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结局在线阅读 龙唯一景炎完整版免费小说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结局在线阅读 龙唯一景炎完整版免费小说

时间:2019-07-29 13:14:30编辑:翠双

专为书荒朋友们带来的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主要是描写龙唯一景炎的事情,作者起个劲爆的名字通过对二人感情经历的细致化描写,让读者对小说欲罢不能。惊喜从天而降!万年死宅龙唯一意外中奖,竟可以抓取人造人娃娃?偶不,是男友。娃娃变真人,不要太美好哟!男友不乖,不可爱,怎么办?换!重新扫码,再抓一个。男友必需高大帅,必需宠我,宠我,宠我。不行,咱们再来一打!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 第八章闻鸡起舞的后果 免费试读

龙唯一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嘴巴张得大大的,在这样的光线中像一个准备择人而噬的可怖黑洞。

景炎不自在地移开视线。

他点亮手机屏幕,龙唯一的脸重新出现在他眼前,他臆想中的黑洞变成能看到粉色小舌的可爱嘴唇。

景炎只暼了一眼就立刻收回视线,板着脸说:“快去。”

良辰美景,不睡岂不辜负辛勤工作的空调!

龙唯一坚定摇头,一头乱发像妖怪的触角一样挥舞。“我现在很困,立刻就能睡着。”

景炎冷笑一声,把手机推到准备继续睡的龙唯一面前,一字一字念出来,“干,大,事。闻,鸡,起,舞。”

“不不不!我不干大事了!”龙唯一倒在地上装死,手脚紧紧夹着被子,生怕景炎出手抢夺。

看她这么害怕的样子,景炎在心里一遍遍重复,一切都没有失控,这只是个有一点调皮的孩子,没有恶意,他没必要对一个孩子发脾气不是吗。

而且,他是一个脾气很好的机器人男友。

压下机器人为什么会有脾气的念头,他把手机丢到龙唯一枕头上,凶狠地警告她:“如果你再做小动作……哼哼……”

这件事到此为止,不要再有其他不好的联想了。

景炎觉得这一切很匪夷所思,什么样的公司会在制造一个人造人的时候给他加入男友这么古怪的设定?他忍不住又扫了一眼正在做鬼脸的龙唯一,一个在普通不过的小女孩儿,为什么让他感到焦躁不安?

未说完的话格外引人遐想,龙唯一已经彻底认输了,她吐吐舌头,三指并起举在头顶,“我睡觉!我现在就睡!我发誓绝对老老实实不再搞事了!”

然后她把被子拉到眼睛下面,两排手指从被子上露出来,像只吓坏了的缩脖鹌鹑。

景炎若有所思地看她一眼,站起来回到床上躺下,一切都恢复了平静。

觉得自己死里逃生的龙唯一默默松了一口气,虽然记得自己好像忘了什么事,但还大难不死的喜悦让她很快进入梦乡,在梦中与变成她班主任的景老师斗智斗勇。

凌晨两点半,令人心潮澎湃的命运交响曲再次登场!

“龙!唯!一!”景炎咬牙切齿地从床上坐起来,抽过枕头向床尾砸去。

手机上的“出其不意”四个字抵在龙唯一脸上,硬生生用高分贝的艺术作品把她吵醒。

“怎么了!地震了吗?我是不是不用继续背这一段课文了?”龙唯一睁开眼睛,她精挑细选设置的闹钟备注映入她眼帘。

她竟然忘了这个!

景炎把手机丢在她面前,龙唯一立刻关掉闹钟,还把手机上所有闹钟都删掉了。

这个时候还是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吧……她倒回地上打算蒙混过关,可刚闭上眼,就觉得整个天空都亮了!

龙唯一伸出手臂挡在眼睛上方,从缝隙中看到景炎从吊灯开关旁离开。

“睡……睡觉吧?”她小心翼翼地向苦主进言,希望苦主可以大人不记小人过,给她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

但她现在只能看到苦主的背影,在她的电脑桌前,在他面前是显示着开机画面的电脑屏幕。

龙唯一咬咬嘴唇,还是没忍住好奇心,问了一句:“你在干什么?”

