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鸿雁在云鱼在水小说章节列表 秦洛离南宫浔在线免费阅读

鸿雁在云鱼在水小说章节列表 秦洛离南宫浔在线免费阅读

时间:2019-04-10 08:02:26编辑:曼文

小说角色名是秦洛离南宫浔的书名叫《鸿雁在云鱼在水》,是作者萧心然所编写的武侠类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11章 风声乍起(二) 免费试读

当长剑插入身体的那一刻,萧辰南有那么一丝的恍惚,冰冷的眼中似乎倒映出了一些久远的画面......记不清了自己刚才是究竟怎么了,只有身体的那一抹刺痛让他清醒过来。

苍白的脸色,鲜红的血迹,仿佛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这种情况让南宫浔脑中“轰”的一声,仿佛有什么东西倾塌了一般,刚才过了的酒劲似乎都涌上脑海。玲珑的身子越过那行凶的官兵身后,用力一刺匕首便没入了那官兵胸口。而旁边的那人见到兄弟伤了,挥着刀砍来,南宫浔身子一躲,匕首便狠狠划过了那人的喉咙。

此时的她的脸都溅满了鲜血,为了活命,她第一次杀了人!“大胡子,辰南哥哥受伤了,快点过来!”南宫浔一声尖叫,望着浑身是血的萧辰南,心胆俱裂。

那一剑刺得非常深,正中要害的萧辰南捂着血流不不止的伤口,望着他们的神色正逐渐暗淡。北风看到这边出事连忙飞奔过来,死了同伴的几个官兵也不敢轻举妄动,就这样团团将几人围住。

北风顺手便封住了辰南的几个穴道,对着身后几个人道:“我挡着,你们快走!”

幸好刚才在附近租了一辆马车,不然几个人该如何逃命!

在大家的帮忙下,终于将萧辰南给扶上了马上,随后北风一掠而过就跳了上来,几人驾着马车飞奔而去。而后面的官差似乎有了风声一样,大片的追来。

马车上的南宫浔扔掉了手中的匕首,望着满是血迹的掌心,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她,居然抱着膝呜呜地哭了起来。

“浔儿......别哭.......”萧辰南气若游丝,一张口鲜血便不断从嘴角滑下,似乎永远都止不住了一样。而他身上的衣服早就被血给染得通透,萧辰南虽然脑海中昏昏沉沉,可是看着眼前这丫头哭的这般凄惨,才是最大的痛心。

“辰南哥哥,你别死!呜呜......”南宫浔抬起又是血又是泪的脸,哽咽道。

看着她泪水涟涟的双眸,那真的是比任何痛苦都要难忍,萧辰南的手就要触摸到她的脸,可是就差那么一点,那苍白的手就这样无力地垂落下去,神智涣散的他消沉彻底陷入了昏迷之中,车子上的一行人都惊吓的失措。

眼见着终于摆脱了官兵,北风勒住缰绳停下了马车。

“怎么了?”北风撩开车帘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这一看倒是下了一跳。两个少女满是血迹的呜咽着,年迈的老人家无奈地叹息着,而身受重伤的萧辰南则闭着眼靠在一边,看样子是昏死过去了。

“大胡子,你快救救他!”南宫浔拼命地摇着萧辰南的身子,希望他能够马上就醒过来,在她看到北风探头进来,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哀求道。

“真是个笨丫头!他要是活着也被你给摇死了!”北风钻进马车,看着南宫浔这一脸焦急的模样真是哭笑不得,萧辰南本来就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昏过去,再被她两下一摇伤口再次裂开,估计神仙也救不了他了。

南宫浔被他这么一说,连忙吓得收回了满是血迹的手。只见这北风在身上找啊找,不知道在找什么似的掏了半天,最后他看着南宫浔和女孩急切的眼神,发出了一阵无奈地叹息:“药估计是刚才打斗中掉了!”

“啊!那怎么办?”南宫浔和那祖孙俩异口同声道。

北风将萧辰南的衣服撕开看了看伤口,只见那一剑正好伤到心房另一侧,但是应该没有刺到心房,否则他哪有命活到现在。只不过是因为失血过多,而陷入了深深的昏迷之中,一时半会儿应该也死不了,现在还是逃命要紧。

“老伯,现在有没有个安稳的去处?”北风对着那个神色哀伤的老丈询问道。

那年迈的老人家满是皱纹的脸上写满焦虑,要说安全的地方莫过于自己居住的小渔村了!听到恩人这样问连忙答道:“几位恩人若是不嫌弃,可以到我们小渔村避避。”

北风和南宫浔均是点点头,小渔村这么近,自然是再好不过了。

没有多久终于赶到了老翁和他孙女的小渔村,那是一片朴素简陋的村落,几间屋子在夕阳下显得分外孤寂,有些人家的屋顶上还冒着烟,似乎是忙着做晚饭。而这个村子宽大的场地上晾着各色的鱼干和渔网,看样子倒是以打渔为生。

大家手忙脚乱地将萧辰南给安置好了,看着并没有官兵追来这才送了一口气。

南宫浔此时的眼神有些恍惚,她看着自己满身满脸的血迹,似乎都不敢相信这是自己了。

而北风给萧辰南有模有样地诊着脉,刚探了探他额头就严肃道:“不好!”

