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异界明仙小说已完结版全章节 闫正寒凯免费阅读

异界明仙小说已完结版全章节 闫正寒凯免费阅读

时间:2019-08-11 16:21:29编辑:亦岚

这本已完结小说《异界明仙》讲述了闫正寒凯的事情,作者白沙韩少对内容描写跌宕起伏,故事情节为这部作品增色不少。本是出生平凡的小子,却不知自己有着别样的身世,更不知自己在接下来的道路上的大起大落,经历了诸多自己都想不到的磨难和痛苦,他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他选择了一种别样的人生……

《异界明仙》 第六章 夜探坟地(下) 免费试读

弯道是一条长长的缓坡,一路往下,拐个小弯就绕到了坟地的后面,坟地后面的草长的非常旺盛,且高低不齐,可以透过缝隙隐约看见坟地的情况,不一会儿,我跟老爹就到了坟地的后面,我俩就蹲在了以前老爹经常藏的地方。

我刚要开口问老爹……老爹一个嘘的的手势,示意我往坟地里面看,我从草丛缝中隐约看到坟地里有个人影,晃来晃去走到了一颗树下面,把一个东西挂在了树上,我全神贯注的注视着,突然,树上的东西一下子亮了,原来是挂在树上一个手电,随着手电一下子亮了,我也看清了来坟地的人,不是我大哥,而是我大伯,在我大伯的旁边竖着一个纸人,跟正常人大小一般,我扭头看着老爸,老爸正若有所思的盯着大伯看。

此时的我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先看看大伯到底在干嘛吧,我就又转过头来看着大伯那边,只见大伯收拾好了,就准备开始挖坑了,但是当大伯刚要开始挖的时候却突然停下了手上的动作,转身往我这边看了过来,我吓得倒吸一口凉气,身子一缩,就快要趴在地上了,也不敢抬头看,生怕大伯发现了我。

过了好半天,一点动静也没有,我慢慢的转身想看看老爹怎么样了,转过身来我的心差点就停止跳动了,我老爹不见了,刚刚还在这呢,怎么我一点动静也没有听到,怎么回事?我大脑飞快的转着,身子慢慢起来看看我大伯现在还看不看这边,我屏住呼吸,四周异常的安静,我能感受到我心脏的跳动……噗通……噗通……

我顺着草丛缝中看过去,我大伯也不见了,只剩下那个纸人背对着我在挖坑,果然,他的背上写着我的名字,灯光也由原来明亮白炽的灯光变得昏黄幽暗,我只能看到发光物体来自树上,却看不出是什么东西,好像那里什么都没有,凭空冒出来的,我只是呆呆的注视着那个纸人,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只见那个纸人一边机械的挖掘着,一边好像还在念叨着什么,就在我目不转睛的注视着它的时候,它突然转过身来,空洞的眼睛注视我这边,一动不动……

突然我看到他放下手中的器械,朝我这边机械的走了过来,我能听到纸摩擦草丛的声音,那声音一点一点的逼近了……我额头上的汗水不停地往下淌,就在我束手无策的时候,我口袋里又传来了一丝暖意。

不对……越来越热了,我赶紧伸手去掏口袋,掏出那块玉石,看着它通体发红,温度骤然升高,我忍着疼痛没有喊出声音,一把将玉石扔了出去,突然,我就像一下子醒了过来一样,手里依然握着那块玉石,握着玉石的手腕被另一只手握着,瞬间我冷汗就下来了,我定睛一看,原来是我老爹。

只见我老爹貌似有点吃惊,但是天太黑,也看不太清楚,我刚要小声告诉老爹刚刚发生的一切,老爹立刻用手捂住了我的嘴巴,我刚到嘴边的话还是给咽了下去,老爹用手指了指大伯的方向,示意我继续观察,我慢慢地起身从草丛缝中看过去,却着实让我大吃一惊,我大伯真的不见了,那里换了一个人,我仔细看了一下,那身形是我大哥没错了,可是刚刚只有大伯在这,怎么一会儿的功夫大伯就离开了,大哥就来了,我带着满肚子的疑问,硬生生的给憋了回去,心想,等回家以后问问老爹是啥情况。

我继续看着坟地的情况,看着大哥一点一点的在挖坑,顿时我又疑惑了,老妈说大哥已经病入膏肓,卧床不起了,怎么这会功夫这么有力气了,还能半夜跑来坟地挖坑,牛鼻子老道让我千万不要去大伯家,看来这老家伙知道点什么,可这会那老道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就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老爹使劲抓了我一下,拖着我往外走,示意我看看那个纸人,我矮着身子从草丛缝中看到那个纸人在朝我们这个方向看,而且……而且目光就和我的目光对在一起,在我还愣神的时候,老爹一把抓着我,低着身子慢慢地向后退去,这时候,那个纸人也不挖坑了,扔下了锄头,机械一样的朝我们这边走来,似乎他只听到了动静,却没发现我们。

