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五四阅读网 > 资讯 孤城诀:杠上女细作小说最新章节 孤城诀:杠上女细作未删节在线阅读

孤城诀:杠上女细作小说最新章节 孤城诀:杠上女细作未删节在线阅读

时间:2019-09-16 19:31:31编辑:宛儿

男女主角是冷小唐赤天羽的书名叫《孤城诀:杠上女细作》,是作者邢墨鸢所编写的武侠小说,小说中内容说的是:青冥行者,沧浪过客,一世牵绊,半生为敌。血泪江湖里的美人心计,刀光剑影中的爱恨情仇,一个孤苦无助的孤儿冷小唐如何华丽变身名动天下的妖女?且看两段生死难舍的旷世情缘,四十年诡谲浪漫的美人传奇。

《孤城诀:杠上女细作》 第8章 开杀戒陷水牢 免费试读

进了灯火通明的大厅,我才发现人真不少,庄主、小姐铁瑛瑛、金铃八骑,山庄里举足轻重的人都在。还有那个白衣人,此时倒在地上,身上又多了很多伤痕,一动不动,看来已经生死一线之间了。

一片沉默,很多双眼睛刺一样扎着我,这样的氛围让我感到空前的无助。

“你来山庄三月有余了吧?”庄主开口了,声音威严而洪亮,让我感到这不是问话,而是审讯。

“是。”我低着头,低声回答。

“嗯,那你认识他吗?”我知道指的是地上的白衣人,我如实地摇摇头。

“不认识?那为何今日在庄外你和他说话?你和他说了什么?”庄主的声音更高了,让我感到自己真的是个犯人。他问我说了什么?他们是不是怀疑我是他一伙的?无端的紧张,让我一时语结。

“那晚你从楼上跃下拦在马前,不就是为了保他脱险吗?”旁边的凌雪雁突然开口,却说了句对我十分不利的话。

此等情势,我不得不辩白了,我抬起了头,急急地开口道:

“凌骑主,不是的,当时是因我哥哥被这个人抓走,一时情急,才跳楼追赶他,并不知山庄的马队在后面。这事我早就向庄主禀告过了,今日门外,我也只是问他我哥哥的下落,真的没有别的。我根本不认识此人,请庄主、各位骑主不要误会了我!”

是啊,在我心里,小谷是我的哥哥,我在世上唯一的亲人。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啊,我看你对答如流,丝毫不慌张,还真是不简单。如你所说就怪了,这人,可说你是他的主子。”庄主冷笑一声,望着我的眼睛更加严厉。

“小姐……”白衣人虚弱地在地上蠕动着,他此时这一动,却吓了我一跳。

小姐?叫谁?难道是叫我?我恐惧地望向地上血迹斑斑的白衣人。他,在叫我小姐吗?

白衣人已经挣扎着坐起来,望着我,他还在笑,但笑得我浑身发抖。

“小姐,他们设计陷害我,我的手脚,全,全被打断了。他们给我灌毒药,逼我,我实在受不了了,杀了我吧!你杀了我吧.....”他望着我,低低哀求,惨白的脸透着铁青,眼睛已经深深地陷落下去,脸扭曲着,似乎在忍受着巨大的痛苦,浑身缩成一团,气若游丝。

“你说什么?我根本不认识你!你为什么害我?庄主会杀了我的,你,你为什么害我啊?”我惊惧地尖叫起来,因为我想到了死。我已经嗅到那危险而绝望的味道。我恨这个人,明明于我无冤无仇,为何要拉我趟浑水?!

“你到底是什么人?混入山庄有何目的?从第一次看见你,就觉得你眼神不一般!现在还不说实话吗?”一声声的叱问让我眩晕,我只觉得胸间如压磐石,气往上涌,止不住地咳嗽起来。为什么?我怎会无端扯入这种是非之中,难道今夜便是我的死期了吗?