景炎气定神闲地坐在电脑前,待开机后他手指飞快敲打着键盘,从网上调出高中必背文言文。

“你的手机已经叫了你两次,那我们就来闻鸡起舞。”

龙唯一的脑子当机了一秒,她的反应系统很显然没有接收到景炎的坚持,“不叫了不叫了,真的,快睡吧……”

“呵呵。”景炎回头,笑得和善。

以上,就是龙唯一在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入房间时,终于坚持不住趴在电脑桌上睡着的原因。

坐在床边监视龙唯一,看她背了一宿书的景炎捏了捏鼻梁,站在窗边拉开帘子看了眼外面的天空,也回到床上睡去了。

中午十二点半,龙唯一揉着脖子从电脑前爬起来,她趴着睡了七个小时,脖子也拧了七个小时,要不是她还好好地活着,她甚至以为自己的脖子已经断了。

摸摸手机,手机没在电脑桌上,龙唯一打了个哈欠,认为自己一定是考前复习太紧张才会做这种可怕又荒诞的梦,竟然梦到什么人造男友,还被他逼着在暑假的第一天夜里通宵背文言文!

她碰了鼠标,让电脑屏幕亮起来,右下角的时间显示已经十二点半了,屏幕上《陈情表》的内容让她立刻精神抖擞。

不是梦!是真的!她真的背了一夜书!

“继续背。”好听的男声在她身后响起。

景炎就坐在她身后的床上,手中把玩的是龙唯一的手机,两条长腿一条伸直一条屈着,窗帘过虑了正午的阳光,在他身上洒下一片圣光。

他发现龙唯一醒了,把手机在两指间转动一下,熟练地在历史记录里打开《陈情表》,要她继续没完成的背诵。

“皇上……臣有本奏……”龙唯一戴上眼镜忧郁地回头。

景炎放下手中显示《陈情表》注释的手机,静静等着龙唯一的下文。

“如果陛下不给臣捣乱,臣可能已经背下全文了!”

一提到这个,龙唯一就很气。这个人造人看上去一副什么都知道的样子,还主动拿文言文来折磨她,结果他不仅自己不会背,还不认字!

“我现在会了。”景炎一点都不觉得丢人,他比龙唯一醒得早,这篇文言文已经被他连原文带翻译看过了,不确定的注音也都看了一遍。

龙唯一嗤之以鼻,“人造人都不用文凭的吗?随随便便就造出来了,还使用者呢,使用者就是帮娃娃店教孩子的吗?”

背诵的时候,她有记不起的生僻字就向景炎请教,景炎不仅告诉她发音,还给她讲了字的意思,一边讲,一边嘲笑她没学问。

终于,有个字龙唯一虽然记不住读音,但知道字的意思,可景炎给的解释却与老师给的解释截然不同,龙唯一存了个心眼儿,悄悄用电脑搜了全文注解,这才发现景炎就是在乱讲!

龙唯一发现这点之后,马上想要找回场子,却被景炎以自己没上过学堵回去了。

她第一次见有人能把没上过学当骗人的理由,还说得理直气壮!

景炎丝毫不在意她的语言攻击,在他看来,这本就是事实,“要是有机会,我也想上学,上午听课,下午大家一起喝咖啡,聊聊论文,讲讲时政。”

龙唯一笑他:“没见识,不愧是昨天才造出来的人造人。你要是到学校上过课就该知道了,还喝咖啡呢,每天课都是满的,老师还拖堂,喝口水都要趁老师低头的时候拧杯盖儿!”

是吗?景炎略有些诧异。

他以为是手环给他加载了错误的记忆,毕竟一提起学校,他理所当然想到的就是这样一副画面。

不过看着龙唯一得瑟的小表情,景炎挑挑眉毛,抓住他一个小小的错误就高兴成这样,真是愚蠢的女人。

“浴室堆了很多衣服,再不洗就发霉了,所有家务就包括洗衣服,不要让我催你,快去洗吧。我的衣服要手洗的。”

刚刚还在奸笑的龙唯一立刻不好了,“你什么意思啊?你要是不会用洗衣机我可以教你,但是凭什么你的衣服要我帮你手洗!”

