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招魂文静秦风无弹窗小说全集阅读

招魂文静秦风无弹窗小说全集阅读

时间:2019-08-14 19:49:51编辑:盼山

招魂

推荐指数:10分

《招魂》在线阅读全文

男女主角是文静秦风的小说叫做《招魂》,这本书是作者佚名倾心创作的一本恐怖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人是有魂的,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厉鬼能上身,楼上的邻居老太太瞒着儿女将金首饰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将金首饰还回去,却没想到......表妹去她家给葬礼帮忙,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得诡异起来,没等我搞清楚表妹遇到了什么,忽然间发现,楼上的老太太三年前就已经死了。看来想弄清这些鬼事的真相,就只能招魂儿了......可惜我不会!!!所以我要讲的是,招来一只厉鬼的经历,别提多酸爽了!

《招魂》 第五章 顶桥 免费试读

我心里一动,却还是装出被威胁的模样,我说吃了苹果一定要告诉我哦,便美滋滋的受用了,她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完整个苹果,心满意足的拍拍手,笑着说:“苹果上涂满了毒药,你等死吧!”

我一愣神,干巴巴的说:“不会吧,你也咬过的,而且咱俩无冤无仇,你没理由害我。”

“你表妹一样没理由,不还是做了?”她很亲昵的在我额头轻拍两下,说道:“时间不多了,接下来我说的话,你要一字不漏的记住,你们公司门口有一座正在修建的大桥,无论如何也不能靠近,千万不要靠近,哪怕建成了也不能走!”

我正要问她这和大桥有什么关系,她又说:“至于你表妹的事,我再想想办法,真到了不可挽回的那一步,你就躲得远远的,再也不要与她见面,乖乖的照我说的去做,我不会害你的!”女人站起来,抓起桌上的毛巾,轻轻盖在我脸上,留下最后一句话:“我叫安素,安之若素,要记得我呀!”

安素要走,我想阻止,可上岸的鱼还能扑腾几下,我却连抬手按呼叫器都做不到,四肢无力不说,竟然连声音都发不出了,心里干着急,却只能听着脚步声渐远,直到关门声传来,许久没了动静。

我不知道这种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的状态持续了多久,只是文静回到病房之后,她打开灯,我下意识闭上眼,翻身躺好,便听她叫了一声:“哥,你醒了?”

我没回答,文静便嘀咕了一句:“没醒呀?这是谁削的苹果呢?”

趁文静倒水的空隙,我眯眼偷看,发现柜子上的盘子中,摆着四个削了皮的苹果,暴露在空气中久了,果肉有些发黄,其中一个,枯黄的最为严重。

这是尤勿中午在医院门口,瞧着新鲜就顺手买了四个,可安素明明喂我吃掉一个。

正想不通,忽然间,我发觉这四个苹果,像极了每年过年,摆在我爷爷遗像前的那些。

心底里滔天骇浪,刚才不能动弹的状态让我的脑袋里冒出三个字--鬼压床。

就在这时,文***到枕边,竭力托起我的脑袋,将一个装着温水的杯子,轻放在我的唇边。

虽然没想明白安素到底是什么生物,但她的言行举止都流露出高深莫测的意味。

这样的人说出的话,可信度是极高的!

她说文静也没有理由,却依然给我下毒,这已经坐实了文静要杀我的事实。

所以当文静扶着我的脑袋,将水杯放在唇边,小声嘀咕着,哥哥,喝点水再睡时,我抿紧了嘴唇不敢张口,虽说就在医院躺着,可谁知道再次中毒会不会真的一命呼呜,何况我打心底里不想看到的一幕,就是毒发时,文静冷漠的脸孔或者残忍的笑容。

就算不会死,我依然不愿意尝试。

所以,你永远都无法叫醒一个装睡的人起来喝水!

可谁他妈听说过,睡着的人,连嘴皮子都掰不开?

努力一阵,文静忽然醒悟,有些恼火的说,哥,你要是醒了就赶紧喝水,生病的人就别调皮了。

自知装不下去,我慢吞吞睁开眼,半真半假用虚弱的腔调说:“你来了?我不想喝水,好难受啊。”

说句话就赶忙闭眼,还把脑袋一歪,继续装死,文静慌了神,赶忙跑去叫值班医生,慌慌张张的折腾一番,医生给了文静一个吸管,让她时不时的给我湿润嘴唇就好了。

文静守在床边,不停的用沾了水的吸管抹在我的唇上,我是头一次中毒,又是传说中的断肠草,顿时就联想到武侠小说里的情节,总感觉毒素会渗入皮肤,呼吸也会吸入毒气,只好暗中憋气,每隔十几秒深呼吸一次。

估计是憋得脸色有些难看,文静渐渐哽咽起来,趴在我耳边说了许多贴心的话,说我如今的样子让她心里很痛苦,希望我赶紧痊愈,下个月送她去大学报到......她回忆了许多童年往事,让我很不是滋味,既心疼这个妹妹,又想爬起来问问她,为什么要给我下毒。

她贴在我的耳边喃喃诉说,微温的泪珠滴在我的侧脸又滑进脖子里,是一道道让我鼻子酸楚的水痕,便做了个决定,轻轻舔舐嘴唇。

文静以为我要喝水,又扶起我的脑袋把水杯递到嘴边......可是***才喝呢!

