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文静秦风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招魂章节阅读

文静秦风全本资源在线阅读 招魂章节阅读

时间:2019-06-02 16:42:28编辑:书翠

招魂

推荐指数:10分

《招魂》在线阅读全文

招魂主人公叫文静秦风,是作者佚名打造的恐怖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书主要讲述人是有魂的,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厉鬼能上身,楼上的邻居老太太瞒着儿女将金首饰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将金首饰还回去,却没想到......表妹去她家给葬礼帮忙,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得诡异起来,没等我搞清楚表妹遇到了什么,忽然间发现,楼上的老太太三年前就已经死了。看来想弄清这些鬼事的真相,就只能招魂儿了......可惜我不会!!!所以我要讲的是,招来一只厉鬼的经历,别提多酸爽了!

《招魂》 第十章 纸人在吊他 免费试读

文静去厨房摆弄早饭的当口,我问尤勿昨晚送我回家时,到底有没有见过文静,尤勿说不止见了,文静还语气嗔怪的责问他为什么要带着病人出去浪,还浪了一身泥!

我又问,当时除了文静,有没有见到其他人。

尤勿问我什么意思,我便把心里的疑虑说了,昨天晚上肯定有个人给我擦过脸,不知道具体几点我还醒来一次,床边有颗脑袋就顺手摸了摸,短头发,挺扎手,又摸了摸脸,下巴上的胡茬也挺扎手,我迷迷糊糊的感觉挺纳闷,就把手伸进她领子里捏了两下......

尤勿小声问我:“捏住啥了?男的女的?”

我回忆着当时的感觉,如实说:“很像发育不良的女孩,但也可能是满身肥肉的男人,你懂我意思吧?”

尤勿问,文静发育的怎么样。

说老实话,我还真不知道,就算她是小贫胸,也不该长胡子呀,上次老男人出现,文静就好像失忆了,所以我估摸着昨天夜里那老男人在我家,前半夜文静照顾我,后半夜换成了他,基于文静发烧时与我的亲昵,老男人便下毒害我的事,昨晚我将他当成文静,伸手进去捏了两把......

我感觉自己快要挂掉了,说不准尸体还得被剁碎。

沉默片刻,尤勿说那个黑苹果的化验结果已经出来了,没有毒,就是自然***。

我稍感惊悚,怔怔的对尤勿说,安素果然是鬼。

有了死老太太的出现,再多个安素也可以接受。

尤勿欲言又止一番,我问他想说啥?

尤勿干巴巴的笑两声,分明就是当日在医院不愿说文静下毒时的模样,而这一次更加严重,无论我怎么逼迫,他都咬紧牙关不松口,最后说了句:“先吃饭吧,一会见到纸扎铺的老头再说,现在说出来,估计就把你吓抽了!”

吃了早饭,我让文静换身衣服一起出去,尤勿将手摆成风车,连说不带她不带她,文静的眼里尽是狐疑和幽怨,好像我要甩开她出去浪似的。

离文庙街还有几百米就靠边停车,我俩步行过去,尤勿从后备箱里取出个密封严实的布兜子,两双臭气熏天的布鞋在里面装着,尤勿讲起他昨晚在洗脚城的经历,说是活了二十多年,从没有那样丢人过!

纸扎铺外围了不少人,我俩赶忙挤进去,发现铺子被警戒线隔开,里里外外都有警察在忙碌,我心里一惊,赶忙向身边的中年人询问这里发生了什么事。

中年人高深莫测的说:“昨天晚上,纸扎人把纸扎铺的老头弄死了!”

这句话让我瞠目结舌,中年人颇有得意的问我是不是听不懂?我点点头,他详细说来。

这条小巷子里有不少烧烤摊,每天都要热闹到很晚,所以街边的店铺也很晚才关门,昨天晚上快十二点的时候,许多人都看到纸扎铺的怪老头,给每个纸扎人的脖子里都拴了根绳子,将纸人一个个的吊在房梁上,中年人说,铺子里只有一颗昏黄的灯泡,当时离远了看,就好像许多穿着花花绿绿衣服的小孩,集体上吊似的!

