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小说最新章节 龙唯一景炎结局免费阅读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小说最新章节 龙唯一景炎结局免费阅读

时间:2019-07-07 13:28:32编辑:海莲

主角是龙唯一景炎的名称叫《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这本小说是知名作者起个劲爆的名字倾心创作的一本奇幻类型的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惊喜从天而降!万年死宅龙唯一意外中奖,竟可以抓取人造人娃娃?偶不,是男友。娃娃变真人,不要太美好哟!男友不乖,不可爱,怎么办?换!重新扫码,再抓一个。男友必需高大帅,必需宠我,宠我,宠我。不行,咱们再来一打!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 第五章和好 免费试读

龙唯一到小区附近的生活超市给景炎选了几套衣服,日常和家居服都有,虽然她的生活费很充足,也觉得自己的钱包微微有些缩水。

心疼不已的龙唯一给自己买了点零食,填补因破财而产生的心里空虚。

她买东西很快,结账之后提起装东西的袋子就跑,收银员惊疑不定地回忆了一下这个人是来买东西的还是偷东西的。

龙唯一手腕上挂着购物袋,正往锁孔插钥匙的时候,门从里面打开了。

景炎腰上缠着毛巾,躲在门口给她开门。

从小就一直自己带钥匙上学放学的龙唯一忍不住握紧手中的钥匙,她忽然觉得,回家时候有人给她开门,真是太好了。

景炎换好衣服,两人重新在客厅坐下,隔着长长的茶几进行“长桌会议”。

“我拒绝继续通过接吻的方式继续为你提供我的信息。”他态度坚定。

龙唯一隔着茶几上的假花束看他一眼,只见他惬意地靠在沙发上,双手抱在胸前,脸颊被客厅的水晶吊灯耀得发光。

有的人就是这么好看,不管他做什么,怎么做,就是随意地摆个姿势都是一幅画。龙唯一羡慕地又看了一眼,要是她也有这样的皮相,那该有多好。

羡慕归羡慕,话还是要说清楚的。

龙唯一把一天的遭遇倒豆子一样向景炎倾诉了。“我长这么大,第一次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遇到这么多倒霉事!”她说。

虽然只认识了一天,但龙唯一下意识把这个属于她的人造人娃娃归到可以诉苦的一类,“如果你不帮我完成任务,我会受到惩罚,今天发生的事已经很吓人了,不知道完不成这个任务,又会是怎样的惩罚。”

景炎完全无动于衷,“哦,是吗。”

他不痛不痒地回了一句,让龙唯一有种自作多情的尴尬,但她立刻用强硬的语言掩饰了自己一瞬间的窘迫。

“你什么意思!难道只有我一个人受惩罚的吗?难道刚才你都没被惩罚?”

话说出口的那一刻起,龙唯一的情绪就失控了,之前波动的心情都随着这一瞬的愤怒爆发出来。

她站起来,一只脚踩在茶几上,一手掐腰,像个怪异的水壶指着景炎,要他给个说法。

“没。”对龙唯一他惜字如金,如果不是这具身体中预设的指令,他甚至不愿意和一个女性独处。

“在这一个月里,我会尽量做到一个男友该做的事,但是请你不要试图让我配合你完成那些愚蠢的任务。”

景炎说话掷地有声,可龙唯一并不仅没有被他吓住,反而怒火更甚。

任务又不是她制定的,她只是执行人,而这个执行人还有个搭档,更不是她可以选的,而这个人却一副置身事外的样子,仿佛一切都只是龙唯一在无理取闹。

她干脆地退回沙发上起跳,朝着景炎的方向,从茶几上划过一道弧线把景炎按在身下。

只从景炎的表象来看,完全看不出这样一个人会对女人畏之如蛇蝎,他现在正屈起长手长脚往后躲,想要避免与龙唯一接触。

他的后退被沙发挡住,飞扑而来的龙唯一抓住机会,来势汹汹地扑上来,按住他在嘴上亲了一下。

“滚!”他气得一把将龙唯一从身上掀下去,迅速离开沙发,躲到空旷地方擦嘴,“不要让我再说第二次!”

“景炎我警告你,”龙唯一就着摔倒在地的姿势指指手环,“这个东西说了,惩罚可是会引起人身伤亡的!我不可能为了迁就你一个人造人的小情绪就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这个任务不管你配不配合!反正我是做定了!”

