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鸿雁在云鱼在水小说全集 秦洛离南宫浔微信内阅读

鸿雁在云鱼在水小说全集 秦洛离南宫浔微信内阅读

时间:2019-04-09 15:00:23编辑:怜蕊

人气小说《鸿雁在云鱼在水》由知名作者萧心然最新创作的武侠风格的小说,男女主角是秦洛离南宫浔,小说文笔成熟,故事顺畅,阅读轻松。主要讲述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18章 沐雪冰心(一) 免费试读

不知道行了多久,终于看到了西京洛阳宏伟的身形。

模糊的城墙如同一个巨大的长者,巍然屹立在苍穹大地之间,用它那宽广的胸襟坚挺地守护者臣民们,漫天的落叶随风盘旋,无声地躺在了古城墙脚下,如同信徒虔诚地参拜着他们的守护神。只有飒飒的秋风,吹过车帘,带了更深的寒意。

“唉......出来那么久,外公肯定气坏了!”

也许是因为心中太过烦躁,南宫浔索性将被风吹乱的车帘撩开,看着眼前越来越熟悉的景物,一层忧虑漫上她的双眸。当初离开南宫家的时候多有决然,现在要回去受到到该有的惩罚,真是缺了当时的那份勇气啊!

“放心吧!师公不会罚你的!”萧辰南脸上写满了对她的怜爱,以及深深的宠溺。似乎从小的时候就是这样,他总是偷偷地关注她,保护她。可是一想已经到了洛阳,和那个人的约定在即,又无计可施,心中唯有深深地悲叹。

南宫浔黯然抬头,与那忧郁的目光撞到一起。心中有种瞬间涌起了一股莫名的伤感,刚才他那无意间的叹气声,却也牵动了她的一根神经,她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惑:“嗯!辰南哥哥,我总觉得,你心事!”

“咳咳咳......”也许是深秋的风沁入骨子里,久病初愈之下,萧辰南捂着初愈的伤口,难以忍住断断续续的咳嗽声。深邃的目光静静停留着南宫浔的面上,然而却断然摇头。

有些话,为了她好,依旧不能说!

南宫浔不悦地蹙眉,没事......没事.......还是这样的一句回答。

犹记得年幼时,自己和他、梁师兄、陆师兄在一起学武,一起无理耍闹,虽然常常被罚,但也天真自在。可是,在七年前的一天,平静如水的生活却被彻底打破,他不明下落的消失了几天,再回来的时候却像是变了个人一样——不管她怎么问,都不能知道事情因果。

他对自己的好虽然从未改变,但是相处中隐隐约约的伤感,却如同吹之不去的阴霾,永远无法消散一般。加上这一别三年,他的眉眼之间似乎,似乎更陌生了!

看着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南宫浔心中一阵失落......

==========================================================================

突然间,架着马车的北风突然停了下来。

风中飘来的是一股饭菜清香,以及醇厚醉人的烈酒气息。南宫浔心中也猜到一二,这么久来大胡子滴酒未沾,估计是把他给彻底憋坏了!果然,她跳下马车一看,面前是便是家雅致豪华的酒楼——醉仙楼。

店小二的身影来回穿梭着,看着他们几个人寒酸的样子,根本都不理会他们了。

只见,南宫浔身上穿着粗布衫,萧辰南着着一件颜色发暗的旧袍子,而北风更是穿着破旧的奇装异服。几人鬓发飞乱,风尘满面,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有钱人——要不是看着他们几个人,长得倒是眉清目秀的,八成店都不会让他们进了。

赶了一天路的他们此时也异常疲惫,闻到诱人的饭菜清香,肚子也咕咕响了起来。上菜的瞬间,店小二似有意无意的撇着看着北他们,貌似他们付不起酒菜的钱似的。

大家并未有在意店小二的无理,只想着赶紧填饱肚子才好。

北风见到酒两眼发直,贪婪地喝大口喝着。南宫浔瞧着他这副样子,忍不住笑道:“噗......大胡子!看来以后我得改口叫你酒鬼了!”

“浔儿!”看着南宫浔想要给自己倒酒的架势,不悦地提醒道。

北风非常享受一样地大口喝着酒,听了南宫浔略带嘲讽的话,皱了皱眉道:“小丫头!真是没大没小了!这酒,你不许喝!”随即将一整壶的酒水抢过来,没有给她任何机会,只是故意喝得很酣畅的样子,饶有趣味地看着她生气的样子。

“哼!我不跟你一般见识!”南宫浔知道他是故意逗弄她,面上虽然有些生气,其实心中倒是没有跟他计较那么多。她凑过头对北风笑道:“既然来了洛阳,那本姑娘就略尽地主之宜,今日的酒菜,我请了!”

看着她的打扮和动作,以及这说话正儿八经的口气,北风刚喝进口中的酒都呛到了,他摆摆手,一边咳嗽一边笑着道:“咳咳......好啊!你请客!”

南宫浔在身上摸了一把,顿感些后悔了。请客......请客......那也得有银子啊!糟糕的是包袱早在那家客栈中丢失了,身上的衣服是小萸的,哪还有半分银子啊!可话已说出口,她也不想继续丢人了,连忙给萧辰南使了使眼色。

“嗯?”萧辰南看着她异样的神色,连忙放下手中的茶杯。

下一秒,萧辰南的脸色也变了,他看了下自己那身粗糙不过的衣服,顿时想起:受伤之后衣服破了,剑、银子都不知道丢哪儿了,衣服都是别人的,哪儿还有银子啊?甚至,那块萧家祖传的玉佩,都不知道掉在哪里!

