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男女主角是林诺罗程锦的小说 遇见,再也不见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男女主角是林诺罗程锦的小说 遇见,再也不见小说全集在线阅读

时间:2019-09-12 14:01:10编辑:香波

精选热书《遇见,再也不见》是来自芸莱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林诺罗程锦,书中感情线一波三折,却又顺理成章,整体阅读体验非常不错。下面看精彩试读:我像一只孤寂的鸥鸟,掠过你的世界,驻足你的心头;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把你捧在心头,就像畅饮一杯浓烈的酒;没有海誓山盟,只有默默地厮守,即使错过整个世界,不愿再错过你的双眸;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我们一起走出黑暗的尽头!

《遇见,再也不见》 第二章 遇见原来的你 免费试读

火辣辣的阳光灼烤着每一寸皮肤,有一种刺痛的感觉。一会儿的功夫佩佩和林诺就热得大汗淋漓了,像是在伤口撒盐的感觉。

佩佩一直把林诺带出去很远后上了一辆公交车,到了终点站下了公交车,又坐上了另一辆公交车。

天气很热,公交车上人并不多,没有空调的公交车像个大蒸笼,坐在车里像蒸桑拿一般。

天热人也变得狂燥,不安,抱怨,爱发脾气,公交车里戾气很重。又穿过一段地下通道,步行了一段,林诺步履缓慢,有些走不动了。

“佩佩,我……走不动了。”林诺十分虚弱地说。

佩佩并没有理会,继续走着。

佩佩把林诺带到一处街心花园的小花坛附近,佩佩看着林诺,“林诺姐,你在这儿站着别动,天太热了,我去给你买瓶水。”

佩佩说话的时候心里有些发怵,毕竟睁着眼睛撒谎心里会惴惴不安,更何况是对一个刚从医院里出来的病人。

林诺很听话地站在那儿没有动,用瑟瑟的目光看着佩佩,“佩佩,你快点回来,我一个人有些害怕。”

佩佩的心里五味杂陈,又不得不狠下心,一咬牙一跺脚头也不回地走了。

一直望着佩佩的背影远去,林诺看着周围陌生、嘈杂的环境神情变得越来越惊恐。

佩佩不敢回头,她知道如果回头看到林诺姐,她的心就会柔软走不开了。

林诺一直站在花坛的边上,刺眼的阳光让林诺有些目眩,汗水顺着林诺的脸颊流了下来,裙子已经被汗水浸湿,贴在了身上,头发粘在了一起。

林诺的脸色变得惨白,脑袋像钻进了无数只马蜂,嗡嗡作响像要炸开一样,身体有些摇晃。

小花坛里开得原本鲜艳娇嫩的蚬肉海棠有些发蔫了,路边几株丁香的叶子完全没了精神,鹿角树的叶子也像战败的公鸡,翅膀耷拉着。

路人大都行色匆匆,担心脚掌被滚烫的路面烤熟,都加快了脚步,大姑娘小媳妇都打着色彩艳丽的遮阳伞,大妈们则用浸了冷水的毛巾披在头上,手里的包啊、书啊、方便袋……都成了遮光神器。

林诺的胳膊晒得通红,她下意识想要回到医院,回去找佩佩,她离开了小花坛,朝着来时的方向走着,林诺有些头晕目眩,整个世界都在摇晃。

林诺沿着街心公园的方向走着,来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她要穿到马路的对面,可马路上的车太多,林诺有些胆怯,看着马路上的车辆少了些,林诺开始小心翼翼地走着。

绿灯亮了,车辆都向马路中央涌来,林诺突然慌了起来,一辆辆车从林诺的身边急驶而过。

林诺晕头晕脑,像被吓疯了一样,她在马路中间横冲直撞,险象环生,有几次差一点被车刮到,她挡住了司机的路,司机们不停地朝她鸣笛。

为了躲避前面的车,林诺猛地向后退去,突然从背后驶过一辆白色的轿车,在林诺的身后紧急刹住车,车后留下一段黑色的刹车线,还冒着白烟。

林诺猛地回过头,头发披散开了,头晕目眩的林诺双手扶在了车上才让自己没有摔倒,可轿车的机盖上十分滚烫,几乎可以把肉煎熟,林诺慌忙把手挪开。

年轻的司机没有完全看清车前女子的模样,只是看到那个女人脸色惨白,像一张白纸。

林诺吓得惊慌失措踉跄地跑开了。

那位年轻的司机被刚才的紧急情况吓出了一身冷汗,看到女子跑开了,那个女人步履蹒跚,披头散发,像是受到了刺激的疯女人,觉得没有必要跟她理论什么,年轻的司机缓了缓神后就把车开走了。

