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昭海俊义末日魔星水浒传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昭海俊义末日魔星水浒传小说完结在线阅读

时间:2019-03-05 09:27:58编辑:若南

高质量小说《末日魔星水浒传》是佚名所编写的奇幻类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昭海俊义,书中主要塑造的女主形象也深得人心,全文主要讲述每当人类处于梦乡,被称为幽子的神秘物质,便可能脱壳而出,环游于平行时空,畅游于映射地球的种种镜像世界。异界百年,或许对我们来说,不过是南柯一梦,而足以亲眼见证无数悲欢离合。更令人惊奇的是,两界时间实际上或者交错难料、或者齐头并进,只是你的幽子穿越了宇宙,也穿越了时间。就在某夜某梦之中,我来到那神秘的星球,那是将中华东方文明与高科技未来都市合二为一的梦幻世界,如此魅力十足的时空却也面临着毁世末日的威胁。野心家不顾苍生兴亡,却热衷于追捕我们这些在异界中失去自我保护能力的幽子,无法主掌命运的我们,唯有不断逃亡。在危机四伏、生死交加之际,那一百零八个熟悉的人物,以迥然不同的衣饰、一般无二的侠骨柔情,先后出现在我面前,为国为民为我为命运,演绎出一段热血沸腾、豪情万丈的故事……

《末日魔星水浒传》 第二卷 第六章 梦 共抗强敌 免费试读

藏在宋江躯体内,没过多久,我们(含宋清)便与朱仝、雷横会合。

宋江边走边轻声将刚才发生的一切告知好友。

两位巡警实在不敢想象,真凶已经嚣张到如此地步,自然是义愤填膺、摩拳擦掌。

宋江凭着对自己留下的那滴水的感应,很快找到了一栋蘑菇楼前。

望着连穿三区貌似高耸入云的大厦,朱仝忍不住问:"小宋,你能确定那真凶的位置吗?"

宋江立即给出答案:"六十八层。"

宋清:(倒吸一口冷气)根据电脑识别系统,咱们需要坐灰区电梯到四十层,进行身份验证后,再转换蓝区电梯上去。这可有点麻烦,真凶再直接乘直属电梯离开,咱们就白忙活了。

雷横:不仅如此,蓝区有些楼层属于军防要地,没有特殊证件,咱们连电梯都下不了。

宋江:那个人的去向我不担心,水滴跟踪术会准确告诉我他的行踪。至于军防要地……

朱仝:先抓紧上去,如果真是军防要地,我们从楼梯上想办法。

宋江:嗯,也只能如此了。

他们不再废话,赶紧从灰区电梯转蓝区电梯,直奔六十八层。结果正如雷横所料,当他们按下六十八层按钮,按钮没有亮。

几秒钟后电子音传出:"对不起,六十八层为军防要地,你们不在军方特许之列,所以请从蓝区其他楼层离开。"

朱仝不再犹豫,立即按下六十七层的按钮。他们下了电梯就直奔楼梯间。

应该说这是一个英明的决断,即便是军事要地,出于消防疏散的需要,一定会在楼梯间留下一道防火常开门,便于发生火灾时立即让相关人员离开险区。无论建筑技术如何现代化发展,这种原始设计始终应该存在。

结果正如我所料,六十八层也不敢轻易废除这"生命之门"。

推开大门是极其容易的事情,但是立即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圆胖机器人挡在前方。

机器人:(电子音)抱歉,这里是军事要地,不得入内。请出示证件或者立即离开,否则后果一律自负。

面对这毫无情面可言的铁甲卫士,我们哪敢多说什么?只有唯唯诺诺退回楼梯间。

宋清:哥,那个人还在这里吗?

宋江:肯定还在,那滴水已经穿透了他的衣服,沾到他的肌肤,他就算换了衣服,也逃不开我的追踪。

雷横:对了,机器人的摄像眼肯定比不了我们的异能DNA。他们应该也看不到天外客,让天外客进去侦查一下情况。

宋清:什么……天外什么?

朱仝:怎么,宋江,没跟你弟说天外客的事情?

宋江:那个……现在也顾不上说,天外客,该你上场了。

既然话都说到这个份上,我当然也不能再赖在宋江体内不动,只有乖乖地脱体而出。我目睹宋清那惊诧不已的神情,还真是有点想笑。

宋江:天外客,你到里面看看情况,如果要告诉我什么信息,脑子里想想就可以。

我:(皱眉)什么意思,你能知道我脑子里的想法?

