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一号秘书小说全文 邓一川陈原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一号秘书小说全文 邓一川陈原无删减无弹窗阅读

时间:2019-02-19 10:57:27编辑:水翠

火爆新书《一号秘书》由许开祯1最新写的一本官场类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邓一川陈原,本书考据严谨,细节翔实,全文讲述​市委秘书邓一川因为市长陈原一同被卷进***案中,在监守所中的经历,让他看清了人生。 再回官途,亦正亦邪,步步高升的他,终究会走向何方呢?

《一号秘书》 第4章 水岸花园 免费试读

水岸花园在吉东,算得上高档住宅。能在这里拥有一套房,不只是身份和地位的象征,更关键的,它会让你的社交面发生根本性变化。

住在这个小区的,非富即贵,绝对算得上吉东的成功人士。

这里曾经是全吉东乃至海东省最有名的国有企业吉东化工的厂区,吉化十年前就倒闭了,厂房一直空置,不少地产商眼巴巴盯着这里,但最终都没能吃到这块肥肉。

直到地产商曾国富出现。

地产商曾国富并不是地道的吉东人,关于他来自哪里,吉东上下众说纷纭。

有人说他是江北人,也有说是浙江人。更多的则说他来自市长陈原老家广怀市永川县,甚至跟陈原打小就是邻居。关于这种说法,没有人确认也没有人否认,包括邓一川,到现在也不知道曾国富老家究竟在哪。

甭小看出事地这种事,有时候它重要得很。官场里或明或暗都有一个圈子,这圈子有时是按地域构成的,比如东湖帮西山会,还比如湖东同乡会湖西联谊会,都是围绕着地域结成的。其中纽带就是同乡这层关系。有时它也会超越出生地原则,以大学校友啊党校多少期啊来构成,核心目的就是共享资源。

不管曾国富来自哪里,吉化集团这块风水宝地最终是被他拿下了。水岸花园不过是整个项目中的一个,一共有十八幢楼,曾国富给市政府划出三幢,当时的入住价连市场价一半都不到。

这里面的猫腻就是政府在批地过程中给开发商多种优惠,做为一种公开的回报,开发商拿出几幢楼来,让利给政府。

说白了就是让利给在政府上班的这些人。

跟章小萱结婚时他什么也没有,农村的爹妈拼尽全力,东借西凑,只帮给他二十万,就这,家底已经朝天了。邓一川还有妹妹,当时上高一。见父母为他结婚愁成这样,妹妹邓一简骂他:"是不是想把爹妈愁死才甘心,那个破婚,结不了可以不结。"妹妹的话提醒了邓一川,邓一川再也不敢跟父母提借钱的事。他东拼西凑,还从老墨和沈丹那里借得不少,才买了夫子庙那个二手房。

原以为这样的努力会得到章小萱一点肯定,没想章小萱一听要在夫子庙那种地方买房,嘴巴一下拧歪了说:"邓一川,别给我丢人现眼,我章小萱还没掉价到那份上。"邓一川刚辩解一句,"那地方怎么就掉价了?"章小萱杏眼一怒,带着不屑道:"邓一川你这市长秘书当的很有成就啊,你去打听打听,那地方的房子能当婚房,你还不如把我娶进狗窝里算了。"那时候他们已经领证,领证后,章小萱的本性便开始暴露。邓一川才发现,这是一个很会隐藏的女人,一旦将那层包装撕开,她的内幕近乎令人震惊。