我跟老爹一路后退,当退出草丛的时候,老爹拉着我转过身来就跑,我跟老爹又顺着来的那个大弯道一路小跑跑了上来,终于跑到公路上了,也顾不得说什么,我俩疾步快走,就在走出一段距离以后,我听到后面沙拉沙拉的响,我回头一看,后背的鸡皮疙瘩唰的就起了一大片,直感觉头皮发麻,老爹一把拉住我,说道:“不要回头,也别跑,慢慢走”。

我心里有点慌了,就小声的跟老爹说:“爸,那个纸人在跟着我们”。

老爸却说:“我知道,别慌,待会走到村子里转盘那个地方,你就抓着你口袋里的那块石头往家里跑,一路上千万别回头,不管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回头,一直跑回家”!

“老爸,那你呢”?我心急的问道。

老爸说:“我现在只知道那玩意是来找你的,你往家里跑,我直走,引开他,到时候我绕个弯在回家,好了,记住我说的话,一路上别回头,不管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管,一直跑就行”!

眼看着马上要到转盘了,我拿出口袋里的玉石,紧紧地攥在手里,跟老爸说了一句:“老爸,你一定要小心一点,我走了”!

于是我抓紧了玉石就拼命往家里跑,平时这路上磕磕绊绊的,走路都可能会被绊倒,此刻我健步如飞,却丝毫感觉不到路面的崎岖,看来人面对恐惧的时候,力量也会暴增。

当我跑着跑着,却听到后面远远的喊道:“小凯,小凯,等等我……”是我老爹的声音,我大喜,刚要停下来就想到了老爹临走的交代,不管听到任何声音,都不要回头,况且老爹说引开他,绕个弯在回家,怎么可能现在又追上来了?

不管这是不是老爹,我先跑回家再说吧,于是我头也不回的一路狂奔,终于跑到家了,赶紧敲了几下门,老妈出来就问:“是小凯吗”?

我气吁喘喘的说道:“是我,老妈,快开门”。

老妈开了门,我一下子就跑了进来,马上把门关上了,老妈见只有我一个人,就问:“你爸呢”?

我说:“刚刚在坟地,确实有个纸人,他发现了我们,就一路跟着我们,老爸让我到了转盘那里就使劲往家里跑,他去引开他,当时也没办法,只好听老爹的了,他说他绕个弯就会回来,我们在家等会吧”。

于是我就跟老妈进屋了,进了屋我先大口的喝了几口水,然后就坐在沙发上等着我老爹,老妈就问我在坟地上都看到了什么,我就把看到的一一告诉了老妈,单把中间那段我看不见老爹的省略了,因为我也解释不了这是怎么回事,心想还是等着老爹回来以后再问问当时是怎么回事吧。

这时候外面却起风了,老妈关切的说道:“看样子马上要下雨了,怎么现在还没回来,要不我出去找找他吧”。

我赶紧说道:“老妈你不能去,你也不知道老爸究竟会走哪一条路,万一你俩走岔路了怎么办,我们还是安心在家里等等吧,老爸说他会回来的”。

我跟老妈就又坐在沙发上焦急的等了起来,可是十分钟,二十分钟……一个小时过去了,老爹还没有回来,外面的风呼呼的刮着,伴有零星的大雨点,看样子一会就要下大了,我和老妈万般焦急的等待着,可是老爸依然没有出现,我跟老妈说你先去睡觉吧,我等着就行,要是老爸回来了,我去开门就行。

于是我就坐在沙发上,一直等待着,希望老爹能敲门回家,外面果然下起了瓢泼大雨,站在门口,看着外面的大雨,按耐不住内心的焦急,我便穿上雨衣,带上雨伞,悄悄地打开门,看着地面上的水流成了一条小河,我加快了步伐,朝着老爹离开的那条路找了过去,电闪雷鸣,村子里忽明忽暗,在老爹走过的这条路上,一眼能够看到远远的尽头,回头就是村子刚修的路,路的尽头就是大伯家!

