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雪落的声音小说在线阅读无弹窗 宇智波鼬雪音最新章节

雪落的声音小说在线阅读无弹窗 宇智波鼬雪音最新章节

时间:2019-09-15 18:24:07编辑:幻柏

独家新书《雪落的声音》由著名作者s.w.妖狼最新写的一本奇幻风格的小说,书中的主角是宇智波鼬雪音,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我听见像是雪落的声音,一回头,是你从天而降。”“雪音,我说过,这可以是现实。”“这也是你的游戏吗?”“只是任务罢了。”“我在你心里,除了笑话,什么都不是!”“宇智波鼬……赌上雪之国断风一族的荣耀,我要杀了你!”当两个人都经历过死亡,又会迎来怎样的新生?火影同人,原创女主,非穿越,男主宇智波鼬。

《雪落的声音》 ACT.17 道别 免费试读

“晓之家”建成的时候,大蛇丸还是晓的空陈。所以他会在基地没有其他晓的成员的时候出现在雪音面前,也就不奇怪了。

虽说之前没有见过他,但是自从佐助离开木叶之后,卡卡西不止一次和她提到过这个怂恿佐助离开的危险人物——大蛇丸,的确是同蛇一样的男子,不管是从危险程度,还是恶心程度。

于是就有了噩梦,有了夜晚无数的哀叹,也有了梦回后全身冷汗,有了快使人窒息却止不住的心悸,有了苏醒后四肢的瘫软无力。

雪音看到他用舌头从口中带出一把苦无的时候就觉得胃部不适了。事实上她从早上开始就很不舒服。佩恩带着晓的成员出去作奸犯科,这种全员出洞的任务其凶险程度可想而知,作为人柱力,消耗在预言上的力气让她有些吃不消。九个人的预言啊……

“你已经不是晓的人了吧,大蛇丸先生。”即使是厌恶,雪音也还是礼貌地看着对方的眼睛说话,至于下面……看不见看不见!

“什么嘛,原来已经知道了啊。”大蛇丸脱去晓的黑袍,“托你的福,我已经有好几个基地被剿灭了呢。”

“……我相信教唆佐助离开木叶的人所拥有的基地都不是在做什么好事。”雪音笑得乖巧,“何况杀死三代爷爷,把木叶搅得一团糟的人,也是你。”

“呵呵呵呵~你该不会认为晓也是在做好事吧?”潜影蛇手锁住眼前的少女,而她却在瞬间变成了穿着黑袍的男人,眼中那片妖冶的血色传达出冰冷的凉意,如同主人一样冷冽的声音:“作为叛徒,你居然还有胆出现在这里。”

“宇智波鼬……”他看到男人赤红的瞳孔绽放出诡异的黑,转眼间他已经深陷黑白的世界,“呵呵呵……哈哈哈哈!!!!!”

“碰!!”“轰隆隆!!!”

“小丫头,你还太嫩了!”就算你能模拟出月读的场景,但是宇智波鼬的月读中充斥的杀意,可不是你这个小丫头能够学得到的!数不清的草蛇淹没了黑白的世界,他看到少女紧拧的眉头。

雪花落下的时候,少女空洞的眼中映不出来人的影子。暗红的血液在纯白的雪地流淌,像极了地狱里的河流。冰冷的苦无静静地停留在少女的咽喉,与雪色上暗红不同的是,少女的白裙上,是刺眼的鲜红。

是真实,还是幻术?

杀意之刃,是谁的眼中,谁在死亡?

大蛇丸撤了幻术,却发现周围还是雪原,唯一不同的是少女已经不见。幻术中的幻术?不,这是……

雪花如水波般涌起,配合着风遁成为利刃般的暴风雪,将地面的草蛇撕裂,在一瞬间就席卷到大蛇丸的面前——来不及了!

风雪初停,地面只剩下蛇的血肉,以及,一滩不属于此处的泥泞。

少女站在雪原的中心,闭眼凝神,将雪凤凰召唤出的雪花融成水,送入河流湖泊。

“出来吧,我打不过你。”这样都只是分身,那么本体的实力可想而知。再怎么说,他也是和现任火影其名的传说中的三忍之一,雪音从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赢。

早就知道赢不了,却没想到还逃不了。

“刚才那是雪凤凰的力量?”大蛇丸从一颗树的树干中现身,“呵呵呵,怪不得鼬会……”

听到对方提前鼬的名字,雪音皱了眉:“怪不得什么?”

