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聂风步惊云小说无删减无弹窗 风动云随在线看

聂风步惊云小说无删减无弹窗 风动云随在线看

时间:2019-03-28 10:52:32编辑:代真

专为书荒朋友们带来的《风动云随》讲述了聂风步惊云的事情,大神作者看看听听以男女主之间的感情纠葛作为主线收获了大批读者的关注。聂风,本是飘逸绝世的风中之神,一生所思所念不过淡看江湖,不问世事。却,为情所扰,终是耽误了今生... 他,本是冷面寒衣的不哭死神,性本凉薄,终是他师弟能暖化他冰冷寒凉的心。却,无奈命理转然,只得眼见钟爱之人逝于自己怀中... 光阴荏苒,命理循环。这次无常的..

《风动云随》 第8章 抽情 免费试读

夜微风惊云道大厅

大厅此刻甚是静寂,在场的每个人面色均冷的可怕,各怀心绪。步惊云从见了断浪抱着聂风进入内堂之后,就一直站在那里,动也没动,一片担忧更是写在脸上。

听闻聂风出事,急急赶至的无名心内更是烦闷。不光光是担扰聂风的状态,更为恐慌的是麒麟魔断浪的骇人功力,深恐其再次祸害武林,屠戮人间。而本来可制约断浪的绿煞也已被用出去了,断浪已有提防,更不可再轻易擒住他。

无名想到绿煞,只抬头看着他徒弟,见步惊云立的坚定,眼眸直盯着内堂方向。只无奈对步惊云道:“惊云,你还是给他用了绿煞了,要知道,制炼一次绿煞,气血亏损极大,即使有龙元,也得假以时日才能复原。”

言罢,眼见他的徒弟已是外强中干,无名有些后悔将绿煞传与步惊云,莫如自己制炼。只得叹了又叹。

步惊云只低头轻点以示回应,思绪又不禁他师弟身上。

一旁的神医却捋了捋胡子复问道:“步惊云,断浪说他如何救治聂风了吗?据我所知,内力吸干致死无方可医,而我刚查看聂风尸身之时,就知他已回天乏术,救活断难,断难……”

步惊云听此,心内又是一翻涌,紧握着的拳也渐渐出血了。

见无人回应,神医只得讪讪,却对此救治之法愈来愈好奇,只见众人不察,悄悄从后门溜至内堂,捅开纸窗,隔门而探。

此刻的聂风正端坐在床上,其后背正在被断浪以手抵住,借以传输内力。断浪见内力传输将毕,又将调转身子,面容移向自己。

断浪瞅着聂风平静苍白的容颜,未免一叹,只轻声道:“风,你知道吗,在地府之时,我日日趟遍蚀河,日日受尽苦楚,只为了见你,与你相伴一生,以弥补我生前最后悔的事。我已从地府那里换得永生的生命,只要将这阳寿换与给你,你便可重生,而我只得再在世间呆上五年”断浪心内一黯,苦笑了一声

“风,我想永世和你一起,…,呆到你我活无可活之时,而不只是这短短五年。可是若你死了,我也就来此一遭,没有任何意思了。只希望,风,你复活之后能安心与我相处,成全了我的心意”声音甚是诚恳

断浪言毕,身体慢慢的前倾,抬起聂风的下巴,轻轻的吻了过去,舌尖施力,打开聂风紧闭的牙床,随即将体内的一团金黄色的气体推入至聂风口中。直见聂风喉咙轻动吞咽后,断浪这才放开了聂风的嘴,轻搂住了聂风。

神医见此只心道,果然,寻常之法断不能再救治了,终是须寻这奇门。这断浪看似邪佞至极的一人,为了聂风,也能付出如此大的牺牲,此刻心思也是如此简单与痴情。

断浪双臂依旧发力,紧紧搂着聂风。忽感怀中之人胸膛有了微弱的起伏,身体也慢慢回暖。心内一喜,只再次右手扶其后背,施内力输其身上,辅助聂风体内真气快速的释放与修复。

果然,体内的内力一经释放,随即大量的龙元之气而后迅速的奔涌而出,断浪只见怀中之人的气息越来越沉稳,已损伤的身体也在飞快的复原,不禁兴奋,柔声呼唤“风,风,你可有意识了……”

“云,师兄,云师兄,我不舍你,我不舍你……”如此微弱柔情的回声,却在断浪的耳中如惊雷般爆开,心痛,心碎的无以复加,狂怒,嫉恨也如潮水般源源不断的袭来

不甘心!我绝不甘心!凭什么,凭什么上天对我断浪如此不公,我已诚心改过,也受尽炼狱之苦,只为求和心爱的人共度余生,现下所爱之人却心念他人,对自己的曾经情谊竟也消失无踪!

