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秦洛离南宫浔小说全集目录鸿雁在云鱼在水全文阅读

秦洛离南宫浔小说全集目录鸿雁在云鱼在水全文阅读

时间:2019-04-09 19:50:26编辑:海云

独家新书《鸿雁在云鱼在水》由知名作者萧心然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型的小说,文中主角是秦洛离南宫浔,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下面是简介: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3章 月隐星沉(二) 免费试读

入秋后天气显得有些阴晴不定,日头高悬的晌午让这狭窄的巷子显得分外闷热。

南宫浔白皙的面庞透着一抹嫣红,额头上隐隐冒出了几滴的汗珠,那水灵的眸子里略闪有一丝疲倦,但是那双眼,却依旧是还是那么的倔强。

她用手轻轻抹去脸上的汗迹,紧跟着陆昭云的脚步没有丝毫滞慢。

在复杂迂回的巷子里绕了几圈后,陆昭云的脚步终于停在了一个叫做“墨轩”的地方——那门墙面上的漆都是零落斑驳,薄薄的纸张糊住了破旧的窗口。

破旧的门房,配上这么个雅致的名字,真是让人感到相当奇怪!

陆昭云在布满灰尘的门上轻敲了两声,老木门随即便发出沉闷的声响。

“进来吧!”屋中片刻便传来一声沧桑男音。

南宫浔心中暗想:那次梁师兄被自己灌醉露出口风,听他意思无非是两位师兄在清溪县会合调查什么东西,难道是在这里?可是这声音并不对啊......南宫浔狐疑地跟陆昭云进了屋子,借着从屋外透出的细微亮光,才看到了里面站着一个书生摸样的人。

“李兄久等了!”陆昭云走上前去,对那书生摸样的人抱拳客气道。

那书生见着陆昭云,放下手中书本,站起来,同样报拳相迎,然而这双眼睛却死死的盯着南宫浔,他那瘦的有些离谱的脸看上去有些怪异,凹陷进去的眼睛深不见底,再配上这周围的气氛,真让人有种背后发凉的感觉。

“他是谁?”书生的话如同阴风一样吹来,让人不禁起了鸡皮疙瘩。

被他这么冷声一问,站在师兄旁边的南宫浔心中虽有害怕,但是也毫不逊色的瞪着他。

陆昭云将南宫浔护在身后,解释道:“这是我师妹,自己人!”看着那书生点了点头,他这才继续回归正题道:“李兄,依你看来,这清溪县令的死究竟是什么情况?

此人正是江湖人称“翻云铁笔”的神秘高手李慕,意外的是他竟然幽居在睦州这么一所小宅里。但对李慕而言,正好可以掩人耳目。前武林盟主南宫正曾有恩与他,这李慕为了报答他的恩情,便时常通过各种手段搜集情报,而这次陆昭云会来见他,也正是南宫正的意思。

李慕没有说话,而是站在了书案前,挥毫写了一个字——蛊。

妩媚而妖娆的红衣女子、桌缝中缓缓爬出的蜈蚣化为血水......前日里发生的景象似乎又出现在眼前,看到这个“蛊”字时,南宫浔觉得浑身都不自在了。

本就双眉紧锁的陆昭云,此刻眼睛变得更加深沉:“果然......师公猜得不错!”

“据我所查,应该和澜沧巫教有关。”书生放下手中的毛笔对二人郑重道:“关于此事,萧公子应该会知道的更清楚。他在前方不到二十里的流云亭,你们速去与他会合!”

书生从破旧的书案下面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里面躺着几支短香,他将盒子交予陆昭云的手上,神色凝重道:“这是用来克制蛊虫的,小心使用!”

“多些李兄!”陆昭云将盒子小心翼翼地放在身上,心知此事非常要紧,随即便对李慕抱拳相谢道,带着南宫浔匆匆离开了。

走出来的刹那,才觉得还外面的阳光明媚温暖,刚才的阴霾幽暗之气一扫而光。

而狭小的弄堂里从他们走进了之后,似乎不曾看到半个人影,这种怪事儿倒还是第一次碰见!南宫浔拍了拍衣上的刚刚染上的灰尘,看着师兄捉摸不定的神情,她的心也开始有些不安。

犹豫了半晌,她还是扯了扯陆昭云的袖子,小声问道:“陆师兄,那个人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澜沧巫教?”

“是苗疆那边的一个邪教,十几年前就有蚕食武林中原之心,没想到计划落败,就此沉寂了下去。几十年过去了,大家都松懈了不少,他们大有卷土重来之势!浔儿,你当初真不应该来的!”陆昭云看着师妹纯真的脸,感到分外忧心和压力。

“师兄,你别担心。”听出陆昭云话语中的忧虑,南宫浔给了他一个安慰的眼神。

一高一矮两个背影在复杂的巷子里穿梭着,然而他们却发现一点奇异之处,安静的有些异乎寻常的巷子宛若一座空城,走了半天想要喝口热水都没有地方,难道没人住吗?