但后悔显然来不及,再者邓一川也不想让叶芝阿姨失望。他硬着头皮,心想只要自己努力,总有一天,章小萱会对他满意的。

婚最终是结了,可婚后的日子并不好过。

后来邓一川才明白,房子不过是个借口。就算买一套豪宅娶了章小萱,他也照样会活在她们母女的奚落和抱怨里。

不合来自于做人观念的不同,来自于她们母女无法满足的那份贪婪。

婚后邓一川才知道,陈原夫人叶芝嘴里的小萱,跟生活中真实的章小萱,一点不沾边。一个是虚构美化了的,而他娶来的老婆,却是一个让人叫苦连天的女人。

邓一川本来没有换房的想法,换不起。虽说进了政府,当了市长秘书。可他毕竟也是一般公职人员啊,现在房价比胖子身上的肉长得还快,几乎一眨眼一个房价,换房,做梦去吧。

妻子章小萱却不这么想。一听政府要修楼,章小萱第一个说:"好哇好哇,终于可以离开这狗窝了。"听听,她拿邓一川父母血汗钱买来的楼房当狗窝。

邓一川说不可能,别做这梦了。章小萱脸一横,骂:"邓一川你还能不能让我开心点,嫁给你真是倒了八辈子霉,这也不能那也不该,我的青春已经让你毁了,难道连尾巴你也要毁掉?""尾巴?"邓一川不解地看住妻子,妻子章小萱很多时候说的话,他都有些听不懂。其实真实的原因不是听不懂,是不想听懂。

"青春的尾巴!"章小萱大叫,"邓一川,我都马上要三十了,三十,一个女人过了三十岁,全他妈完了,你就让我梦想成真一次行不?""你已经三十三了,当初你瞒了我五岁,五岁,不是五个月。"邓一川恨恨道。

"靠,邓一川你找死啊,没本事倒也算了,就当我那时瞎了眼,竟然说我瞒岁数,不怕天打雷啊。"然后又说,"邓一川你给我看清楚,这张脸像是三十三岁的女人嘛,像吗?"章小萱一急,就拿脸来作证,她自以为那张脸很嫩,很青春,企图让邓一川相信,她是绝没有骗过他的。

邓一川木然地盯着章小萱看了一会,道:"像四十岁的。"然后拿起包,出了门。

身后传来章小萱气急败坏摔砸东西的声音。

"砸吧砸吧,砸掉这个家全都解脱。"邓一川一边诅咒一边往楼下去。

邓一川能在这幢楼上分得一套,完全是因了市长陈原一句话。

一次他跟陈原下基层调研,同去的还有市政府秘书长也就是市府大管家王维民。他们在下面呆了一共五天,转了好几个地方。回来的途中,邓一川电话使劲叫响,章小萱疯了般地打给打。当着二位首长面,邓一川不敢接,又不敢关机。一旦关了机,回家肯定没好果子吃。

坐他身旁的王维民说:"是小萱打来的吧,接吧,万一家中有啥急事,可耽搁不得。"邓一川讪讪笑了笑,还是没有接。"能有啥急事,八成是她父亲回来了,走时听她说,她爸最近可能要出来。""那就更应该接。"王维民的态度不容置疑。

邓一川这才接起。电话里立刻响来章小萱的咆哮声:"邓一川你找死啊,我的电话都不接。"声音很大,邓一川相信,市长陈原一定是听见了。硬着头皮说:"我在开会,等一会打给你。"章小萱哪里肯,声音更大地说:"邓一川你给我听好了,今天敢压掉这个电话,我找到陈原那里去。"天,她在电话里管市长直接叫陈原。就算不称呼官职,也该唤一声姨父啊。可她没有,左一声陈原又一声陈原,直把邓一川头上冷汗叫了出来。

"什么事,说!"邓一川不得不拿出一点男人的威严。

"还能什么事,我不是早跟你说过了吗,我爸那混蛋今天出狱,提前两年释放,我得做做样子,给他接个风。饭店你订了没,饭菜标准是多少的?"邓一川简直红透了脸,摊上这样一个老婆,不但说面子撕得一点都没,里子都快要撕得差不多了。但他还是忍着性子说:"改天不行吗,今天怕是顾不上。""不行!"章小萱简单利落地回绝了他,然后道,"你赶四点回来,对了,把你们市长的车子叫上,你现在是市长秘书了,咱去接人也得风光点不是?"邓一川不能不压电话了,继续说下去,还不知章小萱说出什么来。

合上电话,他看见前排坐着的市长脸色很暗。虽然双目是合上的,佯装睡着,但邓一川相信,陈原心里,一定响彻着雷声。

那天司机直接将他送到了家,市长陈原让送的。车子进了城,市长陈原装作才醒过来,往起里坐了坐,冲司机说:"先送小邓回家吧,顺便也看看夫子庙那边的情况。"夫子庙的情况当然没得看,那天过后,市长陈原突然对他态度好起来,有时候甚至单独将他留下,跟他掏点心窝子。说及婚姻,陈原叹:"都怪我家叶芝,她等于是毁了你。"邓一川哪敢认同,忙道:"是我不好,哪能怪阿姨呢,阿姨都是为了我好。当初我一无所有,能娶到小萱,是我的福气。"又道,"给市长添乱,我心里很难受。"陈原明知道邓一川说假话,也没有办法。婚姻这东西,一旦成了事实,想改变就已很难。其他不考虑,孩子总得考虑吧。他知道邓一川非常爱女儿,几乎把所有的爱都倾注到女儿身上了。可章小萱什么东西,陈原真是太了解太清楚。

