所楠!”黑虎开始还在疑惑,说道最后,自己都变成了肯定。

下一瞬间,黑虎扑过去抱住魏所楠的身子,一个大男人,眼里噙满了泪花,也不怕人家笑话。黑虎仔仔细细,认认真真将魏所楠从头到尾看了几遍,却从惊喜变为惊慌。

这个人叫魏所楠,他帮了自己,他对梅梅喊自己“大哥”而能开心好久,他为了梅梅和自己出头。可是这个人的身上,看不出一点魏所楠的影子。他生怕自己认错了人,留下巨大的遗憾。

魏所楠离开时,他们还小,早就忘记了那曾经熟悉万分的面孔。虽然记得名字,但也仅仅只剩一个名字了。

“你是不是他?”黑虎有些犹疑,他不敢确定地又小声问了第二遍。

魏所楠也是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他对着黑虎点了点头,泪就下来了。

人群顿时像炸了锅一样,人们都在议论:“魏根生家好像好多年前,是丢了个孩子,就是他?”

还有提出疑问:“怎么可能这么厉害?不会是有什么问题吧。”

要么就是偷偷议论:“我记得当时那孩子还小,居然这么多年还能找到家?一找着家,就遇上拆房子领钱?”

众人不怀好意的猜测,并不能影响魏所楠的心情,对于他来说,现在只要妹妹在,世界就在。

众人的猜疑让黑虎很不好受,他脸色不佳也被魏所楠看在眼里。

魏所楠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说:“黑虎你小子,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扔在煤堆里都找不到。”

黑虎像是找到什么证据一样,看着众人的眼神,就像在说:“看!这是和我光屁股长大楠哥,魏所楠!他回来了!真的是他回来了!”

“哦,对了。”黑虎赶紧跑去拉过一旁的梅梅对她说:“梅梅,你可能不认识,这是唔这是魏所楠,唔唔这是你哥哥,魏所楠!”就算是黑虎这么个男人,也忍不住留下两行热泪来。

梅梅更是哭的和小猫一样,声音都哑哑的、眼睛也红红的。她虽然不记得个哥哥的样子,但是魏所楠长得和父亲很像,再加上那说不出道不明的亲切感。

梅梅哭得声音都在颤抖:“你你真的是我哥?你回回来了?”

魏所楠忍着泪,把自己珍藏的玉观音拿了出来,这么多年辗转各地,魏所楠始终小心地保存着这个玉观音,因为他知道,这是那些年里自己对家最后的一点寄托。

每当快忘记的时候,魏所楠就拿出来看看。现在终于不用借助它来怀念了。

魏所楠把玉观音慢慢递到梅梅手里,笑着问:“认不认识?”

梅梅呜咽着摘下脖子上的玉佛也捧在手心,男戴观音,女戴佛,两个大小一样,颜色一样的玉质挂机在她手里相互依偎着,现在被梅梅的泪浸润了,闪着光,变得更加漂亮。

“哥!”梅梅扑进魏所楠怀里,就开始哭。

魏所楠只觉得自己胸口的湿热的那片烫得灼人。

此时此刻,铁骨铮铮,从不流泪的真汉子魏所楠,在妹妹面前终于留下热泪。

那是离家多年终于找到归宿的赤子在呜咽。

后天培养的素质,让魏所楠很快就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一下一下得、缓缓地拍着妹妹的背,柔声安慰她:“有哥哥在,不怕。我会一直照顾你!”

这时,围观的大家也都一下改了口,纷纷称赞起这个魏所楠来。

魏所楠也赶紧趁着这个机会,拉着妹妹向着村里的众人大声道:“谢谢大家,一直照顾我妹妹了,我这么些年都不在,父母也去了,妹妹都靠大家帮衬了。我想谢谢大家了!”

魏所楠顿了顿,又道:“你们的情我都记着,今后好好报答你们,要是有什么困难,还希望大家不要憋着,只管来找我魏所楠,我一定尽我所能。”

大家自认是一番客气,然后三三两两过来恭喜他们家人重聚就又都散开各自回家了。

魏所楠看今天这么多人赶来,就想着妹妹和黑虎在村里,过得还不错,大家都很想帮忙。所以自己今后也要出出力,让自己也能融进来,和大家好好的生活在一起。

魏所楠走进这个阔别十多年的屋子,顿时百感交集。东西还在,自己熟悉的门窗、桌椅,墙上因为自己调皮而留下的斑驳的印记

眼前仿佛闪现当年自己在这里时的情景。那时候母亲还在,她就坐门口晒着太阳给自己和父亲纳鞋垫;那个时候父亲还壮实,在门口的空地上敲敲打打准备给自己做张小桌子看书;那时候自己还不懂事

