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鸿雁在云鱼在水在线免费阅读 秦洛离南宫浔小说大结局

鸿雁在云鱼在水在线免费阅读 秦洛离南宫浔小说大结局

时间:2019-04-09 15:12:23编辑:紫翠

男女主角是秦洛离南宫浔的书名叫《鸿雁在云鱼在水》,这本书是作者萧心然写的一本武侠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4章 月隐星沉(三) 免费试读

同福客栈是靠近清溪县衙最近的客栈,大红色的灯笼早已经挂在了门口。

客栈的大门半敞着,但是刚走进屋子的南宫浔却不禁打了个寒噤——只见屋子的角落亮着一盏残灯,幽幽的火光如同鬼火一样在风中闪烁,除了他们三个人的呼吸声外,静的可怕。别说是来住店的人,就是掌柜的也没人影儿啊!

“这里怎么没人?”看着沉默的萧辰南和陆昭云,南宫浔率先打破了冷静。

“呃.......谁说没人!”一阵幽幽的声音从柜台附近传出,悉索间有人影渐渐显出。

南宫浔吓得一声尖叫,陆昭云和萧辰南险些将剑拔出,借着在风中摇曳的烛光,这才看清楚有个人打着哈欠,摇摇晃晃向他们走来,这人正是躲在柜台下睡觉的掌柜的。

看见有客人来,掌柜的连忙抹着桌子招呼道:“哎呀,客官里面请!”

由于长时间的赶路,几人肚子早饿了,便让掌柜的做了几个家常菜来。没过一会儿,一脸愁苦的掌柜拎着酒水缓缓而来,随即将一叠小菜和几个馒头放下,赔礼道:“几位客官,外头的事情你们也知道,小店里就这些了吃的了......”

南宫浔和陆昭云面面相觑,但终究还是没有说什么。

“稍微吃些吧!”萧辰南将冒着热气的馒头放在她的碗里,看着南宫浔有些疲惫的眼神,关怀道:“浔儿,这些日子可是累坏了?”

“辰南哥哥,我不累。”南宫浔看着他关切的目光,顿时一阵暖流涌从心底涌起——从小到大之中除了外公和姐姐,他便是对自己最好的人了!只是,此刻在她的眼里,也许是好些年未见了,这份感情似乎究竟还是生疏了些。

三人自顾自吃了些酒菜和馒头,心中也在计划着如何去县衙查看县令的尸体。

不过半柱香的功夫,再回头看时客栈外面早已是漆黑的一片,刚来到这里的时候外面还有些人在走,可此刻清冷的街道上却不见任何一个人。

掌柜的似乎是多久都没有见到个住店的人了,在烛火下对着几人絮絮叨叨着,大家才知因为这朱县令死的蹊跷,而且最近灾民忙着逃命,客栈的生意冷清至极,这掌柜的便回了小二,独自一个人守着无人的客栈。

看着掌柜的淳朴中带着忧愁的脸,陆昭云放下手中的筷子,跟他打听着青溪县衙的事情。

这才清楚,三日前朝廷中派来侦查此案的人已经到了,这两天将县衙围的水泄不通,莫说是人了就是苍蝇也飞不进去!而城南一带又有义军生事,朝廷虽有心赈灾却饱受波折。仔细想来,这些情况对他们来说都非常不利。

回到房间内的萧辰南和北风回想着掌柜的话,不得不将原来的计划给否决了!朝廷和江湖虽然有过结盟,但是一向各行各风,井水不犯河水,若是白日里贸然闯进县衙,估计会遭到阻拦,为了避免生事——唯一的办法也就只有晚上了!

南宫浔托着腮听着两个人的分析,刚想要说话,却被陆昭云打断:“浔儿,今晚你就留在客栈里,我和辰南先去看看情况。”

“我不要!”听到陆师兄的嘱咐,南宫浔迅速站起神来辩解道。

“夜闯县衙里危险重重,你还是留在客栈里安全。”心知这丫头又耍小孩子的脾气了,为了她的完全,萧辰南也站起身来劝慰道。

“不会连累你们的!我可以在外面给你们放风!何况......何况这客栈里四下无人,阴森森的多恐怖啊!”南宫浔的眼神满是焦急,无奈只得求助似地望着萧辰南,一边还得搜肠刮肚地想找着理由跟他们去。

“不行!”陆昭云想也没想直接一口否决。

“这......”萧辰南听着她的话,似乎也有那么.......半分的道理!浔儿她孤身在客栈,何况身体还有病.........犹豫再三还是他先妥协了:“陆师兄,让浔儿跟着我吧!”

陆昭云愁眉紧锁,最终还是无奈点了头。

=================================================================

孤零零的残月挂在漆黑的夜幕中,这凄冷的夜里透着一直说不出的怪异,青溪县衙就沉寂在这样的夜色里。隐隐有风吹动,树影婆娑,几道人影如同闪电一样穿梭而过,瞬间便消失在了沉沉的黑暗里......