我只想试试有没有毒,有毒就彻底决裂,没毒就爬起来敞开心扉,要是一大口灌进肚里,肠穿肚烂了怎么办?

我没有张嘴,文静思忖片刻,做了一件让我恍若雷击的事情。

将我的脑袋放下,短短几秒钟后,湿润的双唇印在我的嘴上,有个灵巧柔软的东西上下轻挑我的牙齿,随后便流下了汨汨温润,我脑袋里嗡的一声,思想沦为空白,彻底沉浸在从唇间荡漾开来的异样美妙的触觉,直到甘泉流尽,四唇轻分,却随即涌来了第二波如蜜糖春水的侵蚀......

我也不知道这个过程持续了多久,反正我想尿尿的时候,才感觉自己支了顶帐篷,听到空杯子放在桌上的声音,我有股爬起来把水倒满,再躺回病床上装死的冲动,正失落着呢,那份让我贪婪的温软便又凑了上来,可这一次却是浅尝即止,稍触即分。

文静还是对我很依赖的,即便她想要杀我,即便刚才的水里依然有毒,可她心里还是很痛苦,我打定主意要拯救她,就算稍后毒发也无所谓,反正在医院,抢救起来也方便。

夜,悄无声息的溜走,我却每一分每一秒都在煎熬,最开始,文静一小时喂一次水,月上三更的时候,估计是想起来水喝多了就要尿,她不能将我叫醒,只好羞涩又生涩的代劳......

第二天尤勿早早赶来换班,文静出门后,我茫茫然睁开眼,尤勿吓了一跳:“我草,不至于这么害怕吧?怎么眼睛都充.血了。”

呵呵,***支上一整夜帐篷试试!

没给尤勿解释,我坚定的告诉他,必须拯救文静,让他想办法查查那老男人的身份。

尤勿说,他就是为这事来的,因为我怀疑文静认识老男人的时间,就是去陪楼上大姐守灵的那阵,所以昨天尤勿就去了趟派出所,想查出那大姐的身份然后顺藤摸瓜,可问题就出在这里,楼上老太太有一儿一女,都是二十八.九岁,在政府部门工作,非但不是我说的老妇女,也不应该做出这种给老男人牵线搭桥,祸害清纯小姑娘的事。

最不可能的,就是偷老妈的首饰卖钱。

关于那位大姐的年纪是我猜的,我见过老太太,瞧模样应该在六十到七十之间,她的儿女自然是四十多岁,后来文静拿着金首饰给我看时,我埋怨那大姐忒瞧不起人了,虽然文静在小县城长大,可我这当哥的也没有亏待她,不能看着文静穿的简单,就拿点应该回炉从造的破烂玩意唬弄人不是?

文静解释说,这些首饰是大姐从身上摘下来当场送给她的,喜欢她,才送了贴身物,没有瞧不起的意思。

这也证明了大姐的年纪,戴那种首饰的女人,不会太年轻,所以我便对尤勿说,不是女儿也应该是其他亲戚,最有可能的就是养女,义女,或者将女儿送别人的关系。

可尤勿今早去我家小区,找晨练的老人们打听了一下,停灵那几天,每晚都在又符合年纪特征的女人只有一个,名叫施婆婆,是那家人请来给老太太安魂的。

我说安什么魂,尤勿告诉我,附近的邻居都传那老太太死的不正常,是被人害了,心里有怨,不好好安抚一下,指不定就变成长发飘飘,阴风惨惨的老女鬼回来害人了。

我说被人害了就报警呗,警察给她沉冤昭雪就不得了......话说一半,猛然醒悟,我压低了嗓音问尤勿:“我知道了,儿女偷不到首饰,就把老太太弄死了!”

“你这孩子的内心好阴暗啊,只要有任何谋杀的嫌疑,警察就带走调查了,不可能老太太上午死,下午就放他们能出来摆灵堂。”说着话,尤勿在床边的柜子里翻来翻去,同时说:“那老太太早上出去买菜还好好的,回到家就挂了,医生说是心脏衰竭,但有人看到那老太太与修桥的工人说过话,就说她是被拉去顶桥了......我草,不吃就不吃呗,***削了皮再扔掉是啥意思?心理变-tai吧!”

招魂

招魂

作者:佚名类型:恐怖状态:已完结

人是有魂的,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厉鬼能上身,楼上的邻居老太太瞒着儿女将金首饰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将金首饰还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