虽然简陋地有些寒酸,在魏所楠这种住过七星级饭店,进过宫廷城堡的人来说,魏根生家的房子微寒,但是让他心里热乎乎的,因为自己有家。

富丽奢华的宫殿再美,没有感情,没有一个等着你回家的人,那就是一座冰冷冷的空屋子。有妹妹在,老屋再破,也有人在期待、需要你,因为这是家

魏所楠愣愣地看了好久。直到被黑虎推着坐下,才回过神来。

“这些年你都去了哪里?苦不苦?你一个人吗?都是怎么过的?看你练的一身本事,一定是吃了不少苦。”刚坐下,黑虎和梅梅就关贴地问个没完没了。

魏所楠自知身世离奇,他也不想多说让家人担心。只是把自己实现想好的故事说出来。

魏所楠告诉两人说自己当初吃被人拐走的。

几经波折,自己被卖去一个很远的地方,老夫妻俩没有孩子,所以买下了他,自己就给那对夫妻做了十几年的儿子,后来他们决定在临终前告诉自己真相,所以办好老人的后事,魏所楠就开始了自己寻家的路程。

魏所楠凭着自己的记忆,和老夫妻俩告诉他的细节,查探好久,才找到了梅梅。

听到这里黑虎和梅梅都在痛骂那个没有良心的贩子,害的魏根生家骨肉分离,从此天各一方,险些再无相认之时。

魏所楠也很关心妹妹这几年的情况。不再多说自己的事,之时不断地问关于家里的一切。

梅梅情绪有点激动,哑着嗓子,所以都是黑虎在说话。

他告诉魏所楠。当年他失踪后,魏根生家爸爸找了很久,可是一点消息也没有,魏所楠的母亲更是哭的伤了身子。后来,在所有的人安慰和苦口婆心的劝说下,两人才决定再生一个孩子,来弥补那分缺失的感情。

可是,梅梅出现了,魏根生家妈妈还是忍不住想念自己那个可怜的儿子,忧思成疾没有多久就去了。留下还年幼的梅梅和她父亲两人相依为命。

后来魏根生家爸爸干活是受了伤,加之丧子丧妻的悲痛,没挺得过多久,也随魏根生家妈妈去了。留下孤苦无依的梅梅一个人。

黑虎和他母亲是后搬进村里的,在村里没有亲人。就和魏根生家走的比较近,后来魏根生家父母走了,梅梅就一直由黑虎的母亲抚养,直到这个伟大的妈妈生病撒手离去。

于是,两个可怜的孩子相依为命,像兄妹一样艰苦的过了好久。

黑虎自己没又怎么上过学,但是他知道什么叫做“知识改变命运!。”他知道其他村里有考上大学的人,那是他们全村的希望和骄傲。

黑虎想梅梅上学,但是又担心梅梅一个人会被欺负。他不敢走远,只好再这小地方做点生意,一点一点攒钱,让梅梅可以上学。

说到这里,梅梅抽泣地更厉害了。

看梅梅在哭,黑虎也是一脸心疼。

魏所楠想到之前妹妹说过自己不想再读书,他大概能猜到原意,他有些心疼。半搂着妹妹的小脑袋柔声问道:“梅梅,你为什么不原意再去上学?告诉大哥,好吗?”

梅梅揉了揉眼睛,低着头揪着自己的衣角,抽噎着说:“我我就是怕黑虎哥太苦。都是我不好,要不是为了为了我,妈就不会那么伤心,不会得病。爸爸也不会拼命干活,不会受伤。没有我,黑虎哥他不会过得这么苦,他不会不会到现在还是自己一个人。他明明是个那么好那么好的人。”

“别瞎说!”黑虎惊怒道。

魏所楠也心疼地紧紧搂着妹妹安慰:“不许瞎想!梅梅,这不是你的错,你是我们家的宝贝!是天使!是上天送给魏家的礼物!你是我们的希望。”

黑虎也气极地骂她:“你不想上学?你还能做什么?你是能下地干活,还是能出去打工?就你这么点力气,能做什么?家里缺你挣得钱?你个女孩子家的,怎么能不念书,你想一辈子在这里受苦?你不去上学,今后就只能老死在这里,一辈子没有希望,一辈子没见过外面的天!梅梅,你哥眼光高,这里的人我不喜欢,你着急我娶不上媳妇儿,是想你哥我找个不喜欢的女人,凑活过日子,别别扭扭地一辈子吗?”

“我不是”梅梅抽噎着,眼睛早就通红一片。

黑虎最后给梅梅又放了狠话:“我告诉你,梅梅,你要是不去上学,今后就别来见我,我没有你这个妹妹,你也别人我做哥,咱们各走各的,谁也别碍着谁。”

极品打鱼系统

极品打鱼系统

作者: 血天机类型:都市状态:已完结

某宝网上的一张神秘升级卡,让魏所楠拥有了神奇护美系统,从此开始了一发不可收拾的逆袭之路。可爱的班花?面对系统,来不及抵抗,芳心已...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