不!杀我全家的仇人还未找到,小谷下落不明,我不能死,我要活下去,但,我如何活下去?!我只有十三岁,如何承受这样复杂局势,这样莫名的严厉质问?

看得出,此人定是难堪酷刑,从他的情状,可知从黄昏到此时他定受了很大的痛苦,一心求死。我从前流浪时,见过很多官府抓住的江洋大盗,严刑拷打逼问同伙的下落,很多人不堪大刑,胡乱招供。这人怕也是如此,可为何,为何偏偏选中我?他的一句话,已把我推进了巨大漩涡。下一个被严刑拷打的人,一定会是我了……我怎么受得了呢?

我又开始咳嗽了,滚烫的眼泪在咳嗽声中落了下来,大厅里的人,静静地盯着我,或者说,是在逼视着我。我忽然已不想申辩,在场的人绝不会有人相信我的话,很快,我也会被抓入地牢,然后……我不敢想!

地上的白衣人,我与他素昧平生,只有两面之缘,此时,却是同病相怜。我不知梅花城为何物,不知此人是谁,来自何方,与铁马山庄有何过节,但我已被认为是梅花城的贼人——铁马山庄的敌人,着真是造化弄人啊!

看来,我今夜难逃厄运,但也许,我能为此人做些什么……

“我,羡慕你。”我几乎是恨恨说出这几个字,“我解脱了你,却不会有人能解脱我。”我对白衣人说。我想他懂了,笑着对我点头。随后,我不知哪里来的力气,竟一跃而起,抢到离我最近的一个侍卫身边,用力抽出那把佩刀,当刀闪着寒光脱鞘而出,我听见凌厉而冰冷的死亡的声音,紧接着我的身体被一股力量击中,我知道,那侍卫本能反应,一掌拍在我身上,却让我我恰好摔在白衣人旁边!

“别让她跑了,抓住她!”他们以为我要夺刀逃生?

我没有跑,却将刀挥向了白衣人,他一直定定看着我,毫不躲避,昏暗的灯光下,他的目光幽幽如萤火,映着锋利的刀锋,从容地闭上眼睛。我一刀砍了下去,仿佛砍在一块腐朽的木头上......白衣人倒下了,血流在地板上,也飞溅在我的头脸上,血腥气仿佛生锈的铁,我满脸的血地看着四周。刀掉在地上,我也瘫倒。

是因为他将我推至死境而泄愤吗?

是因为看他的惨状产生怜悯而成全他吗?

山庄的人肯定认为是后者,他们还会合情合理地推想,我是要杀人灭口!

我杀了他,我杀了今生第一个人,与我无冤无仇,多么荒唐!

是啊,我给了他一个痛快,谁会能给我一个痛快呢?

他死了,笑着死去,解脱了。临死之时,说了一句只有我才听得到的话。

为了问出这句话的内容,我被押进水牢囚禁,后来又严刑鞭挞,他们认为,这个人一定对我说了什么重要的话,其实,那再简单不过:

“谢谢你,对不起!”

谢谢我,解脱了他,对不起,将我拉进了是非漩涡。

当晚,我被押进了地牢。

这是一间黑暗的水牢,四周是光滑的石壁,出口是头顶一道小铁门,但它离我太远了,我泡在阴森的地牢齐腰的水中,望着离我丈余的铁门缝隙透进些许光亮。许久我才适应了黑暗,能模糊分辨这个地牢的样子。这十分潮湿,透着陈腐的气息。水滴不断从四壁滴下,单调而清晰地响着。锁我的铁链锈迹斑斑,不知曾锁过多少人,这些人怕现在早已经上了黄泉路,此处,不知聚集了多少阴魂怨鬼。从墙上摸到些许类似手指抓过痕迹,有人曾经试图逃生,但是,没有痕迹延伸到水牢顶端……