最初他是坚决反对叶芝这样做的,他是欣赏邓一川,但欣赏归欣赏,婚姻归婚姻。可叶芝也有自己的想法,说邓一川家里穷,让他找更好的,人家姑娘还不乐意呢。再者他哪有时间,整天都被工作缠着,谈恋爱的时间都没,这心她替邓一川操了。

这一操,叶芝就将侄女介给了邓一川,开始还瞒他,不让他知道,等陈原知道消息时,两个年轻人已动了感情。

陈原想,章小萱以前是有这样那样的毛病,也不检点,或许跟了邓一川,会慢慢变好。哪知……唉,生活要是乱起你来,谁也没办法。陈原叹气一会,道:"我给后勤处说说,尽量给你挤出一套房子来,住在那边也不是个事,至少工作上不方便。钱嘛,你自己想想办法,到时候我们也帮你一点。"就这么一句,原本没有资格的邓一川,最终在繁华地端的奢华小区水岸花园有了一套自己的房。

住房子的时候,叶芝真的给他拿来了五万。邓一川哪敢收这个钱,一再拒绝,说他有钱,真的有。叶芝不信,问他钱从哪来?邓一川说是跟别人借的。叶芝问跟谁借,你有几个关系,我家老陈可说了,这钱绝不能跟开发商曾国富借。

邓一川说知道,这点自律他还是有,不该张口的地方坚决不张,绝不给市长埋下隐患。

叶芝说:"这就对嘛,还是把这钱拿着吧,我们放着也没用,等以后你调了工资,存下钱了,再还给我们。"叶芝这样客气,邓一川就不能不收了。

邓一川要给叶芝打借条,叶芝说:"川啊,借条就不要打了,我现在是恨不得通过啥方式给你赎罪。我家老陈已经骂过我不知多少次了,我这辈子做得最不该的一件事,就是给你介绍了这门亲。不过川啊,我真不知道她们母女是那样的人,很多事,她们是瞒了我的。"邓一川不想让叶芝说下去,脸上挤着笑道:"阿姨您就甭自责了,我跟小萱过得挺好的,就算她有些怨言,也怪我不争气。等我以后打拼成功了,小萱也就没这么多怨言了。"邓一川的话差点让叶芝哭起来。

"争气,她还想让你怎么争气?"叶芝破天荒地愤怒起来。

那五万块钱邓一川最终还是没用,而是通过另一种方式给了陈原女儿陈默。

当然,他在房子上也没怎么借钱。地产商曾国富是一个非常识趣的人,怎么可能难为他呢?

可是现在曾国富进去了。一想曾国富,邓一川的心又跳了起来。

吉东活跃的几家地产企业或是地产商中,陈原跟曾国富走得近,也确实为曾国富的国富地产开了一些绿灯。陈原有一些想法,面对吉东已经形成的格局,陈原想用曾国富来遏制其他几个地产商,进而遏制田中和跟王华伟。

当时邓一川就婉转地提醒,曾国富这人,表面看老实忠厚,但那是急于找靠山,一旦有人撑腰,他内骨子里的膨胀就会显出来。

邓一川当时曾给陈原介绍过另一家地产企业,就是江上敏的三江地产。但陈原在三江和国富集团间平衡来平衡去,最终还是选择了曾国富。

邓一川想,陈原当时的禁忌,更多可能来自于江上敏是女老板。

可现在看来,陈原当时的选择是错误的,至少算不得妙棋。陈原出事,跟错付曾国富有很大关系。

吉东有名的地产商有三家,熊百发的百发地产,吕四海的四海集团,下来便是曾国富的国富地产。江上敏的三江,当时还排不上号。只是后来借助于两个项目,才突然间做大。江上敏应该算是一匹黑马。

