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绝世阴妻萧敬叶芸无广告全本免费阅读

绝世阴妻萧敬叶芸无广告全本免费阅读

时间:2019-06-18 15:56:39编辑:妙春

独家新书《绝世阴妻》是来自妖道最新写的一本恐怖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萧敬叶芸,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我出生就有人说我注定了不凡,可是却一直灾劫不断。直到十七岁那年,我的生活终于彻底改写。

《绝世阴妻》 第6章 巫蛊再现 免费试读

虽然看起来那青年的脸一片陀红,可是这红的却隐隐有些发黑,这和我爸妈的症状一模一样!

“巫蛊!”我脱口而出!

“什么?!”朱宏泗怔了一下顾不得许多,赶紧推开最外围的两个中年人钻了进去。

“啊!”他还没走到那青年身边,青年忽然大吼一声,脸色瞬间蜡白。

朱宏泗脸色一变赶紧扑过去,低着头仔细看了一会儿,转头看向那妇女叹了口气:“晚了,人已经没了。”

“哇!”围观的人群里忽然有几个老人和中年人张嘴大哭了起来。

朱宏泗再次摇摇头叹了口气:“诸位,他死的蹊跷,贫道想冒犯一下查看个究竟,不知……”

“不,我们再也不相信你们这群骗子了!如果不是你们我……”一个看起来五十几岁的女人厉吼道。

“我们……”朱宏泗尴尬的看向带我们进来那妇女。

那妇女叹了口气:“二弟,你就眼看着娃死的不明不白?这个可是道阁的人,道阁意味着啥你不会不知道吧?”

“大姐,有马家在,咱们谁不知道道阁的影响力,可是……”那中年男人看了看那青年,又转头看向他老婆。

“你们不让贫道看倒是可以理解,只是贫道担心万一他再影响到你们……”朱宏泗犹豫了一下道。

“还会影响我们?”周围的人一听赶紧后退。

“我是说有这种可能。”朱宏泗苦笑。

“道长,我做主了,你查吧!”带我们进来那妇女脸色微微变了变。

朱宏泗看了一眼那正在哭的几人,见他们不再做声便摸出一道符贴在那青年眉头上,掐了一个奇怪的手印就开始念念有词起来,不一会儿那道符就亮起了一道金光,那金光由青年的脸上开始慢慢的向脚下压了过去,直到他的两只脚就亮起来的时候,朱宏泗快速又摸出一道符贴在他脚底,冷哼一声:“起!”

说完,他一把抓起那道符快速的对折了一下,符上立刻泛起微微的金光,符身上还一动一动的,仿佛有什么东西一样。

他脸色微变,一伸手朱盛就把罗盘递了上去,他把符放在罗盘上,嘀嘀咕咕的以一个奇怪的步伐围着罗盘走了一圈,收化剑指爆喝一声:“灭!”

随着他话音落下,那道符上忽然冒出一阵刺眼的金光,下一刻,金光消失我们就看到那道符安静了下来。

他深吸口气蹲下来打开那道符,一只黑漆漆胖乎乎的死虫就出现在符上!

“果然是蛊虫!幸亏弄出来了,要不这一家人非得让它吃净不可!”他倒抽一口冷气擦了擦额头上的汗。

我把牙咬得嘎嘣响,这和害我爸妈的手法一模一样!这是同一人所为!

“奇怪,马丁当不是来过了吗?以马家的本事会看不出他是中了巫蛊?”朱盛自言自语的道。

“请问马仙姑来的时候他是什么样子?”朱宏泗瞥了一眼朱盛转头看向那允许查看的妇女。

“这……这个东西……”那妇女有些惊惧的看着罗盘上的死虫。

“已经没事了,不会波及你们,你放心。”朱宏泗轻声叹了口气。

“呼!”那妇女长出口气抚了抚胸口:“马仙姑走的时候他还好好的,后来我们拜着拜着他就躺在那里了,我们寻思着地上凉,所以就给弄床上了……”

“嗯?那她来之前这小伙子可有发烧什么的情况?”朱宏泗皱了皱眉头。

“没有,但马仙姑一来就说他今晚有一劫需要帮他度过去,我们都知道马家厉害,所以也就没有……”

“人你们好生安葬了吧。”朱宏泗挥手打断他然后转头看向我和朱盛:“我们走。”说完他连三赶四的收拾了一下罗盘和蛊虫,一左一右拉着我们急火火的向村外走。

“爹,你为啥那么急慌慌的走?” 朱盛疑惑的道。

“因为这事儿是马家干的!”不等朱宏泗说话,我便咬牙切齿的道。

“你怎么知道?”朱盛好奇的看着我。

“首先,和害我爸妈是一样的手法,其次,原本人没事,可那个马丁当走后人就成这个样子了不是她还能有谁?如果不是她,那这村口的铁围城阵又是谁弄的?”我恶狠狠的咬了咬牙:“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在黑市上发布命令要我生魂的人是马家!他们只有先让我父母出事了才能让我自愿去找牛老道!”

