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文静秦风小说免费阅读第19章 招魂章节列表

文静秦风小说免费阅读第19章 招魂章节列表

时间:2019-08-14 19:49:52编辑:书蕾

招魂

推荐指数:10分

《招魂》在线阅读全文

男女主角是文静秦风的小说叫做《招魂》,是作者佚名写的一本恐怖类型的小说,小说文笔极佳,良心作品。下面看精彩段落试读:人是有魂的,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厉鬼能上身,楼上的邻居老太太瞒着儿女将金首饰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将金首饰还回去,却没想到......表妹去她家给葬礼帮忙,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得诡异起来,没等我搞清楚表妹遇到了什么,忽然间发现,楼上的老太太三年前就已经死了。看来想弄清这些鬼事的真相,就只能招魂儿了......可惜我不会!!!所以我要讲的是,招来一只厉鬼的经历,别提多酸爽了!

《招魂》 第十二章 两条胖鲶鱼 免费试读

关于这八字的来历,尤勿推测道:“中国和尚给印度佛像开了光的缘故?你管它呢,反正是高人送的,试一试也没有坏处,能解决最好,解决不了,就说明老男人和师婆很厉害,那就更不能拖下去了,对吧!”

是这个理,可这个理从他的嘴里说出来,我心里就是不舒服!

回了家再说吧。

到了小区时,我家楼下围了一圈人,边上还停着一辆搬家用的货车,楼道口堵的水泄不通,我站在花池上一看,人群中有个披麻戴孝的女人,怀里捧着黑白遗像,旁边是同样打扮的男人,正扯着嗓子吵架,我心说难不成又死人了?可这两天除了我家楼上,并没有听说谁家办白事,而且遗像中的老太太从未见过,应该不是小区的人。

尤勿停好车,我俩就分开人群要上楼,有个经常见面的大妈忽然将我拉住,裂开嗓子对那披麻戴孝的男人喊道:“这是十六楼的小王,你家对门和楼上楼下全到齐了,说吧,这件事怎么解决?”

一群人转头看来,搞得我手足无措,就问大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激动的嚷道:“小王,前一阵你家楼上的老太太没了,你知道吧?你肯定知道,我去上香的时候还见你表妹在她家帮忙,大家私底下都说你是个好小伙子!”

就不能委婉一点么?这么直接,搞得人家有些脸红!

我没接话,大妈继续嚷道:“都是街坊邻居,有啥事大家商量着来,虽说现在不让在家里停灵,人心都是肉长的,大家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可有些人实在过分,说好了停上三四天就出殡,出殡那天大家都热心的帮忙,”

说到这里,大妈转头看我:“小王你不知道,那天拉去火葬场的棺材根本就是空的,他们把老太太的遗体藏在柜子里,足足在家摆了七天,要不是今天运走,咱们大家伙还被蒙在鼓里呢,哼,当天要瞻仰遗容,她家人就不让,原来是打着这个主意。”

听到这里我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按照本地的习俗,去世的老人应该在家里停灵七天。

要在村子里,只要家里有院,停一年也没人管你,可楼房就不行了,得考虑邻居的感受,问题是我家小区原来就是个村子,改造之后才换成楼房,住在这里的人都挺守旧,还他妈挺彪悍,你不让我停灵我就***。

所以哪家办白事就与邻居商量,冬天停个三五天,夏天就两三天,赶在尸体发臭前出殡,我楼上的老太太就是第四天火化的,可现在看来,她的儿女玩了个瞒天过海,遗体在家藏了七天,其实遗体本身没有问题,现在的屋子密封严,很难有味道飘出来,之所以发生了矛盾,是因为他们藏遗体时,大门紧闭。

迷信点讲,那老太太的魂在家里被关了七天,肯定有怨气,让走就走,让留就留的是狗,不是鬼!

所以这栋楼里的居民围在一起,要求老太太家公开道歉,作出赔偿,再请和尚来做法事,因为一旦闹鬼,最容易遭殃的就是左邻右舍,所以大家都希望我们几个出头。

可我会出头么?我怕啥呀,我都他妈亲眼见过老太太了,哪有心思参合这些小破事。

心里惦记着回家摆阵的事,不冷不热的说了几句场面话,正要分开人群回家,一眼瞟见那张遗像,心里咯噔一下,我指着遗像说:“难不成这是我家楼上的老太太?”

围观的人点点头,我脱口而出:“不是吧?我没见过她呀!”

遗像中的人不到六十岁,而我见过的老太太应该七十往上了,且不说年纪,就俩人的长相也完全不同。

我在这里住了不到一年,有一次大半夜,电钻声响个不停,我挨家挨户的敲门询问,楼上开门的就是我经常见的老太太,后来在小区里遇到也聊过几句,我根本不可能记错,可身边几十号街坊邻居更加不可能记错,那一对儿女也不会认错自己的老妈。

这就奇怪了,我摸着后脑勺,对身边的人说:“怎么可能呢,我见过好几回了,住在我家楼上的根本不是遗像里的大妈,每次在电梯里看到,她都按了十七层的按键。”

邻居们着急要赔偿,没人关心我的破事,应付说一定是我记错了。

如果换个场合,八成就真是记错,可我在师婆家见到的那位怎么解释?

师婆要帮楼上老太太报仇,我们在她家见到了老太太的鬼魂,如果这也是巧合,那只有一种情况,这座楼里有两个老太太,碰巧最近都死了,更碰巧的是,这俩人都认识师婆!

