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未删节鸿雁在云鱼在水(秦洛离南宫浔)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未删节鸿雁在云鱼在水(秦洛离南宫浔)小说APP内全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19-04-09 19:50:23编辑:痴珍

小说角色名是秦洛离南宫浔的名称为《鸿雁在云鱼在水》,这本书是作者萧心然最新写的一本武侠类小说,书中情节设定引人入胜,真的超好看。下面是小说介绍: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7章 拨云见日(二) 免费试读

那是在一座豪华的宅院门前,地上躺着一个昏迷不醒的中年男子,穿着上好绫罗丝绸的身上染满鲜血。而他身旁却站着两个系着蓝色丝带的人,衣服和刚刚走过去的义军队伍一模一样,但是他们的手中却拿着滴血的刀刃,看样子是刚行凶不久。

“爹爹......”旁边的才五六岁的小女孩看着父亲倒在地上,惊吓的直哭。

“求求你们,放了我家老爷吧!”地上还跪着一个美貌的妇人,看样子就是那个受伤男子的妻女。众人也不知底他们究竟做错了什么事情,才会落得如此下场。

那两个系着蓝丝带的人眼中露着凶光,只见他们扔下了手中的武器,一把扣住了小女孩的已经哭哑的喉咙,对着那个美貌的妇人要挟道:“你要是再不把东西交出来,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虽然穿着义军的衣服,俨然是一副强盗的口吻。

“两位大爷,做人要讲良心啊!我们是正正经经的生意人,这南海蛟珠上缴给了朝廷,是真的没有了啊!我们也是为了想活命,怎么可能出卖义军呢?”妇人看着那个被她们掐住喉咙的孩子和倒在地上的丈夫,跪在地上苦苦地哀求他们。

而路边围观的众人也在纷纷指责着,但是却没有哪个人出来劝阻。

南宫浔和萧辰南震惊的看着眼前这一幕,对于这样的人实在是忍无可忍!就在他们准备出手相助的时候——一旁的人群中似乎有什么东西直直朝着两个人飞去。

那两人也不是吃素的,手中的兵刃一挥就将东西斩成两段,随即一股酸酸黏黏的东西喷了他们一脸,用手一摸居然是鸡蛋清。看着掉落在地上的鸡蛋,两人心知有人故意玩弄他们,大吼道:“什么人!”满是鸡蛋清的脸写满愤怒,可在别人眼里看起来却分外滑稽。

站在一旁的南宫浔没忍住笑了起来,旁边的众人也跟着笑了。

“是你这小子!”见到南宫浔带头笑起来,那两个有些滑稽的人愈加愤怒,拿着刀就要朝着南宫浔砍去。而萧辰南一把拉过南宫浔,虽然右臂受了伤,但是对付这两个人还是绰绰有余的,只是还没等萧辰南亮出剑来,南宫浔面前的刀却掉了下来!

随着众人的目光望去,只见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子拎着酒壶潇洒而来。

“你们这两个家伙假借着义军的名号,烧杀掠劫无恶不作,当真是该死!”那个大汉缓缓走上前来,身着打扮均不像是中原人士,但是这汉语倒是说的非常流利,虽然外貌看起来比较沧桑和落寞,说话的声音却浑厚充满磁性。

“这几个都是朝廷走狗,今日杀了他们又有何不可!哪轮的到你这***管!”其中一人的态度分外嚣张,掐着女孩喉咙的手也加大了力气,眼看着小女孩都快喘不上气了,跪在地上那个美貌的妇人只得抹着泪苦苦哀求。

南宫浔实在看不过去,趁他们不备之时捡起了地上一颗石子,狠狠地打在了那只掐着女孩的手上,只听见“嗷”的一声,那人吃痛地放开了。南宫浔顺势从他们身边掠过,将那早已吓得痛哭流涕的孩子救了下来。

