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鸿雁在云鱼在水全文免费阅读 秦洛离南宫浔小说无弹窗

鸿雁在云鱼在水全文免费阅读 秦洛离南宫浔小说无弹窗

时间:2019-04-10 18:28:39编辑:友凡

鸿雁在云鱼在水中主要人物有秦洛离南宫浔,是作者萧心然倾情著作的一部武侠小说,正在奇热联盟火热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当天大的阴谋逐渐付出水面,徘徊在友情、爱情中的他们,该何去何从?鸿雁在云鱼在水,惆怅此情难寄。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南宫浔一直守在这里,不变的除了她的容貌,还有那双失明的眼睛,以及......那个铭刻于心中的承诺。她依旧相信,秦洛离是会回来找她的!

《鸿雁在云鱼在水》 第2章 月隐星沉(一) 免费试读

斑驳的古道在夕阳下显得分外苍凉,初秋的黄昏透着一股浓浓的肃杀意。残破的落叶静静地躺在冰冷的石道上,仿佛是孤独垂危地老者,绝望地望着这昏黄且忧伤的天空。

突然间马鸣萧萧,飞石惊散,一匹棕红色的马如同闪电般飞驰而过。

马上的人穿着一身宽大的茶白色男子衣衫,崭新的斗笠他的容貌遮蔽了一半,隐约可见那丹砂似地嘴唇轻轻地划过一道弧度.......然而,瞬间就淹没在了漫天落叶和尘埃里。

路尽头的驿站和茶馆越来越近,依稀可以看见飘扬在风中破旧的旗帜。

茶馆里面有穿着粗衣布衫的农家夫妇,也有穿着锦衣便服的商贾之人,当然这样的地方不会缺少带着佩剑的江湖侠客。茶馆的一角就独坐着这样一个男子,悠然端着手中的茶杯,不知是在品茶还是在冥思,眉目冷峻而沉稳。

飞奔而来的白衫之人熟巧地勒住缰绳,随即翻身下马大步走过去。

这样的的茶馆并不会因为谁的到来而惊讶,亦不会因为谁的离开而做任何挽留。

可是当那白衫少年走进去的刹那,那所有人的目光都停留在他的脸上,只见——

少年有条不紊地摘下头上的斗笠,露出一张秀美而白皙的面庞,眸如皓月,丹砂朱唇。那如墨的发丝整齐地用镶着玉片的发带束起,身上的衣服虽然并不称体,但隐隐透出一种不染风尘的高雅,腰间还别着一支淡青色的竹箫。

若不是这身江湖打扮,怕是让人误以为是坠入凡间的仙神。

老板娘回过神的时候,白衫少年就已经坐在了陈旧而油腻桌边,不管怎么看都觉得他和这里格格不入。但是这少年倒是并不介意,拎起茶壶就给自己倒了一杯热茶。

随即,他目光就停留在对面那个玄衣男子身上。

那是一种复杂、捉摸不透,又带着一丝笑意的眼神。

可是,对面的男子始终无动于衷,从他进门的刹那就没有看过他一眼,更没有注意到自己被人这样盯着,依旧是漠然而沉静地喝着他的茶。

“这位公子,要点什么?”片刻的惊诧已然散去,老板娘缓步走过去,对着这位看似身份不凡的少年人客气招呼道。

白衫少年抬起头来对着老板娘,轻声道:“随便吧!”

那声音却也是极好听的,温雅地如同一阵春风吹入耳膜。在这里做生意几十年,老板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特别的人,待到想再次看他的容貌的时候,少年人却低下头轻啜了一口茶水,连这细微的动作都如同一道优美的画景。

突然间走过来一个妖娆妩媚的红衣女子,就往少年身边这么一靠,玉手托腮,眼含秋波地望着他。对于如此佳人的诱惑,少年却是纹丝不动,甚至都没有看上一眼身侧的女子。

诸位茶客也觉得越发的好笑,这少年人难道是木头疙瘩不成。

“依我看来,这少年人相貌气质,倒是与江湖上的一位神秘人的传言有些相似!”坐在一旁的老者仔细端详着斜对面的少年,摸着胡须小声对坐在旁边的小弟子道。

“师父你是说......千面公子?”坐在旁边道长模样的年轻人一经提点,顿时就想起了那个传说中的神秘杀手——传说这“千面公子”的相貌俊逸若仙,腰间时常别着一支竹箫,他常常以不同的身份混迹于江湖,杀人手段诡异,可是武林谁也没有能耐抓住他!

