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风动云随全文资源 聂风步惊云最新目录

风动云随全文资源 聂风步惊云最新目录

时间:2019-03-27 16:50:45编辑:夏彤

热门好书《风动云随》由著名作者看看听听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聂风步惊云,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聂风,本是飘逸绝世的风中之神,一生所思所念不过淡看江湖,不问世事。却,为情所扰,终是耽误了今生... 他,本是冷面寒衣的不哭死神,性本凉薄,终是他师弟能暖化他冰冷寒凉的心。却,无奈命理转然,只得眼见钟爱之人逝于自己怀中... 光阴荏苒,命理循环。这次无常的..

《风动云随》 第16章 营救 免费试读

丞相府内堂

夜商此刻正安静的坐在主位上,眼神甚是清冷,只直直的看着面前昏沉的那人,心内暗暗揣度。今早,主人身边的紫衣竟然亲自将这人交与自己,却只低声交待了一句“此人是麒麟魔,甚是重要,且仔细看好”后就转身离开了,夜商觉得竟然劳动紫衣亲自捉拿,那这人想必功力不容小觑。

夜商抚了抚此人脉搏,他虽昏的沉重,然却感其内力怪异且深不可测,于当今罕见,夜商又仔细的看其周身的绿气,更觉十分的诡异,况以此种非常药物困人,也是自己生平第一次见。

夜商叫属下将此人妥当安放后,心思又不禁回到聂风身上。一想到聂风已经和皇帝相处了一天两夜了,眼下却也不知是何情况。脑中甫一浮现聂风那素净至极的面容,夜商内心就不禁满是愧怍,毕竟他是因为自己才被暗算的,想此心内不禁又是一叹,只瞅着窗外的那些鸟树发呆。

突然一个下人冲将进来,夜商看着下人焦急的样子,心内一紧,口气却平静,“怎么?”

“回禀丞相,聂风他晕了,皇上叫您快点进去”下人焦急的很。

夜商听此眉眼也素了,只连忙疾走,心内却又将皇帝的昏庸可耻深深记下一笔。

甫一进门,夜商便直直视向看见床间那人,虽心内已有准备,但仍为此刻场景所憾,那样白玉一般的人,此刻软软的伏在那里,也早已昏晕在侧,身上但凡袒露的肌肤,均为皇帝所荼毒,甚为可怜。

虽为主人的计划,但夜商还是不禁冷眼射向皇帝,心内也一阵阵的翻涌。皇帝见他愣在原地,只过来拖他,却见他瞅向自己的眼神恁的阴冷,心内气恼起来,声音也冷起来“你在怪朕?”

夜商也不回应,只撇开皇帝,直直的走近床上那人,那人此刻眉目紧皱,脸色很是苍白,白的连眉间的朱砂也素了,却也有十分的孱弱之美,没的让人心生怜惜。

夜商轻轻的拭了拭聂风的额头,发现有一点烫,脉搏也微弱下来,虽身体底子极好,但终归内力为药性所制,无气力对抗,反倒多了几分单薄,如此也挡不过皇帝的残暴。

夜商轻叹了口气,只回头又看了眼皇帝,皇帝虽残暴,但此刻却也担忧的紧了,脸上也多了几分焦急,只轻声道“他如何了?”

“…他此刻身体不好,还请皇上暂且回宫处理昨日奏章,让臣照料他一夜”声音冷漠却也甚是坚定。

“朕可以在此批阅…”

“皇上且听臣一言,您要明白,此刻您要的不仅仅是聂风这个人,更重要的是他手中的神像,您,还是太过了…”夜商看着皇帝,眼内没有一丝波澜,反而冷漠的紧。

皇上听此无言,良久才回,“聂风嘴甚硬,朕使尽各种方法也没使他吐露出一句关于神像的线索…”,然瞅着聂风的眼神不由的更柔和了,嘴角轻抬“他,甚是硬气,但朕也一定有方法能征服他”。

夜商听此又是一叹,将皇帝送走之后,只又来到床边,看着聂风,见他眉眼仍旧冷的紧,就知他此刻身体定是不大爽快,自己也懂医理,让下人煎了几味驱寒止痛,固本培元的汤药,自己也对他施以针灸,助他退烧。

喂药灸治之后,已至深夜,夜商摸着他的额头,已好转了,自己此刻却无乏意,只呆呆的坐在床边看着聂风。

夜寂风清,屋外此刻也甚是萧索,偶尔只有守卫换岗的低声话语声,其它不闻。寂静使然,夜商也慢慢的回忆起自己的过往,不禁苦笑,遇到主人之前,自己是因仇恨而生的,而自己大仇得报之后,所思所念不过是还尽恩情,不负己心。夜商想与此心内又是一叹,想来自己从来也未为自己活过,主人所做的,他何尝不知道是错的,是荼毒苍生的,自己良心也多受熬煎,可自己却真的无法背离…

“咳咳,咳咳,……”忽然床上那人轻微的咳嗽声将夜商的思绪打乱,夜商连忙轻声唤他“聂风,聂风,可好些了?”