萧辰南脸色苍白的可怕,胸口的那个伤口如同一个巨大的窟窿,仿佛已经将他体内的血都流尽了一样,半昏半醒间的他像是坠入了一个可怕的深渊。

那样凄惨的挣扎,那样的深的绝望,可怕的梦靥似乎要将他彻底吞噬......

“大胡子,怎么了?你别吓我啊!”南宫浔呆滞的目光一顿,凄然望向北风冷峻的眉目。

“他因伤了内脏而失血过多,昏迷不醒中又发起高烧,看样子凶多吉少!”北风摇了摇头惋惜道:“要是我的白玉生血散还在,也许能够救他一命,可惜......”

“我们回去找!”南宫浔微微泛红的眼闪烁着坚定的目光,纵然是刀山火海那也闯了!

北风看着眼前少女倔强的双眸,摇头拒绝道:“刚才你失手杀了两个官兵,这会儿我们都成了通缉犯,再回去岂不是羊入虎口?”

“难道要我眼看着辰南哥哥死吗?我不!”南宫浔望着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萧辰南,心中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伤心。从小到大他总是那么的保护她,就像是亲哥哥一样爱护她,可是如今他就这样昏迷不醒的躺在这里,自己如何能够安心?

南宫浔的长发半掩着脸垂下来,又是一身沾满血污的衣裳,乍一看真像个女鬼一样!

看到这里,抱着肩的北风似乎有了主意一样,招呼着南宫浔过来:“丫头!我倒是有个注意,只是不知道你愿不愿做?”随即便对着她的耳朵一阵窃窃私语。

“两位恩公,有什么是需要我帮忙的么?”说话的正是他们今天救了的少女小萸,她袖口的衣衫在刚才的挣扎中已经破了,清瘦的面微微凹进去了,让人看着分外怜惜,此刻她泛红的眼望着那个为了就她而危在旦夕的少年,又是感激又是担忧。

“小萸姑娘,你能够帮我们找两件衣裳吗?”北风托着腮,似乎心中有了很大的把握。

南宫浔望着萧辰南紧闭的双眼,心中仿佛被什么东西揪紧了似的。

没过一会儿,小萸便抱着两套衣服过来,一件是自己父亲生前留下的,另一件女装是自己最好的衣服了。北风将衣服拿起了看下,又让她去跟隔壁家的阿婶借了件旧衣裳,在她的帮忙打扮下,这才给南宫浔易容成功。

眼前的南宫浔穿着寻常家妇人的旧布衫,背上塞了块破布,点了满脸的麻子又驼背,现在就是站在官差面前估计也没人认得出。而北风就换了一件小萸父亲的衣服,戴上斗笠拿着渔网,虽然那个胡子是个问题,但是他却死活都不肯剃了。

天还没有彻底暗下来,南宫浔和北风便驾着车匆匆回到了刚刚的小镇上。

暮色将至,寒冷的风透过窗纸向屋中吹来,小萸望着躺在床上萧辰南越发苍白的面容,她的心中一阵阵的感激、一阵阵的恐慌。若不是他们今日的相救,只怕自己会受到更多的屈辱!这样的恩情,在这个才十六岁的女孩心中荡起一片涟漪。

她轻轻地给他擦去脸上的血迹,心中默默祈求着上苍能够让他好起来。

昏迷中的萧辰南看起来分外痛苦,只见他开始粗重地喘息着,仿佛快要呼吸不过来了一样。时而又愁眉紧锁,嘴里含糊不清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而他越动的厉害伤口越容易震裂,不一会儿胸口又漫出了鲜红的血,小萸连忙将手中的毛巾放在了他胸口上。

而萧辰南的手也开始不安分地乱舞着,仿佛是在寻找什么东西一样,小萸紧紧握住了那只发烫的手,“恩公!恩公!”在这种情况下她已经吓坏了,而萧辰南似乎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样,紧紧握住那只手,神色终于安定了下来。

只是,梦靥中的萧辰南不停地在喊着一个人的名字。

灵音......

灵音......

灵音......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