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一号秘书小说免费看 (邓一川陈原)无弹窗广告阅读

一号秘书小说免费看 (邓一川陈原)无弹窗广告阅读

时间:2019-02-19 10:56:44编辑:向波

高质量小说《一号秘书》是来自许开祯1倾心创作的一本官场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邓一川陈原,情节引人入胜,强烈推荐。主要讲的是​市委秘书邓一川因为市长陈原一同被卷进***案中,在监守所中的经历,让他看清了人生。 再回官途,亦正亦邪,步步高升的他,终究会走向何方呢?

《一号秘书》 第2章 神秘人物 免费试读

从市区到看守所,是有公交车的。半小时一次,25路。

邓一川不想坐公交,也不习惯坐公交。

在他的记忆中,挤公交还是他在文联工作那时候的事,那时他一穷二白,啥也没有,连个陪着说话的人都没有。就一典型的文学青年,傻傻的,穷,且落魄。

直到那个机会出现,被陈原发现,调进市政府当了秘书,他的人生才发生了重大转折。

一切如梦。

站在新铺了沥青的路边,邓一川感慨万千,思绪久长地平息不下来。

西边起了云,云随风动,感觉要变天了。邓一川抬头看看西边,知道自己该离开了。

邓一川想步行一会。

太阳太毒,走了不多时,邓一川头上就冒汗了,体力有些不支。

看守所这六个月,他的伙食标准大不如前,瘦了差不多十斤呢。原先已经隆起的将军肚,早已没了影。皮带勒在胯上,都有些生疼。

当秘书时去健身房减不掉的肥,这下全给减了。

大约走了一公里多,停下脚步擦汗的空,一辆黑色小轿车缓缓驶来,奇怪地停在了他身边。

邓一川扭过头,朝车子巴望了一眼。

车牌号是省城海州的,A字号开头,小号,一看号码,邓一川心里咯噔一声。

挂这个牌子的车会走在这路上?邓一川觉得不可思议。只瞟了一眼,就将目光移。好奇或多事,早已不属于他。

"是邓秘书吗?"车子里突然问出一声。

邓一川错愕地掉转身子,就见前面挡风玻璃缓缓摇下,露出司机楞角分明的脸来。

邓一川不认识司机。车窗玻璃太暗,也无法看清里面还坐着什么人。

"上车吧。"司机表情友好地冲他道。

邓一川决然不敢想,会有人在今天来接他。政府这边他想也甭想,多少人巴望着他就此倒霉一个跟斗摔倒再也爬不起来呢,两个发小打他被带走到现在,就没闪过影。至于家人,邓一川更是不敢抱希望。再说了,家人也不知道他今天会出来。

会是谁呢?邓一川边纳闷边伸直了目光往里看。这时他看清了副驾上坐着的年轻女人,一张美丽而娇艳的脸。

是沈丹。邓一川曾经的同事,在吉东也算个风云人物。有背景不说,关键是有才华有个性,更有美貌。

沈丹看见邓一川,表情很淡定,不像平时惊惊乍乍的样子。邓一川马上警惕起来,沈丹的表现太反常了。

邓一川跟沈丹算是熟得不能再熟,忽略了性别界限那种。依沈丹的性格,这阵应该跳下来拥抱他,或者狠狠给他两拳。可沈丹没有,邓一川脚步迟疑着,不肯上车。

见他磨蹭,沈丹冲他挤了下眼,脸上显出很急的样子。邓一川这才明白,车子里肯定坐着重量级的人物。

邓一川走过去,打开车门。

猛地,他怔住了。

后排上竟然坐着他!

