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雪落的声音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宇智波鼬雪音小说全集)

雪落的声音APP内免费阅读完整版(宇智波鼬雪音小说全集)

时间:2019-07-18 16:14:27编辑:夏彤

精选热书《雪落的声音》是来自s.w.妖狼著作的奇幻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宇智波鼬雪音,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我听见像是雪落的声音,一回头,是你从天而降。”“雪音,我说过,这可以是现实。”“这也是你的游戏吗?”“只是任务罢了。”“我在你心里,除了笑话,什么都不是!”“宇智波鼬……赌上雪之国断风一族的荣耀,我要杀了你!”当两个人都经历过死亡,又会迎来怎样的新生?火影同人,原创女主,非穿越,男主宇智波鼬。

《雪落的声音》 ACT.5 所谓幻术 免费试读

从玄关到回廊,她的目光细细地抚过每一个角落。

闭上眼,感受着阳光洒在脸上的温暖,聆听着微风拂过竹叶的轻颤,竹筒敲打石头的声音让人舒缓神经,让人不由自主地联想这里过去的温馨。

过去,的温馨。

睁开眼之后,大自然的所有声音都只是在反衬这里的寂静。她在阳光里看到了凄凉的背景,如今,这里空荡荡的。空荡,于是显得格外幽长,就如同与那个人的距离,望着他的背影近在咫尺,却越拉越长,永远在追逐,却总也抓不住。

于是叹息,却在这时候听到了同样的叹气。

那是细得微不可闻地鼻息,饱含却压抑着的,对过去的怀念。

“有想到什么么?关于幸福的回忆。”她微微垂眼,目光流连在脚下,问她身后的少年,“如果当时的感觉还能重现就更好了。”

少年沉默良久,才冷冷地吐出一句:“不可能的事。”然后自顾自地穿过回廊,转角处停顿了一下,“先进来喝杯茶吧。”

雪音保持着良好的坐姿,在厨房里看着沉默的少年,屋子里静得只剩下烧水的声音。

“所谓幻术,就是用自身的查克拉去扰乱对手的查克拉,对其感官进行攻击,从而使其落入幻境,或在幻境中将其制服,或在幻术争取的时间内在现实中进行攻击。”她保持着一如既往的微笑,重复着那个人交给她的话,“幻术进行的原则之一就是不要让敌人发现自己中了幻术。当然,当自身实力足够强大的时候即使对方明知中了幻术也挣脱不开。现在,你来总结一下吧。”

伴随着开水进入茶壶的声音,少年开口道:“修炼的方法就是学习使幻术更加贴近真实的技巧,同时提高自身实力。”

不愧是他的弟弟,她这么想,然后点头,继续道:“要使一个人在幻术中但不自知,就要使幻术尽可能地贴近真实,尤其是他所理解的‘真实’。因此就要摸透他的想法,思维方式,情绪控制等等。所以首先自己要知道什么样的情绪会带来什么样的反应、后果,以及崩溃的界线。简而言之,由己及彼。”

“所以才要让自己感受各种不一样的感情?”少年握住杯子的手紧了紧。

“对,同时留意表情,根据对方的反应来对幻术做出适当的调整。”少女盯着杯中浮动的茶叶,两秒,对上少年的眼,“真的想练好幻术,就要做好承受一切的觉悟。”

对面的人也是一副认真的眼神,语气不容置疑:“这种觉悟,我在五年前就做好了。”

她看到少年握住茶杯的手指节发白,拧紧的眉透出了强烈的愤怒,于是不着痕迹地叹了口气,双手捧住散发着热气的茶杯,小小地抿了一口:“真是那样的话,就不要压抑自己啊。”杯中浮动的茶叶接连地沉下去,就像是所有的悲伤都被沉到心底一样,“想到快乐的时候,就露出一张幸福的脸呀。”

“……你什么都不知道。”少年叹息,但是露出了受伤的表情。

“我知道你幸福的源头就是你痛苦的源头,这点我也是一样的。”

“哼,怎么可能一样。”少年冷笑,“灭族的痛苦,你感受过吗!就算是有过,什么都不记得了的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

??“你……怎么知道我什么都不记得?”她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僵硬了一下。

少年也是愣了一下,抿了抿唇,为自己的冲动懊恼了一会儿,然后缓缓道:“之前,听到卡卡西和火影大人的谈话……”

少女垂了眼:“这样么,那么,包括我的身世?”