“小丫头,我们来谈笔交易吧。”无视她的疑问,大蛇丸一个瞬身到了雪音的面前,长舌摩挲着少女的咽喉。

雪音顿时浑身僵硬,喉咙处冰凉黏腻的触感让她更想作呕了,可是对方时不时蹭上来的尖牙和四溢的杀气告诉她这是绝对不能违抗的交易。

“我……能从你那里得到什么?”少女微微往后退,颤抖着问。

金色的兽瞳泛出一丝残忍的笑意:“好处么……断风灭族的凶手,怎么样?”

少女瞪大双眼,缩小并颤动的瞳孔表示其内心剧烈的挣扎,最后,那雪白色的眼眸逐渐归于平静,少女笑得乖巧:“你想要怎样的预言?”

一年了。从雪之国出来,雪音来到晓之家已经一年了。

黑猫变得亲近鼬了,经常出现在少女怀中的黑猫现在常驻的地方是男人的肩膀。这让男人觉得有些意外,却又在情理之中——半夜爬起来杀鱼这种事自己已经很熟练了。况且少女这段时间身体欠佳,白天几乎一直把自己藏在被子里,夜晚他听到她痛苦的低吟,却不被允许进入她的房间。

揉了揉酸痛的肩,男人有些无奈,好像,它单纯不想让雪音肩酸的可能性变大了……

小南中途来过一次,了然却又同情地说:“多备些红糖吧。”

鼬端了热水进去,却发现他一进门少女就将头埋在被子里。屋内淡淡的血腥味让他皱了皱眉,看着躲在被子里颤抖的少女,心中不由烦躁。那微乎其微的呻口吟像极了他们最初遇到的时候,少女在雪之国痛苦的梦靥。只是那时候,他在她身边。

可是少女现在躲起来了,别说握手陪伴,她甚至不愿意见他。

“女孩子嘛,只是害羞罢了。”小南笑,“没什么好担心的,以后慢慢就好了。”

慢慢就好了……么?

“小黑,去看看她睡着了没。”男人拎着猫,悄悄把它塞进少女房间。

“喵。”黑猫不满地叫了一声,在空中扭曲了一下身体完美落地,轻巧地凑到少女的床边。看到她苍白的面容布满细小的汗珠,紧皱的眉即使是在睡梦中也不曾放松。若不是她还有均匀的呼吸,织田还真会以为她是疼晕了。

呵,怎么会不疼呢?在孩提时代饮下至寒的雪凤凰的精血,血液一直是冰封的状态,不出意外的话,也许几年甚至十几年才会有一次生理期。而这一次的诱因,无非是……

黑猫优雅地在门口“喵”了一声,示意门口的男人进来。

是又怎么样呢?看着坐在床边握住少女的手,并且帮她擦汗的男人,黑猫眯了眯眼,终究是退出了房门。这个时候,也只有他能照顾她了。

男人温热的手掌中,少女纤细的玉手显得格外冰冷。很奇怪,明明在雪原中都还保持着常温的手在此刻异常冰冷。很奇怪……他,其实没必要进来的。

出于任务需要,他对她百般照顾,只为她能够心甘情愿为他预言。这一次是她自己想要躲起来,自己完全没有必要多事的,应该是乐得清净才对。为什么呢……轻轻抚平少女眉间的川字,他竟然觉得有些心疼。

心疼。这是多久没有发生过在他身上的事?除了七年前那一次疼到流泪,他什么时候会为了别人感到心疼?的确有什么不一样了。鼬想,是已经习惯了她这个人停留在自己身边,还是因为她曾呆在木叶是他同过去唯一的联系?在少女的陪伴下,这一年,晓之家真的成为了他的第二个家。

睡梦中的少女蜷缩着身体,尽管已经是团成球状,她却还是尽量往里缩,不知道是在逃避什么,还是单纯的因为疼痛而紧缩。也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让衣襟里的东西掉了出来。

鼬看到它后心头一紧。那是银质的勾玉项链,被少女一直珍藏在心口。如今,却是同她的手心一样冰冷。配对的那条项链在哪里呢,男人想,大概在他的杂物箱里吧。少女是因为怕暴露关系成为威胁之类合理却毫无意义的理由从不将项链示人,他则是根本忘了有这么一回事。反正,以少女的心思,她是绝对不会主动问他项链去哪里了的。

呵,已经一年了,晓中却没有其他人知道这对项链的存在。那么少女,又是以什么样的心情去看待它呢?多半,是满怀幸福的吧……男人无声地笑了,过了今晚,就把他的那条找出来吧。而现在,他轻轻钻进被窝,抱住浑身冰凉的少女,希望用体温驱散她的寒冷。