宋江:这也是我偶然发现的,在一定距离里,我们确实能实现心灵互通。否则,你被朱仝和雷横追捕时,我怎么会那么准确地赶到现场?

我晕,偷窥别人大脑中的想法,这可是严重侵犯隐私权啊!

但我没有时间向宋江***,在他们的声声催促下,只有强振精神,用尽力气,穿过防火门进入。

那傻傻的机器人果然对我完全无视,任由我钻来钻去。只可惜那几道电控门实在费劲,它不像普通门那样轻轻一推就开,我只有继续耗费体力强行穿越。

刚刚穿过电门,便听见里面嘈杂非常,不知究竟发生什么事情?

我过去一看,只见有不少被光环笼罩的机器人正对着大门激烈射击。地面上有不少机器人残躯碎屑,与武坊里袭击鲁智深身亡的警卫如出一辙。

我心中咯噔作响,难道说"襄国武坊"的情景要在这里重演?

要说我老鹰真不是盖的,毕竟和当年卧龙先生同属金牛座,也曾自诩诸葛、姜尚,当然,自诩马谡、赵括神马的时候也是有的……不管怎么说,咱也算具备谋士天赋……大概具备吧……

总之,我脑电波迅速运转,发出了信号: "鲁智深又被攻击了,宋江你们赶紧强攻大门,动静越大越好!"

宋江:(脑电波,疑惑)天外客,你胡说什么?这里可是军事要地!

我:别废话了,这里跟襄国武坊几乎一样了,不想让惨案再发生,就赶紧动手啊!我赶紧去找这里的中控室……如果这里也叫中控室的话……

我边说边寻找中控室所在,在一间透明电脑室外,我再次发现了罗玄那近似真凶的背影,并听见他那得意洋洋的话语:

"…… 林冲,你的本领我也知道,好像没有水源就无法施展。如今,这层楼的水截门已经被我彻底关闭了,我倒想看看,你如何施展你那消灭无数变种人的绝技!"

什么?林冲也被困在这里了?水源?难道说林冲的异能需要水源才能发挥作用?那我必须赶紧找到水截门啊……不对,就算找到水截门,林冲和鲁智深被困的房间里会有水龙头吗?

我正胡思乱想,不知所措,突然警报声大作,这是警告有人闯入的警报。哈哈,一定是宋江他们动手了。

正如我所料,机器人有相当部分立即转向门口,而罗玄也慌张调来门口影像察看。

在屏幕中,好几个机器人被神秘长须所缠绕,完全无法开枪射击。

也有的机器人倒在地上,再也不能动弹,我隐约看到铁甲上闪烁电光的虎牙。

更有机器人因为周围到处都光芒大作,一时迷失方向,不知所措,到处转圈。

在某几个镜头中,我甚至看到宋江四人冲入的身影,他们居然已经完全闯入到楼道中。

那些分队过来的防护罩机器人匆忙组成防御阵线,才防止了宋江等人向林冲二人接近的可能。

不过即便如此,宋江这四位已经可以看见那被无数激光冲击的合金门。

"外星人,你什么时候进来的,你在这里干什么?" 一声大吼惊醒了看得入神的我。

糟糕,那罗玄什么时候转身了?我来不及多想,转身就跑!

"别跑,你给我站住,你去哪里,混蛋,给我站住!"

随着刺耳吼声,一道激光穿透了我的身体,不过我却没有丝毫感觉,更不要提损伤。

嘿嘿,原来我是不怕他们的激光枪的,这下子可威风了。

即便如此,我也不敢和异能人继续较量,只不过在狂奔中,又妙计立生。

我:(脑电波)宋江,赶紧向鲁智深被困的屋里,施展你的水滴功,水滴越多越好,快!

宋江:(脑电波)好,我听你的!宋清也正要打算投掷强光物体,给鲁智深制造冲出来的机会,我们马上动手!