景炎示意她看地上还没收起来的地铺,“昨晚是你答应的。”

“我答应的?”龙唯一开始思索自己昨晚答应了什么。“我说我可以做家务?”

好像是有这么一回事……当时景炎绝对使了迷魂术,不然她怎么会同意这么离谱的条件!

景炎点头。“看来您的老年痴呆还没严重到连自己说过的话都不记得了。”

这个人昨晚还跟她说,要做的是她本来就该做的事,龙唯一狐疑地打量面前好整以暇的男人,好像想明白了什么。

在景炎来之前,她是要干家务,可那时候她不用洗景炎的衣服啊!

她把自己好不容易想到的事情说出来,哪知景炎竟然不咸不淡地学她说过的话,“我们人造人都是随随便便就造出来的,使用者就是帮抓娃娃店教孩子的。”

“那你就该学着自己来啊!”这次她学聪明了,完全不进陷阱。

景炎却又拿她的话堵回来,“我是个昨天才制造出来的人造人,以人类的标准,你会让一个出生一天的婴儿自己洗衣服吗?。”

这个人造人很记仇啊!

龙唯一眉头一皱,觉得不能就这么算了,说是说不过他了,但做点损人利己的事她还是会的。

她若无其事地走到床边,一副打算和景炎说悄悄话的样子,神秘兮兮地说:“你过来,我跟你说个秘密!”

景炎警惕地后退,脊背贴上床头,一双长腿飞快缩回,与龙唯一拉开距离。

“这里就我们两个,你不用过来。”

他对这个女人始终保持警惕,龙唯一的性子他已经领教过了,就绝对不会让自己再被她算计到。

龙唯一眼珠子一转,把带着手环的手伸得远远的,脸上写着四个大字“正!义!凛!然!”

“不!”她故意压低声音,神秘兮兮地弯下腰,朝景炎招手,“我有些关于这个手环的事要告诉你,我们小点声,不要被手环监听到!”

关于手环?这个景炎倒是真的很好奇。

他在不熟悉的地方醒来,被脑海中自称是系统的声音告知他不是真人,而是带有男友使命的人造人,这完全颠覆了他的世界观。

一开始,景炎想过要离开,但是那个系统仿佛能监视他的思想,每当他产生想要离开的念头时,他就会立刻失去意识。重复几次后,他才对神秘莫测的系统忌惮起来,这也是他直到中午才去洗澡的原因。

失去对身体的控制,这对景炎来说比被龙唯一亲吻还痛苦。

他不自觉地坐直身体,向龙唯一的方向倾斜,示意她可以说了。

龙唯一在景炎防备的眼神中得意地爬上床,在景炎做出侧耳倾听的动作后,立刻歪头在他唇上印下一吻。

景炎匆忙闪躲,但两人挨得极紧,龙唯一又紧追不放,到底让她得逞了,手环发出提示音。

完美!

龙唯一还没对自己的优异表现骄傲一秒,就被景炎提着领子,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砸在床上。

“夭寿啦!杀人啦!”龙唯一在空中翻了一圈才落到床面上,吓得捂着颈子喊叫。

她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男人能因为一个不带感情的吻气成这样,全然忘了自己在昨天以前对亲吻的定义有多神圣。

景炎目呲欲裂,他喘着粗气,双手因为用力爆出青筋。

他鼻尖还萦绕着少女独有的香气,不属于化妆品的一种清甜的味道,不让人讨厌却让他汗毛倒竖,身子甚至有些不受控制地战栗。

真是令人作呕!

景炎努力平复胸中怒火,修剪整齐的指甲在掌心掐出紫红印痕。

再和这个女人站在一起,他怕自己会做出什么不可挽回的事来。

嘴唇被碰过的地方产生火辣刺痛的感觉,像是有刀子刮去皮肉一样,景炎知道其实没那么严重,但知道也不能让错觉消失,他恶狠狠瞪了龙唯一一眼,摔门而去。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

我不可能存在的男友

作者:起个劲爆的名字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惊喜从天而降!万年死宅龙唯一意外中奖,竟可以抓取人造人娃娃?偶不,是男友。娃娃变真人,不要太美好哟!男友不乖,不可爱,怎么办?换...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