这是一张曾经非常熟悉的脸,更是一张令他敬畏的面孔。可此刻,这张脸不仅肃穆,而且严肃得怕人。

"首……"邓一川嘴唇动了几动,楞上没敢把后面的"长"字叫出来。

后排座上的人面色依然冷酷,就跟不认识邓一川似的。

邓一川略微一想,上了车。

车子很快发动,继续平稳地往前开。

如果换以前,这样的机会对邓一川来说,简直就是奢侈。他跟后排座上的首长认识也有几年了,但单独在车里的机会只有一次。而且短暂到只坐了五分钟,听了首长几句叮嘱。此后,他跟首长之间,就又没了交际。

能跟这样级别的首长单独在一起,绝非一件容易事。不只是他,怕是吉东每一位官员,包括陈原、田中和他们,这样的机会也不是很多。

邓一川心里一阵狂跳,身上开始冒汗。一种从未有过的紧张或是奇妙感袭击着他,让他坐也不是,屁股抬起来也不是。目光不敢往那人脸上看,也不敢往沈丹脸上看。

沈丹同样反常。刚才的沈丹并不是跟他装淡定,而是同样被车里的人吓住了。

不吓才怪。

邓一川脑子迅速转动,猜测此人来见他的目的。同时也明白过来,有关方面突然结束对他的调查,放他出去,肯定跟车里坐着的人有关。

刚被带进去时,他曾抱过希望,认为怎么着首长也得打声招呼。或者有首长在,贺复京他们根本不敢将他怎样。后来他慢慢失望,甚至有些绝望。为此还在里面非常厌恶地憎恨过自己,当初为啥要帮他呢,那次危机如果不是他,此人能度过去?

现在看来,他的想法还是太狭隘。首长能在今天来,就已说明一切。

煎熬了好长一会,终于听到那人说:"里面受委屈了。"这话一出,邓一川绷着的心一下松下来,身体也不那么僵了。

他坐正身子,侧过脸,保持着必要的谦卑与尊重,跟对方说: "没,首长,配合组织调查,应该的。"那人听了,就又不说话。邓一川将目光收回来,看住窗外。紧张来得快也走得快,这么一会工夫,他突然就淡定了。

这都是里面一年多的功劳。里面一年多,让他深刻地领会到权力到底是什么,人究竟该怎样面对权力。说白了,权力就是让人敬畏的一种东西,你越是怕它,它越是强凌于你。权力更有不确定性,貌似你抓牢了,瞬间它又会失去。更可怕的,这种东西还会反过来作用到权力持有者身上。

比如陈原,此刻他就被另一种权力所折磨。

权力面前,每个人都不是永远的胜者。人只有将权力看透,才能在权力面前变得从容。

邓一川收起脸上的不安,他相信对方绝不是特意来接他的,他没那个荣耀。对方出现在这条路上,一定跟陈原案有关,莫非陈原案真的有转机?

他的心又狂动起来。

邓一川虽不敢保证陈原清清白白,但在他心里,陈原真的是一盏灯。吉东官员群体中,要说哪个比陈原清廉,他不信。可这样的一个官员倒下,不只是令他震惊,更令他愤怒。

这分明是一场阴谋,有人借反腐之手铲除异己。可这话他不能跟别人讲,更不能跟调查过他的副组长贺复京讲。他在心里不止一次企盼,座位上的人,能挺身而出,为陈原鸣不平。能力挽狂澜,将涂在陈原身上的那层黑,一一清洗掉。

可他也同时知道,这很难。某种程度上,几乎不可能。

官场永远不是你想的那样,清就是清,白就是白。官场是无色的,是诸多色彩的混合。官场上比拼的,也永远不是你的清白,不是你的能干。一个人的中枪和倒下,远不是他一个人的事,而是他后面那个庞大的群体,那根支柱。

如果邓一川判断的没错,此时身边的首长,应该算得上陈原最有力的靠山,至少是靠山中的一座。

做秘书的时候,他就陈原的过去做过一些了解或研究,表面看,陈原不属于哪一派哪一系,跟省里各方似乎都有联系,但又联系得都不紧密。但陈原的擢升,绝对是此人一手操作的。邓一川目前还不敢明确断定,此人提携陈原的真实目的在哪,但他相信,座位上的这人,对陈原是信任的,也是极为欣赏的。

陈原中枪倒下,要论谁最难过,怕还是后座上的首长。

可长达一年之久,他为什么冷眼旁观,从不出一招一式呢?