看到萧辰南的表情,南宫浔顿时猜到了什么,咬了咬唇,一阵尴尬。

“小二,快上坛好酒!”一道年轻的声音从大门口传来。

“哎哟!是梁公子啊!小虎子,快来招呼着!”见到是熟客驾临,掌柜的连忙放下手中的活计,眉开眼笑招呼道。倒是和刚才对待衣着寒酸的他们,完全是两种态度。

走进屋子里来的是个十八九岁的少年,一身藏青色的短袍劲装,手中握着一柄精致的宝剑,眉飞色舞,意气风发。只是,在他看见南宫浔等人后,彻底呆住了。

天!运气这么好——救星来了!

南宫浔站起身来,笑眯眯地走过去喊了一声:“梁师兄!好巧啊!”看着少年呆的一愣一愣的样子,忍不住就想要好好嘲弄他一番。

“好你个小丫头!上次故意把我灌醉,害的我被面壁思过了半个月!”看着南宫浔不怀好意的笑,梁岳涛顿时一股怨气迎面而来。“咦!好眼熟啊!你......你不是萧师兄嘛!啊哈......”看着慢慢走来的萧辰南,顿时怒气就被惊喜给压下去了。

“梁师弟,好久不见!”萧辰南面上略带笑意,对着梁岳涛点头道。

南宫浔狡黠一笑,对着梁岳涛的耳边轻轻道:“上次的事情不好意思了!梁师兄,要是外公知道你又偷偷跑出来喝酒......恐怕......不止是半个月那么简单了!”

她朝着萧辰南眨了眨眼睛,心中的鬼主意顿时就出来了。

梁岳涛的面上青一阵白一阵,却又不好意思发作出来,听到南宫浔这略带要挟的语气,想想自己也真够倒霉的,刚面壁思过出来就遇到了他们,连口酒都没喝着。他无奈蹙眉道:“额......你想怎么样?”

“借我点银子!”她将梁岳涛拉到一旁,从他身上拿到了几锭银子。随即对着北风挥了挥手,大步走到柜台前面扔了两锭银子,而刚才还瞧不起他们的掌柜的顿时惊住,立即收下了银子,随即赔出一张大笑脸——南宫浔心中忍不住唾弃,好个见钱眼开的家伙!

梁岳涛看着坐在他们旁边的北风,见他一身怪异打扮,虽然满脸都是虬髯胡子,看着分外的沧桑和粗犷,分明就不像是中原人。但是那双明亮眼睛却透着一种睿智,和他的容貌年龄似乎完全不符,心下顿时疑惑了:“这位大侠是?”

“他叫北风!”看着北风喝得畅快的样子,南宫浔朝着梁岳涛坏笑道。

“该死!差点忘了正事儿了!”梁岳涛看着客栈飞速而过的马车,顿时就想起了今日出来的任务,险些因为喝酒又误事了!这会儿才想起来,顿时有些懊恼:“萧师兄!师妹!,你们快回南宫府,陆师兄刚走,我去追他!”

“好!你快去吧!”萧辰南看着梁岳涛焦急的神色,点点头默许道。

走至门口,梁岳涛突然像是想起什么来,担忧地看着南宫浔脸,扯出一个无奈的笑:“忘了告诉你,师公很生气!你好自为之吧!我走了......”

一想到外公那张严肃又古板的脸,南宫浔就觉得背后一阵发凉,这次离家出走肯定把他给气坏了!看着梁师兄消失的背影,她朝着萧辰吐了吐舌头,一脸苦相。

随即对着北风噘了噘嘴:“大胡子,我们也走吧!

==========================================================================

洛阳的南宫世家谁人不晓,三十年前的武林动乱正是由南宫正平定,也奠定了他再武林中泰斗的地位。而他为人刚在不阿,二十年前为了一举铲除苗疆巫教,甚至可以将自己家的血脉都杀死!当今武林之中有这份气魄和胆量的,恐怕也无第二个了!

现任武林盟主梁卓风便是由南宫正一手提拔,虽然南宫正并不在位了,但是关怀江湖风雨云的他,也暗暗再各地部署了诸多罗网,翻云铁笔李慕、江陵寒剑许之嵘等都为他卖命。近日江湖之事,他多少有些耳闻,不由得担心起来。

不知道,这个叫做“惊蛰”的杀手组织,会不会和当年的那个人有关?

看样子,这太平了二十年的江湖,又要再起波澜了!

南宫正已然双鬓斑白,沟纹爬满了他那张苍老的面庞,就像是沉重而又谨慎的足迹一样,布满了他这一生坎坷的生命之路。曾经那双翻手为云覆手雨的双掌,都已经是厚茧深磨苍白突兀,唯有那双眼——依旧闪烁着不服岁月的光芒。

一个、两个、三个人的脚步声。

虽然年纪已大,但是这听力和武功并没有退步。走廊里的脚步声越来越清晰,南宫正将手中的信鸽放了出去,捋了把花白的胡须,气定神闲地坐了下来,似乎来人是谁他都能猜到。

“外公!”南宫浔敲了敲两声门,将脑袋偷偷地探进了书房。

看着南宫浔那张俏丽可爱的面庞,南宫正的眼中先是一阵暖意,随即便恢复了往常的严肃。对于这个小外孙女,平时也许是过于疼爱和宠溺,也造就了这样胆大妄为的个性!

随后走入书房的便是萧辰南和潇洒的大胡子北风。

南宫正的眼刚一扫过北风的脸,气氛便顿时变得凝滞起来,压抑的似乎让人喘不过气。不顾南宫浔和萧辰南在场,一道凌厉无比的掌风便向着北风的胸口击去。

“外公,不要!”南宫浔失声惊,脸色顿时吓得发白。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