那老者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便和其他众人一样,看着眼前有些滑稽的一幕。

白衫少年宽大的袖中露出一截极细而修长的手腕,那红衣女子的举止却越加亲昵,如蛇般的手似乎就要吐出蛇信来了,眼看着就要缠上少年的手。

可就在此时,不知从哪里的东西擦过女子的鬓角飞射过来,红衣女子柔媚的面庞瞬间变了颜色,顷刻间收回就要了触到少年人的手,瞬间衣袂惊鸿,女子“哼”的一声就离开了那少年身边,随即消失在了众人惊诧的目光中。

其实那“暗器”——不过一枚极小的石子罢了,但却深深地钉在了少年手边半寸的位置。再看刚刚女子手触摸过的桌边,却惊现出一道黑褐色的暗纹,半寸长的蜈蚣就这样慢慢从裂缝中缓缓爬出......原来,她竟是心狠毒辣的“覆手毒娘子”!

看着毒虫就要爬到自己手上,少年人的眼中也不再平静,握住了手中的短剑后退了几步。见到这该死的毒虫惊扰到了客人,不明所以的老板娘拿着铁家伙就要砸上去。

“且慢!”坐在对面的男子终于开了口,语气冷厉,“这是蛊虫!”说着他便走过来站到了白衫少年的面前,将一瓶药水倒在了缓缓爬行的蜈蚣身上。

“呲......”一声,青烟从那蜈蚣身上散出,不过一会儿便化为血水。

眼见到这一幕,大家都对这玄衣男子佩服之至,要不然自己贸然上去只怕性命堪忧。还有,这“覆手毒娘子”阴狠至极,竟然会对此人这般害怕,看来这玄衣男子倒也不寻常啊!

白衫少年不说话,对着玄衣男子也不道谢,只是自顾自理了理微乱的衣衫鬓角。

暮色渐深,挂在门口的灯笼不知何时已经被点上了,映着火光的灯笼如同女子新透红妆的模样,而驿站和茶馆的人也稀稀朗朗,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就在此时,那一直沉默着玄衣男子却叹了口气,缓步走了出来。

而那少年也不紧不慢,背上包袱,紧跟玄衣男子的步伐。

玄衣男子倒是没有急着走的意思,而是站在驿站的马槽边等着他走过来,那冷峻的眼停留在那少年脸上,目光之中带着一种责备和无可奈何,只听他对着白衣少年劝慰道:“别胡闹了!快回去!”

“不!”少年眼神倔强,这声回答相当坚决。

“你知不知道,刚才有多危险!”玄衣男子的眼中满是忧愁,看着眼前的少年一脸不知所谓的样子更加愤怒了:此次是要完成师公交代的秘密任务,一路才小心隐藏身份,而一路上为了保护他,几次大番出手,却已经太引人注目了!

“我好不容易才跑出来,才不回去!”少年人清澈的眸子似乎可以倒映出星光月影,但是却带着一种坚定的执念!可这飘落唇边的话语......却如春风润耳,又清脆如铃——分明就是个女孩子才有的声音嘛!

“浔儿......你这又何必.......”陆昭云看着师妹此刻倔强的眼,都不知道该要如何拒绝她了!当初奉师公之命离开南宫家时故意瞒着她,可半道还是让她追上了,不管自己对她再怎么冷淡,可这丫头似乎铁了心一样要跟着走!

南宫浔转过身去将马牵了出来,对着他狡黠一笑:“陆师兄,你不带我就算了!我自己去找萧师兄!”说着便跨上马鞍,重新将斗笠戴在了头上。

“你怎么知道辰南会来!”陆昭云心中暗暗一惊。

此次的任务关系重大,知道的人并不多,可这丫头是如何得知?

马上的少女看着师兄露出的诧异的目光,脸上闪现出一抹神秘的笑意:“这里离睦州清溪县已经不远了,你不带我,我便自己去了!”南宫浔扬了扬手中不知哪儿来的地图,双腿一夹马身,便消失在了暗沉的暮色里......

陆昭云是前武林盟主南宫正一手教导出来的高徒,为人刚毅沉稳,在江湖中享有“洛阳君子剑”之美称,但是一路上为了查案他不得不更谨慎行事,谁知道竟被师妹搅和了!

回想着这几日的事情,他心中愈发不安:“覆手毒娘子”自三年前被他打伤后再也没出现过江湖,可如今又怎么会出现在这里?他原本沉默的眼顿时一亮,心中似乎明白了什么。

前路危险重重,若没有自己的保护,让师妹一个人独闯清溪县,恐怕是要出大乱子的!

陆昭云不再多想,飞身上马,寻着那消失在目色里的人影而去......

鸿雁在云鱼在水

鸿雁在云鱼在水

作者:萧心然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又该相信谁?梦靥中的苦苦挣扎,白梅树下无声叹息,徘徊门外的黯然背影...依旧是那月光皎洁夜,风起天阑时,却找不回那曾经的一切.....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