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风动云随在线免费阅读 聂风步惊云小说最新章节

风动云随在线免费阅读 聂风步惊云小说最新章节

时间:2019-03-28 10:52:30编辑:向丹

火爆新书《风动云随》是来自看看听听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小说中的主人公是聂风步惊云,文中感情叙述细腻,情节跌宕起伏,却又顺畅自然。下面是简介:聂风,本是飘逸绝世的风中之神,一生所思所念不过淡看江湖,不问世事。却,为情所扰,终是耽误了今生... 他,本是冷面寒衣的不哭死神,性本凉薄,终是他师弟能暖化他冰冷寒凉的心。却,无奈命理转然,只得眼见钟爱之人逝于自己怀中... 光阴荏苒,命理循环。这次无常的..

《风动云随》 第17章 心柔 免费试读

步惊云从来对待万事万人都冷的可怕,也理智的可怕。但每每事牵扯于他师弟身上,他的理性就全然消失了。也正如此刻奔走的死神一般,心内暴怒狂急,恨意滔天,丝毫的理性都与他沾不上边。

步惊云甫一冲进丞相府,看见停放在外堂院子中的龙辇后,心内又是一恨,连忙运气震开外堂众守卫,冲进内堂。内堂的守卫们一见这戾气死神,只吓了一颤,随即其中一人回过神来只喝道:“皇上在此,你是什么人,竟感闯入此地!”

死神也不理他,只直直的视向那间卧室,此刻心内各种心绪纷至沓来,却都只叫他快点去寻他师弟,步惊云只提紧绝世,悚然吼道,“滚。”

一众守卫都吓的不行,夜商也在其中,看到此场面,却不禁想起今晨那紫衣曾给自己飞鸽传言,‘步惊云欲杀皇帝,尔等勿要阻挠’,思虑了几番后,传唤众人勿要妄动,随即便只静静的站在那里,眼见步惊云狂冲入室内。

步惊云甫一推门,视向所及之处便让心内怒到无以复加,疼的不能自已,握着绝世的手也渐渐地抖动起来,他看见皇帝正在搂抱着他师弟,行为亦甚是甚是出格和亲密,而,他师弟,想是也被折磨到不行,软软的伏在皇帝的身上。

这边的皇上听到动静一回头,便看见门口的霜发寒衣以及视向自己的阴狠目光,料想他便是曾经掌掴自己父皇的步惊云了,步惊云功力超群,他自然也是知道步惊云和聂风的关系的,忽想到步惊云此刻心绪定然是恨意滔天,想格杀自…,而自己今朝外出却也没有带那几个贴身高手,念及此皇帝心内颤抖慌张起来。

聂风感受到皇帝的颤抖,慢慢的睁眼搭于门处,也,看到了他的云师兄,微咳了几声,却抬起嘴角淡淡的笑着。

“风,我来晚了”死神声音低沉凄凉至极,心内早已如刀割

聂风见到他师兄话此,眼内一沉,似也素的紧了,只叹了口气,声音也是有气无力,“云师兄,带我离开这里”

步惊云听他师弟这么一唤,心早已碎了半边,只直直的走了过来,带着对皇帝的愤然杀意,皇帝自是威严的,只挺直身体目视着步惊云,眼内只是闪过几丝慌张,步惊云不想再多看他一眼,亦觉得他万死也不足惜,只迅速抓起皇帝的手臂,用力将其甩到地上,提起绝世,转身便要刺,动作之快之狠让皇帝自是骇的不行,左手更是为步惊云致于脱臼,眉间一皱,只颓然的坐在那里。

步惊云正欲立即宰了这个狗皇帝,耳边却忽然传来他师弟弱极的声音“云师兄,他若死了,你便会成为天下的众矢之的。”步惊云此刻虽怒极忿极,然他师弟的话他从来都是认真听的。

“我从不惧”声音阴冷坚定,看着地上的皇帝牙齿气的仍咯咯作响。

聂风面色一白,瞅向皇上的眼神也更为无奈“朝廷和惊云道开战,涂炭的确是百姓,也将渔利给了他人”聂风眼底满是清冷,“我想,挟我来此的幕后也一定希望事情以此发展”

聂风抬头眼见他师兄脸上怒气未减分毫,知是自己的话语他师兄未认真揣度,心内一急,竟剧烈咳了起来“云,咳咳,师兄,你听我一言,且留着,咳咳,他的,命,咳咳”

步惊云见他师弟咳成这样,心内一半恨意已被痛惜替代,只连忙收剑转身扶起他师弟,为他师弟抚背顺气,然摸着他师弟身体甚软,托不起一丝身体,便知他已中了药了,心内又是窜了一股怒火。

聂风这边顺了气,脸色稍微好些,视向皇帝,便又启唇,轻声问道:“你曾应我不与惊云道和神风盟作战,可还作数?”