“……嗯。”

“以及要我来这里的人?”指节发白。

“这个没说过。卡卡西虽然问过,但火影大人说那不是什么值得怀疑的人。”少年留意到少女的异常,放柔了语气,“我…会试着不去压抑自己的……”

雪音放松了身体,再次抿了一口茶,露出一如既往的乖巧笑容:“那么,开始吧。”

站在回廊,她看到夕阳下两个少年的身影,一大一小,洋溢着幸福的笑。

“优秀也是有烦恼的,有了力量就会被人孤立,也会变得傲慢起来,就算刚开始时被寄予了最大的期望。”温和的兄长用稍带落寞的语气说出了这句话,成功地引来弟弟的困惑。

“佐助,你是我这世上唯一的兄弟,我会作为你必须超越的障碍而存在下去,持续存在于这个世上,就算是被你憎恨也是一样,这就是所谓的兄长。”兄长的眼中看得出来的是宠溺,看不到的,是隐藏的无奈和歉意。

于是弟弟更加疑惑了,会有什么理由让自己憎恨眼前的兄长?那晚如神明一般的存在,高大,坚强,是自己身前不可撼动的护盾。明明是一直护着自己的,明明,就是自己的天堂,明明…明明就是这么一个优秀的让人无可挑剔的兄长,自己…为什么会生出一点不甘的情绪呢?

不对……不是这样。

事实上,应该是哥哥先问我:“觉得我碍事吗?”

自己是怎么回答的呢?

急切地脱口而出:“那样的话我才没…”自己一脸急迫地,对上了哥哥的笑容。于是,再也藏不住谎话,低下头,小声地说道:“和哥哥说的一样,我其实对哥哥…”哥哥,为什么大家眼中只有你呢?

“也没什么。”温和的兄长用稍带落寞的语气说,“身为忍者,活在被人憎恨的世界也是理所应当。……”

之后的话就让自己疑惑了。但现在想起来,却又好像有点理解。可是,现在的自己,要理解他做什么呢?

少年再度困惑了,带动着幻境的变化。确定了正确的顺序之后,就像电影一样重播了一边,但同样没找到答案。于是寻找下一个细节。

在回廊的对话之前,那一天的开始,是哥哥教自己手里剑术,然后自己失误扭伤了脚,被背回家。途中,路过了木叶警部的本部。

“就是这里吗?父亲工作的地方。”趴在兄长背上的他,神色激动。

“嗯,木叶警部的本部啊。”兄长停下脚步,和他一起仰望那栋宏伟的建筑,在那正中间,被放大的宇智波族家徽格外显眼。

“以前我就很在意,为什么那上面会有我们的家徽?”

原因什么的怎样都好,在略显复杂的解释之后,他说:“家徽也是我们一族骄傲的证据。连忍者罪犯都能抓获的话,就是更为优秀的忍者了。”

于是弟弟的神色可以称得上是雀跃了:“哥哥也会加入吗?”

兄长停顿了一下,迈开步伐远离弟弟憧憬的建筑,回答的模棱两可:“这个么,会怎样呢……”

没有注意到兄长的异常,弟弟说出了自己的愿望:“加入吧!等长大了,我也加入!”

“呵呵。”看不到兄长的表情,年幼的他以为哥哥只是为自己高兴,而且认为哥哥一定会认同自己的愿望。为什么会这么觉得呢……在自己心中,哥哥的存在……

那时候,兄长在自己心目中是怎样的存在呢?

就如同哥哥所说的,是独一无二的兄弟,除此之外……

除此之外,还有什么?

少年回忆着自己过去的想法,觉得隐隐约约地接触到了答案。但是他突然想起来站在这里的并不只有他一个人。

他回头的时候,看到的,是闭着双眼,左手捂在心口,微微颤抖的少女。

于是他又困惑了。本来,让别人看到小时候无知的自己就已经够羞愧了,可她还看到了他对那个人的依赖,过去对那个人的依赖,现在对那个人的困惑,以及,被动摇了的决心。他觉得很懊恼,已经准备好了迎接少女的惊讶,却没想到她是这样的姿态。

“你…怎么了?”少年开口的时候,不自觉地恢复了幼年的语气。不是冷冰冰的不耐烦,而是带着小心翼翼的热切。

也许是受到小孩子语气的安抚,雪音渐渐平静下来,恢复了一如既往的微笑,只是眼中多了一些不忍。和三代火影眼中同样的不忍。

“没什么…只是,没看出来你小时候还挺可爱的。”

佐助顿时僵住,懊恼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太失礼了吧。”

她弯起嘴角:“发现了吗,回忆之后,你整个人都仿佛变小了一样。”雪白的眼对上黑色的眸,“你的确很喜欢他呢。”而他,也确实很爱护你呢……

佐助握紧了拳,思想挣扎了许久才承认了这个事实:“的确,可是他…我一直引以为傲的兄长背叛了我!背叛了整个家族!!明明之前那么亲密无间的,突然间就…就灭掉了整个家族!!”

雪音对着少年的愤怒深深地叹了口气:“真的…只是突然间吗?”明明,连我这个局外人都看出来了啊…而且,越是亲密的人,就越不可能无间,就因为是亲密的人,所以才不能把自己的背负告诉他,况且你,当时还那么小……

佐助闻言猛地震了一下:“你是在为他开脱吗?”