这是一团谜,解开还需要一段时日。邓一川此刻关心的,陈原到底能不能出来,或者说,此人这个时候来吉东,是不是向有关方面施压?

以此人能力,就算他发句话,关在里面的陈原照样可以跟他一样,若无其事从里面走出来。

但他会这样吗?

邓一川不由地又将目光投到他脸上。这张脸依然跟他多年前看到的一样,没有任何表情,甚至没有悲喜,深刻得让人心里发抖。

几年前出那档事时,邓一川就因这脸而迷惑过,什么力量才能打造出这样一张脸啊?官场上的脸谱在邓一川看来,几乎大同小异,一半是冷,一半是装,但这张脸除了这两样外,还多出一样更可怕的东西,那就是沉。

沉得让人看不到底。

简直就是一口天井。里面定然翻江倒海,惊涛骇浪,外面,却永远一种颜色,那就是平静。

没有人看懂他,真的没有。邓一川心里道。

又走了一会,那人问了第二句:"身体没出啥问题吧?"邓一川这时已经完全镇定自若了,他道:"没,没,我年轻,身体各方面都好着呢。"说完,想了想不妥,又追加一句:"谢谢首长关心。"前排的沈丹稍稍侧了下身位,邓一川终于捕捉到沈丹眼角的余光,沈丹脸上的紧张也好像消除了些。

原来此人不说话,是用无声的沉默化解他们内心的紧张,让他们恢复自信。

他总是出怪招,每次出招总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邓一川心里又嘀咕一句。

车子驶过一大片农田,远远地能看见高楼了。两边郊区的村庄清晰可见,一幢一幢的三层小楼横在眼前。邓一川看见几个中年妇女在路边候车,嘻嘻哈哈说着什么。

"有这样一次经历也好,至少让你明白,有些路,走起来不是那么一帆风顺。""首长说得对,这次教训真是太深刻了。"邓一川道。

"教训?"首长像是不太满意。

邓一川有些话的懊恼,平日他也算是脑筋灵活嘴巴子利落的人,说话总能到位是吉东官场对他的评价。为什么见了此人,他的水准就下降了一大半?

还是不成熟,不笃定。他暗暗警告自己,同时动了下身子,借以调整自己的情绪。

"不是教训,是人生又长了一次见识。"邓一川纠正道。

"说教训也是对的,吃一堑长一智嘛,有感想就好。"

座位上的人倒是没批评他,话语里还带着鼓励。

有了这几句话,车里的气氛更是缓和了些。首长也不再保持着他威严的姿态,侧了侧身子,开始在邓一川脸上端详起来。

邓一川感觉有万马奔腾之力穿过他的内心。都说首长看一眼,你会难受好几天。哪止好几天啊,有时候被这些首长看一眼,你会半月甚至一月睡不好觉。

"空调稍稍开大点,邓秘书满身是汗。"首长真的从邓一川脸上看到了汗,跟司机说。

司机调了下空调,邓一川身上不那么发热了。侧过身子,目光终于跟首长对上了。

还是那样严肃,神圣不可侵犯。目光坚定、深沉,透着无穷的力量。眉毛微微朝上竖着,宛若朝上竖起的两把剑。脸面上染着些许的憔悴,那是操劳导致的。他们这些人,说日理万机都嫌轻。满负荷运转,脑子里一天过滤的事,比一台搅拌机搅掉的石子还多。

邓一川真想问一句:"首长……还……好吧?"但又没问,少一句话比多一句好,你不说没问题,说错了,问题就大。

"我到广怀搞调研,路过吉东,听说你出来,就想过来看看。"首长说的很是轻描淡写,但邓一川听了,却又是疑团重重。顺道来吉东,听说他出来,难道他今天能出来,跟首长没有关系?

但这不可能啊,如果他不发话,哪个又肯将他放出来?