因为怪老头在这里开店没几天,与街坊们都不熟,再加上他平日里古怪的厉害,所以昨天晚上人们都远远的看他发神经,并没有人上去询问,直到店里的纸人全部上吊之后,灯灭了,门开着,怪老头不知道去了哪里。

今早有人来买东西,喊了半天也没人招待,街坊们这才围了过来,终于发现吊着的纸人中,有一个很不正常。

穿着黑布鞋,脚背紧绷,一阵风吹进来,纸人轻轻飘动,惟独这个稳如泰山,有人推了一把,才发现是具尸体。

怪老头身材矮小,平日里的又把自己打扮的与纸扎人相同,昨晚目睹的街坊们都以为是他在吊纸人,直到发现他的尸体才恍然大悟,原来是纸人在吊他。

文庙街上的神棍们找到事情做,一番商量便得出了结论,经怪老头的手做出来的纸人活灵活现,八成已经有了灵性,但怪老头对纸人不尊重,时常欺辱它们,也许每晚关门之后,就将纸人一个个吊在房梁上,纸人们不堪受辱,集体造反了!

说这些话的神棍都在派出所喝茶,警察说是有人伪装成纸人把老头杀了,尤勿鬼鬼祟祟的将我拖出人群,我们昨天找过怪老头,要是被人认出来,保不齐就成嫌疑犯了,还是走为上策。

我们溜进师婆家,凭借怪老头送的布鞋才保命,夜里他就挂了,躲在树后,我问尤勿有什么看法,尤勿也认为太巧合。

如果师婆是因为布鞋才找上怪老头,说不定也能找到我们,尤勿想了想,将布鞋取出来准备烧掉,却忽然被人抓住了手腕,尤勿扭头一看,大为意外道:“咦?怎么是你!”

抓住尤勿的人也是个老头,六十多岁,体型还挺魁梧,长的倒是慈眉善目,笑眯眯的对尤勿点点头,又向我说了句你好。

被他一抓,两双布鞋掉在地上,这老头也不嫌脏,捡起来仔细端详还闻了闻味道,随后便从口袋里掏出个指头长的小刀子,划开鞋底翻看,我问尤勿这老头是谁,尤勿说,昨天在桥上见过。

尤勿向一群老大爷套话的时候,这老头就在旁边静静的听,尤勿觉着他挺奇怪便多看了几眼,老头还意味深长的冲他笑了笑,当时尤勿心里有鬼,被这个笑容搞得七上八下,对老头的印象便很深刻,却没想到会在这里再见。

那老人自顾自的检查布鞋,说了一句:“死尸脚上扒下来的,穿上之后鬼就瞧不见了!”

不知道是不是对我们说,反正他的眉头拧成个川字,全神贯注的思索着什么,我有些恐慌,便问尤勿要不要溜走,他赶忙点头,我俩蹑手蹑脚的后退,离得远些就撒腿跑了。

一溜烟逃到车里,我俩讨论起那句话里的意思,昨晚在师婆家穿上布鞋之后,猫叫声消失,回到家里的师婆与老太太也对我们视而不见,现在有了答案,黑猫和老太太还可以理解,可师婆应该是活人吧?文静陪她睡了好几夜,她又在白天的时候去施工队撒泼,没理由鬼不怕太阳呀!

尤勿低头沉思,我却猛然一怔,想起那布鞋那有些熟悉的粉尘味,第一次见到老男人,近在咫尺之后他骂了我一句,嘴巴里也有类似的气味,记得小时候跟我爸回村里参加葬礼,某个亲戚家,这种味道十分浓郁,我爸说这是尸体腐烂之后的尸臭混合了尘土的味道。

难道说,那个老男人是具尸体?

结结巴巴的将这个发现告诉尤勿,他却很复杂的看着我,没有震惊,缓缓的说了一番让我更加惊悚的话。

他说那天在医院与我交谈便已经想到了,如果说,我这几天遇到的人中有一个不是人,他第一个怀疑的就是老男人,因为他的出现,让文静变得判若两人,之所以没有将心里的疑虑告诉我,是当时没有想出那老男人给我下毒的原因。

我说,一定是嫌我和文静太亲密。

尤勿摇摇头,说道:“如果他想得到文静,最好的办法就是弄死之后据为己有,鬼杀人,再简单不过的事了!可中毒的却是你呀,还有,文静的厨艺肯定不会忽然间进步,我觉得那几天的爱心午餐应该是老男人做的,他为什么做给你吃,不用我说了吧?”

全身都是恶寒,我战战兢兢的问尤勿到底是什么意思!

他幽幽叹息一声,说道:“别说这个了,你不是好奇安素么?我告诉你吧!其实你们公司门口新修的那座大桥,曾经......”

招魂

招魂

作者:佚名类型:恐怖状态:已完结

人是有魂的,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厉鬼能上身,楼上的邻居老太太瞒着儿女将金首饰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将金首饰还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