还好晚上县衙里没有官差,行事倒也方便了。据可靠消息说这县令的尸体至今尚未下葬,仍停留县衙后院的旧屋中。并不是因为他死的不明不白,而是因为这尸体旁边毒虫散布,其状狰狞,再大胆的人也不敢去触碰死尸,就怕染了一身的晦气。

看了下四周倒是挺安全的,陆昭云和萧辰南分别点了两个火把。

南宫浔跟在萧辰南的身侧并未觉得有多恐惧,两支火把将这暗沉的院落照的明亮。

几间残破的屋子透着诡异,一种难闻的刺鼻味道钻入鼻孔中,南宫浔用袖子捂住了口鼻,一步步跟着他们进了一间屋子。刚进门的刹那,这股令人作呕的味道差点让人窒息,屋子里更有蝙蝠扑翅的声音,三人小心地迈着步子前进。

只见屋子里面的桌椅乱七八糟倒了一地,角落边似乎斜放着一顶棺材,染满血迹的白布凌乱地盖在上面,这倒是不算有多恐怖了。真正吓人的是在棺材的四周却爬蜈蚣、蜘蛛等毒物,活生生像是个地狱,一股腐尸的臭味就从哪里蔓延出来......

映着跳跃火光,南宫浔看着这些恶心的东西,只觉得胸口压抑。

不知何时,陆昭云已经将那李慕给的香燃起来了,淡淡的香味萦绕在三人身边。

果然,四周的毒虫也因为这香味而纷纷避让。

“拿好香站在这不要动。”萧辰南将陆昭云递过来的香给了她一支,轻声叮嘱道。

陆昭云对着萧辰南点了点头,随即两人边缓缓走进屋子里。

突然间树叶唦唦作响,一阵透着古怪的笛声夹杂在风中,离他们越来越近。

可是南宫浔却感觉......这笛声如同一支支利箭穿入耳中,耳膜和大脑里一阵阵剧烈胀痛。手中的火把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灭了,香也不知道掉在了哪里,南宫浔扶着门框,疼天旋地转,几乎都快失声喊叫出来。

“辰南,你怎么了?”屋子里的陆昭云也突然惊叫起来。

只见萧辰南捂着耳朵从屋子里跑了出来,似乎也是受到这诡异的笛声干扰,但是屋子里追出的陆昭云却没有丝毫反映。看着萧辰南和南宫浔一脸痛苦的模样,他也是不知道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为什么自己听了这笛声没有任何感觉?

“我的头好痛.......”南宫浔压抑着声音,将头狠狠撞在门框上,似乎这样才能缓解她的痛苦。而旁边的萧辰南握着剑的手在颤抖,冷光下的脸苍白的可怕,他咬紧牙关挣扎着想要跑过去,然而却是一道寒光飞射而来。

陆昭云将手中的火把举起来,想要看清楚究竟是谁在装神弄鬼。

看着这飞射而来的暗器,他一扬手中的长剑,随着阴冷的风擦过身子,繁复花纹的星型暗器深深的钉在了破败的门框上,细看之下的暗器泛着蓝光,显然是淬了毒的!

然而此时,那诡异的笛声渐渐远去,痛苦的两人终于神色舒展。

陆昭云忙过来问道:“刚才你们两个人怎么了?”

“应该是这笛声!我跟浔儿听了之后都觉得头痛。陆师兄,难道你没事?”萧辰南的嘴唇有些异样的发白,接着将跌倒在地上的南宫浔扶起。

“这笛声绝非偶然!”陆昭云转过身,指着钉在门框上的暗器道:“这暗器上淬了剧毒!看来,我们一早就被人跟上了......”

萧辰南的目光停留在南宫浔身上,一种深深地担忧从他的眼中蔓延。

刚才......陆师兄听到笛声没有事情,只有他们两人会头痛欲裂,而这个暗器莫非是......萧辰南仿佛想起什么,目光散着星寒之意,握着剑柄的手却是剧烈一抖。

“咳咳.......好像着火了!”一股浓厚的烟雾从屋子里漫出,呛得南宫浔阵阵咳嗽,她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一幕,彻底惊呆,只见屋里的毒虫从门口奔散四逃,没来的及逃出的顿时化为一股焦臭青烟,噼啦啪啦传出的是木材烧着的声音。

“看来是有人存心想陷害我们!”陆昭云思索片刻,扔下来手中的火把道:“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这下,朱县令的尸体也随着这场火,彻底化为灰烬了!

借着屋中迅速燃起的火光,三个人顾不得走大门,连忙顺着一侧的小道跑了出去。

而南宫浔回头的瞬间,却看见了对面的屋顶上闪过一袭缥缈白影......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