断浪狂笑不止,笑声中满是痛苦和悲凉,这是对我曾经的所做所为的惩罚吗?二十年前,聂风曾经百般求我,言希望我止于杀戮,我俩从此便相伴于天涯,而自己等到亲手重伤了他后,才,意识到他所说的是如何的美好,却已不及。而如今的二十年之后,确是自己百般求他,望他与自己相伴,却再也得不到他的应允。

“风,我的风,我,好想回到儿时的天下会,那时我们虽境遇不同,可你的心却始终为我着想,始终不会因他人而改变对我之情……”

终是我,深切的伤了你,把你,漠然推给了他人。此时的麒麟魔只是苦笑,眼角却不禁有一丝泪水划过

神医听此已觉不妥,复向内所视,却见此刻的麒麟魔,眼眶发红湿润,身体也在微微颤抖,想是心内沉痛难止。而怀中聂风脸色却已慢慢恢复至正常,神医深怕断浪对聂风不利,只想莫不如唤来步惊云才为上策。然刚欲离开,又听屋内发出了动静。

“风,既然我无法拥有你,那步惊云也决不行!”神医一听完这句话,就已觉通报不及,只再向内视去,看情况再做他想。

却见断浪输入内力将毕的手突然翻转向聂风的头顶处抓去,不一会,断浪便将一粉红色气团从聂风头中吸出,握于手中沉思良久,这样的话,聂风就没有任何情根了,爱情,亲情,还有一直对自己的友情…。

断浪突然间眉间紧皱戾气暴现,我要的不是友情,既然你给不了,我就完全斩断了他,想于此,发力握碎了手中的气团,气团快速的消散于空气中…聂风眉间紧皱,似经受巨大苦痛,也慢慢的在眉间处结成出一点朱砂。结成之时聂风面色归于平淡,瞬间身体内的所有内力被彻底释放了出来,随即缓缓的挣开了眼睛…,

“不好,抽情!”神医急忙推门而入,对散于空气中的粉色急忙抓取。断浪似未看见神医一般,视线一直盯着怀中的聂风。不着一言。

这边聂风觉知慢慢苏醒,理清自己此刻的前因后,只感所枕胸膛的宽阔与温暖,略一抬头,便看见了段浪热切的目光。起身,与之对视。

“断浪,谢谢你救了我”,悦耳熟稔的声音响起,断浪看着聂风眉间的朱砂痣,不由一愣,聂风本就肤白细腻,眉目缥缈淡然,眉间的一滴朱砂更显得容颜绝世,如若仙嫡。然脸上却无任何表情,确是冷酷至极。

“断浪,你怎么了”,聂风见断浪无任何回应,复又问道,也打断了断浪的思绪。

“风,好久不见,我很想你”,张开双臂就要来揽过聂风。聂风见此轻轻一躲,轻巧的躲过了断浪的双臂,随即跳下床来,无任何情绪道:“浪,你我之间绝无可能”。断浪听此无言,只无神的看向聂风眉宇间的朱砂。

聂风继续道:“浪,只希望你此番不要再造杀戮,否则我定不留情”。见断浪屡不回应,只复又道了一句:“浪,见谅。”旋即开门,轻功御起,轻巧无比,更添几分仙气。

屋内登时只剩在拼命收集粉色气团的神医和不着一言的断浪。

天已微亮,聂风甫一飞至屋顶,便见远处有一片桃花开的正茂,便足尖一点,登时向前飞出好几公里,也御起十成轻功,越感内力源源不断的流出。忽然,感到远远的后面有一人飞速的追赶自己,虽来意不明,内力轻功却均罕逢。只冷笑,现下自己状态极佳,任是谁也不能轻易撼动!

想与此,聂风便于半空中停止不前,只等后面人的行动,转身之后迅速运气,登时周遭风气飞速旋转,将自己和外界稳稳的隔开来

“风师弟…”熟悉的声音,追赶的人已赶至身前

聂风听此立刻收回了气劲,刚想审视向对方,便已被对方迅速紧紧的抱住,慢慢的下落至地面。

“风师弟,风师弟,你活了,你活了…”激动到极致的声音

聂风知道是他云师兄,他师兄身体颤抖不已的身体也让自己惊讶,他师兄,何时就这样了?

聂风只右手试探性的触碰他师兄的后背,心里却没来由的厌恶,想到过往同他师兄的合欢之事,更觉厌恶至极

“你放开我”冷漠厌恶的口吻,却让步惊云的心倏地震颤。

风动云随

风动云随

作者:看看听听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聂风,本是飘逸绝世的风中之神,一生所思所念不过淡看江湖,不问世事。却,为情所扰,终是耽误了今生...他,本是冷面寒衣的不哭死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