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主角叫秦洛离南宫浔的小说 鸿雁在云鱼在水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主角叫秦洛离南宫浔的小说 鸿雁在云鱼在水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时间:2019-04-09 17:44:32编辑:向波

鸿雁在云鱼在水男女主角为秦洛离南宫浔,是作者萧心然编写的武侠小说,目前已完结。全书主要讲述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15章 天涯此时(二) 免费试读

北风别过身去将胡子理理好,随即便将小萸拉到外面。“小萸姑娘,此事还请你代为保密!”北风复杂的眼中是仿佛让人看不透,他对少女恭敬地报抱拳恳切道。

“恩公言重了,小萸自会保密!只是......恩公你为什么要贴一个假胡子呢?”小萸是第一个真正看到北风容貌的人,顿时感到非常不能够理解,明明挺好看的一个人,为什么要带着一张面具,弄得这么沧桑。

“唉......这江湖是非多啊!装成这样模样也是情非得已!”北风无奈地耸了耸肩,对着小萸的耳边轻轻诉道:“我正被人到处追杀呢!一个不小心,后果不堪设想,所以你一定要帮我保密!好吗?”

听到事情这么严重,少女敛起了脸上的笑意,认真的点了点头。

北风摸摸小萸的头,微笑道:“我们进去看看萧辰南怎么样了!”他又将脸上的胡子重重的拍了两下,没事儿人似的走进了萧辰南的屋子里。

而躺在床上的萧辰南似乎已经醒了,看着南宫浔憔悴的模样,心中倒是分外疼惜。

“恩公,你终于醒了!”小萸看着萧辰南醒来的样子,喜出望外。

北风在一旁看着南宫浔的样子,心中不悦,淡淡道:“伤的这么重,能这么快醒来,真得谢谢人家小萸姑娘!”

听着北风的话,南宫浔不解地望着他,倒是小萸对北风抱以一笑。

床上的萧辰南看着小萸,眼中看不出任何情绪。

小萸悄悄将受伤的手藏在身后,看着萧辰南说道:“如今恩公能够醒过来,便是对小萸最大的回报,小萸不曾想过,会因为自己让恩公受这样的苦!”

古人云:滴水之恩,自当涌泉相报。小萸不曾想过自己图什么,她会用自己的血来救人,只因萧辰南舍身替她挡的那一剑,这样的恩情于她而言,于爷爷而言,都是天大的恩惠,自当没齿难忘,铭记于心,何况是这区区几滴血!

“小萸,谢谢你!”南宫浔上前拥着小萸的身子,心想:她照顾了辰南哥哥一整个晚上,现在身体还这么虚弱,北风说的对,应该谢谢她。

萧辰南转过头看了看站在门口的小萸,只是沉沉的叹了口气。他不曾想过,自己会舍身去救一个素不相识的姑娘,而这冲动仅仅是那一瞬间的恍惚。

他不需要别人的任何感激,自然更不想欠别人的恩情。

“几位恩公言重了!恩公对小萸和爷爷的恩情,小萸一辈子都无法还清!”被他们一说,少女淳朴的脸上略带谦逊的笑意,反而一口一个恩公地感激他们。

“嗨!别叫我们恩公了!听着我倒是不好意思了!”南宫浔听着小萸的话,总感觉“恩公”这称呼太过别扭了,随即自我介绍道:“我叫南宫浔,他叫萧辰南。喏!那个大胡子,他叫北风!你以后直接喊我们名字就好了!”

“是,南宫姐姐!”小萸点点头,立即把这别扭的称呼改了过来。

听到有人叫自己姐姐了,南宫浔倒是开心不已,自小当妹妹、还是师妹的都当惯了,终于有一天能够做上姐姐了,这感觉还真是不错呢!“嗯,小萸妹妹......”南宫浔高兴地应了一声,站起身来欢喜不已。

一旁的北风倒是被他们这姐姐妹妹的弄晕了,看着她俩这副样子,耸耸肩笑了起来。倒是萧辰南依旧是没有任何表情,只是神色冷戒地看着对面的北风。

看着北风的笑容,以为这是在笑话她呢!南宫浔有些不乐意地对他道:“大胡子,你笑什么?你再笑,我可就不帮你找灵音了!”自从明白北风对她有所求,总算是可以在他嘲笑自己时,好好要挟他一下了。

“灵......音.......”听到南宫浔的话,小萸顿时就感觉这名字很是耳熟,仔细一想还真是的呢!在昏迷之中念想的那个人——应该是记忆深处最重要的人吧!

“嗯?小萸,你也知道灵音?”南宫浔不可思议睁大了眼,心中倒是感到更加奇怪了——这个叫做灵音的女孩究竟是谁呢?怎么大胡子北风在寻找她?就连住在偏僻村庄的小萸也知道?这倒是奇怪了......而此刻北风的脸色有些不好看,不知道是否因为自己用灵音要挟他的缘故。

小萸思索了片刻,看了萧辰南一眼点头确认道:“是啊!昨天晚上恩公昏睡的时候,似乎也在一直喊着‘灵音’这个名字!”

此话一出,顿时所有的人脸色都变了。

南宫浔更是膛目结舌,看着萧辰南心中想到:辰南哥哥怎么知道灵音?