聂风听见此呼唤声,意识竟也渐渐的明晰了,随即感受到身体的疼痛不适感。只这一疼,聂风便想起这两日行的那些苟且之事,心内也确是恨的紧了,恨的极了,只冷冷的睁开眼睛,便见到夜商忧虑的眼神。

夜商看他的眼神凌厉,便止语了,只又抚了抚他的额头,将聂风身上的针灸一一取下,随即又传唤下人将热粥送来,以口试了试温度感觉稍烫,只把粥放在一旁的小桌上,静静的视着聂风。

聂风看着他这忙上忙下,内心丝毫不起感激,仍只一味的恨极,恼极,眼也似虎狼般阴狠。夜商看着聂风甚素的脸色,只无奈摇了摇头,轻轻的将聂风搀扶起来,聂风也提不起气力,只由他随意拽拉。

夜商将聂风揽入自己怀中,只感怀内身体甚软甚瘦,心内又是一愧,转手又拿起那碗粥,只盛了一勺,送到聂风的嘴边,聂风此刻气急,自是不喝的。

夜商见此只平静道“昨夜有人寻你来了,是个叫麒麟魔的”,聂风听此心内一惊,只待下文。

夜商启唇复道:“他功力虽高,但也为我主人的手下使用药物制住了,命和你一样,也只剩半条了。”

聂风也终于发声,声带却似有损害,沙哑的紧,“你们捉他何用,他并不知我手中的神像。”

夜商头轻摇,“我主人却觉得他有大用处,你吃些东西吧,你若吃了,尚有气力保全自己,那个还等着你去救”,言罢又将粥送了几送,见聂风仍旧不吃,夜商又叹了口气,“皇上明早还是要来的,你撑不住的话定要唤我,不能像今遭这样疼晕过去了,即使你不跟我说神像之事,我也可进来暂助你制约皇帝…”

见聂风不着一语,夜商只又轻轻将他放好,替他掖好被角,一夜两人无眠也无语。

次日,清晨竹林

此刻林间飞鸟早已被吓的扑飞出去,不只是鸟,连人都被唬的不敢来此地半步,只因死神和那一抹紫衣争战的气劲实在伤人。

紫衣男子心内一紧,又险险躲过死神剑气,只跳到一竹子的梢叶上,略歇了口气,瞅着林下的步惊云,语笑嫣然,柔媚道,“又是一个寻聂风的人,不过呀,我等的就是你。”

林下的那死神戾气一向迫人,此刻更是盛然,只极阴冷道,“我,最后,再问一次,我,师弟呢!”

那紫衣自是不惧,声音魅惑不减,“我说了不知道就是不知道呀…”,然未等说完,就被剑气所扰,急忙提气躲避,站稳之后又咯咯一笑,“但我也知道一些,你的师弟此刻怕是正在皇帝的温柔乡里,被皇帝宠幸,乐不思蜀呢”

步惊云听此牙咬得咯咯作响,心内是恨切忿切了,也不管背后的那抹紫衣了,只驭起十分的轻功极速赶赴皇城。身后的那紫衣也不追赶,只一味的咯咯做笑。

步惊云速度极快,心内仍狂急不止,他到此地的悦来客栈之后,见他师弟不在,只又辗转了多地,奈何此地何其大,找一人甚难,仍旧不察,末了亏的一道内探影言他师弟是最后与丞相相会的,才觉得丞相府甚是不妥,步惊云快速的去往那府内,却为紫衣所扰,紫衣善使诡计,也足足的耽搁了一个时辰,步惊云选出心内就不禁恨意翻涌,只得又提速前行。

“狗皇帝在哪!”步惊云甫一入皇城,便拽来一当值,那当值见此人霜发寒面,也早被其周身的戾气吓的魂将散了,只口内蹦出几个字“丞,相府,皇,皇上,总,去…”

步惊云听此牙齿咬的更狠了,周身竟也微微颤抖起来,似是恨极怒极,只又转身,握紧绝世,朝丞相府杀去…

风动云随

风动云随

作者:看看听听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聂风,本是飘逸绝世的风中之神,一生所思所念不过淡看江湖,不问世事。却,为情所扰,终是耽误了今生...他,本是冷面寒衣的不哭死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