好不容易在一间没有闭合的院子里找到了口井,可惜一眼望下去竟然井水枯竭......看着这冷清的城镇,不得不想到这大旱荒灾的,城民们莫不是都忙着逃命去了?

到了附近的镇上,这才好不容易见到了几家还开门的小店,走在路上的城民们一脸焦灼,甚至有些人拖家带口的想要离开这里。街道上接个穿着官差服的几个人耀武扬威着,对着年迈的老人不仅不扶助,更是想着法刁难他们。

看着从身边走过的老人家,陆昭云走上前去询问情况。

“唉......”年迈的老人家恨恨地叹了口气,浑浊的眼中有泪纵横,对着两人叙述着他们背井离乡的无奈:“天道无常啊!这灾荒之年自己都吃不饱,哪来的粮食和银子去交予官府啊!最后还是要离开这生活了一辈子的家乡,唉.......!”

看着老人家蹒跚的步子,南宫浔的心中有着说不出的难受。

在去往清溪县的路上遇到了越来越多的灾民,这无情的天灾让多少人为了活命而背井离乡。年迈的老者望着他们生活了一辈子的地方,才迈开了沉重的步子。

不知道这一趟离开,有生之年是否还有机会再回到故土。

=========================================================

终于在日沉西山之前,两人找到了那书生李慕所说的流云亭。

古亭在夕阳下娴静如同未出阁的女子,天边洒泄下的红霞如透明的披帛,白色的马在亭外啃着干草,算的上是这荒郊之中唯一的美景。而那亭中似乎早有人在等候,阳光将他的身影拉的修长,此情此景美好的如同画卷。

南宫浔和陆昭云骑着马过去的时候,亭中的人也走出来了。

只见那少年身材修长,穿着竹青色的绣纹劲装,外面套了件浅色对襟短衫,用羊脂玉做的簪子挽着头发。再看相貌却是清秀绝伦,气质不凡,眼睛如同琉璃一般明亮清透,但是却夹杂着些许淡淡的伤感,霞光照在他的脸上,只觉得越发的好看。

“萧师弟,让你久等了!”陆昭云跳下马来,走上前去与少年打过招呼。

萧辰南的脸上带着一丝谦逊的笑意,对着陆昭云道:“师兄言重了。我也是今日晌午才到罢了。”说着,他的目光便停留在陆昭云身旁的南宫浔脸上,疑惑道:“这位兄台是?”

陆师兄身边的少年一身茶白色外衫,衣袂翩翩欲仙,清亮的目光如同流泉映月,皮肤却有着女子一样的白皙细腻,此刻朱红色的唇边带着一抹淡淡笑意,这些却让他越看越眼熟。

南宫浔看着萧辰南的惊异的眼,心中暗自得意。

就在陆昭云想要打破这气氛时,盯着南宫浔的脸思索了半天的萧辰南,脸上却露出了更惊诧的表情,似乎是终于反应了过来了:“你是浔儿!”

看着萧辰南这番表情,南宫浔不禁“噗哧”一声笑出声来。心想:虽然自小同萧师兄一起长大,但是几年前他跟他父亲去了江南后,算来已有三年未见。而今自己又弄成这副男装打扮,也难为他能够认得出来了!

“你怎么会穿成这个样子?”萧辰南惊诧之余又转念一想,也难怪,这丫头从小就喜欢弄些稀奇古怪的玩意,穿着男装也不是第一回了。

旁边陆昭云只得无奈地叹了口气,便将这前后的事情叙述给他听。

而他们此次来睦州的任务——就是要调查清楚青溪县令之死。

原来今年睦州一带灾荒严重,朝廷赋税又相当繁重,这灾民流连也在意料之中,可是在青溪县和歙县一带却有人带头起义。几日前青溪县令朱恤闻死于非命,但是据仵作来说这县令的死状凄惨,事情蹊跷,不知道究竟是暴民作乱,还是江湖人士所为?

“前两日我在附近多方打探,才知朱县令生前也是这人人都恨的昏官。诡异之处就在于他死于月圆之夜,而去据说这尸体奇臭无比,爬满毒虫,倒像是江湖消失已久的巫蛊之术!”了解了始末的萧辰南点了点头,将他所知道的事情也都告诉了二人。

陆昭云沉思了片刻,答道:“看样子,要查清楚怎么回事,还是先去看看这县令的尸身!”

“师兄说的是!”萧辰南点点头,附和道。

既然好不容易跑出来,自然不会就轻易回去!虽然那天被红衣女人的蛊虫吓到,但是这天生的好奇心还是战胜了恐惧感,南宫浔暗暗下了决心,不管怎么样也要跟着他们一起!

看着夕阳一点一点沉下山脉,三人骑着马并肩进了这清溪县县城里。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