陈原选择曾国富,除江上敏是女老板外,确也有其他不得已的原由。

一个人要想控制一个地方,最重要的是先控制住经济命脉,说俗点,就是手里要有几张王牌,可以跟对方叫板。

陈原到吉东上任时,吉东已经是铁板一块。熊百发跟市委书记田中和关系由来已久,作为连任两届书记的田中和,不知在百发地产身上花了多少心血。作为回报,熊百发当然什么都听田中和的。加上熊百发做人方面有太多过人之处,能将吉东一大半官员玩在手上,跟常务副市长王华伟关系更是非同一般。所以,陈原要在吉东干点什么,最大的阻力并不是来自田中和跟王华伟身上,而是直接表现在熊百发这边。

按熊百发的话说,不管哪个来当市长,不拜好他这个码头,一天好日子都甭想过。

吕四海的光兴集团进入吉东虽然较晚,但你绝不敢小瞧这家企业。吕四海在省里有着非常隐秘的关系,这些经纬交织的暗线随便抽出一根,都让人大惊。

尤其吕四海跟省人大常务副主任的关系,更是被坊界传得神乎其神。吕四海起家,就靠着这位副主任。

副主任原先是省城海州市长,吕四海以前是在省城海州做生意,后来这位市长升任省人大副主任,海州换了新市长,吕四海觉得他在省城海州的使命已经完成,这才转战到吉东来。

吕四海为人十分狡诈,不明确跟着谁,对谁也暧昧,是吉东地产界有名的"吕狐狸"。

陈原也动过他脑子,但此人嘴上一套背后几套,几番接触下来,陈原就被吕四海玩怕了。

他说:"我见过商人,但没见过这样的商人。跟他打交道,孙子兵法都不行,你得会迷宗加太极再加无影追风拳。可我不是玩拳术的啊。"这拳术,其实就是指权术。

邓一川一心想促成的,是江上敏的三江集团。不知为什么,从跟江上敏第一次见面之后,邓一川对这个女人,就有了一种说不出的好感。后来的接触更是证明,这是一个可以靠得住的女人。

这年头,有什么比靠得住更重要的呢?

陈原不能说没动过心,他也几次承认,三江集团确有过人之处。

但在跟江上敏的关系上,陈原处理得却非常让人看不懂。

"三江集团潜力巨大,也是政府应该着力要扶持的,但拿三江来平衡另外两家,时机还不成熟。眼下要紧的是,得有一家直接要顶上去。"陈原喜欢顶,喜欢硬碰硬的对抗。这是他性格中最大的亮点,却也是最致命的短处。邓一川有段时间婉转地劝陈原,让他适度藏藏锋芒,不要将吉东空气弄得剑拔弩张。陈原却说:"我也懂得迂回,懂得以柔克刚,可我有时间吗?"是啊,时间!

市长跟书记不同,市长是要干实事的。没有实事,没有过硬的政绩,哪个还敢为你站台?加上陈原的血性,他曾拍着胸脯跟省里打保票,不将吉东整出点大动静,不用省委免职,他自己脱下官帽去种田。

田中和跟王华伟却吃定了陈原,陈原想急,想火速推进,他们偏不,磨磨蹭蹭的,跟陈原玩污泥术。

所谓污泥术,也是陈原一语道破的:"他们四周挖了塘,灌满了污泥,就想把我陷进去,困住我的双腿,你说我不冒点险行吗?"这一冒险,陈原就将宝错押在了曾国富身上。

不是说曾国富背叛了陈原,没那回事。关键是曾国富极不成熟,跟老辣阴狠的熊百发和奸诈善变的吕四海比起来,曾国富还是欠缺诸多火候。

不成熟啊。

比如他跟熊百发斗狠,在金龙湾拿地这事,做得就很不到位。甚至可以说,此事引爆了陈原的危机。

当初邓一川也劝过曾国富,市长陈原也一再警告过此人,让他不可莽撞,更不可乱来。可曾国富压根听不进去,像是红了眼般,非要跟熊百发一争高低。

结果……

一号秘书

一号秘书

作者:许开祯1类型:官场状态:已完结

市委秘书邓一川因为市长陈原一同被卷进***案中,在监守所中的经历,让他看清了人生。再回官途,亦正亦邪,步步高升的他,终究会走向何方...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