可没开出去多远那位年轻的司机还心有余悸,回想起了刚才惊险的一幕,突然一个特殊的印迹闯进了他的视野,那个女人的左胳膊上有一处粉色的心形的胎记。

那处美丽的痕迹是他小时候最美好的一段记忆,已经深深地烙在了心头,无法抹去,像涂抹过记忆的香水时不时地会闻到它的味道。

这位年轻的司机是罗氏集团总裁罗青云的爱孙,他叫罗程锦,真正意义上的高富帅,外加一表人才,有着让人仰视的个头,身材消瘦但健硕,眉宇间的线条很硬朗,脸部轮廓刚毅,像是岁月磨砺的痕迹。

罗程锦急速地调转了车头又把车驶回了原来的路口,当罗程锦把车快速停在路边却不见了那个女子的身影,罗程锦心急如焚,像一只疯狂的牛虻,心在烈日中凌乱,魔鬼在鞭笞他的灵魂。

罗程锦焦急万分地四下看着,然后他朝着那个女人离开的方向疯狂地奔跑过去,闻到了记忆的味道,心头一阵酸楚,情感的闸门泄开似波涛汹涌的洪水。

疯狂奔跑的罗程锦突然看到一辆大卡车正朝着那个女子急驰而来,而那个女人被吓得征征地站在那里,罗程锦飞奔跃起,一个箭步冲上前去一把将林诺拉到一旁搂在了怀里,大卡车从两人的身旁呼啸而过。

罗程锦被刚才的惊险吓得半死,一身的冷汗,汗浸透了他的西装,不过更多地是对眼前女子的担心,罗程锦把女子紧紧地搂在怀里不肯放手,遇到很怕再失去。

眼前的女子正是他的林诺。

罗程锦闭上了眼睛,下巴抵住林诺的头,心里就像狂风掠过春天的枝头,像惊涛拍打礁石激起千层浪,消瘦了容光如许,仿佛经历一个世纪的等候,才会重逢世上最美的双眸。

四周响起了司机不耐烦地鸣笛声,罗程锦如梦方醒,单臂搂着林诺,把她带到了人行道上。

林诺用力挣脱了罗程锦的胳膊,罗程锦担心她再跑开,急忙伸出手拉住了她的手。

由于惊吓,林诺的视线有些模糊,模模糊糊地打量着眼前的年轻人,不像是坏人,林诺腿一软就瘫倒了。

罗程锦赶紧两只手扶住林诺的肩膀,很瘦,一摸到骨的感觉,罗程锦把林诺扶到了车里。

罗程锦把林诺扶到车里,为林诺系好了安全带,取过一瓶水拧开盖子递给林诺,林诺接过水喝了几口,罗程锦又递过两张纸巾给林诺,想让她擦擦脸上的汗,可林诺把纸巾直接丢在车里。

罗程锦伸过手很温柔地把粘在林诺脸上的头发拢在脑后,“啪”地一声林诺把罗程锦的手打了回去。

林诺不敢直视眼前陌生的年轻人,此时的林诺像水面上的一株浮萍,在暴风骤雨里飘摇着。

罗程锦看着瑟瑟发抖的林诺知道她一定是受到了惊吓,究竟发生了什么罗程锦没有答案,估计林诺也不会给出答案。

罗程锦语气很温润,接过林诺喝剩下的水,“不要害怕,我先带你去医院,然后带你回家。”边说边发动着车子开走了。

林诺没有说话,眼睛直直地看着车子的前方,车来车往,人流如梭。

罗程锦开车带着林诺去了自己的私人医生白兵那里,白兵毕业于澳大利亚的墨尔本医科大学,是位医学博士,是个混血,长得中西合璧,也算得上帅哥一枚,妈妈是澳大利亚人,爸爸是华裔,算得上是位成功的商人。