我向刚才揪住我的大妈询问,问她是否认识一位嘴巴上有颗小痣,身材矮小,满头白发的老人。

大妈说不认识,让我问问别人。

我又找到我家对门,他也不认识,最后我急了,直接找那老太太的对门,形容了她的长相,开门见山道:“大叔,你别说不认识啊,我肯定她住在你家对面。”

大叔陷入沉思,几秒钟后,拉我走到一边,小声说道:“确实住我家对门,但你不可能见过她呀!你啥时候见的?”

我说断断续续的见了一年,咋就不可能?

那大叔苦兮兮的说:“你是一年前搬来的,可她三年前就去世了,除非你见的是鬼!”

咱也是见过鬼的人,倒是没有多害怕,只是狠狠的吃了一鲸,因为我见到那位老太太的场合很正常,白天黑夜,小区里,菜市场什么的,要是没人告诉我老太太早就死了,根本看不出她是鬼......不对,不单单是我见过她,映像中有一次在菜市场遇见,她还和街坊,小贩有过交流的。

上次送金首饰,文静也见过......

不对,金首饰是楼上老太太送的,可现在看来,楼上有一人一鬼两个老太太,我也不知道是谁将首饰送来的。

尤勿一直冷眼旁观,此时解释说我病了一场,脑子有点问题,估计是出幻觉了。

可大叔还不依不饶,说我搬来的晚,就算是幻觉也不可能幻想出从未谋面的老太太,他笃定我一定见鬼了。

没搭理他,尤勿拖着我进楼道,电梯里停着一口溢出臭味的棺材,我恭恭敬敬的鞠了三个躬就上楼梯,半道和尤勿探讨这个问题,他嫌我啰嗦,已经有一堆破事了,操那些闲心干嘛,解决了文静的麻烦就赶紧搬家,整座小区都是鬼也与我无关了。

尤勿哼哧哼哧的爬楼梯,我偷瞟他一眼,感觉这不是他的作风,应该没完没了的问我究竟是怎么回事才对。

家里黑乎乎的,文静盘着腿在沙发上看电视,腼腆的与尤勿打个招呼就去倒水,我问她为啥不把窗帘拉开,她说刚刚演鬼片,拉着窗帘有气氛。

我心说想要气氛还不简单?跟着哥玩几天,吓得你尿裤子。

每一间房子都有风水,风水好,房子里的人自然运道昌隆,中年男人让我做的就是改改家里的风水,电视柜上的小鱼缸挪到窗口,两个卧室的床贴住另一面墙......这些小改动很快就做完了,比较特殊的,是让我对着防盗门摆一面大镜子。

当时我说家里有照妖镜,中年人急忙叫我摘下来或者直接扔掉,因为路边买来的照妖镜效用低微,只能激怒脏东西而不是制服,不如用普通的镜子,将晦气邪气反射出去,于是我和尤勿将卫生间的大镜子拆了,摆在客厅对着防盗门的位置。

卫生间里阴气重,脏东西最容易藏在里面,我便将卫生间的门敞了一下午,傍晚七点整,把那尊四面佛恭恭敬敬的立在马桶的水箱上,刚要跪下去磕头,四面佛就掉地上了。

我以为没有放稳便又摆了一次,照旧掉了下来,那个白瓷水箱的表面很平,手机都放的住,偏偏四面佛不行,我心里就犯起了嘀咕,感觉卫生间阴森森的,八成是阴气没有散干净。

嘴里念着佛祖保佑,我将水箱的盖子翻过来,另一面粗糙又有凹槽,应该放的稳,可刚接开盖子就有水花溅在我脸上,抹了一把定睛看去,水箱里居然挤着两条黑黢黢又肥嘟嘟的大鲶鱼。

我妈说这种鱼啥也吃,包括尸体,再加上它们长的太丑陋,所以我从来不吃鲶鱼,也不会养着玩,更别说养在马桶的水箱里,我便喊文静过来,问她把鲶鱼放这里是什么意思。

文静伸长脖子一看,惊疑道:“咦?这里怎么会有鲶鱼,长的好丑啊!”

不是文静放的,我看向尤勿,他领会了眼神中的询问,很夸张的大叫:“别他妈逗了,我把鲶鱼养在你家厕所里,入味呢?”

我说不是咱们三个,难不成这鲶鱼是管道里游过来的?

文静额头紧蹙,不知道嘀咕了一句什么话。

我看向她,文静便说下午家里来了客人,倒是提了两条鲶鱼,但比这两条小了不少,文静去厨房给客人倒水时,客人接个电话便匆忙离去了,她也没看见是否提着鲶鱼走,会不会是过于着急,先将鲶鱼寄放在我们家养着?

神经病才把鲶鱼养在马桶里,我赶忙问她,来的是谁?

文静有些得意的说:“楼上认识的大姐,几天没见,想我了!”

一听这话,我和尤勿惊得连下巴都要掉了,下午师婆来了我家捣乱,而文静还一副洋洋得意的样子,我气不打一处来,质问她怎么随便让陌生人进家,好人坏人的都分不清楚,白上这么多年的学了。

怪不得四面佛放不上去,这两条鲶鱼绝对有问题!

招魂

招魂

作者:佚名类型:恐怖状态:已完结

人是有魂的,不管你信不信!高人能招魂,厉鬼能上身,楼上的邻居老太太瞒着儿女将金首饰藏在我家,可她第二天就去世了,我想将金首饰还回...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