突然我头皮嗡的一下,想到老爹说过的话,我转身连滚带爬的往家里跑,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唯一的只有恐惧,跑到家打开门赶紧往屋子里跑,跑进屋看着爸妈的房间依然是黑的,就是说老妈还在睡觉,进了屋就感觉哪里不对。

不对,电视在开着,虽然很黑,但是四周漏光,说明电视开着,我下意识的往沙发上一看,没有人,老爹没回来,我凑到电视机跟前仔细看了看,原来电视里也是夜间,看着电视上有两个人趴在地上,电视的一边有微弱的光芒,明显是这两个人朝着的方向有光源,电视里很黑,只能看见有两个人影,过了一会儿,旁边的一个人趴地更低了,像是怕被别人发现,可能在光源的那边有人,这两个人在监视那里。

又过了一会儿,趴地更低的这个人明显有些焦急不安了,突然,他的口袋了发出了温润的红光,他伸手往口袋里掏,掏出来一块玉石,发着红光,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呢,当那个人把玉石拿到面前的时候,我一下子就坐到地上了,画面就像定格在这一瞬间一样,我看见了,拿玉石的那个人就是我,这是我刚刚在坟地掏玉石的动作,因为那个纸人发现我了,而同时,顺着红光的映衬,我看清了在我旁边的老爸……

不,那不是我老爸,而是……而是我大伯,我大伯像是看不见玉石发光一样,却一直盯着我看,就在那一瞬间,电视里的我把玉石一把扔到了地上,因为那块石头太热了,扔出去的一瞬间我眼前一黑,又是漆黑一片,随着外面的闪电我看见了屋子里的门,而我正坐在沙发上,我身上一点也没湿,而我身边也没有雨伞和雨衣,电视是关着的,我看了看身上,唯一的证据就是我的鞋子上有泥土,我去过坟地,而且是跟大伯一起……

我坐在沙发上,努力的回想着刚刚发生的事,我记得太真切了,明明我拿着雨伞穿着雨衣出门去了,可是现在我是坐在沙发上,而且身上一点也没湿,关键问题是我身边根本没有什么雨衣雨伞,我坐在那里使劲的想,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那就是我记得有一个我在十岁的时候已经去世了,然而我跑到家之后的事情我却完全记不得了,也就是说,我的记忆很有可能是一段一段的,而不是连接着的,那十岁之后呢,十岁以后我就是一直上学,没有什么异常,只有十岁那年,发生了一系列奇怪的事,但偏偏我又不记得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牛鼻子老道肯定知道,只是这厮还不知道在哪呢。

就在我坐在沙发上冥思苦想的时候,窗户外面站了一个人,我目不转睛的盯着它看着,只是天太黑了,只能看到一个人形的轮廓,他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好像也在看着我,就在我一直盯着他看的时候,耳朵里像是有了某种回音,声音很浅,但是我仿佛能听到,我静下心来仔细的听着,时间好像凝固了,我在细心的听着,听着……一瞬间,恐惧蔓延到了我全身,那细微的声音,正是从窗户外面传来的,还伴随着咯咯咯的笑声,这笑声似曾相识……这笑声……这是我刚跑回家听到纸人发出的笑声……一下子我就感觉自己的皮肤好像没跟衣服接触着,凉嗖嗖的,我屏住了呼吸,脑子飞快的转着,想着赶紧想个办法让这玩意离开,来就冲我来,别伤害我的家人。

突然之间,我想到了每次救命的那块石头,我赶紧伸手从口袋里掏出来,只是这次,它没有再热起来,一直在我手里,冰凉冰凉的,我的心也跟着凉了下去,我深吸一口气,心想,既然来了,我就要面对,我抬起头,看着窗户,外面什么也没有,那个人已经走了,我心里就像一块大石头落下来了,我舒了一口气,看着外面黑乎乎的空间,想着我老爹还没回来,瞬间眼泪就流了下来,想着这些年,父母为我做了很多很多,他们也老了很多,如今我工作了,却还没让他们享受几天清福,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若是老爹因为我出了什么事,那我一辈子都要活在自责里,想到这,我就像打了鸡血一样,心里的恐惧消散了,取而代之的是我想找到我老爹的心情,我没有犹豫,马上出门走进了深深的黑夜里……

当我走进漆黑的夜晚时,仿佛置身于另一个空间,完全与世隔绝的感觉,我顺着来时的路,一边小心翼翼的走着,一边寻找着父亲的身影,此时的我浑身都湿透了,感觉就像父母丢下我不管了一样,想到这里,我下意识的回头往家的方向看了一下,心里还牵挂着母亲,可是当我回头看的时候,意外再次发生。

我出门的时候已经把灯关了,可是现在却亮起来了,难道是我老妈起来了,我看了看前方,又回头看了看家,想着妈妈在家,不会有什么事,我先找我老爹吧,于是我就继续向前走,不一会儿就走到村子里转盘的地方了,这个地方是个圆形的花园,因为周围是柏油路,因此大家习惯叫它转盘。