当我接近他们与机器人战斗处,那包围林冲和鲁智深的警卫们已经完全被莫名其妙的雪雾笼罩,阻截宋江等人的机器人也受到强光影响,遭到神秘长须的束缚。

我这时才知道,那长须原来正是源于朱仝的异能,不愧是"美髯公"啊,别看脸上没长胡子,这胡子都在异能上,真有你的。

当林冲回屋说了什么话,冲出的鲁智深也很快过来支援我们。他的万钧拳可谓威力尽显,我这时才知道,防护罩只能挡住间接的万钧拳,对于直接攻击,也是根本毫无防护作用可言。

很快,金属碎屑随风在地面翻滚,惨不忍睹的机械躯壳随处可见。

林冲:(注视我)天外客,刚才的水滴是你弄的?

我:(郑重)不,绝对不是,是这位宋江兄弟的水滴功。你应该是见过他的。我当然也有贡献,我无意中听到那个人,叫罗玄是吧?听到他说的话,知道你需要水,所以我……嘿嘿……出了一点小主意。

林冲:(敬礼)谢谢你们的救命之恩,以后有用得着我林冲的地方,只要不是违法乱纪、有损民众利益,我一定竭力而为。

宋江:林先生客气,你和鲁智深都是我们玄元社的英雄,为了我们共同的理想,我们出手也是义不容辞。

鲁智深:怎么?你们都是玄元社的!

雷横:呵呵,不管怎么说,现在还没退社呢?嘿嘿!

"哼,就是因为有你们这些死硬分子在,玄元社才铲除不尽!"

熟悉的声音让我们顿时紧张,我与宋江他们回身一看,果然是罗玄。

罗玄:今天不管来多少玄元社的异能战士,我都叫你们有来无回。

"回"字还在我耳边回旋不息,我感觉眼前一花,已经出现数十个罗玄。看来,这就是罗玄的分身***。

鲁智深:(怒)又来这套,看我的!

说着,他就向前冲去,同时凝聚拳力发出。

但那些罗玄可不是机器卫士,不管真假,都踏墙蹿跃,避开万钧拳力同时,又有数人包围住鲁智深。

而且眨眼间,我们已看不到鲁智深的身影,无论是包围者,还是被包围者,竟然都是罗玄的模样。

就在众人惊愕瞬间,后面的罗玄也几乎全部冲了过来,与玄元社成员们混战一团,当然也有不少人向我出手,

可是,抱歉,貌似这种分身术攻击对我无效,无论是手刃还是拳击,对我根本毫无作用。

遗憾的是,我也尝试对他们拳打脚踢,然而如同隔靴搔痒一般。借用东方不败美女姐姐的话来说,就是"他们威胁不到我,我也威胁不到他们"……

大概于妈新版《笑傲江湖》那台词就是这个意思吧……

即便如此,这里也实在太乱了,到处都是罗玄在厮打,还不时夹杂着这样的对话: "嗯?有水滴,你是哥?"

"啊?这声音……你是宋清?"

"我是林冲,你是谁?"

"啊?我是巡警朱仝!"

"老朱,快来帮我,我是雷横!"

"他奶奶的,我是鲁智深,你们到底都是谁呀!"

如此乱七八糟的场面中,没多久便连连闪现血花。

不用说,受伤的都是玄元社的朋友,即便再三互相告知身份,但视觉总是会再度欺骗他们,让他们分不清敌我,下手难免有所顾忌,

而那些罗玄分身,也就是陆谦们,想必彼此之间能有所感应,反而能够招招皆中敌人,自己没有半点损伤。

这时,我脑海中突现濒临死亡的感觉,奇怪,明明没有任何敌人能伤害我啊?

刹那间,我明白了,这是宋江脑海中的感受,我也立即瞥见一个"陆谦"重伤倒地,周围其他几个陆谦正恶狠狠地以手刀剁去!

"不要!!"我焦急间一声大喊,因为我知道倒地者就是战斗力最低的宋江。

而这发自肺腑的两个字,好像瞬间充满了魔力。随着我的呼喊,大部分陆谦都停下了动作,而玄元社成员们也纷纷恢复了本来面目。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我也被传染了特异功能?

我还在犹自纳闷,那些仿佛中了定身术的陆谦,接二连三地化为粉碎。

一阵烦人的振翅声传来,当我看到远处飞来的蚊群、倒地身亡的罗玄,我霎时心中明了,力挽狂澜的不是我,而是曾经救过宋江的天山勇。

天山勇……对,就是这个天山勇,他不是《水浒》中辽国大将吗?那么,在这个异次元宇宙中,***纵毒蚊的他究竟扮演着什么样的角色?