她很想尊重景炎,但她还有家人,还有大好青春没有度过,不能为了迁就他还把自己的性命搭进去。

一定要想办法赶紧完成任务把这个人造人送走才行!

龙唯一在茶几和沙发之间捂着被撞疼的关节,呲牙咧嘴地爬了起来,强烈的疼痛与难以平息的愤怒让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刚才做出多么刺激的事,她可是强吻了一个异性啊!

此刻她的注意力都放在手环上,资料栏里,景炎的名字下面补充了一个词条——“心理阴影”。

人造人还有心理阴影?

这也算资料?

她辛辛苦苦亲来的就是这么一个意义不明的资料吗?

辛辛苦苦……亲……来的……所以她刚才,做了什么?

意识到自己一气之下发挥了千百倍的潜能,做出如此惊世骇俗之举!

龙唯一,你是真的勇士!

一天之内达成了一生中前两次和异性接吻的成就,却每次都如此突然,现在如果让她分享一下经验,她都想不起电光火石之际发生了什么!

而且还没弄到什么有意义的资料……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景炎对龙唯一怒目而视,他怎么擦拭都觉得驱除不掉龙唯一留在他身上的感觉,于是不再与龙唯一交流,直接往浴室走去。

龙唯一被他的无理举动气得跺脚,又莫可奈何,论武力,这个男人浑身散发着“我不好惹”的信号,论阴谋,她自知以她的智商,怕是只能逗逗狗,现在也只能从这支手环下手了。

在她没注意到的时候,手环多出很多功能,龙唯一低头研究了一会儿,脸上又有了笑。

因为她对景炎的信息获取度太低,连命令权限也很低,她原本想的命令景炎保持静止任由她学啄木鸟亲吻就行不通了。

不过虽然没有多少命令可以选,但是仅有的一个命令,非!常!实!用!

龙唯一试图收起脸上的笑意,可她即使绷住脸,眼角也笑得弯弯的。

她晃了晃亢奋过后有些疲乏的脑袋,打起精神去浴室门口等着景炎,她要和景炎再谈判一次,这次她手上有了底牌,一定能让景炎乖乖听话的!

在浴室门口站了一会儿,龙唯一忍不住打了个哈欠,她磨磨蹭蹭走到墙边倚着墙,然后哈欠就像是吹泡泡一样,忍不住一个接一个打起来。

她看了眼门上镶嵌的磨砂玻璃,里面的水声还没停下来,她干脆就地坐下,靠在浴室的门上,心说,我只打个盹儿,一定能在他出来前醒过来,然后精力集中地谈判。

靠在门板上睡并不舒服,龙唯一在睡梦中翻了个身,门板发出轻微的晃动声,她难受地蜷起身子,像个虾米一样。

不知过了多久,景炎摸着艳红湿软的嘴唇,觉得上面已经没了龙唯一残留的新陈代谢物,才拉开浴室门。

全心全意依赖着这道门板门的龙唯一,顺着景炎拉门的动作缓缓滑到地上,还保持着四肢收缩的可怜样。

要是别人看到她这副样子,大约还会有些不忍,怎么也要把人叫起来。

可景炎不是一般人,他对睡在地上这团人形物体视若无睹,迈开长腿就跨了过去。

不同于客厅里的木地板,浴室的瓷砖被室内的冷气弄得很冰,即使是在夏天也有提神的效果,龙唯一的脸挨到地板时立刻清醒了。

她隔着眼镜揉揉眼,意识到景炎已经走了,她立刻爬起来,冲到他面前伸出手臂拦住他。

“你还要干什么?”景炎表情阴鸷,客厅的灯光照过来,龙唯一注意到他下巴上有个小小的十字形伤疤。

这么说起来,好像她拿到的娃娃下巴上也有这么一个疤痕,她微微出神。

龙唯一不说话,景炎再次绕开她。

身前的人动了,她才想到自己是来做什么的。“景炎,我命令你,跟我和好。”她扬起手环给景炎看。

“你又在搞什么鬼?”景炎低下头,伸出修长的手指,点在龙唯一递过来的手环上。

越看,他脸上表情就越发扭曲,终于他忍无可忍地抬头对龙唯一说:“这些惩罚不要指望我会照做!”