那大汉看时机已到,三下五除二便将那两个行凶作恶之人拿下。

萧辰南蹲下身来探了探昏迷不醒的男子鼻息,惊呼一声:“快救人!”这中年男子的呼吸若有若无,身上伤口的血似乎都要流尽了一样,眼见着就快要不行了。

围观的众人中并没有郎中,大家都急的没有办法,又不敢轻易去挪动地上的人。

就在此时,那刚刚出手救人的大汉越过人群,拦住了一辆从面前飞驰而过的马车,对着马车上那锦衣华服的人求助。在大家的搀扶之下,那昏迷不醒的男子终于被抬上了马车。

抬上马车之后,南宫浔将小女孩交到她母亲的手中。

可怜的女人对着大家拜谢再三,小女孩眼睛直直地盯着南宫浔,心中暗自下了某种决定。

现在众人也知道这些个恶贼假借义军之民行凶,大伙琢磨着将他们押往义军大营。南宫浔看着地上那一滩鲜红的血迹,心中感万分,居然还有这种的事情发生!刚才所发生的一切都无法挽回了,只是不知道那个受了重伤的无辜人是否还有救?

围观的众人渐渐散去,只剩下了南宫浔、萧辰南和刚刚那个衣着怪异的大汉。

“多谢相助!不知兄台高姓大名?”萧辰南对着大汉抱拳相谢道。

南宫浔仔细地端详着眼前这个高她一截的男子,只见他穿着动物皮毛改制的旧衫,头上带着一顶塞外常见的挡风帽子,高挺的鼻梁棱角分明,满脸的虬髯胡子仿佛写满了沧桑,看样子也三十多岁了。倒是他的那双眼睛透着睿智,和他的年龄是绝对不符的。

“举手之劳罢了!至于名字嘛......他日有缘,自会相告!”那汉子望着他们的眼中闪过一丝神秘,看着地上刚刚打斗中碎掉的酒坛,惋惜道:“可惜了我的一坛好酒!”

大汉摇着头说完,便自顾自地走了!

“辰南哥哥,我们也走吧!”南宫浔看着地上那摊血迹,原本还不错的心情顿时就没了,心想着赶紧离开这里才好。

突然间,已经走了的那人却回过头来,先是盯着南宫浔看了一眼,随即目光便停留在萧辰南的脸上,让人有种难猜透的感觉。南宫浔不解地望着这个神秘兮兮的大汉,正准备想说话的时候,大汉却转身飞快地消失在了人群中......

那怪异的眼神让萧辰南心中一阵冷意,看着那即将消失的余影,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戒备。

“真是个怪人。”南宫浔自言自语道,却没有注意到萧辰南的神色。

算来已经出来了一个时辰了,要是再不回去的话陆师兄应该会着急了,两人匆匆赶回了客栈。过了午时的客栈里的人越来越稀少,偶尔有几个人背着行囊来住店,明显清冷多了,而陆昭云此刻已经不在刚才议事的地方了。

他们问了一下掌柜的,才知道刚才那些武林人士早已离开,陆师兄在房间里等他们了。

小心翼翼地走上去刚想敲门的时候,正巧陆昭云打开房门,只是看起来他的脸色很不好。

“陆师兄,我们......”为了避免陆昭云对着南宫浔发火,萧辰南先开了口。从小到大他就是这样护着她,每次做错事被骂都是他顶着。只是,话还没有说完就被陆昭云打断,“先进来再说!”

两人见到陆昭云没有发火倒是一脸惊诧,但是这样神神秘秘的,究竟是怎么回事?

“刚才叶前辈告诉了我一些重要情况!”陆昭云一脸忧心地对二人,继续道:“近日江湖上又出现了一个神秘杀手组织“惊蛰”,他们的杀人手法倒是和苗疆巫教如出一辙。看样子死去的朱县令和那晚遇到的白衣女子,只怕.....”

“惊蛰组织?”听到这个名字,萧辰南目光一寒,神色微惊。

“恩。浔儿,还记得那日茶馆遇到的红衣女子吗?”说到这里的时候,望着她脸的陆昭云的脸色更不好看,来了这的一趟查探倒是出乎所料!

南宫浔自然不会忘了那日在茶馆中想害她的红衣女子,“记得,怎么了?”她不解地望着陆昭云的脸。难道是她也来到这里了么?想到这里,只觉得背后一股冷风吹来。

阳光从半开的窗口边射下,静静的流淌在那陈旧的木桌上。

而陆昭云的话如寒风掠过:“覆手毒娘子,死了!”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