天山勇缓缓显现出身形,用冷漠目光扫视着我们。

林冲:你好,请问你是谁,哪个部门的?

宋江:林先生,他叫天山勇,曾经从罗玄分身手中救过我和我弟弟。

鲁智深:哦?难道你也是玄元社的?

天山勇:(冷冷)我跟玄元社有仇无缘,怎么可能是玄元社的?

他此话一出,我们立即又紧张起来,更感受到他无情的敌意。

朱仝:你究竟是什么人?

天山勇: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想要你们身后屋中电脑里的东西。你们都已经受了伤,没有人是我的对手。看在你们为我扫清了机械守卫的情分上,只要你们立刻离开,我今天暂且就饶了你们的性命!

我:(轻声问)林冲,电脑里是什么东西?

林冲:(轻声)我刚才看了一眼,是关于我们防御变种人的"叹息之墙"的绝密资料!

我:(惊叫)你,你是变种人,对不对?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立时紧张起来。而天山勇面容之上徒添阴森冷笑:

"你这个外星人,还真是有两把刷子!怪不得狼皇陛下嘱咐我,要把你也带回浑吐蒙。既然被你看破了,那我也不必再委屈自己了,就让我释放出真正的自己,给你们瞧一瞧。顺便说一句,天山勇不过是我以前的名字,我现在的名字是:蚊目!"

就在这个天山勇……不,蚊目说话同时,他周围的蚊子越来越多,而且其本人身形也不断发生着惊人的变化。

只见蚊目的嘴如雷公般变尖变长,体态不断膨胀,以至于衣衫尽裂,化为碎片。

黄种人皮肤逐渐化为鬼魅般青绿,不,应该说是瞬时长满了青绿色羽毛。他双腿化为鸟爪,双臂变成飞翼,没有几秒钟的时间,就完全化为一只巨大的青鸟,并发出刺耳的叫声,每叫一声,便有数十蚊子从口中飞出。

当蚊目的变身完成,那些蓄势待发的蚊子,立即呼啸而来。它们周身发出幽蓝光芒,明显沾满剧毒,再加上令人心烦的噪音,真是未曾交战,便已让人心寒。

但我做梦也没想到,最先出手抗击毒蚊的竟然就是宋江。

只见洒落地面的鲜血,纷纷凝为血滴升起,扑向蚊群,那血滴虽小,对蚊子却如血池地狱,一旦毒蚊身陷其中,很快就窒息而死。

这还不算完,林冲再显神威,扬手之处,寒气顿生。

鲜红的血液居然眨眼变为赤蕊白片的雪花,没有中招的蚊子顿时因寒意纷纷倒飞撤退。

但林冲怎肯罢休,窜身融入雪雾之中,随着豹爪挥舞,又有不少毒蚊堕入死亡。雪豹更趁势挟带雪风,直扑怪鸟。

冲向变种人的不止林冲一个,鲁智深积攒拳力,紧随其后。

朱仝***控长须,如影随形。

雷横镖在人先,虎牙呼啸先至。

宋清捡拾起机械人碎片,奋力扔向蚊目眼前,顿时大放光芒。

蚊目突遭强光袭击,却不慌不忙,紧闭双眼,振动双翼。

随着狂风大作,雪风散、虎牙落、长须溃,我们几人全部身不由己撞向墙壁,而蚊目没有半点损伤。

蚊目:哼哼哼,是你们自己找死,怪不得我了!我本有菩萨心肠放你们一马,不过或许死亡才是对你们最大的慈悲!

说着,怪鸟向前冲来,每踏一步,都令楼层震动,双翼扇动处,墙石碎裂,摄像头连同电线纷纷坠落,看来是很难修好了。

那些以防弹玻璃为墙壁的屋子,也是遍体鳞伤,再也经不起任何冲击。

就在变种人自以为已经掌握一切,即将赐予我们死亡时,那雷横猛地双手一伸,手心处突然各飞出一只虎爪,牢牢"咬"住蚊目双翼,引得这怪鸟连声惨叫,又有不知多少毒蚊再度飞出。

其实,令怪鸟痛苦的不仅仅是突如其来的虎爪攻击,那貌似被吹落的虎牙,居然正好形成虎牙镖阵的形状,发出曾经让我生不如死的能量,将怪鸟死死纠缠住。

还有朱仝飘散的长须,不知为何,凝为须索,狠狠勒住了蚊目的鸟颈,让它一时窒息喘不过气来。

鲁智深:哼哼,一个变种人想同时挑战几名玄元社高手,就算我们受了伤,你也不是个,看我的万钧拳!!!