当我从转盘上去的时候,我就站在了与父亲分别的路口上,由于村子里的路我还是比较熟悉的,我知道从老爹走的那条路回家的话,也用不了多少时间,现在老爹却还没回家,一想到老爹回家,我就想到了我刚出来的时候,家里的灯亮起来了,会不会是老爹回家了,而我出来找他却跟他走错了路,导致没有遇到他,我越想越觉得可能,我就转身开始往家里走,走着走着我就感觉出不对劲了,因为这条路确实是我走过来的路,但是这条路上已经不那么黑了,对,这是黑夜,却能看清楚路况,就像世界上其他东西都隐藏了起来,单单留了一条路让你走。

想到这里,越想越怕,我步子不自觉的就开始加快,从快走到了小跑,进而狂奔,但是无论我怎么跑,感觉就像在跑步机上一样,在原地踏步,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想到了小时候听老一辈人说的鬼打墙,我遇到鬼打墙了,没错,走是走不出去的,此时路的尽头,拐弯处的那里愈发的明亮,似乎在吸引着我过去,我当即决定不再往前走,而是静静等待黎明的到来,雨也基本上停了,我顺势就蹲在地上,四处张望着,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我感觉有点累了,就不管那么多了,一屁股就坐在了柏油路上。

说来也怪,坐下去的感觉就像是做到了沙发上,明显有那种下沉的感觉,可是低头一看,柏油路还是原来的样子,我就这样一直坐着,坐着……直到我迷迷糊糊的听到了第一声鸡打鸣的声音,我才晕晕乎乎的抬起头,四下张望,当我顺着朦胧还有点漆黑的黎明定睛看去时,一下子我的脑袋就像炸了一样,前面……前面是村子的坟地,而我走的方向正是坟地对面的大坝,只要我再多走几步,我就会从坝顶上掉下去,而我所朝的方向正是前往大坝的方向,昨天晚上碰到的大概不是鬼打墙这么简单了,看来有东西把我带到这里来的。

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让我自己走下去,好摔死在大坝底下,既然有这能力把我引过来,为什么不直接把我弄死,费这么大的周折干嘛?突然我就想到了牛鼻子老道说的,弄死我很容易,但是却要让我自己去死!这里面有什么道道吗?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搞这么多事,仅仅是为了让我自己去寻死?

我又想到了牛顿晚年的时候,一直信奉神学,觉得世间有一双无形的手,推动着万物的运作。脑子一转,都快明天了,我得赶紧回家看看老爹回去了没,我马上爬起来,就往家的方向跑去,等我跑回家之后,家里的灯,依旧开着,我推开门走了进去,挨个房间我都找遍了,老爹没回来,而且……老妈也不见了。

我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坐在地上,心里想着,老妈可能是去买豆腐去了,老妈可能是去买豆腐去了……我就这样一直坐着,等着……坐着,等着……一直到了中午,太阳爬到了我的头顶上,我依旧没能等到我爸妈回来,我开始哭,心就像提到嗓子这里一样了,无助与无奈。

我抱头大哭,质问为什么要如此对待我父母,任何事情,哪怕是死都冲着我来吧,我什么都不怕,唯一觉得愧对父母,我不能没有他们,他们只是没回来,我一定要去找到他们,无论有多艰难。

首先让我想到的人就是牛鼻子老道,没有他,我简直就是没头的苍蝇,乱撞,啥也不知道,估计被人弄死了都不知道,可是我上哪联系他去,这家伙不会用手机,更没有QQ,微信啥的,对了,这家伙连个道观都没给我说,天大地大,我这上哪找他去,一下子我想到了十岁那年那个拉我跑出来的人,想到了他跟我说过的话,先去吴吉山,再去天阴洞,最后去死水渊,这就像是一条线索一样,是现在唯一的线索了,其他的我也不知道该做什么了,那就先去找这几个地方吧。

可谁曾想到,找到这几个地方仅仅只是起点,因为当初那人说了,我无法推动命运的转轮,却可以改变它的路径,以后漫长的路上我才明白了,我当年的选择可以改变我的一生,一条路,我可以选择走与不走,其产生的结果必然不同,好像冥冥中注定我已经选择了去找这三个地方,开启我人生中第二大空间,也是仅存在我的空间,生与死,真的是在我自己手中……

异界明仙

异界明仙

作者:白沙韩少类型:仙侠状态:已完结

本是出生平凡的小子,却不知自己有着别样的身世,更不知自己在接下来的道路上的大起大落,经历了诸多自己都想不到的磨难和痛苦,他做出了...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