"谢谢首长关心,辛苦首长了。"邓一川也学他们那样,说了句不深不浅的话。

"陈原同志出事,省里也非常遗憾。前面我还跟沈画家讲,现在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不明不白栽跟斗,可惜啊。"说完,首长将身体仰过去,靠在了座背上。

邓一川紧急开动脑筋,首长这话,听着很普通,但信息量巨大。一来,他告诉邓一川,他跟沈丹已经有过一些交流了,前面他们就在一起。二,他对陈原的事用了不明不白四个字,表明这事委实出乎他意料。怪不得呢,连他这边都不明不白,没一点征兆,陈原没防范,就在情理之中了。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首长用了培养这个词,而且特意强调培养一个干部不容易,这话就是在告诉邓一川,陈原是他培养的,陈原出事,令他很无奈。

有了这几层认识,邓一川心里,就好受许多。官场听话,听的永远是话后面的那层意思。太多的事,领导根本不可能明讲给你,太多的感情,领导绝不会像平常人那样流露在脸上。他们说话的语气,还有话语里个别词,就是他们的态度。

邓一川默默垂下头,他知道,这个时候,他是绝对不能接话的。首长动情了,得给他一个自我修复感情的过程。

车子里又是一片寂。邓一川能听到外面沙沙的风声,还有首长的呼吸声。

过了好久,车子快要驶上进城大道时,首长突然从椅背上直起身子,目光望着窗外,话却是说给邓一川听的。

"这场经历,对你人生也是一个考验。希望你回去后好好思考,作为秘书,身上还欠缺什么。这一年多的时光,不能白度。"这话就很有些语重心长的,邓一川心里酸酸的,主动说:"我会的,请首长放心。"首长又道:"当然,你是年轻人,栽一次跟斗不要紧,自己对自己要有信心,更要有个准确的定位。"邓一川屏住呼吸,不敢放过首长每一个字。

首长接着道:"当然,出来并不意味着你就太平无事,相反,你还会遇到很多问题。有些事,绝非我们想象的那样顺利,一波九折一波十折的可能性都有。但不管怎样,要有信心,要有定力。定力是一门学问啊。"说完,他原又将身子交给靠背。

邓一川清楚,首长今天的话,可能就到此为止了。这些话他一时还咀嚼不透,因为里面有太多的信息量。但总体他已有个判断,他的事并未结束,未来可能还有许多意想不到的阻力和困难。

而且首长用了一个词:我们。这一点已经很明白了,首长一直拿他当自己人,并没放弃他,这趟所谓的顺车,绝对是首长刻意来提醒他的。

想到这里,他感恩地将目光看过去。首长双眼微合,看上去真是累了。但那张脸,此刻却祥和起来。虽然表情还是冷的,邓一川却分明感受到了一种温度。

"首长放心,一川绝对不会辜负您。"

邓一川终于使上全身力,跟首长说了这么一句。

车子在快要驶上进城大道时停了下来,首长说:"我就不送你们进城了,大队人马在那边候着,你们自己想办法回去。记住一点,你们是年轻人,路还很长,要走好每一步。"邓一川说:"首长的话一川记牢了,任何时候,一川都不会给首长添乱,更不会辜负首长。"沈丹什么也没说,手抚在车门上,随时准备开门下去。不过看邓一川的眼神,似乎有点离谱,好像瞅着大猩猩一样。邓一川相信,若要不是在首长车上,沈丹肯定已经取笑他了。

邓一川又默座一会儿,知道该下去了,就在他打开车门的一瞬,首长突然又说:"对了,回去先把家庭问题处理好,不要让它拧拧巴巴放在那里,影响你。年轻人,拿出一点魄力来,当断则断,不要总是被一些事困住。"邓一川暗暗打出一个战,首长怎么又跟他提家庭呢,这可是从来没有过的。

等下了车,眼望着黑色轿车走远,邓一川回过头来,恶恨恨地问沈丹:"你跟首长告密了?"

一号秘书

一号秘书

作者:许开祯1类型:官场状态:已完结

市委秘书邓一川因为市长陈原一同被卷进***案中,在监守所中的经历,让他看清了人生。再回官途,亦正亦邪,步步高升的他,终究会走向何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