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风动云随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聂风步惊云结局是什么

风动云随小说全集免费阅读 聂风步惊云结局是什么

时间:2019-03-27 16:50:46编辑:友凡

风动云随小说主角名为聂风步惊云,是作者看看听听倾心巨作,目前正在奇热联盟连载。全书主要讲述聂风,本是飘逸绝世的风中之神,一生所思所念不过淡看江湖,不问世事。却,为情所扰,终是耽误了今生... 他,本是冷面寒衣的不哭死神,性本凉薄,终是他师弟能暖化他冰冷寒凉的心。却,无奈命理转然,只得眼见钟爱之人逝于自己怀中... 光阴荏苒,命理循环。这次无常的..

《风动云随》 第20章 复原 免费试读

昏睡中的聂风此刻却处于另一番境地之中,他又梦见了他的妻,他,曾经的梦…

聂风远远的看着他妻,虽知是梦境但仍觉诧异,自从自己失掉情谊之后,就不再做过一梦,现如今,不单入梦了且又看见他的妻了,茫茫然只呆愣在那里不知所感。

第二梦看着他丈夫,心内自是开心至极,只慢慢的踱步过来,来至聂风的面前,轻勾住他丈夫的手,抿嘴微笑着。

然见她丈夫神色仍旧木木的,第二梦心内一黯,知道他丈夫已然失情,只前倾身体用力抱紧她的夫,越发的想把自己的情谊传输给他知晓,无奈怀抱的那个人仿若木人儿,只呆呆的任她所抱一无所应。

第二梦眼底也开始凄楚起来了,心底更是抽痛,闭眼思索良久,末了却轻叹了口气,松开了她的夫,只温柔言道,“风,你这副样子,步惊云和风儿该是多么心疼,你原不该如此伤他们的…”

聂风也不知该如何回应,心内何尝不了解他妻所言的,然只眼内满是素净,仿若婴孩瞅着他妻,只觉得眼前的梦给自己的感觉甚好,但也说不出哪里好。

他妻看着他清亮的眸子,只复言,“风,听我一言,去找神医,他能助你恢复情谊”,言毕眼内却结满苦楚,也不再看他夫了,只又松开聂风的手转身去了。

聂风见她走了,心内突感不舍,只晓得必须对他妻说些什么,因为,感觉到,她,很悲伤,也很心痛…然一句都说不出来,只愣愣的看着他妻越走越远…

突然聂风心内一抽疼,嘴内焦急言一声,“梦,你别走,你别走…”,竟像魇于梦中了。

步惊云见他师弟如此,眉间一皱,只连忙探过身来,双手裹住聂风双肩,轻声安慰道,“风,你莫怕,你莫怕,只是梦魇”。

聂风听此意识稍清,随即也慢慢的睁开了眼睛,看见他师兄棱角分明的脸,心内也是一安,便越发的瞅着他师兄那令人安心的眼睛了。

见他师弟平静的眼神牢牢的视向自己,步惊云自是欢喜的,越发的不言了,也只看着他视如珍宝般师弟。

一时间,二人之间四目相视,许久无言。

聂风心内也正困惑,对他师兄的厌恶之情此刻倒丝毫也觉察不到了,只感惊奇,而对二人之间的宁静,聂风也甚是舒适,只感觉真真的好极。

步惊云更是惊喜,因为他发现他师弟此刻恍若曾经的那样美好,柔和平静,步惊云不由的嘴角轻抬,心内满是欣喜和满足。

“咳,虽然我知道此刻进来不甚合适,但还是须得打搅你们二人了,聂盟主,你该吃药了。”神医不知道什么时候踱进来,二人竟都不察。

神医叹了口气,他知道聂风会在此刻苏醒,便急忙送药而来,没想到进门却见二人相待如此,自是些许尴尬。

步惊云听此一言,只好接过神医手中的汤药,将他师弟抚将起来,妥贴好后,便要喂药,且又是以往的喂药之法。

神医看着步惊云吻紧了聂风,为他送药,心内越加感慨,捋了捋胡子,嘴角轻轻一笑,便转身慢慢的踱步出去了。

聂风便安安静静的注视着他师兄的所作所行,眼内满是纯净,嘴角也感到那人的妥帖与霸道…

步惊云含着最后一口汤药,便再次去寻他师弟素色温暖的唇,他师弟也已习惯,直接就打开口齿等待着步惊云的喂送,此药经此一过苦性自是大减,当然也让聂风抗拒之心更减。

虽已吞咽完毕,然他师兄的侵入却丝毫不减,舌尖反而更加放肆起来,缠绕着聂风的舌尖,不停的翻涌,侵入。聂风吃了一惊,伴随着他师兄越来越出格的侵略,聂风心底的厌恶之情又慢慢的涌了上来,只眉眼一皱,便舌尖用力推他师兄远离自己的领地。

他师兄觉察于此,心内倏地一凉,刚才的欣喜之情也已失了大半,他又忘了,他从前的那个师弟已然被弄丢了,此刻的聂风是深切厌恶自己的这种行径的,想于此步惊云眼内也是一黯,随即便松开了聂风的口。