皇帝听此一言,只抬首又看了眼聂风,发现他眸子此刻仍旧素净的紧,知道有他护庇,步惊云是不敢动自己了,心内稍安,只也威严道“自是作数。”

聂风听此微微点头,看不出喜忧,只轻声言句“好”,接着又看了眼他师兄,“云师兄,断浪也被抓住了,你去救他”

他师兄看着聂风身上的伤痕,心内疼的炸裂,帮他师弟细致裹好衣服,眼睛一眨也不眨,眉间仍旧紧皱着,然后抱起他师弟,语气甚是刚硬“先救你。”

聂风叹了口气,知道他师兄此刻自己是再也劝不动分毫了,只好为他师兄所为,他师兄越发觉得怀中那人削瘦的紧,只心内翻涌不止,冷眼瞥了皇帝,“解药?”

“没有,十天之后药性自可消退”皇帝只视向怀中的聂风,眼内一阵失神。

聂风见他师兄脸上霜气又渐渐升起,只叹了口气,轻唤了声“云师兄”。

步惊云知他师弟所想,只抱紧了他慢慢的前踱,出了此门,众人见此又是一骇,且屋内皇帝状况众人也不知,更是不敢妄动。

聂风只在步惊云怀中静卧,偶尔轻咳,眼睛却在慢慢的扫向众人,而在视向夜商时却倏然停住,只看了他几眼,眼内说不出是何种心绪,似有话语对夜商诉说。

夜商一愣,也只呆呆的看着他,待他同自己言说,可末了那人却只叹了口气,慢慢的转过头去,似没有一丝神思思索了,只无力的闭上眼睛,随他师兄远去。

夜商见此只凄凉一笑,他城府深沉,如何不知,想是聂风想规劝自己勿要助人为恶,反省保己才是要务。只是聂风也知道既然夜商规劝不动他,那自己自然也难规劝动夜商了,夜商想于此只又一叹,随即收敛神思,入室瞧那皇上去了。

“云师兄,你带我去哪里”聂风见步惊云一直飞速的前行,却不言一声,知道他仍气的很,只轻声询问道。

“惊云道”他师兄异常冷的语气,让聂风微微一愣,然心内一思,言语转至坚定道“带我去神风盟,我有事要…”。

“此刻听我的!”步惊云不禁吼道,呼吸十分的急促起来,怀里的聂风听此又是一愣,只无力的闭上眼睛,步惊云深吸了一口气,声音稍缓,“风,以前的你从来不违背我的决定”言罢顿了顿,又说,“那里有神医,你现下身体发热,需要他”

聂风不着一语,只伏在步惊云的怀中,心内无奈,只休养神思,却也沉沉的昏睡了。

“如何?”死神的声音冷的紧

“聂盟主中的是东瀛的软骨散,身体无一丝气力和内力,并不碍事,只需十天药效一过即可好了,他身上的诸多伤痕,虽可怖但也无妨。只是,他身体此刻肺部寒气很是厉害,似遭受过冰寒之苦,身体也开始发烫了…”

“为他,疗治”步惊云看着他师弟苍白的脸色,眉间紧皱。

“驱肺寒需下猛药,而他此刻身体甚是虚弱,无法受此,只待等软骨散药效一过,身体健朗,才能根治,现下只能开温药固本培元,助他退烧”

见死神不言,神医也无挂碍,知道是常态,只低头看了眼床上那人,又看了眼步惊云死灰的表情,不禁心叹,这对当真艰苦,聂盟主是屡遭磨难,却也让他师兄痛苦不堪,怪道总有人说,好事多磨。

等了一会,神医见聂风面色稍缓,只将聂风身上的针灸取下,便转身踱出门去,侍弄药材了。

步惊云看着他师弟晕的昏沉,只慢慢的***在他床边,小心翼翼的抚摸着他师弟软糯细腻的脸,心内极苦,良久无言。

“怀灭,让我进去看看公子!”苏梦已经多番来此地看望聂风,心内闻他师弟生病也自是极其焦虑。

“不行,苏梦姑娘,门主说除了神医外,其余人都禁止靠近此处,此刻聂盟主正虚弱的紧,你就别叨扰他了”怀灭只严肃的劝诫她

“求求你了,让我照顾公子”苏梦心内着急,仍不放弃。

“不行,你若执意如此,我便叫人暂且将你囚入牢中了”怀灭脸色不由的阴狠起来,语气也冷酷了。

一昏暗的堂内

“主人,麒麟元神并不在断浪体内”声音妩媚至极,却略显失望,确是那紫衣男子

“虽如此,仍旧辛苦你了,我闭关这段时间,万事万物都需你妥帖”回应的声音很是平静

“为主人效力是我的荣幸,我不苦,但是心柔终究是无能,我制定的计划也未能实现”紫衣语气低沉,甚是自责。

“无妨,心柔,你可查出至阳和至阴之人是谁了吗?”声音依旧平静的紧

心柔抬头视向他主人,嘴唇微抿,“查出了,至阳之人为步惊云,他体内的所有功力均为至阳内力,且体内也正好流有麒麟血,可让他启用朱雀。但,至阴之人,心柔却仍无所察”。

“步惊云?此人甚难控制,需得想出万全之策方能驾驭此人。”

“主人不必担忧,心柔自有妙计”那紫衣眼眸一转,不禁冷笑起来。

风动云随

风动云随

作者:看看听听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聂风,本是飘逸绝世的风中之神,一生所思所念不过淡看江湖,不问世事。却,为情所扰,终是耽误了今生...他,本是冷面寒衣的不哭死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