龙唯一得意地笑起来,“可是惩罚是由这玩意儿接管你的身体来完成的。不管你是否接受我的命令,对我都有利无害,我巴不得看你和这个鬼东西斗个鱼死网破,这样我还能捡些好处。”

想想景炎抱着她哄她睡觉,虽然场面有点少儿不宜,可要趁机获取信息还不是手到擒来?

龙唯一揉揉鼻子,揉散一个差点冒出来的哈欠。她现在占据大好局面,不能被一个破坏形象的哈欠泄了气场。

“怎么样?想好了吗?”

“明早你想吃什么?我可以给你做。”景炎沉默片刻后突兀地开口,眼前的龙唯一逆光站着,让他只能看到模糊的表情,但他猜得出少女脸上的表情大约是洋洋得意。

他心中憋屈,但不得不服软。

诶?怎么这么问……

龙唯一歪了歪头,“你是不是……要跟我和好?”她半信半疑地说。

鲜少与女性来往的景炎,并没有什么能表达“与女生和好意向”的方法,而龙唯一看上去又很像个生活白痴,即使是要示弱,他也更愿意将这件事做成施舍。

他,施舍给眼前的少女,正常的一顿早餐,看上去很像要和好,不是吗?

并不知道自己已经被定义为“生活白痴”的龙唯一也在给景炎下定义,她想,这个男人真是别扭,好像这样的性格还有点小可爱,放到漫画里,这就是教科书般的傲娇!

她试探着伸手去拉他的袖子,得寸进尺道:“要不你换成晚安吻呗?一般情侣如果吵架了,不就是亲一下以示和好吗?”她说着还抿了抿嘴唇,脸上说不出是期待多,还是害羞多。

景炎好看的眉毛挑起一边,“情侣?”

龙唯一秒怂,“你不是我男朋友吗……那我们就是……”最后几个字几不可闻,不是害羞,而是被景炎吓得。

景炎的视线扫过她硕大的黑框眼镜,还有那可以给乌鸦筑巢的头发,忍不住皱了皱眉转移视线。

“我是你男朋友,但我们不是情侣。我们顶多算是临时合作关系,共同利益是逃离这该死的手环的控制。不要把你的鬼主意打到我身上来,懂吗?”

他厌恶地瞥一眼被龙唯一拉住的袖子,扯了一下却没扯开,家居服上的那一小块布料被龙唯一紧紧抓在手里。

“可是……”任务的事还没说清,不能走!

龙唯一把他往回拽,奈何景炎的力气比她还大,硬是拖着她往前走。

两人一起离开浴室门前这块灯光照不到的地方,一路走到客厅的灯光下。

景炎甩甩手,又用视线对龙唯一拉他衣服的手进行速冻,龙唯一悻悻地松开手,看着他抚平衣服。

“如果你今晚要睡在浴室门口,那倒是挺方便被人做点什么的,可惜我没这个兴趣。”

“哎?不是啊!”龙唯一抢着解释,“但是你今天也看到了,家里已经没什么食材了,所以明早我们可以去外面吃早餐,然后一起去超市采购。你考虑下我刚刚提的和解方式呗?”

景炎没理呱噪的龙唯一,他径直去了厨房,龙唯一紧紧缀在他身后,像条尾巴一样。

他在沥干架上取下一个大玻璃水壶,龙唯一瞪大了眼睛,这个茶杯她已经很久没有用了,现在被人洗得亮晶晶的。

等龙唯一看到景炎从水瓶里倒出水,更是吃惊得合不拢嘴。她一个人住,只有冬天才想得到要烧水,这个水瓶和之前那个玻璃水壶一样,已经被打入冷宫了。

龙唯一不到冬天是想不到要烧水的,平时她喝净水器里的纯净水,冰箱里各种饮料从没断过货,上次喝凉开水已经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

景炎把小半壶水递到她面前,让她接着。

龙唯一十分感动,但是她不敢动啊!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

作者:起个劲爆的名字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惊喜从天而降!万年死宅龙唯一意外中奖,竟可以抓取人造人娃娃?偶不,是男友。娃娃变真人,不要太美好哟!男友不乖,不可爱,怎么办?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