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鸿雁在云鱼在水秦洛离南宫浔未删节全文阅读

鸿雁在云鱼在水秦洛离南宫浔未删节全文阅读

时间:2019-04-09 15:12:23编辑:平南

《鸿雁在云鱼在水》中主要人物有秦洛离南宫浔,是萧心然所写的一本原创新作,已上架奇热联盟。全书主要讲述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20章 沐雪冰心(三) 免费试读

萧辰南将南宫浔小心地抱在了怀里,如同捧着世间最珍贵的宝物。

南宫浔嗅着他身上那股独特的水墨气息,悄悄将眼睛睁开一条缝,却见那俊雅的面上写满了愁绪,以及那种永远挥之不去似的伤感。“嘻嘻......辰南哥哥,放我下来吧!”

“呃......你是装的?”萧辰南脸色露出些许诧异,连忙将她放了下来。心中又是气恼又是欣慰,刚才的她真的把自己吓到?好在,只是虚惊一场!

南宫浔顿时恢复了从前的样子,圆溜溜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垂着脑袋解释道:“刚才那会儿要不晕过去,外公才不会轻易放过我呢!”

“......”萧辰南顿感无语,看着她那副苦恼的样子,心下不自觉就跟着笑起来:“傻丫头!”也许,只有跟她在一起的时候,才会忘记了身上背负的东西,才能忘了那些缠绕的让他无法呼吸的枷锁——如果可以,真想就这样简单一辈子好了!

“辰南哥哥,你就应该多笑笑嘛!”南宫浔似乎是因为将他逗笑,也分外开心。“对了!我们去见一个人!你一定会高兴的!对了,把大胡子北风也叫上吧!”

“叫上他?”萧辰南有些不大快活,他总觉得这个人接近南宫家,目的不纯。

“哎呀!没事的!大胡子不是坏人!”南宫浔连忙帮他辩解了一番。

叫上就叫上吧,反正只要自己还活着,就不会让他做出什么事情来!“见谁?”但是浔儿这丫头神神秘秘的说见一个人,还一定会高兴的?莫非是.......

“我姐姐啊!”

南宫浔的笑容如同初绽的桃花,明艳动人。

===========================================================================

南宫家的建筑一向别心出裁,而他们此刻走进的院落更是清幽雅静。

路尽隐香处,翩然雪海间。

——南宫家的大小姐南宫毓,便独居在这别致的雪海苑中。她的性子一向过于淡薄,能够幽居在这样清冷异常的地方,这种寂寞也不是普通人能够忍受的。起初南宫浔也住在这里,但是不出两个月,便是再也忍受不住这种孤寂落寞了!

为什么外公会让姐姐住在这里呢?难道是因为惩罚?倒是不太可能啊!外公对姐姐的疼爱不亚于自己,但是为什么会让她一个人住在那样的地方,真是令人费解——这样的问题,南宫浔从小猜到大,却依旧不知道其中因果。

现在的天气不足以令梅花绽开,看似这叫做雪海苑的地方美中尚有不足,但是这份诗意闲淡的院落,却能够品出了墨香清芳般的雅致。整齐的梅树是照着奇门八卦所布,墙角边种着应景的秋海棠,露蕊凝霜,淡薄清雅,越过之后便是雅致古朴的雕花窗镂。

而此时,院内的愀然空灵的古琴音阵阵传来。

不得不让人想到,能够住在这般清冷别致的院落,能够种的出这般素净清雅的海棠,能够弹得出这般泠泠落玉的琴音,定然不是凡间普通女子可以的。北风饶有趣味地跟着他们走着,曾经倒是听南宫浔提及这位姐姐——心中不免产生了各种猜测。

等到他们快要靠近前去,那婉转连绵,幽咽难寻的琴音却定格了,当真让人有种绕梁三日,屡耳不觉般的感受啊!随即,便传来了一阵阵清浅的咳嗽声。

众人这才看清楚了,坐在石凳上的是妙龄少女,一身丁香色的衣摆被风吹拂,如同一朵绽放在雅致别院中的清莲,芬芳素净,清雅端然。虽然还未看得清她的容颜,就是那一颦一动间的风姿,却是绝世无双,一眼难忘。

“呀!二......二小姐......”身后的一声轻呼,让沉醉在这副画景中的他们回过神来。端着药碗的疏梅缓缓走上前来,对着南宫浔等人行了礼,眼里却是惊喜万分。

也许是听到了疏梅的诧异声,坐在石凳上抚琴的女子站起神来,惊异地看着走来的几个人。女子的容颜虽然并不是倾国倾城,但是那眉宇间的柔和却如春风,淡淡的笑意仿佛能够融化了冰雪。这般沐雪冰心般的女子,如何不让人心动?

