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鸿雁在云鱼在水15章在线阅读 秦洛离南宫浔全文目录

鸿雁在云鱼在水15章在线阅读 秦洛离南宫浔全文目录

时间:2019-04-10 08:02:27编辑:凌瑶

小说主人公是秦洛离南宫浔的名称为《鸿雁在云鱼在水》,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萧心然所编写的武侠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12章 风声乍起(三) 免费试读

天色微暗,风声乍起。

小镇街道上的人流渐渐散去,只有那些黯着面色的官差四处游走,如同一个个索魂的幽灵。果真如北风所料,因为南宫浔的失手杀人,城中到处都是为了抓捕他们的人,而南宫浔和北风的画像也被草草的贴在了大街小巷。

南宫浔此时的打扮正如一位农家老妪,和拿着渔网的北风就像是母子两个,堂而皇之地从街上走过,并无任何阻碍。而今天出事的客栈也早已闭门谢客,看样子要找到失落的东西,并不是那么容易。药铺前面也有巡逻的官差,连买个药都成了难题。

只是不知道尚在小渔村中的萧辰南,此刻的情况究竟如何了?

南宫浔和北风躲在巷子的拐角处,幸而天色已黑也没人会注意到他们,但是看这形式对他们也非常不利,两人自然是不敢贸然动手去抢。“大胡子,我们怎么办?”南宫浔对着一旁的北风小声询问道,她咬了咬唇,满眼焦急。

“别急,再等半个时辰。”北风的语气波澜不惊,似乎早已经胸有成竹。

南宫浔看着他那镇静自若的表情,心中疑虑也消去一半。只见茫茫的天际边仿佛有墨汁打翻,大片大片的黑肆意地蔓延着,天不稍片刻就已经彻底黑透,若有若无的寒意穿拂过面颊,冷不丁地就钻入脖颈中。

一直在巡逻的官差眼见天色已暗,戒备倒是松了不少。

“跟我来!”看准机会,北风拍了拍南宫浔的肩小声嘱咐道。

北风高大的身躯被洒落的月光拉的很长,一旁的南宫浔迅速点点头,悄无声息地跟着他掠过几个巷口。月色下的湖水泛着粼粼波光,看似安宁的小镇在水中倒映如画,只有这冷冷的风拂过耳际钻入单薄的衣裳中,让人不禁打了个寒颤。

北风的脚步停在了县衙的后门口,南宫浔一脸不解地望着他:如今两人都成了通缉要犯,来这县衙岂不是自投罗网?就是找药也不能来这里啊!她停下来扯了扯北风的袖子。

北风似乎看出了她的疑虑,连忙将她的嘴捂住拉到一旁,并做了个噤声的姿势。

就在此时一个家丁打扮的人走出来,北风顺手就将那人打昏,并扒下了他的外衣给南宫浔换上,这才对着她解释道:“据我所知,这儿的县令是个贪官,他家应该什么贵重药材都有!丫头,你等会儿在外放风,我进去找!”

“嗯!”南宫浔轻轻应答了一声,蹑手蹑脚溜进了县衙的后院里。

夜间深深的庭院中显得格外寂静,倒是一阵女子娇笑的声音引起了他们注意。南宫浔和北风好奇地朝着那间房走去,偷偷朝着屋子里瞥了一眼——真是羞煞人也。

薄薄的纱窗完全挡不住屋里的旖旎的春光,娇语吟吟的女子眼如秋波,衣不蔽体地被那男子搂在怀里,半分没有良家女子的矜持。而那男子似乎极享受似的靠在椅子上,任由那放荡的女子肆意挑逗着......此情此情,真是不堪入目。

南宫浔的面颊一阵火烧,心中暗暗恼道:苍天可鉴,自己绝对不是有意窥视他人这种事情的!她用手挡着脸,连忙弓着腰从门口迅速穿过。

北风回过头来看着她这一脸窘态,眼中倒是浮现出一种莫名笑意。

这县衙后院的格局也算不上复杂,二人不一会儿便找到了存放物品的房间。大门上还上着锁,北风从身上掏出了个东西,朝着那把大锁两下一弄,这看似坚固的锁便迎刃而解。

南宫浔看着他这娴熟的手法,倒是大吃一惊。

“你站在这看着,要有人来你就敲三下窗户!”北风郑重地对南宫浔道,随即便没入了身后那片漆黑的屋子里。南宫浔这才回过神来,看着屋子里若隐若现的火光,心想:这看似仗义的神秘大叔,身上究竟还藏着多少秘密?

南宫浔站在门口边幽幽叹了口气,默默祈祷着现在千万不要有人来!望着天边那乍隐乍现的月亮,她心中却突然想起了那日在青溪县衙,诡异的笛声和那缥缈的白影,甚至在自己昏睡的那段时间,总觉得有些什么不对一样!