北风扫视了众人一眼,笑容瞬间凝固在了北风的脸上,最终停在萧辰南身上。

萧辰南则瞳孔猛的一缩,面若冷霜。

不明所以的小萸望着三人异常的反映,顿时也有些发慌了,不知道刚才的话究竟是错在了哪里?可是,恩公昏迷不醒的时候,确确实实是在叫着一个人的名字,不止一次。

“怎么......辰南哥哥,你也认识灵音?”愣了半晌,南宫浔终于回过神来。

萧辰南闭上眼睛,摇头断然:“我不认识!”他拼命压制住自己的情绪,他不能够让别人知道浔儿就是灵音,否则对她非常不利。这其中的苦衷,只怕唯有他一个人知晓!

只是这个北风......他怎么会知道灵音呢?莫非他是?

然而再看看北风的外貌和剑法,都不会像那个人!

“可.......”小萸看着他冷冷的面色,终于还是将心中的话憋了下去。

“不认识?”萧辰南的回答到让南宫浔一头雾水,怎么突然又变成不认识的呢?她转过头去,誓想今天一定得把灵音的事情给弄清楚了!她回过头望着北风的脸,询问道:“大胡子,你先告诉我,到底灵音是谁?”

“也罢!既然问起了,说说也无妨!”北风沉沉叹了口气,道:“灵音,她是我的妹妹!”说到这个名字的时候,他的眼中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从未有过的温柔。

“妹妹?”南宫浔对于他的话,将信将疑。

“嗯!”北风认真的点了点头。

“辰南哥哥,你再想想,灵音究竟是谁呢?能够帮大胡子一把,我们就帮帮他吧!”南宫浔知道北风这一路来的艰辛,倒是想尽自己的努力帮帮他。

萧辰南的目光直直的停留在北风的脸上,如同一把霜刃直直逼近了他的瞳孔,似乎想要把这北风的身份彻底看穿。听到南宫浔这样的问答,他皱了皱眉却依旧摇头道:“我......小时候的事情,我记不得了!”

有很多事情不是想忘就可以忘记,同样有些事不是想记住就能够记住的!

南宫浔像是想到了什么似的,叹了一口气,有些不忍地对北风道:“唉,辰南哥哥小时候头部受过重伤,很多事情可能记不清楚了!不过,你别着急,我们会尽力帮你找人的!”她知道灵音对于北风来说有多么重要,既然线索都断了,也就只能够这样安慰安慰他了。

“何况!你们所说的灵音,未必是同一个人呢!”南宫浔自言自语道。

“嗯!”北风凄然一笑,也不多说话。

萧辰南不知为何竟然叹了口气。过去终究是过去,永远不会再来一遍——何必又永远沉溺于曾经的悲伤中呢?这太平了十几年的生活,难道又要不安宁了么?

他双眸静静凝视着南宫浔疲惫的脸,只是分外怜惜道:“浔儿,你要是累了就快去休息吧!我没事!”看着南宫浔的一举一动,似乎都能够牵住他心中最深的伤痛,只希望她能够好好的——也就只能够做到这个地步了!

“北风,我们回去休息会儿吧!还真是有点累了!”南宫浔虽说在马车是还是睡着过,但是因为担心萧辰南的病情,一路上都是半睡半醒,此时还真是累极了。

“小萸姑娘,你也多休息!”北风对小萸微微一笑,并无多言。

=================================================================

在小渔村养伤的这段日子,对于奔波江湖的几人而已,倒是难得的清逸和安静。

金黄色的阳光照得水面灿灿发光,偶尔有渔船在视线中忽隐忽现,稀落的村庄环水而居,少了那官场中的奢靡之风,以及江湖中的刀光剑影,所呈现的只是一副悠远如画的长卷。虽然这里的生活比较清贫,但确是在人们心中真正的世外桃源。

服了血参休养了几日之后身体大有起色,萧辰南兀自静立于房间的门口,柔和的光束轻轻抚过他略显苍白的面庞,将那好看的轮廓完美勾勒出来。

看着眼前场地上的一幕,忧虑如捉摸不定的风一样吹过他的眼眸。

宽大的渔场上南宫浔和几个孩童玩闹着,她竟是一点也不担心自己会的身体。她那样开心的笑容、那样清脆的笑声,清晰入耳,却又徘徊久远——似乎是触动了心中最伤的那根神经,萧辰南黯然垂下眼眸,心中一阵莫名抽搐。

那纠葛不清的过往是否能够彻底遗忘,既定的命运轨迹是否能够脱离呢?

村子里来了这么位漂亮又活泼的女孩,淳朴善良的村民们倒也是一片欢心,知道他们是小萸爷俩的救命恩人,纷纷都拿出最好的东西来招待他们,反而让人感到更加不好意思了!北风抱着臂膀靠在架子边,略带笑意地看着南宫浔。

这丫头......倒是真的很不一样!

而萧辰南的目光却突然落在了北风的身上,带着一种深深地猜疑和戒备。

那天的事情似乎又清晰的浮现在他脑海,他说他是灵音的哥哥?灵音什么时候又有过这样的哥哥?自始自终,他就没有相信他说过的那句话!

眼前这个深不可测的北风,究竟......会不会是那个人?

现下心绪杂乱如麻,一种莫名的痛苦和悲伤从心底蔓延,渐渐笼罩在他的眉梢。

萧辰南目光沉郁悠远,苍白的手指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悄无声息地将这些事情埋葬在了心底。虽然身体内被植下了蛊虫,虽然有很多事情都无法选择,虽然一直都活在深深的矛盾之中......可是,他不会允许任何人去伤害他所在乎的人!

这一点,是毋庸置疑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