一时间,两人之间的气氛又凝重起来,聂风眼内的厌恶却越来越浓,只不再看他向他师兄一眼。

步惊云见此心内也是一阵一阵的抽痛,痛的眉间都皱紧了,痛的也只能深深的叹了口气,然却无法责怪他师弟一分。

步惊云心内百转,纵有万千情绪,到嘴角却只变一声柔情,“风师弟,此刻感觉可好一些了”。

聂风仍不瞅他师兄,眼神也是淡淡的,眼底结霜,语气也结霜,“好”。

步惊云听此心内又是一碎,面色却丝毫不变,只复言,“风,再等两日便可痊愈了”。

见聂风不回自己,也不视向自己,步惊云只疼的深吸一口气,便将他师弟妥帖放好,又看了他师弟的霜脸良久,未有所应,只得转身慢慢的走出去了。

聂风余光视向他师兄,见步惊云身形微颤,在这稍暗的光线下亦越发显得苍凉孤独,心内也闪过一丝不忍,聂风何尝不知道自己在深切的伤害着每一个关切自己的人,可,自己却一丝也无法…,聂风不由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自己这副样子,仿若一个无情的尖石,只会刺的别人伤痕累累。聂风只嘴角苦笑,也亦满是无奈和凄凉,伤怀至不能自已。

不可再拖累师兄了,不可再伤害师兄了。

两日后

步惊云一大早便去看他师弟,神医昨日言道,今日他师弟应彻底痊愈,恢复如初了,自己内心虽是欣喜,但也一黯,深知他师弟若是伤愈,定也不会再留在此地了,而自己却无法挽留,只能尽全力跟在他师弟后面,不让他再遭受一分苦难。

步惊云心念于此,脚下生风,速度更加快了,他也迫切的想见他师弟,以慰心安。

甫一推门,视向床上,却已见床上空无一人,只有神医坐在一旁收拾灸针,步惊云心内不由一急,脸色也登时结霜,生怕他师弟又消失如昔,“我师弟?!”声音更是冷极寒极。

神医忽听此声音心内一骇,脸色登时苍白,吓的连忙回头,颤声道,“吓死老朽了,步门主,一大早,你戾气怎会如此大,不行了,先让老朽平复一下心绪”,言罢真的深呼吸了几遭,又瞥了步惊云一眼,见他脸上霜气更浓,心内又暗暗的跳了几跳,“我已给聂盟主施过针灸,他此刻身体无大碍,想必此刻正在你道内练功了吧”,神医知道步惊云心内所虑,只又笑了笑道,“放心,他不会离开的,他此刻正在一点一点回功,很是苦痛,终须三个时辰才能恢复如昔,他断跑不了的”。

步惊云听此只连忙转身出门,速奔向惊云道内的练功房。

苏梦此刻还没从心内的赞叹中缓过神来,从五更天起,便跟随在他公子身后,只见他公子从一点一点的艰难站起身来,到持起雪饮神锋,再至于练功房挥出那气势磅礴的一招一式,一点一滴均虽艰苦至极,可聂风却不让一人插手相助。

一旁的易风眼神也从未离开过他爹。自从听神医言说的那番话之后,易风心绪一直很低落,如今又看见他爹霜寒的脸,韧极的性格,以及不让自己助他一分的疏离均让自己心凉心惊,无奈只重重的叹了几口气。忽感受到身后沉定的脚步声,易风便知道步惊云来了,易风心内又是一窒,不知道步惊云看见这样的聂风心内是如何感想,是否又会想到那‘长情’…

在场的众人均静的出奇,只认真的视向中央挥洒淋漓的聂风,各人心内也有各自的心绪。

此刻聂风只感体内的桎梏正在一点一点散开,那种冲开障碍破发冲天的感觉也实在妙不可言,刀寒更盛,刀劲更霸,周遭竟也由于内力使然结成冰霜,涌出凛冽的寒风。

神医也慢慢的踱了过来,老远就感受到凛冽的寒意,不由的嘴角一笑,满意的点了点头,不免赞叹,“聂盟主性格实属极其的坚韧,筋骨也极好。常人即使恢复,也不可能短时间内恢复的如此之快之好,定也是熬过苦痛突破了自己的极限…”

步惊云却站在一边,眉心紧皱,看着他师弟的招招式式,虽是极好的,但却发现他师弟所发刀劲都寒意凛然,虽是招式属性,不足为奇,但仍觉得阴寒了些,想似内力此刻正朝着阴寒方向扭转…,步惊云的心内又是一沉

聂风目光一凛,此刻刀与人也仿若合为一体,整套刀法一气呵成,丝毫都不拖沓,威力自也是巨大无比。伴随着最后一招的凌厉发出,聂风倏然回收气劲,内力一瞬间转为周身风气轻巧飞散。聂风整个身体也轻盈无比,白衣杳然,踏着风气缓缓的落地,仙气缥缈,更不似人间之人。

这一阵众人也都不由的看呆了,心内面上也俱是一阵的赞叹,然看着聂风倾世之貌,清冷之质,只越发的感到一阵疏离。聂风视向众人的眼神也甚是清冷,无情无绪。

神医小心翼翼的靠过来,仔细观察聂风的面色,然后点头一笑,“哈哈,好了,好了,聂盟主此刻恢复如初了!”

风动云随

风动云随

作者:看看听听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聂风,本是飘逸绝世的风中之神,一生所思所念不过淡看江湖,不问世事。却,为情所扰,终是耽误了今生...他,本是冷面寒衣的不哭死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