白兵给林诺做了全面的检查之后把罗程锦拉到了一旁小声地说道:“那位姑娘的情况十分糟糕,大脑曾经受到重创,头部的伤口依稀可见,我问过她,她什么也没说,应该是脑部的神经受到损伤,失忆了。”

“那还能恢复吗?有恢复的可能吗?”罗程锦问道。

“不好说,在某些时候,神经上的恢复是难用医学的角度去分析的,有的人可能会恢复原来的记忆,有的人只能恢复部分,有的可能一辈子也不知道自己是谁。”

白兵转动着手里的一支笔,手指又白又细像个女生的手,手指头尖尖的,典型的弹钢琴的手却偏偏拿起了手术刀。

“那我要怎么做?让她生活在家里还是让她住在医院更好些?”

白兵斜着看了林诺一眼,然后又重新瞄了一眼,“平时千万不要刺激到她,住在家里有家人的陪伴可能会更好些,最要紧地是避免再次受到伤害。”

“噢,知道了。”罗程锦已经决定把林诺带回到家里。

白兵边走边问道:“罗程锦,我能问你个问题吗?”白兵时不时地用眼睛瞟着林诺,漂亮的女人无论什么时候都像一块棉花糖,总会粘住周围所有人的目光,即使生病的时候。

“当然!”

“她是你的朋友吗?”白兵刚问完又补充了半句:“女朋友?”

罗程锦没有回答白兵的问题而是反问道:“你有发带吗?。

“那是女人东西,你要它干嘛?不过,我还真有一条,有一位女患者落下的。”

白兵打开抽屉,在一堆剪子、镊子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里翻出了一个黑色很精致的发带,递给了罗程锦。

罗程锦用手当梳子,把林诺的长发束在脑后,罗程锦梳得很认真,像是在给自己的妹妹整理着头发。

可绑发带的时候手就不是很灵活了,无论怎样也无法把头发束在那么小的发带里,最后头发绑得有些凌乱但还是完成了。

白兵对罗程锦突然带一个女人到他的诊所很是纳闷,而且还是一位失忆的女人,白兵跟他相识这么多年了,从来没见他身边有过女人,但不得不承认,罗程锦带来的女子真是个美人坯子。

“哎,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白冰嚷嚷着。

罗程锦看了一眼白兵没有回答,他转到林诺跟前,从正面又端祥了一眼自己扎头发的手艺,“还不错,我还是第一次给女孩子梳头发。”罗程锦有些小得意地说。

“林诺,我们走吧!”罗程锦用十分期待眼神看着林诺。

“嗯。”林诺的目光变得稍许柔和。

白兵看着迷一样的女子,还没有揭开迷底,他是不会让罗程锦把她带走,他伸出胳膊挡在了罗程锦的面前。

罗程锦只是轻轻地一较劲,白兵的胳膊就换了位置,“有时间去泡你的洋妞吧!”

罗程锦提到的洋妞是白兵新交的女友,是位澳大利亚的留学生,白兵很迷恋她,又担心她毕业后又像候鸟一样飞回澳大利亚,像一只有着浪漫情怀的鱼鸥。

林诺看了看白医生,又看了看罗程锦,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伸手拉着罗程锦的手,“我要回家!”此时的林诺像一位走失的孩子。

白医生看着罗程锦和林诺离去的背影摇了摇头,白医生对罗程锦身边突然多出的女人很是费解,像绕进了云里雾里,一头的雾水。

罗程锦拉着林诺的手离开了。

罗程锦紧紧握住林诺的手,他的思绪一下穿越到了二十多年前,回到那段原本已被擦去的岁月,不能想起更不能再被提起的尘封的记忆。

粉红的胎记打开了那把记忆的锁,锁已锈迹斑斑,记忆却犹新。

这么多年过去了,罗程锦的心里一直住着一位小女孩儿,她的左胳膊上有一处漂亮的心形胎记。

遇见,再也不见

遇见,再也不见

作者:芸莱类型:现情状态:已完结

我像一只孤寂的鸥鸟,掠过你的世界,驻足你的心头;林诺,我要牵起你的手,把你捧在心头,就像畅饮一杯浓烈的酒;没有海誓山盟,只有默默...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