“敬儿说的不错,这事儿应该十有八九是他们做的,至于目的,应该也是为了生魂。”萧敬叹了口气:“如果真的是马家做的,让他们知道被我们撞见了,只怕麻烦大了。”

“啊?那……”朱盛微微有些吃惊。

“我们不去马家了,赶紧回去!”朱宏泗拉着我们赶紧向大路口跑去。

“是几位道长吗?我夫君他怎么样了?”听到我们的脚步声,依旧在铁围城阵中转圈的那个女人连忙道。

“他……”朱宏泗不由顿了一下:“死了。”

“啊?”那女人忽然失声痛哭了起来,我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她的身形竟一点点的在消散,不由狠狠的握了握拳头,这个混蛋马家,不但害了我家,还害了别人,简直是罪不容恕!倘若有一天我有能力了,必定要叫他们也尝尝家破人亡的滋味!

“朱伯伯,你能不能收我为徒?”我一边跑一边道。

“收你?”他吃惊的停了下来:“你不想上学了?”

“我想,可是我更想亲手终结马家的罪恶!”我咬牙切齿的道。

“唉,冤冤相报……”朱宏泗叹了口气。

“爹,车!我们的车!”朱宏泗的话没说完朱盛便打断了他,伸手指着路口原本停车的位置,哪里还有车?

“坏了!被发现了!”朱宏泗脸色一变拉着我们就要转头回村。

“想走?哼!”刚一转身三个蒙面人冷哼一声出现在我们面前。

“不好!”我们赶紧转头,路口不知何时也出现了三个人。

“爹……”朱盛转头看向朱宏泗。

朱宏泗叹了口气抱了抱拳:“各位是什么人?”

“明知故问!怪就怪你们管的太宽了!上!”一道冷哼响起,几人同时从腰里拔出一把短刀向我们冲了过来。

我哪见过这阵势?当即就有些两腿发软,然而,现在不是我该怂的时候,我深吸一口气看向朱盛,朱盛眼中闪过一丝厉色冷哼一声:“跟紧我!”说完便一转头赤手空拳的向着挡在我们回村路上的那三个人冲了过去。

朱宏泗也是大吼一声,根本不去管堵在路口的人,也转头向村里冲。

虽然我很好奇为什么不直接向前冲,冲出去就上国道劫车离开,但是眼见他们都向村里而去,我也只好跟上去。

“唰!”才跑了没两步,一把明晃晃的短刀就当头向我和朱盛劈了下来,朱盛冷哼一声抬手打在那人的手腕上,短刀略微一晃,绕着我的头皮飞了过去。

他旁边的那人一见这人出师不利,当即提刀向朱盛刺了过来,朱盛微微一躲,他身后的我就暴露了出来,眼看着短刀就要扎在我肚子上,我竟不知所措起来。

“滚!”朱盛大喝一声,一伸手抓住了就要刺在我身上的短刀,“呲”一下,抓住短刀的手就冒出了血。

朱盛闷哼一声,猛的一甩手,抬腿向那人肚子上就是一脚,那人蹬蹬后退了几步扑通一下摔倒在地上。

“小心!”我背后忽然响起一声轻叫,只听“啊”一声,我连忙转头看去,只见朱宏泗不知何时出现在我背后,一把本该落在我背上的短刀一下子砍在他肩膀上,血呲呲的冒了出来。

“拿好,走!”朱宏泗爆喝一声一手死死的抓住短刀,一手把罗盘和那张包着蛊虫的符塞进我手里狠狠的推了我一把!

“爹!”朱盛伸手抢过一个再次攻来的人手中的短刀,向着那个又是一刀砍在朱宏泗身上的人冲了过去。

“滚!再不走大家都是死!”朱宏泗一咬牙,身形猛的一动,伸腿绊住正要向朱盛而去的那人,那人一个趔趄,朱盛正好得势,举起短刀砍了下去,那人一见不好赶紧闪身,可还是晚了,只听一声惨叫,他的肩膀上就冒出了血。

“走!”朱盛一咬牙拉着我就向村里跑。

“可是……”

“他说的对!”朱盛的脸冷得仿佛能滴下水一样。

我一边跟着朱盛跑,一边回头看了一眼朱宏泗,只见他正被两个人按在地上一刀一刀的向下砍,眼泪忽然流了出来,我知道,我和朱盛这一逃,他恐怕只有死路一条了!如果不是我非要去看看,估计也不会出这事儿,都怪我!

“振作起来,你还是男子汉吗?”朱盛冷哼一声忽然停住脚步,转头看向正在向我们追来的那另外四个人,又转头看了看身边的铁围城阵,伸脚踢散了那些黑砂,随手拿出一道黄符嘀咕了几句扔到木桩边,忽然一片白色的烟雾生了出来,我顿时看不到那四人了,就连他们的呼喊也不见了。

“快走!挡不了他们一会儿!”朱盛拉着我就再次向村里跑去。

“盛哥,朱伯伯他……”

朱盛忽然一顿,忽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暗骂一声自己,赶紧转移话题:

“盛哥,明明咱们往路口跑生存的几率大,为啥要反其道而行?”

绝世阴妻

绝世阴妻

作者:妖道类型:恐怖状态:已完结

我出生就有人说我注定了不凡,可是却一直灾劫不断。直到十七岁那年,我的生活终于彻底改写。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