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爱你是我最深的痛APP内阅读 沐颜陆琛全文大结局

爱你是我最深的痛APP内阅读 沐颜陆琛全文大结局

时间:2019-09-15 08:10:37编辑:含薇

人气小说《爱你是我最深的痛》是来自作者练习画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沐颜陆琛,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爱你是我最深的痛》 第八章 男老板和女秘书应该干的事 免费试读

 陆琛似乎没有忙完的时候,我看着他桌上的文件一点点减少,进来几个人,又一点点增多。

  就连午饭也是在办公室外的阳台上吃的,一边吃饭还一边看着文件。

  如果哪个老板让我边吃饭边画图,我一定会在心里把他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陆琛又能问候谁呢,他自己就是老板。

  吃过午饭,我还是没有等到他所谓的安排。

  渐渐困意来袭,我坐在沙发看着陆琛的脸越来越模糊,最后完全消失不见。我感觉自己像春日里窝在草坪上晒太阳的猫,温暖而又舒适。

  我醒来时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陆琛的办公室里了,而是在一个陌生的床上。

  蓝色的床单散发着洗涤剂的味道,隐约还能闻到淡淡的烟味。

  屋里除了床外只有个空空荡荡的衣柜,外面的光从窗帘的缝隙里透进来。我就着那不是很明亮的光环顾四周,这屋子好像不太对,四面墙壁都是平的,它好像没有门。

  我摸了摸自己兜里,发现手机也不见了。我跑到床前拉开床帘,往外看去,只能知道我现在还在城里的某栋楼上。

  “陆琛,陆琛。”

  我试探的叫了几声,没人回应。

  一瞬间各种猜想涌上心头,我被绑架了,被陆琛卖了,或者是我还在梦中没有醒过来。

  突然面对着我的墙壁,往右滑开一块。陆琛侧进来半块身子,他身后是他办公室的一角,逆着光我看不清他的表情。

  “醒了。”他像许久没说话的样子,声音带着微微的沙哑。

  “嗯,我醒了不知道自己在哪里。”我有一点尴尬的说。

  陆琛手在墙壁按了一下,整个屋子亮了起来,“这是我的休息室,装了个暗门,不熟悉的人一般察觉不到。”

  我意味深长的“哦”了一声,这简直是专门为老板和秘书偷情设计的。

  陆琛神色怪异走进来顺手把门拉上,他缓步上前越来越靠近。我忍不住的往退,最后坐到了床上。

  陆琛高大的身子遮住了灯光,我笼罩在一片阴影之下。他弯腰整个人凑到我近前,脸埋在我的脖颈间,脑海中浮现出不好的记忆,我伸手把他往外推。

  “陆琛你干什么?”

  “干一些男老板和女秘书应该在办公室做的事。”他话语里满是戏谑。

  我满脸黑线,他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

  陆琛轻笑了一声站起来,“出去,我忙完给你安排事做。”

  办公室里站着早上跟他一起下车的秘书,看着我们一前一后的从屋里出来,表情暧昧,我的耳朵有些发烫。

  陆琛倒没有任何反应,坐到办公前为我们相互介绍,“这是我的助理束安哲,这是沐颜。安哲你以后把关于我生活方面事全部移交给沐颜。”

  束安哲一脸惊喜,声音颤抖的问,“陆总,具体是指的哪一部分。”

  陆琛瞟了一眼他,说,“就是你最不愿做的那部分。”

  束安哲感动的快要哭了的样子,说“陆总你真是太体贴员工了,沐小姐你就是上天派来拯救我的仙女。”

  我被他这个阵仗吓到了,我的工作内容有那么令人痛苦。

  陆琛没有好气的对他说,“别装了,去准备待会儿开会的材料,然后就去把工作交接了。”

  束安哲一溜烟的跑出去了,空气里还留着他快乐的痕迹

  我更怀疑这份工作可能非常恐怖,“那个陆总……我觉得我恐怕不能胜任这份工作。我还是回致远吧,不然辞职也可以的。”

  陆琛漫不经心的说,“随你,不过我这里的薪水是你在致远的五倍。”

  五倍是多少?我在心中大概算了一下,数子大得令人无法想像。说不爱钱那都是假的,况且这还是靠正当工作得的。

  “陆总我还是愿意试一试的。”在金钱的诱惑下,我没有骨气的改口。

  半个月后我才知道这份工作到底有多么恐怖,束安哲看我的眼神中都带着同情。

  我已经跑了三趟饭店了,陆琛还是对他的午饭表示不满意。

  “我不喜欢吃黄瓜。”他靠在沙发上悠闲的说。

  你已经是个三十多岁的人了,你居然还挑食。我猛得一拍茶几,起义了,“你要吃就吃,不吃……”

  “不吃怎么样?我不饿着肚子工作,你买饭的时间公司所有的损失由你承担。”陆琛语气柔和,话却是十分强硬。

  “不吃我又给您买去。”我收好桌上的东西,摔门而去。

  我已经来了这家店三次了,是能够理解服务员表情奇怪的看着我的。

  我说了我的一大堆要求后,他表情就更奇怪了,简直就是在说“你有病吗?”。

  我没病,有病的在办公室。

  这次他要是还不满意,我一定要杀了他。

  “没有黄瓜,不放辣,少放醋,适量的葱花香菜,请吧……”我一句话没说完,发现他屋里还有一个人,还是个熟人。

  周子婕阴阳怪气的说,“送外卖的怎么上楼了?叔叔,要叫保安来吗?”

  我并没有指望陆琛会为我说话,更甚者会维护我什么的。

  果然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你先出去。”

  “哟,今天怎么说走就走,不咬人了。”

  顶回去的话已经到了喉咙,我硬生生的咽了回去。

  现在是工作时间,工作和生活要分开。

  我没有固定的上班地点,没有客户或者集团的董事的话我一般在陆琛办公室里,若有我就在隔壁束安哲的办公室里。

  束安哲的沙发小多了,躺在上面我腿都放不开。

  “怎么了?”束安哲问。

  “你给陆琛那个王八蛋买饭的时候他有这么多要求吗?”

  束安哲推了一下他的眼镜,从他略显凌乱的办公桌上抽出一本极厚的书来递给我。

  书有些旧了,看起来像被人翻过很多次。封面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生活助理生存指南。我翻开书一看,里面对陆琛的生活进行了全面的分析。

  我一骨碌坐起来问,“这么好的书你为什么不早给我!”

  “我以为陆总已经转性了,毕竟他已经用上女秘书了。”

  不会的,他就是用上仙女秘书也不会转性的。

  我坐在束安哲的沙发看了没几页,就睡着了。

  醒来时,闻到了一股熟悉的烟味。

爱你是我最深的痛

爱你是我最深的痛

作者:练习画类型:现情状态:已完结

什么叫偷鸡不成蚀把米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