“那一天应该发生了很多事情吧,在回廊之前,不然他不会说那样的话吧。”的确,是想为他开脱,但是,更多的,是好奇。

好奇,他以前的事情。

“……那之前,是我开学典礼的事。”

“不愧是我的儿子。”父亲的威严中难得带了些暖意,“这样一来,明天的任务之后你进入暗部的事就内定了。”

兄长漫不经心地回应了父亲的话,然后向自己使了个眼色。

“那个…父亲,明天…”

“这样,明天的任务我刚和你一起去。”父亲说出这句话的时候,空气凝固了。

自己低着头攥紧拳,失望之外的,那种情绪,在升起……

兄长却是第一时间看向自己,然后,忤逆父亲:“明天的任务,我不去了。”

“什么!”

“明天,我要参加佐助的开学典礼。”

不可置信。不相信哥哥会为了自己而违背父亲,而父亲,居然妥协了。但是,还是觉得不舒服呢。第二天的典礼上虽然看到了父亲的身影,但是……闭眼抱臂一副不耐烦的表情,父亲那时候,一定在想着哥哥吧?

明明是兄弟,明明都是父亲的儿子,为什么……所以当时从房间出来之后,看着哥哥的背影,才会觉得好遥远吧?无论是实力也好,在父亲心目中的地位也好……

“当时,你父亲的眼里只有你哥哥呢。”雪音犹豫了一下,才说出这句打击少年自尊心的话。

“是啊…”少年苦笑道,“所以,我当时才对他,觉得他…太高大了。”高大的,挡住了我得到存在。

“可是,在你哥哥的眼中…只有你呢。”不自觉地,小小地苦笑了一下。

少年仿佛被雷劈中了一般,然后马上想到了下个场景。

“鼬!鼬!你在里面吗!”

年幼的弟弟还没有消化完兄长别有深意的话,门外就传来了饱含怒气的喊声。

“佐助,我去看一下。”兄长起身后,幼年便跟了过去。跟了过去,却躲在拐角处。他眼睁睁地看着兄长和族里的大人起争执,然后动手。他阻止不了,因为那些大人不友善的表情,因为哥哥的强大不需要他担心,因为此时的兄长令他害怕,还因为……他为这个“因为”感到羞耻,想要后悔的时候,陌生的兄长又说了一段更为难懂的话。

“‘一族’、‘一族’,只惦记‘一族’的你们太高估自己的实力,对未来看不见的恐怖而置之不理,低估我的力量,所以才会躺在这里。就是因为你们太执着于一族这种渺小的东西,所以才会忽略真正重要的东西。真正的变化是无法被规则制约、预感或想象之中。”语气中包含着愤怒和厌恶,“我的能力,对这无聊的一族感到绝望!”

“你在说什么啊,鼬。”父亲也是一样的震惊。

“我受够了,队长,下逮捕令吧!”

哥哥又一次的忤逆了父亲呢……于是他脱口而出:“快停下来吧,哥哥!”

当他开口的一瞬间,他就看到了兄长的身体僵硬了,以及投向自己的,复杂的无法读懂的眼神。同时的,还有父亲惊讶的眼神。

然后兄长仿佛失去了所有的骄傲,跪下来请求原谅。

“对不起,杀死止水的真的不是我,但屡次口出狂言,为此我感到抱歉。”

水滴落地的声音让他终止了幻术,向身边的少女递过一块手帕。

雪音接过手帕,拭去泪痕,轻声道:“现在,还不明白吗?”

佐助收回的手放进裤兜,藏在里面握紧成拳。还不明白…怎么可能还不明白?!当时的自己,最渴望得到的,是父亲的认可,所以才会一直仰望着父亲,渴望在父亲面前有表现的机会,所以才会在哥哥和族人起争执的时候…故意不开口阻止,所以才会在哥哥忤逆父亲之后,感到一丝的…幸灾乐祸。

但是,在那个人的心中,自己却是最重要的存在!所以…所以才会在百忙之中抽空教自己手里剑术,所以才会在与父亲对话的同时注意到在门外偷听的自己,所以才会觉察到自己微妙的心思,所以才会为了自己而忤逆父亲,所以…才会在自己的劝阻下向族人们低头。

“这…能说明什么呢。”佐助压抑着情绪,“就算是这样,那也不能解释他灭族的理由啊!!”

“嗯。”雪音平静地说,“他留下了你,而且,他之前说过的那段你不懂的话,现在,能理解吗?”

“可那是父母亲人啊…就算我是特别的……”少年顿了顿,突然露出冷笑,“对啊,我是特别的…所以他才会那样羞辱我!”鲜红的写轮眼盛开,双眼的两个勾玉飞速转动,向她展示他眼中的真相。

这是真实,还是幻术?

雪落的声音

雪落的声音

作者:s.w.妖狼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我听见像是雪落的声音,一回头,是你从天而降。”“雪音,我说过,这可以是现实。”“这也是你的游戏吗?”“只是任务罢了。”“我在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