倒是突然响起的脚步声,让她立即警惕了起来。

就在她想要敲窗户提醒北风的时候,屋子里一阵巨大的动静让她吓了一跳。南宫浔不知道里面出了什么事,连忙打开房门跑进去——只见北风拿着火折子靠在柜子旁边,他的手中抱着两个精致的锦盒,地上是刚刚从柜子上掉下来的瓷器残渣。

北风示意南宫浔过来,顺势灭掉了手中的火折子。瞬间铺天的黑暗将他们笼罩起来,安静的异常的屋子里,似乎只能听见他们压抑的呼吸,以及停顿在门口的脚步声。

门口的几人提着灯笼慢慢走近,北风将手中的盒子放在南宫浔怀里,将地上的碎片狠狠射过去,顿时刚踏进了屋的人便给点住了穴道。“有贼!”后面的几人大喝一声,冲上前来将他们二人包围正着,北风顺势用脚勾起了地上的刀。

南宫浔小心看护着手中的盒子,而北风早已和那几个人缠斗在一起。

没有一会儿,这打斗声立即惊动了县衙里的所有人,火把和灯笼不一会儿就将院子照得如同白昼。“走!”眼见着目的已经达到,北风甩脱身边的几个人,拉着南宫浔便飞奔而去——可是,纵然他们有再好的武功,毕竟太过心急,绕了几圈都没能跑得出去。

明显感觉南宫浔的喘息有些异常,北风一手揽过她的腰,如同燕子一样飞掠而过。

“放箭!”身后一阵冷喝。

北风搂着南宫浔一个翻身,身后的冷箭擦过他的鬓角,没入漆黑的夜色里。

不知道跑了多久,终于甩脱了追兵。

可是此时的南宫浔却捂着胸口剧烈喘息着,有汗珠沿着她的眉梢缓缓滑落,此刻的她看起来是那样的痛苦,但是手中却紧紧抱着两个盒子。呼吸变得越来越沉重,甚至连话都无法说清,南宫浔娇小的身子倚着北风微微颤抖着。

一旁的北风似乎察觉异样,连忙扶住了就要倒下去的南宫浔。

“药.......药.......”南宫浔身体越发颤抖的厉害,仿佛有人扼住了她的喉咙一样,呼吸变得异常艰难。两个盒子瞬间便掉在了地上,南宫浔张着口贪婪地呼吸着,一只手按住了疼痛不已的胸口,另一只手在身上找什么东西。

“丫头!你怎么了?”北风看着她的这幅痛苦样子,脸色瞬间一变。

还没有等她找的见药,南宫浔的身子便软软地倒在了他的怀里。北风看着南宫浔紧闭的双眸,心想刚才她似乎并没有受伤,怎么会突然昏过去了?好在曾经学过两天医术,北风握住南宫浔纤细的手腕,仔细给她诊了诊脉。

他从来没有见过哪个人的脉会跟她一样,脉象时而骤急如雨时而细弱而无力,虚无缥缈地如同一阵青烟,似乎马上就要彻底消失一样!南宫浔月下的容颜仿佛凝固着一层冰霜,昏睡中的她张嘴嘴巴,似乎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呼吸。

北风朝着她胸口按了两下,突然触到她衣服中的硬物,掏出来一看,果真是个小药瓶——难道她刚刚说的就是这个药?他连忙从瓶子中到了一粒药丸闻了闻,含有蟾酥、人参、牛黄的味道的味道,看来应该是这个不错了!

他把南宫浔的头放平整,将药强行塞进了她口中。

虽然药勉强地咽了下去,可是南宫洵依旧没有醒来,昏迷中的她紧紧抓着北风的衣服,在巨大的痛苦之中辗转。“丫头!南宫浔......”北风拍了拍她的脸,呼唤着她的名字,可是她似乎还是根本听不见似的。

北风看着她这番凄苦的模样,仿佛也触痛了他身上的一根神经。

他将南宫浔轻轻放倒在地上,准备给她度气。俯下身的脸就要触及到她的面庞,此刻她微弱的呼吸声清晰地徘徊在耳边,幽兰般的气息倾吐在脸上,似乎都要让人沉醉了一般,就在他的唇快触及到她的唇时——一巴掌狠狠地甩在了他的脸上。

“你.....你趁我发病......想非礼我......”南宫浔不知何时醒了过来,她抚着胸口瞪着眼睛,心想:刚才要不是北风的胡子刺在她脸上,痒痒的让她忍不住睁开了眼睛,否则可就真的被人家给轻薄了!

“病成这样,居然还有这么大的力气!”北风摸了摸刚才被她打到的面颊,一脸不悦道。

淡淡流淌的月光下,南宫浔虽然点着满脸的麻子,但是那双特有灵气的眼却闪着清澈的光亮,被北风这么“一闹”病马上就好了一样。她略带怒意的眼眸却显得更加可爱,让人不知不觉会多瞧上一眼。

北风看着她的神色仿佛变了一样,眼睛直勾勾地盯在了她的身上。

南宫浔顺着他的目光看去,才发现自己的衣裳有些不整。而北风异样的神色倒让她心中一惊,她连忙将自己的衣服理好,恐惧地将身子往后挪了挪。只是,还没有等她来得及避开,北风却突然像狼一样扑过来,死死将她压在身下。

“啊......你要干什么......”在这样高大有力的人面前,南宫浔如同一只待在羔羊。她失声惊叫着,双手不断挣扎,然而却被北风狠狠的扣住。

“别动!”此刻的北风如同一个陌生人,冷冷地要挟着她,像一只捕到猎物的野兽一样,不顾身下之人的奋力挣扎,伸手便要扯开她脖子边的衣领。

惊恐和屈辱的泪水顺着南宫浔的眼角滑落......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