随着力如万钧的冲力从蚊目怪鸟腹部直透后背,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变种人,为自己的傲慢付出了生命的代价,巨大身躯无力倒在几乎被破坏殆尽的楼层中。

林冲:你们几个还能动吗?

宋江:(咬牙)我还行!我都能动,他们应该更不成问题。

林冲:这里的设备在刚才连番激战中已被破坏殆尽,这样你们侵入军事要地的证据也等于被销毁了。但这变种人一折腾,蓝区的巡警、国防部卫队都会很快赶来。你们还带着天外客,一旦落入他们手里,后果很难预料。我和智深留下清理剩余的视频资料。你们赶紧走吧!咱们有缘再见!

林冲的话提醒了我们,私自闯入国防部要地,闹个天翻地覆,不要说宋江、宋清这样的小老百姓,就算是朱仝、雷横这样的小巡警,也吃罪不起。

何况罗玄已被变种人所杀,可谓死无对证,我们还能说什么呢?

于是,我们匆匆道谢,从楼梯间连下几层,找到自动医疗机处理了宋江他们的伤势,又到自动售衣店由朱仝请客换了新衣,这才搭乘电梯到四十层,验证了手续,乘上灰区电梯。

这时,我们也看到巡警与宪兵呼啸而入,风风火火地挤上蓝区电梯。

不用问,他们一定是往六十八层去的。此刻,想必那里已经被警方和军方的直升机包围了吧!

几天之后,在市图书馆自习室预习功课的宋江,无意中翻看了最新的报刊,上面报道了这次的事件。

让我们欣喜的是,警方认定,襄国武坊案与外星人无关,是袭击军事要地的变种人所为,外星人的案子,警方将放弃跟踪。

让我们郁闷的是,林冲和鲁智深被国防部怀疑私通变种人,因证据不足,只是强迫他们停职休息,并拘留审查。

戎马疆场的热血战士,终究还是无法摆脱铁心吃羊的恶狼,最终还是落入罗玄背后阴谋者(我始终确信罗玄只是棋子)圈套。虽然他们保住了性命,却丢掉了军职、失去了自由。而罗玄反被视为国家烈士看待,真是让人哭笑不得。

这时,我听到了宋江的脑电波: "兄弟,我已经仁至义尽了,跟你在一起甚至差点连累了我的弟弟。对不起,我不能再帮你,我觉得林冲不错,他师兄也不会有错。你还是回卢家帮去帮助卢俊义吧,他们更有能力保护你!我……还是让我过平凡人的日子吧!我毕竟还要工作、结婚……"

我沉吟片刻,心中知道宋江所言句句在理,只能同样以脑电波回复:

"好吧,兄弟,你帮我的已经够多了。但是兄弟你相信我,你注定不会是一个平凡的人。你是宋江,宋江这个名字,应该注定属于一个英雄!"

宋江:(苦笑,脑电波)哼,我混到今天这个地步,连狗熊都不如!好了,谢谢你的安慰,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我会想念你的!

我离开了宋江的身体,面对宋江,按照我军训时的回忆,行了一个并不规范的军礼。

宋江微笑着对我点头告别,也许这是我们兄弟的最后见面。

我依依不舍地离开了图书馆,寻找着通往地下区的道路。

忽然,我瞥见半空中浮现着古怪的野兽面具。我忍不住抬头望去,竟发现自己猛然间如同中了定身术,再也动弹不了半分。

就在我惊慌无措之时,一个男子站到我的面前,他的目光好像在欣赏繁华的街道景色,根本看不到我的存在,但那轻声嘀咕的话语,却分明是对我所言:

"对不起,外星人,我是司法部巡警'青面兽'杨志,请跟我走一趟。"

末日魔星水浒传

末日魔星水浒传

作者:佚名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每当人类处于梦乡,被称为幽子的神秘物质,便可能脱壳而出,环游于平行时空,畅游于映射地球的种种镜像世界。异界百年,或许对我们来说,...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