此时困在死亡气息里的我,已感觉不到恐惧,想起这些年的遭遇,我倒觉得死,也许对我是一种恩赐。那样,我还可做回秋千上无忧无虑的冷小唐,再也不用担惊受怕了。在水牢里,我陷入了求死的平静之中,静静等待,还轻声哼唱娘亲曾唱给我的歌谣,似乎在祭奠自己即将结束的短暂生命,唱着唱着,泪水不自觉流下来。

对于我在水牢里唱歌,这件事,庄主很快知道了。吃惊之余,他下了上刑的命令。

“依我看没必要,一个十三四岁的小丫头,我不信她能受得了!我看不用上刑,关她一天一夜,就会求饶了。”

绝地骑主宁子雄又阴错阳差救了我一命。否则,一阵大刑下来,便不会有后来的鱼玄裳了。

很快,一天过去了,我已饿得发昏,双腿也泡得发肿。我甚至怀疑自己会一点点腐烂掉,骨肉分离,膨胀分裂,冒着诡异的气泡……望着黑幽幽的水,仿佛无数无数的幽灵沉浮其间,在身边徘徊、叹息,窥视,嘲笑着我。但五年非人的流浪生涯,已让我的身心无比强韧,我那时最怕的无非是死亡,而现在我连死也不怕了,心中暗笑若有个鬼来聊聊天,也是无所谓的。

……

再一次审问,他们仍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那夜我被拉出地牢,月光对我来讲,太亮了,简直如太阳。那月亮又圆又美,月晕微醺,让我的心疼了一下,因为,我是一个快要死的人……

“你到底是谁,在梅花城是什么身份?这次混入山庄是何用心?”

这些问题我唯有沉默,因为我无言以答。

于是,我再次被扔进水牢,这次,却是挨了一顿鞭子,全身皮开肉绽。起初只是疼,但后来如同疼痛从我身上,滚落到未知的深渊去了,一点都不疼,我仿佛泡在温水里,又像是淋着一场热雨。但泡在水里,我没有上次舒服了,只觉得全身快要着火了,水也滚烫,仿佛藏着刀子,扎得我生疼。疼痛让我透不过气来,浑身颤抖难以控制,若不是铁链拉着,非倒进水里淹死。我不怕死,但我对疼痛并非麻木,突然觉得自己的生存是一种酷刑,惨烈第想着,最好求能够早死,好快些解脱。只是,我这种想法实在太天真了,他们不想让我死,他们的目的没有达到,不断上刑是不可避免的。我知道,我面临的情况,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一阵剧痛吞噬我的意识,我昏迷了过去。

黑暗里,我渐渐从疼痛的昏迷中清醒过来,疼痛虽摧心蚀骨,但却似乎看到一线光亮,这光亮来自这场残酷审讯的记忆,这些话在我疼痛的头脑里慢慢发酵,我嗅到股奇异的气息,这种气息让我仰起头,嘴角扬起凄惨而嘲弄的笑。

从他们的问话过程中,我略微知道大致的经过:

那白衣人来自梅花城,一个江湖上神秘莫测的地方。三个多月前,江湖很多帮派门徒聚义铁马山庄,为庄主铁烨贺寿。当聚义结束后,却有很多个帮派的人在离开山庄后离奇失踪,生死不明。金铃八骑奉命带人分三路追查此事,一个多月前,绝地骑主宁子雄与雷炙骑主陶戈,无意发现了梅花城的标记,一路追踪到小山镇。在那里,却遇见十几个失踪的江湖人物。本来对铁马山庄敬仰万分的他们,此时却好像傲气凌人。当晚,那白衣人盗马,后宁子雄两人带人追赶至长街,结果我从天而降,摔在马队前。

孤城诀:杠上女细作

孤城诀:杠上女细作

作者:邢墨鸢类型:武侠状态:已完结

青冥行者,沧浪过客,一世牵绊,半生为敌。血泪江湖里的美人心计,刀光剑影中的爱恨情仇,一个孤苦无助的孤儿冷小唐如何华丽变身名动天下...

小说详情