“鼬,那丫头什么时候能好啊?都快两个礼拜了,恩!”求蹭饭啊求蹭饭!迪达拉操纵着地上的黏土蚱蜢欺负黑猫,眼睛却在紧闭的房间和厨房之间来回打转。

男人将炸毛的猫解救出来,无情地说:“如果你只是来蹭饭的,现在就可以滚了。”安抚地给小黑顺毛,男人的眼睛却紧紧盯着雪音的房间。的确是太久了,普通的应该只要一个星期,无怪乎小南同情地摇头了。

他不知道,她只是不想出来而已。

他不知道,她只是觉得惭愧罢了。

她居然动摇了,居然,开始怀疑他了……

“如果断风的族人知道他们唯一的女巫和灭族凶手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还为了他使用他们拼死守护的力量,是不是很有趣?”

不……蛇一样的男子又出现在脑海,那讽刺的笑容让她心如刀割!那种不可置信和即将喷出的憎恨几乎要让她崩溃,但是再看到这一年和鼬朝夕相处的地方,她开始懊悔。怎么会呢?那是她的鼬啊……怎么能因为那个陌生人的几句话就让自己如此动摇呢?对不起……

ITACH,我不该怀疑你。

可是……等晓的成员们返回基地的时候,那掩藏不住的血腥味让她忍不住胡思乱想。于是,黑猫就很少出现在少女身边了。

迪达拉不再言语,他已经感觉到了鼬身边散发的杀意,灰溜溜地走了。

而那个隐忍着莫名怒火的男子,紧皱的眉就再没有舒展过。

蝎是最先察觉到少女的变化的。毕竟鼬是当局者迷,被自身的焦躁迷惑了双眼。

月色下,少女半身被湖水吞没,四周寒意愈盛,渐渐泛起霜白。

那是少女在磨合自身与雪凤凰的力量。蝎曾经同少女交过一次手,他记得那时候修行中的少女给人一种温暖的力量,让人看了就想为之祝福。虽然,他知道那“幸福”是假的。而现在,少女的身上,除了冰冷,他什么都看不到。

“好久不见。”佝偻的身躯闯进那片霜白,惹得后者如雾气般退散。

“有大半个月了吧,蝎先生。”少女转过身,笑容是一如既往的乖巧。

蝎看着她的笑容,心底却升起一股凉意。作为一个傀儡师,他挡住了自己的脸,而此刻,他却看到了嵌进少女灵魂深处的面具。

你要走了吗?他产生了这种想法,然后看到湖边的一抹黑影。

“……你还记得,”他开口,“我说过关于这个‘晓之家’的事么?”

“是的。”少女微笑着回答。

“我以前……还是个小孩的时候,父母在第三次忍界大战中死掉了。”

“……诶?”

“之后我用奶奶教我的办法,做出了两个父母模样的傀儡。”蝎轻声说,“我操纵傀儡,就好像父母还在我身边一样。可是你知道吗,无论多么相似,傀儡的拥抱都是没有温度的。”

少女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他。看着他在夜色中卸下木质的盔甲,看着他露出原本的相貌,看着那个红发的清秀少年,笑得一脸温和。

“然后我将自己做成傀儡。”少年的声线也是温和的,像是一团棉球,让人不自觉地放松,“好像这样我就能永远停留在那段时光中,成为永恒。”

“所以您一直同迪达拉先生意见不合。”少女定了定神,藏在水中的手暗自蓄力握紧。

蝎自然没有忽视水面细小的波动,但他并不在意:“那个时候……他们离开家的时候,我没有好好同他们道别。”

少女身形一僵。

“这里已经是我的第二个家了。”红发少年坦率地与少女对视,“你就没有什么想问的吗?”

“……蝎先生…已经知道了什么是吗?”少女犹豫着开口。

“呵呵,你的那只猫最近很活跃啊。”蝎看向湖边,那抹黑影逐渐走近,在月光下现出真身,如同一只小型的黑豹。

“那么…那件事是真的吗?”

“……晓的人,从来不会再没有意义的地方出现。”

话音刚落,水波变得凌乱起来,之前退散的霜白再次出现,却是反反复复聚聚散散。

“为什么呢,蝎先生。”

红发的少年露出意外温暖的笑容:“这一次,就当我道别过了。”

等到四周终于平静下来时,少女只能看到那个佝偻的背影了。

雪落的声音

雪落的声音

作者:s.w.妖狼类型:奇幻状态:已完结

“我听见像是雪落的声音,一回头,是你从天而降。”“雪音,我说过,这可以是现实。”“这也是你的游戏吗?”“只是任务罢了。”“我在你...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