“姐姐!”南宫浔欢快地走过去,眼里满是浓意的亲情和深切的依赖。

南宫毓的面上露出优雅的笑意,她并不像是其他富家小姐奢华,而是只戴了一对清水翡翠坠子,头上别着木兰白玉簪,格外简单却更显出尘。“浔儿,你可算回来了!”那声音如柔风过耳,只觉得分外清晰和温柔,仿佛瞬间暖了寒冬。

“姐姐,我带了两个人过来,你看看,可认得?”南宫浔神秘地站在萧辰南和北风身边,看着姐姐温淡的容颜,笑容显得更深。

“你是......辰南?”南宫毓秋水般的眸子端详着面前的两个男子,只有一个的眉眼仿佛似曾相识。眉眼分明的轮廓,若有若无的忧郁,以及那瘦削而俊雅的男子——那个只会在她梦里勾勒出的身影,果真是他!萧辰南!

萧辰南面目含笑,点头对南宫毓道:“小毓,这些年,可好?”

“一切安好,劳师兄挂念了!”女子依旧是那平淡不惊的语气,即便是她所思慕的那个人,她依旧能够沉静敛颜从容而对。这份若有若无的感情,纯洁的如同天边的云朵,即使和蓝天靠的再近,却依旧能够洁白无尘,一丝不染。

“这位是?”南宫毓的目光停留在北风的面上,思索了半晌,始终想不出他是谁?瞧着他的打扮,并不像中原人穿的那般中规中矩,倒是和那些江湖中人差不多吧!

“他是我们在路上认识的朋友,北风!”南宫浔介绍道。

“南宫姑娘好!”北风敛了敛颜,对着这个如玉般的女子有礼道。

其实带北风来见姐姐还有个目的的,关于那个坠子和灵音的问题。她便直接切入话题,对着南宫毓询问道:“姐姐,你可知道一个叫做灵音的女孩?”

萧辰南的脸色有些不太好看。

“灵音?”南宫毓思索了半晌,摇头道:“这个名字我倒是不曾听过!浔儿,这位灵音姑娘是谁啊?”她的目光一向纯澈,定然是不可能撒谎的。

“是北风的妹妹!实不相瞒,北风就是向来洛阳找他的亲人!”南宫浔继续解释道,“据他所说,灵音和我们有一模一样的坠子,我倒是觉得好奇了!所有来问问姐姐!”

南宫毓摇头断然道:“不可能啊!这坠子是南宫家世传的,你和我从小就未有离过身,世间断然不可能会有第三块!是不是弄错了?”

“大胡子,灵音究竟长得是什么样子?”南宫浔看着北风沉默的表情,心中一阵歉疚。

而北风却依旧是摇头,叹息道:“也许真的是弄错了!我和灵音分别的时候还小,所以......也许吧!她已经不在人世了!”不知道为什么,北风居然说出了这般绝望的话。也难怪啊!这样找人岂不不是大海捞针,半点头绪都没有!

“咳咳咳......”南宫毓用袖口遮住半脸,却断断续续地开始咳嗽,这声音清浅空洞,分明就是很久就落下的肺病。这深寒的秋天,却是肺病发作的最常见时节。

“小姐!你快把药服下吧!”疏梅深蹙双眉,将还冒着热气的药碗递上。

“咳咳......抱歉......”南宫毓看似咳得非常严重,倒是如弱柳扶风,她苍白的面上浮起一抹红晕,对着几人道:“失礼了!”

“姐姐,你没事吧!”南宫浔眼中是深切的担忧,姐姐的病情虽然不及她的严重,但是每次秋末咳嗽起来,真的是比自己发病还要痛苦!

“小毓,外面风大,你快回屋吧!”看着她这背病折磨不轻的样子,萧辰南的眼里却也是不忍的很。萧家经营药材生意,也拿了不少灵草妙药而来,可是效果却是微乎甚微!从小到大,看着她们姐妹二人这样子,真很痛心!

“如此,那我便失陪了!”她有些不好意思道,继而转身回屋。

北风看着这个孤寂清雅的少女,他回头看看这幽静的院落,心中倒是涌现出了各种想法:这看似威望之极的南宫世家,却倒也是空虚的很呢!两个女孩都身患重病,全靠着已霜鬓斑白的南宫正苦撑着,倒是也分外可怜。

“北风,你别难过!我们会帮你找到你妹妹的!”南宫浔看着北风沉思的神色,以为他是失望过多了,于是便极尽宽慰他!这个大胡子虽然常常跟她闹,但是却是她唯一的朋友。

常言道:在家靠父母,出门靠朋友!不就是这个理儿么!

“呃......没事!”北风倒是惊讶了声,他没有想到这个世上,会有这么个清纯善良的少女,尽心尽力地这样帮他,倒是让他这冷淡了多少年的心,重新滋润了起来。

他嗜酒如命,却是因为,酒可以麻痹心中最深的伤痛,能够短暂忘却那些不堪的过去——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他虽然幽默风趣,满面笑容无所顾忌,可是心中那层最深的伤痛谁又会知道?也许真是那般,笑的越开心,心中是痛的越深。只有和这个丫头在一起的时候,才能够稍稍缓解那层伤痛。曾经的曾经,他是多么希望她就是灵音啊!

可这终究只是希望罢了!年幼时,他明明看见灵音......

所以她并不是灵音,也决不可能是灵音!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